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网红补税潮来临,李佳琦和薇娅上市梦碎?

2021/11/26 18:03:00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今年11月22日,雪梨(原名朱宸慧)和其旗下主播林珊珊因偷逃税款被通报,两人分别被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在淘宝直播排行榜里,雪梨常是排在李佳琦和薇娅之后的“千年老三”。雪梨被查后,“头部主播补税潮即将开启”的消息传出,许多电商主播包括其背后的MCN瞬间人人自危。

尤其是排在雪梨之前的李佳琦和薇娅,多年来作为直播电商领域的“一王一后”,更是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就不断传出李佳琦、薇娅背后母公司筹划上市的消息。

李佳琦所属的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美One”),今年6月爆出的新财务总监招聘计划,为可能的美国售股计划做准备。该消息虽已被美One方面否认,但依然被认为是其计划在美售股的先兆。而薇娅背后的母公司谦寻集团,也屡次显现出筹划上市的打算。

在对网红主播监管进一步加强的风声下,直播赛道还能跑出一家上市公司吗?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1、网络主播 = 避税大户?

网红直播电商行业,为什么和娱乐圈一样,成了税务问题的重灾区?

其实这不是网络主播们第一次因“税”被查。今年10月,“郑州追征一网红600多万税款”就登上过热搜。

据报道称,该网红被追征税款,靠的也是当地税务局运用“大数据信息自动提取”,在对税收数据的例行监测中发现了该网红2020年汇算清缴纳税存疑。最终该网红一共补缴了662.44万元的税款。

当时新闻底下的评论就是:“网络主播这么赚钱吗?光补税就补了600多万,这收入得多少钱!”

这次杭州税务部门又一次通过大数据监控,发现宸帆电商旗下大主播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税款,追缴税款额合计达到近亿元。光是雪梨一个人,就被追缴了6千余万。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目前雪梨微博已被禁言

这回网友彻底惊呆了,发现原来网红和明星真的都能算“文娱领域从业人员”,如今甚至头部大网红靠直播带货比某些明星还赚钱。

同时网友也震惊于大数据的给力:“大数据真是yyds,一查一个准。”

霞光社从财税专业人士方面了解到,这次雪梨偷逃税是通过注册多家个人独资企业(如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等等),把本属于其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的收入部分,转变成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来转移个人所得收入。

但由于网红直播带货的业务模式实在太单一,营收逻辑和财务往来也简单,所以极易被查获。

而依照个人所得税相关法律规定,个人年应纳税额若超过96万元,则将适用最高45%税率。显然,雪梨和林珊珊作为头部网红主播,个人年应纳税所得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标准。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不得不说,头部带货网红的直播带货销售额确实惊人。

就以今年双11预售直播为例,淘宝主播销售榜显示,李佳琦当晚销售额达到106.53亿元;薇娅则排名第二,直播间销售额为82.52亿元,且她当晚光是红包福利就发了500万。

即使他们的抽成只有一个点,每日收入也可过千万。而目前头部带货主播的佣金抽成显然不止一个点。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某行业腰部水平的10人的直播带货团队,一年收入就可达到600万。而头部团队一个月能带货亿元,带货利润率可达30%。

网红主播俨然已成真正意义上的“高收入群体”,“李佳琦1天销售额碾压4000家上市公司全年营收”、“李佳琦薇娅一天狂卖189亿”的类似报道层出不穷,头部网红主播们似乎靠着一己之力,就能支撑起一家有强大盈利能力的公司。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2、“MCN概念股”,还能顺利上市吗?

