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高租金和用工成本下,小店要不要借力数字经济?

2021/12/8 22:32:00

文 | 曾响铃

来源 | 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图片1.png

开个蛋糕店,一个月进账5万,在很多人眼里算不错吧?

但对李阿姨来说,这才刚够本。如果生意稍微差点,还得亏钱。

李阿姨,是河北燕郊行宫市场的一家蛋糕店店主,开蛋糕店已经二十几年了,因最近热播的节目《亲爱的小店》参与店铺改造被网友熟知,微博热议话题#经营小店月入5万只够保本#,讲的就是她的故事。

图片2.png

开店多年,房租、水电、人力、原材料等各种成本都在不断上涨,导致李阿姨如今每月进账5万也只够保本。店铺哪怕不开门,每天至少也要500元开销。疫情期间,更是“每天一睁眼就亏钱”。

尽管小店生意不好做,但对李阿姨一家来说,这是生存、养家、营生......“我没有退路,只有进路”,当有人劝李阿姨把店卖掉时,她这样说。

李阿姨只是我们身边无数小店赚钱越来越难的一个缩影。比李阿姨面临更难处境的小店店主还有很多。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至11月,我国共吊销注销个体户、个转企等主体301万家。这意味着,在去年前11个月中,每一天几乎有一万家小店消失......

图片3.png

疫情冲击,当然是“小店难”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年以来,连海底捞、茶颜悦色等餐饮名牌都相继关停大量门店,更不用说小店了。但除此之外,日益高涨的房租、不断增加的人工成本、日渐繁荣的互联网数字经济、网络原住民消费习惯的转变等,都对小店原有经营模式带来影响。

在后疫情时代,小店该如何突围?不仅是小店经营者需要思考的问题,也值得每一个人关注。

后疫情时代,房租、人工成本高成小店发展最大痛点

小店之难,首先在于小。

据《2019中国小店经济温度图谱》显示,含网店、街边小店、路边小摊等在内,中国小店数量约为1亿家,以夫妻店、亲友店为主,占比约为58%。小店经营规模较小,其中52%的小店员工数不到5人,90%的日流水小于3万元,大多做的是小本经营买卖。

经营规模较小,资金实力较弱,也意味小店的抗风险能力弱,很难抵御大幅度的经营波动。这也是疫情对大部分小店冲击较大的原因。

有数据显示,自疫情发生以来,有近6000万家小店遭遇经营困难,占到全国8000多万家注册小店的七成多。在疫情暴发期间,许多小店都濒临关门歇业。即使疫情缓和后,恢复营业也面临不少困难。

图片4.png

事实上,除疫情这类大的不可控因素外,小店生意平时也会“靠天吃饭”,受天气等情况影响也较大。如暴雨、大雪等恶劣天气也会影响店铺生意,很多实体店遇到天气不好,往往门口罗雀。同时,也会时常“内卷”,如一个社区零食店生意好,隔壁搬来一家抢生意,两个人都不好做了。

除不可控变量之外,小店生意难做还在于房租、人工等不断上涨的刚性成本,这是疫情期间拖垮很多小店的主要原因,也是后疫情时代,小店经营需要面对的主要难题。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认为当下小店难做的最重要原因是,小本经营下的小店,商品附加值有限,但不断上升的刚性成本——不断上涨的租金、日渐昂贵的人工成本等,加重了小店的生存压力。

一方面,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调查显示,小店面临的主要困难就是房租、水电气费等硬性支出压力较大。这些成本占到小食杂店的50%左右,在理发、服装、小百货等行业,也要占到总成本30%左右,其中主要是房租成本,且在逐年上涨。

过去十多年,由于国内房价整体不断上涨,商铺租金也水涨船高。有调查数据显示,2019全国中小城市百个购物中心租金收入同比涨1.52%,其中餐饮美食类店铺租金同比涨幅最高、零售类业态租金同比亦有所上涨。这也导致很多实体店,虽然不差营收,但可能都在给房东打工。

图片5.png

另一方面,则是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过去十年,由于中国人口增速放缓,老龄化加速,国内劳动人口红利见顶。数据显示,从2010到2019年,中国劳动力数量仍在上升,但占比不断下降,而就业市场CIER指数显示,劳动力市场的供需不平衡现象已经比较严重,这导致用工成本不断攀升。

图片6.png

可见,即便在后疫情时代,不断上涨的店铺租金和人工成本,仍然是小店发展难的最大痛点。

日渐繁荣的数字经济,对小店来说意味着什么?

除了房租、人工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之外。随着互联网经济发展,作为网络原生住民的新一代消费者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军,习惯网络购物的年轻人,越来越喜欢网络购物,减少了对实体小店的依赖,也对实体小店的发展产生一定影响。

不过,与房租和人工成本上涨不同。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发展跟零售业态的进化有关,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也跟消费习惯变迁息息相关,其对实体小店的影响也具有两面性。

一方面,就线下实体小店而言,电商业务的发展其实也带动了各项基数设施的发展,如物流、支付等,给实体小店带来了新增量。

这些年,随着外卖业务、直播电商、社区团购等新兴业态的发展,很多实体店的生意其实是增加了,在到店之外,还增加了到家的服务。

尤其是在服务电商领域,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已经成为新常态。以大家熟知的外卖业务为例,对一般传统线下餐饮店来说,顾客其实很稳定,就是生活在周边的那一波人到店消费。

