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挚文集团Q3稳了,出海或是下一个增长点?

2021/11/30 23:33:00

11月30日美股盘前,陌陌母公司挚文集团发布2021年Q3财报。Q3挚文集团净营收达37.592亿元,同比下降0.2%;净利润4.03亿元,去年同期为4.57亿元。截至2021年9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跃用户为1.155亿;2021年三季度,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220万(包含探探付费用户290万)。

从增长来看,这是一份没有太多惊喜的财报,不过这里有两个外部因素需要考虑:一个是中文互联网整体进入“微增”时代,包括腾讯在内的互联网巨头营收增幅同期均已跌落到个位数水平,不大跌就能跑赢市场;二个是疫情的反复,对挚文集团旗下核心业务陌陌与探探均形成了不容忽视的影响,因为人们见面变得更困难,陌生人社交需求理论上处在被抑制阶段。

挚文集团本季度营收同比降幅仅为0.2%,远低于去年同期的降幅。同时这已是挚文集团连续27个季度持续规模化盈利,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依然在亏损。

基本盘“稳住了”

当下,整个中文互联网行业都比较沉闷,挚文集团这份财报其实不算差。

客观上来看,挚文集团昔日现金牛直播业务受到抖音、快手等后起之秀们的冲击。2021年第三季度挚文集团直播服务营收21.667亿元(约3.363亿美元),环比增长3.1%。Q3直播服务营收同比下降远低于去年同期,同样呈现出“稳”的一面,可见疫情与竞争对其直播现金牛的影响在减弱。

实际上,整个直播行业都遇到发展瓶颈。映客、花椒们都遇到较大的发展困难,欢聚则将YY直播卖给百度,虎牙与斗鱼的合并被叫停,三季度快手直播营收同比下滑 3%……大家都挺难的,这与强监管、用户疲态等均有关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挚文集团直播这只现金牛还是比较稳健的,这反映出社交特别是陌生人社交对直播无可替代的驱动力。

此外,挚文集团的“直播依赖症”已不再明显。二季度其直播服务营收占净营收57.22%,三季度这一数字为63.17%,相比当年超过八成来说算不上高度依赖。三季度其增值服务营收达到15.333亿元(约2.380亿美元),同比增长15.2%,这部分营收的增长降低了其对直播营收的依赖。从财报可以看到,挚文2020年Q1制定的“直播调结构、增值稳增长、探探货币化”三个关键点都在稳步落地。

2020年疫情对陌陌App冲击很大,2021年三季度陌陌主App已显现出复苏迹象,净营收32.463亿元(约5.038亿美元),在疫情后首次实现同比增长。此外,陌陌主App的虚拟礼物与订阅会员也给挚文集团的增值服务收入增长贡献了主要力量。陌陌依然是挚文集团的核心业务,贡献了86.4%的营收,“陌陌稳则挚文稳”,而已具备造血能力的探探在未来则可能带来惊喜。

综上,正如挚文集团CEO王力所言,挚文三季度财报确实算得上“稳健扎实”。

开拓新增长曲线

只有“稳健”的现在是不够的,市场更需要看到更大的未来。截至2021年9月30日,挚文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存款、长期存款和限定性现金为151.733亿元(约23.549亿美元)。2021年第三季度经营活动带来的净现金为5.599亿元(约8690万美元)。然而挚文集团最新市值却只有24.49亿美元(只比账面上的现金多一点点),市盈率只有可怜的8.28倍。你可以说是挚文集团被严重低估,也可以说是挚文集团缺一个好故事。

任何产品都有生命周期,不可避免会经历创立、兴起、繁荣、稳定、衰败的过程,只不过有的产品生命周期很长,如可口可乐;有的生命周期很短,如科技产品。企业必须在老业务衰退前找到新的增长曲线,且在这一过程实现连续性过度,形象地说就是要“年轻的时候生孩子”。

很多企业的奋斗都是一边努力延长老业务增长曲线(给老业务续命),一边积极拓展新业务,后者更难,其本质是二次创业,不论谁创业都是九死一生。挚文早已意识到这一点,甚至可以说它近年来做的一切努力都在围绕“新增长点”而进行。

在直播风头正劲时积极探索视频+社交,后来又收购了探探,强化在陌生人社交市场的地位。2020年唐岩将CEO的接力棒交给王力,王力的重任是在社交领域开拓新的产品周期,用他的话说就是:“新的十年在一些固若金汤的领域依然有着见缝插针的机会,让我们不妨试试。”而唐岩则会“出于创始人对开疆拓土的兴奋,探索集团业务新的领域和边界。”两位创始人都肩负起开拓新产品生命周期的重任。发布2021年Q2财报时,陌陌集团更名为挚文集团,加速开拓新产品周期。

