移动互联网

薇娅、雪梨之后,苦“顶流”久矣的小网红机会来了?

2022/1/4 23:02:00

12 月 28 日,有媒体拍摄到薇娅老公董海峰的身影,怀疑目前由其帮着薇娅处理后续事宜,薇娅本人一直没有公开露面。

薇娅90亿财富的商业版图瞬间崩塌,也被部分网友誉为2021年最大的“瓜”(没有之一)。再算上林珊珊、雪梨,去年“出事”的头部主播,在圈内都可谓举足轻重。

有企业、品牌、商家透露,一旦头部主播发生重大问题,会导致其既定的直播合作无法正常开展,影响企业正常的营销宣传节奏,因此只能另寻主播替代。但是,近期部分企业却发现小有名气的主播也因“约满为患”——合作费一涨再涨。

可见,薇娅、雪梨等头部主播的折戟,也为电商直播领域留下了巨大“空白”。同时,苦头部久矣的腰部网红、小主播似乎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期盼自己能成为行业新的赢家。这,会不会是另一轮“勇者斗恶龙”的故事?

小网红、小MCN抢空档

“给我安排多几场(直播)也没问题,我春节后再调休。”

签约广州天河一家MCN的川籍主播“戚戚”向懂懂笔记透露,入行已经四年的她,最近重拾工作激情,除了要求取消调休之外,还请求签约公司安排更多的直播给自己。

之所以工作的“心境”转变如此之大,戚戚坦言,与最近几周,个别行业顶流主播、头部网红被查有关,在行业空出的大片份额、需求当中,她看到了自己起飞的机会。

“其实,在薇娅、雪梨等出问题之前,我就是圈子里的咸鱼了。”她坦言,尽管自己是个“高年资”主播,但是流量、关注度、影响力,与刚入行差时距并不大。

一开始,她将做网红当成是成名、出人头地甚至实现破圈的踏板,认为自己只要拼命也会成为李佳琦、薇娅般的“现象级”头部主播,但几年之后,戚戚仍是个底薪四千、月收六千的小网红。

“所以我渐渐将主播当成普通工作,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她无奈地说道,一开始只有公司里的小网红才有类似“闲鱼”心态,但几年之后,公司旗下的头部、腰部网红,也开始纷纷躺平。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由于行业里顶流、头部网红主播的话语权、影响力巨大,甚至形成寡头地位,竞争格局相对稳定。即便再努力,小主播也难有机会跻身头部行列、站上顶流位置。

国海证券数据显示,今年前九个月,薇娅和李佳琦在淘宝直播 TOP10 主播中的GMV占比最高一度达81.67%;而按照华泰证券的预测显示,仅薇娅的GMV占淘宝直播比重就超过10%。

“算上已经被禁的林珊珊、雪梨,我们公司估计目前行业至少多出来了15%的空白份额,有待各路网红拼抢。所以,大家都不敢怠慢,要成功就要趁现在!”聊及突如其来的“翻身”机会时,戚戚十分地兴奋。

除此之外,由于年底将至,商家急于搞促销、清库存,大量合作需求也流到了中小型MCN手里。据戚戚透露,最近一周公司做直播的单品至少要比以往多了近一倍。

至于坑位费用、佣金比例,自然也水涨船高,比以往高了20%。可见,部分MCN也是趁机捞一笔“快钱”,并巩固行业地位,抢占更多的行业需求以及份额。

个别顶流主播“倒了”之后,直播行业释放出了不少新的空白份额,吸引到更多腰部网红、主播、中小MCN的争夺。由此可见,电商直播的寡头格局,已经在面临着无限变数。

年轻人不再看好网红?

“相信看到顶流群体洗牌之后,行业尾部的竞争也会降低。”

另一位网红新人“小鱼”,在为抢夺行业“空白”积极加班加点熬夜做直播时,却发现了另一个现象:到公司面试网红主播的新人陆续在减少,有的新人即便被录取,也随后告知放弃签约。

她百思不解的是,目前是腰部网红、小主播竞逐出位的好时机,有几年从业经验的年轻人都在争相抓住机会,新人为何反而要打退堂鼓?