图片7.png

如今对餐饮店来说,堂食生意照常经营,外卖业务变成新增量,服务的范围也从原来的一公里,覆盖到三公里、五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

事实上,外卖平台还未火之时,一些餐饮商家也会提供“外卖”服务,为不愿或不能到店用餐的用户送餐上门。送餐员通常就是店铺老板或者固定员工,获客方式就是去附近小区和写字楼发传单、留电话。

早期的“外卖服务”说明需求所在。但与现在联合外卖平台相比又有一些不足。如就餐高峰期,店铺常常因忙不过来损失不少订单,且用户等餐时间变长降低体验,成本投入也不划算,商家必须准备一个或多个送餐员,每月有固定支出。

如今通过外卖平台,获客变得更简单,有骑手送单,商家无需自己送餐,基本没有送不过来的问题,生意能够做得更大,带来了新增量。

另一方面,电商业务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会切走一部分实体店铺的生意,主要是在实物电商领域。

比方说,以前买衣服、买日用品、买电器人们基本只会实体店购买。但如今通过电商平台,越来越多会选择网购,不仅便宜,而且商品选择更加丰富、购物也更便捷,消费者自然选择网购。

不过,如今网店也是“小店经济”的重要一员。自2019年“小店经济”的概念被正式提出后,2020年国家在《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中,就将年营业额1500万元以下的网店纳入“小店经济”之中。

当然,当越来越多的实体小店接入平台后,对实体小店最大的挑战在于服务质量的比拼。以前是“地缘生意”,消费者没有太多选择,接入平台之后,各种店铺之间的比较变简单。这也就意味着服务更好的店铺会获得更大的发展,而服务较差的店铺压力会变得更大。

不想被时代淘汰的小店,又该如何突围?

回到文章开头的话题,小店(实体小店)该不该被时代淘汰?答案是否定的。在笔者看来,小店不该也不会被时代淘汰——市场优胜劣汰筛选下,一些店铺被淘汰不可避免,但同时也有小店会越来越好,而小店要想突围,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找增量,借用互联网数字经济行业红利。

当互联网的趋势不可阻挡,线上线下融合已成主流,这是小店的时代红利。

我们知道租金高是小店生存难的重要原因,一方面是其动辄占到了经营成本的20%-30%,另一方面则是其与商家的经营情况并无关联,不管商家生意如何,房租就是这么多,并且大部分只增不减。

互联网平台的模式不一样,它只有佣金,且商家只有在获得收益前提下,才会产生“佣金”。

拿美团外卖来说,餐饮商家成本主要分为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两块。其中技术服务费大约在6%-8左右,属于平台佣金。这与线下店铺动辄20%-30%的租金成本相比,要少太多。

有行业人士将商场商铺位置可见度划分为101个刻度,可见度每增加一个刻度,商铺租金边际价格将增加1.92%。这种商铺租金随位置可见度增加而增加的现象,在街道、园区等其它地方同样存在。

而很多以外卖业务为主的餐饮店,并不必选择价格高昂的街边门面,而是成本更低的社区等。看似线下可见度降低了,但在网络上不受影响,整体可见度还变高了,但是租金成本却大大减少。此外,个位数的外卖佣金也只是在有订单的情况下才收取,没订单就无所谓佣金,对小店来说风险更可控。

其次,降本增效,通过数字化赋能。

用工成本不断变高,小店要想更好发展,通过数字化降本增效是不二途径。以线下餐饮店为例,扫码点餐已成主流,仅这项就为商家减了大量用工成本。

图片8.png

在深圳市消委会今年3月的走访调查中,97.02%的商家都已采用扫码消费营业模式,大大减少了点餐员开支。AI财经社曾报道称,一个30人左右的简餐餐厅采用扫码点餐后,点餐员可从7个减到3个。相比一个点餐员一年几万的开销,一个含扫码点单、菜品管理、优惠券推送、会员积分的小程序,商家花数百元就能搞定,成本差距可想而知。

最后,差异化,为小店提供附加值。

通过拥抱互联网平台,借助数字化赋能等,不仅能在租金和人工成本上为小店减少开支,同时也为店铺获客提供了便利,覆盖到更多的人群。但在信息如此透明的当下,小店要想活得更好,还必须有自己的杀手锏,提升服务品质,构建差异化优势。

冯仑在《亲爱的小店》中提到一家服装店,这个店铺已经存在了27年,并且卖得不便宜,之所以活得好,因为它从衣服材料、到设计再到制作都有自己的差异化,这是其它小店所不能媲美的。

结语

有人说,在连烤红薯都有外卖的时代,你还会在冬天下班路上买一个热气腾腾的烤红薯吗?

我想,肯定会有的。而对小店来说,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下,不是所有的小店一定会消失,也不是所有的小店一定就会有出路。

就跟其它业态和商业模式一样,小店也可以与时俱进,不断调整,最终找到一个顺应时代潮流、消费习惯以及合乎其生存发展的方式,不断焕发新机。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科技向令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中国经营报》《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报刊、杂志特约评论员;

5钛媒体、36kr、虎嗅、界面、澎湃新闻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腾讯全媒派荣誉导师、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曾响铃

    总访问量:855342
    全部文章:1066
曾响铃(微信ID:xiangling0815):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趋势革命 ?重新定义未来四大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