因为人群代际变迁、视频直播兴起、疫情改变生活方式,社交市场正在涌现出新机遇,既有字节跳动这样的巨头虎视眈眈,也有罗永浩这样的门外汉进来搅局,在腾讯与挚文外,则有Soul、鲱鱼罐头等新锐玩家。

最激进的莫过于腾讯与挚文。腾讯在2020年一口气推出了10款社交新产品,如轻聊、有记、欢遇,但都未能成功;挚文也有诸多探索,最近一年推出了主打拍摄聊天的“咔咔”、短视频社交App“对眼”、视频相亲App“对对”、线上试衣间App“芒西”、真实交友App“陌多多”、听声音交友App“赫兹”等超10款全新的社交产品,多以独立的方式运作。

挚文的境遇与腾讯大抵相似:播种很多,开花很少,结果的暂时没有。王力此前也曾很坦诚地表态:“陌陌内部已经养育了一些新产品,探探也孵化了不少,能不能茁壮成长要看运气”。或许假以时日,足够努力的挚文会“好运”地打造出下一个现象级产品。

海外或成新增长点

王力在发布财报时表示,“我们在持续推进战略重点工作。”至于什么战略重点,王力没有细说,不过罗超频道发现,前些年对海外市场一直在观望的挚文集团,在收购探探后,出海能力一下得到了增强,未来“国际化”或许是其新的增长点之一。

探探在2018年被陌陌收购前就已在探索海外市场,其选择社交文化相似的亚洲作为出海的第一站,在印度、印尼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市场已站稳脚跟,2019年9月甚至登陆Sensor Tower《2019年8月全球社交应用下载排行榜》第二名。在加入挚文集团后,探探得到更强的资金与技术加持,出海步伐走得更快,即便受到疫情影响,其依然发展强劲。王力在电话会上透露:7月以来探探在印尼市场的下载及活跃用户规模已超越Tinder——由于均采取“左滑右滑”这一基础交互模式,因此此前探探也被称为“国内版Tinder”,其在海外市场超越Tinder具有里程碑意义。

不过,挚文集团当下尚未在集团层面将出海当成核心战略——至少没有像欢聚集团出售YY直播 All In海外市场一样,但只要其认为时机成熟,加码海外市场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尽管海外市场有Facebook、腾讯等超级社交巨头的产品矩阵,不过跟国内市场一样,巨头们在任何市场都会留下缝隙。不同市场社交文化差异巨大,同一个市场的不同人群在不同场景与不同阶段有不同需求,年轻化用户的社交需求更是呈现出较强的个性化,开放式社交市场更是趋于分散。正因为此,社交市场很难被任何一个社交巨头通吃,比如Facebook有Snapchat等实力派对手,腾讯则将陌生人社交市场拱手让给陌陌与探探。

此外,新技术也在带来新的创新机会。具有大规模刚需和巨大商业前景的社交市场,似乎永远充满机遇与变数,战事从不停歇。新的媒体、新的技术、新的用户不断涌现,形成了大量的创新机会。2021年在Clubhouse风靡全球后,年轻人、音视频、元宇宙等概念背后都有大量的社交创新机遇,就连扎克伯格也坦陈,“关于创新经济,确实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竞争者。”

社交巨头们留下大量的黄金缝隙。在这样的背景下,近年来兴起一股社交产品出海潮,多家中国互联网企业面向海外市场推出多款社交产品,在社交巨头留下的缝隙中占据一席之地。

与探探国际版在海外并肩作战的中国玩家,还有2020年上市的雅乐科技,其主攻中东与北非市场,此外还有2019年底上市的赤子城科技。字节跳动、腾讯、欢聚、美图、昆仑万维等出海企业也都在不约而同地强调“社交”战略,面向海外市场推出多款产品,或者直接掏钱投资潜力玩家,一场围绕海外社交市场的战争正在悄然上演。

作为国内市场开放式社交的领军企业,挚文集团势必会强化在海外社交市场的存在,开启大航海时代或许只是时间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挚文集团出海不会是社交业务“孤军奋战”。在电话会上,王力透露挚文集团已在印尼推出直播业务,渠道营销的ROI实现了稳步增长。这意味着,挚文集团在海外不只是做社交,而是将在中国市场探索成功的“社交+视频”模式复制到海外,在社交外布局直播乃至短视频等业务,构建起独特的社交内容生态,这也将是其出海的一大竞争力。

写在最后:

可能很多人觉得,挚文集团应该会抛出元宇宙这样的概念去炒作热点,然而其并没有。从Q3财报来看,挚文集团在基本盘很稳的同时,依然有很多后手,比如尚未全面发力的海外市场;再比如在外界已知的产品外,或许还有更多产品在酝酿中。

此前王力在十周年内部信上则表示,除了推出面向不同用户、不同需求的新型社交产品以外,接下来还会在科技硬件领域积极进行探索和布局。随着5G的到来,以及VA/AR、AI等技术的成熟,致力于“连接人,连接生活”的挚文的未来依然充满许多可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