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破产清算”的拉夏贝尔,不会是最后一个

2021/12/21 13:58:00

刚宣布破产的拉夏贝尔最近似乎迎来了一丝曙光。

先是淘宝直播间涌入40万人捡漏,粉丝和销量都得到暴涨。12月6日,在拉夏贝尔发布了破产方案后,公司又迎来了两个涨停板。

这家曾经的女装巨头最近意外地因为破产而得到了不少关注。回顾号称“中国ZARA”的崛起历程,是什么使其走到今天?在破产方案公布之后,拉夏贝尔又能否起死回生呢?

拉夏贝尔“已无余粮”

打开拉夏贝尔的直播间,“1件9折,2件8.7折,3件8.5折,凑单低至7.1折”的活动反复被主播提及。据了解,除了直播之外,拉夏贝尔苏宁官方旗舰店还在进行“满700-600”的活动,促销力度非常之大。

在直播间里,除了询问商品信息之外,拉夏贝尔的破产方案也被网友们反复提及。单看直播间里的热闹景象,让人忘记这似乎是一家即将倒闭的企业。有人认为,拉夏贝尔搞不好会和鸿星尔克一样,通过“卖惨”成功翻身。

但实际上,不同于鸿星尔克,仅得到流量加持,对拉夏贝尔来说还远远不够。

11月22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根据拉夏贝尔三季度财报显示,目前拉夏贝尔的净资产为-8.79亿元,已经资不抵债。因此债权人认为,公司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缺乏相应的还款能力。

而据此前报道,公司累计涉及未审结/未调解诉讼案件58起,未决诉讼案件涉案金额高达5.3亿元。因涉及较多诉讼案件,截至今年10月底,公司旗下共有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4处总价值约17.04亿元的不动产被查封。

另外,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拉夏贝尔今年前三季度营收3.65亿元,同比减少78.16%,净亏损达到2.89亿元。直至今年三季度末,拉夏贝尔仍负债近40亿元。另一边,因急于扩张开店产生的装修工程费、家具费,拉夏贝尔也尚未结清。

面对着如此多的债务和诉讼纠纷,拉夏贝尔账面“已无余粮”。

12月6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了公告,针对子公司拉夏太仓、拉夏休闲近三年运营情况及财务状况,以及如本次拍卖完成,对上市公司经营、财务具体影响等系列问题一一作出了回应。

拉夏贝尔方面表示,若本次股权拍卖完成,相关经营网点将不再纳入公司实际运营范围,可能导致公司收入水平进一步下滑。

实际上,对于目前的拉夏贝尔来说,最好的办法是能够启动破产重整,而非破产清算,上市的壳资源仍具备一定价值,如果能尽快找到接盘的投资人,拉夏贝尔还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总裁一职成为“烫手山芋”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拉夏贝尔显然不具有什么吸引力,除了巨额的债务和亏损,公司的管理也十分混乱。

据媒体统计,从去年开始,拉夏贝尔的的总裁一职已经更换了5人,而最快的只任职了一个月就选择了离职。

此外,拉夏贝尔的高层也陷入内斗和不和的传闻。2020年5月,段学峰由邢加兴提名上任董事长,但在去年12月,邢加兴却提出召开股东大会罢免段学峰,但未获其他股东回应。今年1月,任职只有7个月的段学峰辞去董事长职务,在接下来上任的人员中,不乏公司的设计师、软件开发出身的董事等,但任职的时间却一个比一个短。

也就是说,不到一年的时间,公司就更换四任董事长。而目前,创始人邢加兴已失去了对拉夏贝尔的控制权。2021年半年报显示,邢加兴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拉夏贝尔1.86亿股股票已被拍卖。

这样一个烫手山芋,连自己人都扔来扔去,对外怕是更难找到合适的接盘人。

是什么导致拉夏贝尔败退?