为了一探行业的变化,也为了知己知彼,她辗转联系上了几位放弃面试、甚至签约的年轻新人,试图了解下原因。

“不问不知道,一问真心吓一跳,新人入行的动机可不单纯!”小鱼向懂懂笔记透露,几乎所有的新人都像统一了口径般告诉她,入行只是为了赚快钱、赚大钱。

毕竟,如今直播、网红行业给普通人的印象,往往是一夜暴富,只要一朝成功,将会比其它人少奋斗几十年,甚至赚到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

毕竟五年前还没人知道薇娅,四年前李佳琦只是个售货员,如今全网热捧的“张同学”仅用了两个月,就成为坐拥千万粉丝关注的博主。主播、网红,也成了创富捷径、一夜走红的代名词。

“从十二月份开始,顶流陆续塌房,遭禁之后行业也打回了原形。”小鱼打趣说,正是行业新人视为榜样、典型的顶流主播相继折戟了,让一些新人成名、创富的梦想也逐渐破灭。

谁也不曾想过,坐拥几十亿商业版图的顶流主播,因为“逃税问题”会瞬间崩塌。更加没想到的是,一些顶流主播的财富,是通过违规、违法的手段获得的。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达12012亿元;2017年,该数据仅为190亿元,短短四年间翻了六十余倍之多。

也难怪有人将网红、主播当成是创富的捷径。

“看来想要赚快钱、赚大钱得昧良心。但一朝误入歧途,尝到甜头,就有可能越陷越深,且一发不可收拾。一旦东窗事发了,一切归零,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小鱼说,一部分怀揣投机、侥幸心理的新人,看到雪梨、薇娅等顶流仅在一夜之间就被禁,亿万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认为这个行业不好“混”了,所以才有了放弃进入行业,或者尽早撤离的决定。

不过,行业顶流的相继崩塌,也清晰地向外界传达了一个新讯号,直播电商一夜暴富的神话结束,行业面临洗牌、竞争将趋于更加公平。

而这种公平,不止体现在网红之间的竞争上。

企业、商家开始招募新人

“现在当主播要发光发热,不一定非要签约MCN。”

一年半前离开直播行业的“虫虫”,在部分顶流主播折戟之后,决定寻找新的机会、再度回归这个行业。她对于再次回归,并不是打算签 MCN,而是寻找行业巨头、集团企业,成为旗下直接签约的主播。

其中原因十分简单,如今无论是小商家也好、大企业也罢,大多认为自己逐渐摸清了直播电商的门道,而小网红直播刷销量,大网红漫天要价,明星跨界则频频翻车……也让不少商家及企业失去了“借道做线上”的信心。

几天前有一则新闻报道,某企业签下51万元的直播卖货合同,安排某知名港星与网红做直播卖货:结果三场直播只卖出5000元的商品。企业遂将直播公司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决直播公司退还企业41万余元的服务费用。

“其实,现在的一些头部主播因违规遭禁,企业商家也都怕了。”因此,虫虫认为目前渐渐“觉醒”的企业商家,都开始自建团队,招募签约主播,打造起了自有IP。

相比加入MCN,网红只有经历残酷竞争才能脱颖而出成头部,选择加入企业自建直播团队的网红、新人,未来或许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更何况,企业将给头部的坑位费用于自建团队,我们的待遇应该不会差。”

虫虫告诉懂懂笔记,目前与其商洽合作的几家重庆的本土企业,都给她开出了不低于每月3万元的底薪。在主流的招聘平台上也能看到,在温州、中山等制造业较多的城市,主播岗位的月薪也在2万元以上。

“要知道,企业付给一位顶流的坑位费,可能是普通小主播几个月的工资,况且顶流也只给商品推荐个几分钟,自有团队的主播可以天天都播呢。”或许,网红主播的价值也在渐渐回归,回归至一份“职业”般的普通角色。

在虫虫看来,目前不少行业、平台不会再着眼于顶流、寡头网红的打造,毕竟企业的自建团队、自有主播,会与MCN 旗下的签约网红百花齐放,对于行业与平台的发展更加有利。

在她看来,未来网红主播的收入或将更加均衡。很难再出现顶流直播收入破亿,小网红仅拿着MCN两、三千底薪,过着还不起房租的拮据日子。而新人出道,也不再只有MCN这一条“独木桥”可走了。

【结束语】

最近几年,直播电商行业的野蛮生长衍生出了不少乱象。如何让行业的从业者都能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形成良性的竞争格局,是从业者、直播平台应该努力思考的问题。

正如有网友所说的,主播只是“互联网销售员”罢了,是一门凭借业绩能力吃饭的职业,不应该过度神话职业的造富能力,甚至打造成所谓暴富的“捷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