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没有元宇宙,VR也是风口

2021/11/4 3:54: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8日11点13分,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一年一度的Connect大会上宣布集团正式改名为Meta(元宇宙MetaVerse前缀),除此之外,公司标牌也在第一时间换成了新Logo,Facebook的股票代码也将从12月1日起由FB变更为MVRS(即Metaverse简写)。

什么是元宇宙?这个听起来高大上的词语和我们有什么关系?1992年,美国著名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经过调研发现,过去几年VR产业实际上主要由B端市场驱动,国内VR公司B端业务规模均大于C端。但VR产业要真正爆发,未来的想象力显然在于C端市场,游戏成为众望所归的发力点。同时,VR 也被认为是通往“Metaverse 元宇宙”的桥梁,将构筑下一代互联网的新形态。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我和VR的故事

张伟,27岁,合肥。

说起张伟和VR之间的故事,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精彩的故事可说。自从接触VR以来,到现在也才半年而已,但故事已经发生了,张伟将会继续续写和VR之间的故事。

张伟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校科技社团的负责人,平常会和自己社团的同学研究一些高科技产品。在真正接触VR之前,张伟只是对VR技术有所耳闻,并没有什么深刻的理解,更不用说有没有亲身体会。

张伟毕业之后一直从事着新媒体相关的网络工作,对高新科技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为工作原因,对人机交互方面的兴趣也是越来越浓厚,所有的这些好像都是为了张伟和VR之间的相遇埋下伏笔。

0v7x0yjahPF

一次机缘巧合,张伟在网上看见一个关于网络科技大会正在召开的帖子。张伟非常想去参观一下,认为大会里的内容跟自己的兴趣爱好很符合,于是就花了60元去报了个名。当看到大会日程表里有些内容和VR相关,并且和自己兴趣爱好高度相同,心里的高兴劲再也难以掩盖。正因为这样,张伟和VR才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准备前往大会的那几天,张伟身体并不是很舒服,连续加班一个星期让自己的头非常疼。但自己已经报名参加大会,所以还是拖着病重的身体去参加会议。虽然身体不舒服,但参加会议的过程却很精彩。后来很多事情都是从这次大会得到的启示,这让张伟以后的人生道路变得明亮起来。

在大会上,张伟遇见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有年纪相仿的,也有行业内的大佬。他们在台上演讲的非常精彩,将张伟带入一个从来没有了解过的全新世界。在和工作人员的交流中,张伟认识到VR技术不同方面的特点,也学到了很多VR理论,这对以后自己深入了解VR打下坚固的基础。

大会结束之后,在会议场所旁边有VR体验区,在那里,张伟第一次身临其境的体验了VR。张伟回忆道,当时体验的内容是自己带上VR眼镜,然后进入到星球大战的VR场地,还有当时非常热门的电影场地供自己选择,在VR的影像里,自己站在一颗参天大树旁,突然在草丛边有一个蜥蜴靠近自己,然后一口把自己给吃掉,非常惊险刺激。

现在回忆当时的体验感想,张伟认为并不满意,虽然没有出现身体上的不适,但整个画面的构造并没有很完美。除了这个场景,张伟在体验另一个场景时,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虽然有工作人员在现场进行指挥,但游戏的操作难度还是比较大,并不能让一个刚接触的普通人立马上手,操作界面也不够精细。

张伟和VR之间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但这也只是个开端。因为张伟对虚拟现实有着浓厚的兴趣,在未来,张伟相信随着自己的深入了解,他会发现更多的乐趣。面对高新科技,张伟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希望VR领域能够有更多元化的突破和完美的体验。可能在不久的以后,VR就会为人类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真正的理想国,这让张伟非常期待。

被性骚扰后,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陈湘,22岁,上海。

“我在被别人摸屁股的那一刻,我第一感觉是非常的害怕。”自以为自己性格开朗的陈湘第一次在街上被陌生男子突然袭击,这让自己突然间产生了怀疑和极大的感触,为什么受害人会有很强的侮辱感?