回顾拉夏贝尔的崛起之路,多多少少和“时运好”有一些关系。

2001年,邢加兴创立了品牌“拉夏贝尔”。邢加兴亲自把关服装设计,在起名的时候,邢加兴特地起了一个优美的法语,以此来衬托优雅知性的品牌形象。

但在成立之初,拉夏贝尔的商业模式以代理和加盟为主,生意做得不温不火。直到后来“ZARA”模式给了邢加兴启发,他才选择了和ZARA一样的“街边直营店+快时尚”的打法。

在成立的第五年后,拉夏贝尔撞上了“非典”,由于需要居家防疫的原因,许多线下服装店因此倒闭,而大一点的服装店很多则选择收缩战线,唯独拉夏贝尔在此时选择了进行一次豪赌——疯狂新开门店。扩充品牌矩阵。

拉夏贝尔是幸运的,非典得到控制后,国内消费反弹,大幅扩张的拉夏贝尔吃到了流量红利。

2013年,拉夏贝尔成功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拉夏贝尔又成功登陆A股市场,成为国内首家A+H上市的服饰公司。也是在当年,拉夏贝尔的营收超过了100亿,一度成为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而当年其门店数也达到了9448家,创造了国内服装门店数的历史。

但事实上,在2017年之后,拉夏贝尔就踏上了连续性亏损之路。其2018年首度亏损1.6亿元,2019年净亏损扩大至21.7亿元,2020年再次亏损18.4亿元。

从某种程度上讲,拉夏贝尔能有曾经的辉煌,的确要归功于ZARA模式的本土化运营,但过多的门店给公司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据统计,2017年,拉夏贝尔的营收为90亿,净利润5亿。但直营店的规模达到了9448家,算下来,平均每个店一年创造的业绩收入为95万,贡献的平均利润仅有5.3万,这个利润对一家门店来说并不可观。

此外,数据还显示,2017年,拉夏贝尔的存货达到了3311.3万件,库存商品的期末账面价值高达23.4亿。

为了去库存,拉夏贝尔在2020年开始大甩卖,再也无心顾及创新,衣服的款式都比较老旧。而此时,国内快消品消费正在升级,国货们都在绞尽脑汁的推出新款,开发潮牌。

失去了创新能力的拉夏贝尔,自然也随之失去了创建新增长曲线的能力。

快消品牌难逃宿命

实际上,搜索相关信息不难发现,在一众快销品牌中,遭遇生存危机的不只是拉夏贝尔一个。

在疫情之下,大批服饰零售品牌难逃至暗时刻。“一代鞋王”达芙妮宣布退出实体零售,曾是商场宠儿的Puella、Forever 21、ochirly、Five Plus、7 Modifier、ONLY、POTE、TRENDIANO等早期曾高速扩张的成熟品牌,也是难逃一“劫”,转而频频撤场退租。可以说,一度风光无限的快销服装行业已经来到了悬崖边上。

但另一边,也有不少传统服饰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反应迅速、转型成功,乘着国潮崛起的东风,强化电商战略和产品研发,利用品牌美誉度巩固了一批忠粉。在近年的服装市场中,包括安踏体育、李宁、特步国际等运动品牌服装企业,营收与利润持续增长。另外,传统服装类品牌中,海澜之家、森马服饰、太平鸟等品牌仍保有其市场份额。

回顾这些品牌的败走之路,和拉夏贝尔的溃败原因十分相似——门店销售下滑、库存积压、亟需抓住年轻客群,陷入创新困境,都成了摆在服饰品牌们面前的多座“大山”。

如今,新生代已经成为服饰主力消费人群,消费也从品牌营销驱动转变为消费者驱动。面对两个完全不同的消费群体,如若快销品牌们不能及时对产品升级,建立起更能连接消费者的销售渠道,生存处境想必会更加艰难。

此外,品质是否有保障、性价比高不高也是消费者关注的重点。品控难保证,势必会消耗消费者的信任,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选择其他品牌所花出的成本和代价并不对消费者构成什么影响。

最重要的是,快消品牌们要如何解决“一大抄”的难题,在企业的发展后期,快消品们难免会陷入“创新力不足、品牌没特色”的困境之中,而这背后首先是国内服装行业设计水准的落后和设计人才的匮乏。

因此,如果没有持续向上的内驱力,破产清算的,绝不会是拉夏贝尔一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袁国宝

    总访问量:21916
    全部文章:242
资深媒体人、知名评论人、NewMedia新媒体联盟创始人、新媒体营销和品牌传播专家。曾任移动梦网新闻中心主编、搜狐微博名人战略总监、360公司新媒体营销公关总监。十几年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对互联网营销、新媒体、移动互联网等领域拥有深刻、独到、系统化的见解。是中国新媒体行业最年轻的几个领袖人物之一,被圈内人称为”中国新媒体的布道者”。 先后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近百所国内一流高校和万达集团、中国石化、华润集团等知名企业多次主题讲座或企业培训,深受广大青年学子和企业高管追捧和欢迎。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