网络直播赛道两大巨头李佳琦和薇娅背后公司试图上市的消息风传已久。

今年6月22日,据财联社报道称李佳琦背后推手“美One”,正在物色一名首席财务官,为可能的美国售股计划做准备,不久后“美One”即辟谣称消息不实。

虽然李佳琦背后的“美One”和薇娅背后的“谦寻”,均未明确透露上市计划,但他们作为头部主播所属的MCN,对已上市公司的影响力已然不容小觑。

例如自2016年开始股价就波动下跌的新文化,在发布和李佳琦推手MCN美腕(上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后,第二天就立刻涨停,并接连收获5个涨停板。美腕虽尚未上市,但其曝光度和资源优势,一路推高了不少合作企业的股价。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介绍信息为“一家网红、艺人以及模特的线上服务平台”,也就是业内人俗称的“MCN机构”。

这家机构与李佳琦本人均在宁波镁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上海妆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占有股份。一旦这三家公司在将来实现打包上市,将是典型的“MCN概念股”。如果上市成功,包括李佳琦在内的股东们都能身价翻倍。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同理,薇娅背后的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大股东是其丈夫董海峰。其简介写明谦寻是“新内容电商直播机构TOP1”,“旗下共有40余位主播”等等。比起李佳琦的“单打独斗”,薇娅的谦寻显然更具有典型MCN的特征。

谦寻旗下除了薇娅本人,能打的知名网红主播还有张沫凡、呗呗兔等。甚至林依轮、李响、海清等明星都是与谦寻有合作的带货艺人,该公司称其为“艺人超级供应链”。比起“美One”,谦寻把直播和品牌营销结合并通过子公司打造大IP的一系列操作,实则更有上市公司的潜质。

但从直播带货网红张大奕背后的如涵控股从纳斯达克退市开始,市场对“MCN概念股”的期待值突然热度陡降。

今年10月网红李子柒和其MCN机构杭州微念科技闹掰,并将公司起诉的纠纷,以及这次同属阿里系的网红主播雪梨“翻车”,更是让许多人看到了靠几个头部大主播带动的MCN公司背后的风险。

其实,早在今年5月25日起开始施行的《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中第八条就明确规定:“直播营销平台应当提示直播间运营者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或税务登记,如实申报收入,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

有关机构对直播带货的监管加强早已开始,未来将会越来越严格,越来越完善。直播带货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然进入尾声。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3、网红的退潮时代

2019年一直被认为是国内直播带货的元年,网红主播在线卖货实现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流量变现。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电商直播用户规模已达到了3.9亿,占总直播整体用户的62.9%,市场巨大且前景广阔。

直播带货赛道壮大至今不过3年,在线直播怎么从最赚钱的生意,变得路越走越窄呢?

首先是流量的过度集中。如今大部分粉丝流量都集中在头部网红主播,使得几个知名网红主播获得极大话语权,几乎能瓜分掉整个直播带货行业90%以上的利润。而腰部以下带货主播生存空间被挤压,既无法获得有竞争力的货品价格,继而导致竞争力进一步下降。

其次是大多数知名品牌,尽量在试图减少对头部主播的依赖。

不久前的“欧莱雅”事件,同样为头部网红直播间敲响了警钟。虽然李佳琦与欧莱雅渊源颇深,他从大三开始的第一次兼职,就是在南昌的欧莱雅专柜。但他依然和同行薇娅一起联手,在他们的直播间“封杀”欧莱雅。

欧莱雅方面没能按照协议为其直播间提供“全网最低价”,一方面与双11期间各类优惠策略过于复杂有关。另一方面也显露出大品牌自有直播间,正在抢占网红主播的市场的危机。欧莱雅等国际大品牌不想把低价主动权让渡给头部主播,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只是合作赚钱,甚至矛盾越来越深。

雪梨逃税风波之后,头部主播如何“自保”

除此之外,直播间本身推广商品品控、质量问题频出,也影响了粉丝对主播的观感和信任度。

此类问题哪怕是头部主播如李佳琦、薇娅等也不能幸免。其中较为严重的是头部主播辛巴因为售卖假燕窝,而被快手封禁60天,被广州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0万元的“直播间事故”。

同样,今年8月李佳琦因为带货直播“初普 stop vx美容仪”,其在涉及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导致美ONE公司被上海市场监管部门罚款了30万元。

包括这次雪梨因税务问题“翻车”,也是直播带货野蛮生长时代造成的弊端之一。

这次广受关注的网红主播补税潮,并非直播带货红利期衰退的结束。随着国家对网红监管越来越严,市场对头部带货主播的依赖越来越少,网红带货已进入退潮时代。

作者 | 郭照川,编辑 | 贝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