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陌陌,为何成不了陌生人社交的顶流APP?

2021/12/16 10:23:00

陌陌,为何成不了陌生人社交的顶流APP?

作者|Pan

编辑|Duke

来源|钛财经

跳脱微信的熟人圈子,陌陌曾被称为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顶流APP,不过十年过去,陌陌的存在感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难言乐观。

今年8月,陌陌决定将公司的法定名从“Momo Inc.”更改为“Hello Group Inc.”,随后陌陌的中文名称也更变为“挚文集团”。在更名时,挚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王力在内部信公布了公司新的使命愿景:“连接人,连接生活”。

然而,站在新的出发点,成立十周年、换帅又改名的挚文集团,却没能交出一张满意的成绩单。

营收净利同比双降

近日,挚文集团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显示,报告期内实现净营收37.592亿元,同比下降0.2%。

主要业务收入上,挚文2021年三季度的收入结构出现了较大的变化。

第三季度直播服务营收21.67亿元,同比下降8.8%。挚文集团表示,这一收入下降是因为战略重点转移,探探直播收入减少,同时对公司核心直播视频业务进行了结构性改革。

移动营销营收为4330万元,同比下降14.1%,挚文表示这一业务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在资源配置方面减持了该产品线的策略,以及在较小程度上我们调整了产品以应对新的监管要求。

增值业务(包括虚拟礼物服务以及会员订阅服务)营收达到15.33亿元,同比增长15.2%。增值服务营收包括虚拟礼物服务营收以及会员订阅服务营收。增值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是由于陌陌主APP虚拟礼物业务的持续增长,这得益于产品和运营方面的持续创新,以及陌陌为提升用户的社交娱乐体验引入了更多付费方案,新APP虚拟礼物营收的增长也推进了增值服务营收的增长。

从上述数据看,挚文的直播业务与增值业务在收入上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挚文的收入结构逐步变化。随着挚文战略重点转移,增值服务或超过直播业务。

净利润方面,第三季度,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4.032亿元,同比下降12.4%;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5.716亿元,上年同期为6.538亿元。

最近7个季度,陌陌只在今年第二季度净利润增长,其余6个季度都下滑。但公司好在还盈利,并且现金流也充沛,还有现金等流动性大约152亿元。

股价表现上,挚文集团股价自今年2月后逐步走低,截至12月15日收盘,股价为9.10美元,距离今年高位已跌去56%。

为何留不住年轻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财报显示,陌陌主APP的月活跃用户(MAU)环比出现下滑,截至2021年9月为1.155亿,相较于今年第二季度创下历史新高的1.156亿减少10万,与去年同期的1.136亿相比仅增长1.67%。

其实,陌陌月活的天花板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显现。今年第一季度,陌陌APP月活为1.153亿,同比增长6.8%;第二季度,月活达到1.156亿,同比增长3.7%。尽管实现同比增长,但陌陌的月活在2018年就已突破1亿,这两年,陌陌的月活增长尽显疲态。

同时,被视为陌陌第二增长曲线的探探也遇冷,付费用户已连续四个季度减少,截至今年三季度仅剩290万。整个挚文集团的付费用户也因此连降四个季度,第三季度为1220万,相较于2020年三季度的1310万减少90万。

和当下热门的长短视频平台相比,陌陌更是差了一大截。比如B站,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为2390万,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59%,大约是陌陌的两倍。

另外,在港股上市的快手,三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5.73亿,同比增长19.5%,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增长至4610万,大约是陌陌的四倍。

有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陌陌还是探探,老本吃太久了,被贴上的负面标签很难撕下来。

更重要的是,陌生人之间低黏性的社交关系让用户普遍呈现出瞬时交往热情的特点,一旦这种热情没人回应,很快就将熄火,如果产生感情羁绊,又极大可能流向微信,这或许就是陌陌老用户流失的原因;同时,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的诞生,也分流了陌陌很大一部分直播新用户。

寻找第二个社交卖点

目前,10岁的挚文集团旗下已经拥有了包括陌陌、探探、影业、酷博特等多元业务,涵盖社交、直播、游戏等板块,但似乎每一样都难以拉动挚文这辆马车。

2015年,陌陌入局直播赛道。入局初期,陌陌直播确实曾大放异彩,直播一度成为陌陌的收入主要来源,可因为平台属性,主播们太过开放,常常被封禁。

2019年5月,陌陌突然发布官方消息,说陌陌将会关闭其账户和平台一个月,这让当时的行业都大为震惊。据说当时很多人使用陌陌都是为了进行同城“约友”,有的网友甚至直接称呼陌陌为“约友神器”,严重影响了社会风气,所以陌陌被迫关闭平台进行整改。

显然,打擦边球不仅会面临监管的惩罚,也使陌陌的发展受到局限。

为了寻找更广阔的受众,陌陌开始“洗白”,并不停延长自己的业务范围,比如上线《陌陌捕鱼》、《陌陌劲舞团》等休闲类游戏,入局婚恋市场的“对对”等APP,不过这些也没有在市场上掀起什么浪花。

在随后的泛娱乐、泛社交领域的频繁试错下,陌陌推出爆火的AI换脸APP“ZAO”,但也因隐私问题被迅速下架。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陌陌转型所选择的各类创新赛道,更像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去孵化新的东西,一点也不“创新”。相比B站,陌陌的内容不够优质;相比虎牙、斗鱼,陌陌不够垂直;相比快手,流量池不足以吸引更多人来寻宝变现。

如今,在陌生人社交圈内,后起之秀、新兴流量层出不穷。用户体量大,现金流稳定是陌陌之长,产品缺乏新意是陌陌潜藏的危机,想要在下个十年吸引住年轻人,还要看陌陌如何改变这些陈旧的标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