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别做网红发财梦了!不是谁都能成为大猛子、张同学!

2021/12/20 10:23:00

人人都在拍视频,人人都想当网红

“有人出生在罗马,有人生来就是牛马。”

土木工程毕业的大猛子,成功带火了工地视频。这个在B站拥有70.2万粉,视频播放量高达5940.7万的工地人,让土木+自媒体成为了新的财富密码。

但即使工地老哥每人一个手机拍工地日常,也没有几个能成为大猛子。有知乎网友感叹,虽然只要有二、三十万粉丝就不用在工地当牛马,但很多人的粉丝都不超过500个。

拍视频的人千千万,但能成为网红的只有那一撮。

很多人想要成为大猛子,也有很多人想要成为张同学。

自从张同学在抖音一夜爆红,就有各种王同学、李同学冒出来。一时之间,似乎所有人都是新农人,所有人都在拍摄农村生活。

和他们一样在网上记录自己生活的,还有各行各业的人们。除了工地、农村,城市、家里、公园也都是他们的拍摄场地。

穿梭在马路上的外卖小哥,独自一人照顾孩子的单亲妈妈,以及深漂打工的夫妻俩,都是常常出现在视频里的真实人设。

他们的视频展现了人间的生活百态:横漂两年送外卖终于攒下10万元,每天给儿子做饭和儿子一起跳广播体操,夫妻俩一起打羽毛球拆快递……

对于一些人来说,拍视频只是想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拍视频意味着以后的一朝出名,鸡犬升天。

那些试图复制张同学模式的人,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虽然他们记录的是自己的农村生活,但无论是拍摄角度还是文案风格,都跟张同学十分相似,有的背景音乐更是和张同学一模一样。

人人都在拍视频,人人都想当网红。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大猛子只有一个,现象级的张同学更是可遇不可求。更多人拍视频,只有寥寥几个关注,播放量甚至不超过一百。

大猛子和张同学,难以复制

在B站火起来的大猛子,吃到了出圈的甜头与苦头

由于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大猛子开始恰饭接广告,赚到拍视频以来的第一桶金。有网友戏称,大猛子开创了工地带货的先河。

但也由于视频传播范围越来越广,大猛子被领导请了去喝茶。在一番谈话后,大猛子删掉以前的部分视频,新拍的视频也明显收敛了尺度。

有网友将这称之为“土木堡事变”,认定大猛子已经“死了”。而随之而来的行业自媒体管控,也让不少人感叹,土木难以再出下一个大猛子。

大猛子的故事让人唏嘘。但事实上,即使他没有被请去喝茶,工地视频也再难出现大猛子2.0。

每天都在思考要不要“提桶跑路”的大猛子,输出也比别的工地老哥深了一层。

在天黑的时候,大猛子会因为前方看不见路而感慨“也不知道往哪去”。别人在工地唱歌的时候,大猛子开始表达苦中作乐之后的迷茫。别人是展示工地艰辛,大猛子是引导大家思考。

有网友这样评价大猛子:“有做自媒体的天赋,从内容、剪辑到背景音乐都很有灵气。而且能抓住视频传播的关键,那就是好笑,或者是黑色幽默,并且最后都能上价值。”

这就和《朱一旦的枯燥生活》一样,最精髓的并非“朱一旦”本人,而是剧本中的那点黑色幽默以及引发的后劲。

比大猛子更加难以复制的,是现象级的李子柒和张同学。

虽然主题同样是农村生活,但李子柒主打的是惬意田园风,而张同学的视频更贴近真实的农村,节奏也更为利落紧凑。

两者看似同一赛道,但实则没有在互相竞争。一个慢视频,一个快视频,李子柒和张同学注定适合不同的平台。

动辄就20分钟的李子柒视频,显然在微博、B站更容易吃香。而农村视频没有快手那么同质化的抖音,也需要一个会拍、会剪的张同学。

很多人评价,张同学之所以能爆红,最大的前提就是选中了平台。如果在遍地都是农村老铁的快手,张同学未必能一战成名。

这点可以从两个平台的数据看出。在抖音,张同学粉丝数达到了1670.7万,而在快手,张同学只有113.7万粉丝。最新发布的视频,张同学在抖音播放量达到了157.9万,而在快手只有5.9万。

其次,张同学的视频虽然没有李子柒那么“仙气”,但内核也同样精致

作品完整度来看,张同学显然是有头有尾的。

李子柒用一个视频讲述了萝卜的一生,而张同学则从早上起床撩开窗布开始,到最后以下厨吃饭为结尾。看似是流水账的一天,但却是每天都有一点小细节的完整叙事。

同时,比起那些只有一个机位镜头的农村视频相比,张同学的拍摄角度、剪辑手法更加专业。

别的账号只是对着镜头唱唱歌、跳跳舞,换三个机位讲段子。但是张同学却能够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来回切换,沉浸式地让人体验到农村生活。有网友统计,张同学7分钟的视频包含了200多个分镜头。

值得一提的是,张同学独有的背景音乐也成为了其特征之一。比起那些热门的抖音神曲,张同学的一首小众《Aloha Heja He》显然更加吸引人,和他不拖泥带水的剪辑节奏也更加适配。

谁都在当网红,谁来看网红?

一个网红的出圈,都不是毫无理由的。

大猛子靠的是工地黑色幽默,李子柒踩中了人们向往的田园生活痛点,张同学还原了平淡但不无聊的农村生活。他们的成功,并不仅仅来自长期的视频积累。

在人手一部手机的当下,人人都能拍视频,也似乎人人都能当网红。但实际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网红的能力,也并不是谁都能承受住爆红之后的压力。

因为突然出圈而被深扒、网暴的网红,并不在少数。

而即使如此,还有大批大批的人在做网红发财梦。只要一朝出名,就能商业变现,直播带货。钱是赚到了,但是来自大众的凝视也会让人喘不过气。

更何况,大多数的人都无缘成为网红。天天在抖音发视频,累计播放量都不超过1千。在网上记录生活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人人都希望通过这件事出名、圈钱,那就是一种群体式的浮躁。

前段时间,李子柒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不希望青少年的理想都是当网红。虽然李子柒本身就是一个网红,但她清楚其中的艰辛和不易。

一万个人拍视频,可能一万个人都不红。如果人人都在当网红,那还有谁来看网红?

社会可能不需要网红,但一定需要勤劳的农民,兢兢业业的打工人。

拍视频记录生活可以,但不切实际的网红发财梦,还是少做吧。

作者:刘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