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联想究竟做错了什么?

2021/11/25 11:57:00

/孟永辉

 

有关联想的质疑,其实并不是从司马南开始的。早在司马南之前,其实就已经有人开始了对联想的质疑。以往的质疑之所以并未引起大的发酵,除了质疑本身仅仅只是停留在质疑本身之外,更多的原因在于质疑的时机不对。如今,当司马南开始对联想质疑,更多地站在了另外一个角度,并且选择了一个恰当的时机。于是,这个事件便开始发酵。

 

以往人们的质疑,仅仅只是停留在了联想的产品,联想的业务上,比如,联想的手机业务,联想的电脑业务等等。在传统电脑厂商集体大撤退的大背景下,联想在这些业务上的消极表现,多多少少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以往有关联想在业务上的质疑,并未引起人们的太多关注的根本原因。

 

另外一点,在互联网的问题上,真正落后的并不仅仅只是联想一家。除了联想之外,我们看到的是几乎所有的传统产业玩家都与互联网失之交臂。这是我们看到那么多的互联网玩家脱颖而出,而传统玩家却一直都不温不火的根本原因。当互联网风生水起的时刻,人们更多地关注的是那些新生的力量,而对于联想的关注,则不是很大。

 

当有关联想的质疑开始从产品和业务本身,转移到公司相关的层面,特别是当互联网退潮之后,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民族工业的发展之际,此时此刻对于联想的质疑,则具有了更加深层次的目的与意义。抛开联想与司马南的是非论,通过分析联想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引发如此大的舆论,不仅对于联想本身而言,还是对于其他的中国公司而言都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

 

首先,联想背离了科技公司的本质。

 

无论是哪个方面来讲,联想都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科技企业。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科技企业真正应当具备和关注的呢?笔者认为,一家科技公司最应当具备的是创新的能力。无论是基于本身的传统业务来讲,还是对于新发生的新业务而言,都是如此。

 

观察当今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但凡是那些真正能够保持领先的科技公司,无疑不是保持持续创新,并且持续带来自我改变的公司。苹果如此,谷歌如此,被联想收购PC业务的IBM同样如此。作为一家科技公司,联想同样应当具备这样的素质。

 

无论是在老本行业务上坐吃山空,我们还看到的是联想在开拓新业务的问题上的传统和陈旧。无论是在手机业务上,还是在互联网业务上,联想投身其中的方式和方法,几乎都是在延续以往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的资本运作模式,而不是以创新为主要驱动的主流的科技公司的发展模式。

 

因此,如果我们探讨联想究竟做错了什么的问题的话,背离了科技公司的本质,仅仅只是用非科技公司的手段和方法来延续自身的发展,无疑是首当其冲的那一个。而正是因为联想缺乏创新,一味地用资本运作的方式来试图突破以往的发展障碍,所以,一次次错过了绝佳的发展机会。

 

其次,联想错过了一个时代。

 

不可否认的是,联想现在的发展的确是非常难看的。但是,这并不能够影响它是中国民族工业的代表,无论是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来实现的,还是联想抓住了那个时代的发展大趋势,联想都曾经是中国民族工业的代表,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而真正导致联想会陷入当前的发展瓶颈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联想错过了一个时代。

 

这个时代,便是诞生了阿里、腾讯、美团、拼多多这样的新锐企业的互联网时代。如果复盘联想究竟做错了什么的话,笔者认为,它错过了互联网时代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红利,没有将自身从一家以电脑业务为主打的企业,变成一家以新兴的互联网模式为主导的新型企业,才是问题所在。

 

这是每一家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企业都会遭遇到的问题,戴尔如此,惠普也是如此。但是,我们需要看到的是无论是戴尔也好,惠普也罢,他们都不是处于互联网行业发展中心的企业,而联想恰恰是处于世界互联网发展中心的企业。对于联想而已,处于这样一个世界互联网的发展中心,却没有抓住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红利,而依然还在延续传统电脑制造企业的发展逻辑,这多少是有些让人有点匪夷所思的。

 

因此,如果我们去分析联想究竟做错了什么的问题的话,那么,它处于世界互联网发展的中心,却没有抓住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红利,成长成为一家具有更大影响力的企业,多少是让人有些唏嘘的。

 

再次,联想并未建立真正意义上现代管理体系。

 

无论是联想的缺乏创新,还是联想对于互联网业务的“免疫”,最为根本的原因在于,联想并未建立一套与科技企业,抑或是互联网企业相匹配的现代管理体系。分析司马南所质疑的联想的那些问题,我们就可以看出,联想的很多问题,其实是出在了管理上,组织架构上。所以,如果我们来分析联想哪里做错了的话,并未建立与互联网时代相匹配的现代科技企业的管理体系,才是导致它之所以会一再犯错的问题所在。

 

如何构建一个与互联网时代相互匹配的管理体系,让联想可以在互联网时代能够抓住新的发展机会,并且能够让联想这样一个机体,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才是确保联想可以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的关键。

 

无论是从股东的架构上,还是从管理的架构上,联想其实都应该来一次大换血,以建立一套与现代的科技企业相互匹配的管理体系。只有这样,联想才能应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变革,从互联网的泥淖里挣脱出来,获得新的发展。

 

第四,联想并未承担起扛起民族工业大旗的重任。

 

不得不说的是,联想探索出来了一套民族企业发展的路径。但是,这条路径是在特定的年代,特定的背景下,才会有效的。这一点,我们并不能否认。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科技变革,特别是面对互联网时代来临的深刻影响,联想并未真正继续承担起扛起民族工业大旗的重任。

 

这一点,随着全球化遭遇逆流的加剧,表现得尤为突出。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联想理应通过自身的改革和创新,继续承担起这样的重任。但是,我们看到的是,联想在探索新模式,新路径的问题上裹足不前,最终陷入到了自我设定的怪圈当中。

 

如果一定要寻找联想究竟做错了什么的话,并未继续承担起扛起民族工业大旗的重任,而仅仅只是躺在过去的功劳薄上睡大觉,是最值得深思的地方。摒弃原有的发展模式,真正找到适应当下全球化情势的发展新模式,并且真正能够在一次扛起民族工业的大旗,才是联想真正应该去思考和关注的地方。因此,如果一定要找到联想的错误之处的话,这一点,同样是值得关注的。

 

当有关联想和司马南的论战还在持续发酵,我们需要的是跳出这场论战本身,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联想的问题,并且找到联想问题的症结所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这个事件当中汲取到更多的营养,而不仅仅只是一味地唱衰,更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口诛笔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