虽然陈湘第一时间内向周围的人发出了求助信号,并且拨打报警电话进行报警。但她再次经历了人生最尴尬的一个场景——在周围全是男性工作人员和警察的眼下再次详细描述自己是如何被袭击的,这个过程让自己感到无比的羞耻。在今后的一年里,陈湘非常害怕与人交流。

经过这件事情,陈湘在学校遇见了有同样遭遇的朋友张丽。原来身边的人也遭受过性骚扰,并且正在做一项反性骚扰的VR项目,陈湘听完立马加入。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但人类具有理解他人并且回应他人的能力,这样才可以体会到相同的情绪,才能找出解决问题的钥匙。在信息发达的现在,世界上仍有很多不公平的事件和现象发生,所以关于反性骚扰的VR软件终于出现。

0v7x107yZSc

陈湘和他的团队成员平均年龄不到24岁,他们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去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为学校学生和社会人士提供防性骚扰的知识。通过虚拟现实技术(VR)让人们感受到被骚扰人的经历,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一次才可以唤起人们的共情,用自己的力量,为社会弱势群体发声。

根据相关权威数据统计,有超过八成的女性曾经遭受过性骚扰,其中百分之七十七的女性遭受过言语性骚扰,而超过五成的女性则遭受过接触性的性骚扰。这些沉默的背后是对性骚扰缺乏统一的定性,并且难以执行,很多相关部门并没有注意到性骚扰带来的危害,表示不重视。

对于上述的数据,陈湘感到心痛。自从那次公共场合遭到性骚扰,让她这一年的时间都很难释怀,最大的屈辱感已经不只是局限于施暴者的攻击,更是自身尊严和对整个社会的深刻反思。

陈湘在和警察一起调取监控的过程里,旁边站着一个和自己母亲年纪相仿的阿姨,她知道陈湘调取监控的原因是被性骚扰后,竟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在和别人打电话时描述陈湘被别人摸了一下的字眼时,竟然不自觉的笑了出来,这个笑容让陈湘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当时陈湘控制不住的朝她说了一句:“阿姨,如果你的女儿被性骚扰,你会是这种态度吗?”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我为什么作为一个受害者要感到羞耻?我到底在害怕什么?直到我和身边的朋友讲起这件事情,才知道身边的人都遭受过性骚扰。有的人是在电梯里被陌生人摸胸,有的是在出租车上被司机摸大腿,这些事情不应该烂在肚子里面,应该讲出来。”陈湘说。

关于防性骚扰VR,陈湘说APP的运行模式是通过设置不同的游戏关卡,用协作的方法来帮助参与人员感受到人和人之间不同的社交权限,推动性骚扰当事人和受害者之间的共情,并借此来学习一些相关的法律知识,带动社会群体对防性骚扰的进一步讨论。

通过做游戏的方式,能够让参与者用一种轻松的方式来面对一个社会话题,而当事人的视角可以让参与人员更好的感同身受,产生共情。第一次举行线下体验,陈湘并没有什么信心,直到发现真的有人愿意去体验这个游戏时,陈湘的心还是非常高兴的,虽然人数不多,但这是一个强心剂。

0v7x25EhQar

“我们开发这个VR软件的意义在于:让被性骚扰的受害者不要害怕和自责,依然可以活得很开心,因为在背后有很多人在默默支持你。”陈湘说。

结语

我国AR/VR行业自2014年来快速发展,到2018年中国AR/VR行业市场规模达到233.75亿元,其中AR行业市场规模约为6.25亿元,VR行业市场规模约为227.5亿元;预计到2019年中国AR/VR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326.6亿元,到2020年将达到460亿元。

「于见专栏」表示,VR一直被认为娱乐性质很浓,应用很窄的技术。但其实即便没有疫情,它也仍然是内容输出产业最好的实用性工具。现在从底层芯片,再到模型构建、渲染以及终端硬件设备的制作水平,已经不能跟几年前同日而语。所以,即便没有元宇宙,它也可以再次火起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QQ&微信:117821818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