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民宿行业大减速

2021/9/30 16:46:00

国庆前的最后热搜:民宿等不来冬天


民宿会迎来冬天吗?

2021年8月25日,北京市有关部门发布《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短租住房经营者需要核验六项资质材料,即包括所在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本栋楼内其他业主书面同意的材料。

这则通知给予各大平台七天时间用以下架不合规房源,此通知一出,北京地区民宿在各大平台全部下架,但很快,拥有资质的民宿又再次上线,但这一波操作,也为民宿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霾,毕竟这六项材料想要后期补齐并不容易。

对于那些盯着北京环球影城开业、国庆假期,想大赚一笔,一扫疫情阴霾的民宿房主来说,这则通知犹如晴天霹雳,直呼“民宿的冬天来临”。

从实际来讲,这则通知推进了“民宿的规范化”,业内认为“民宿规范化”会像“双减”政策一样对本行业造成巨大打击,但实际上早在规范化管理之前,国内民宿行业就已经走在悬崖边缘。

那么,民宿行业的“冬天”来临了吗?民宿规范化将会带来什么影响?真正造成民宿行业大撤退的契机发生在何时?

一、野蛮生长:民宿的那些年

国内的民宿雏形来自于农家乐,一般为城市郊区或者度假区附近的农民利用自家房屋,为游客提供食宿服务。

后来,随着网络电影、文学的发展,旅游地开民宿成了时髦。在电影《心花怒放》中,由黄渤饰演的耿浩,就与袁泉饰演的钟小雨邂逅在大理的一家民宿,两人的感情故事也就此展开,这给民宿带来了一层文艺的气息。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美团、携程等线上平台的流行,一些建筑设计师、艺术家开始在各大景区、乡村,以租房改造的方式开设客栈或者民宿,并借助社交平台吸纳顾客,一些拥有独特设计和想法的民宿开始增多,例如莫干山民宿、千岛湖民宿。

国庆前的最后热搜:民宿等不来冬天


在此之后,民宿开始进入资本时代。

小猪短租、松果民宿等平台兴起,并诞生了裸心、松赞等后来的国内十大民宿品牌,也正是在2015年,被时代周刊称为“住房中的ebay”的民宿公寓预订平台爱彼迎进入中国,民宿开始成为一种拥有国外参考意见的商业模式存在。据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民宿(数量)达5万余家,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中国大陆民宿(客栈)数量达16.98万家。

不论怎么看,民宿行业都是一片利好。

二、繁荣背后,隐忧凸显

民宿行业高速发展之后,一方面是资本的介入,开启了“二房东”时代,早期利用自家闲置房改造成民宿的经济模式已经转化为,专人拿房装修做民宿,本质上是”二房东“短租”,为了增加利润、扩大竞争,民宿行业乱象不绝:民宿软硬件与描述不符、雇佣水军刷好评、额外收费、民宿主安装摄像头偷拍访客、访客损坏房屋设施乱丢垃圾......,这些负面事件严重影响了民宿行业健康发展。

在此之前,国内也曾有行业协会出台民宿行业相关标准,但民宿经营者多以地方性民宿管理办法为准,呈现“一地一令”的基本情况。

这意味着民宿行业并没有一个具备权威力量的通用管理办法,这导致整个行业的乱象将继续存在,恶性竞争。

今年五一期间,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市场数据显示,5月1日-5月5日,全国国内旅游出游共2.3亿人次,同比增长119.7%,按按可比口径恢复至疫前同期的103.2%。

但与此同时,更为细化的数据则显示,城市民宿商圈数据订单量排行TOP10商圈、古镇,其订单量降幅近3成,并且随着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民宿从业者在离开这个行业。

国庆前的最后热搜:民宿等不来冬天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民宿行业相关企业吊销及注销的数量分别为846家、2339家、2755家,疫情的打击进一步加重了民宿行业“玩家”的大撤退。

一方面是疫情影响,另一方面则是运营成本,房价租金居高不下的当下,一家民宿的回本周期从最初的半年延长到1-2年,民宿行业逐渐被资本占据,中小房主逐渐迫于压力被撤出。

对比酒店运营来说,民宿行业有着更低的准入门槛和参差的标准,这也给了资本进入的机会,因为监管侧的缺失与滞后,民宿行业亟待整顿。

北京的民宿房源被下架,未来可能会扩大到其他省份,这是当下许多民宿从业者所担忧的事情。

三、刮骨疗毒:民宿行业想象依旧

事实上,就在北京地区民宿下降后不久,一些乡村民宿在OTA平台上重新上架了,一方面是政策并不排斥拥有合法资质的民宿,第二方面则是乡村产业属于扶持政策,也较为容易拿到相关资质。

以木鸟民宿为例,本次下架房源数量将近一千套,约占旗下北京房源总量的15%,被视为“民宿冬天”的事件其实影响并不大,反而推动了民宿规范化的进程,从长期来看,依旧有利于行业良性发展。

国庆前的最后热搜:民宿等不来冬天


据黑猫投诉平台数据显示,关于民宿的投诉内容高达1.3W余条,在起伏的疫情形势之下,客诉比例更是提高;与之相对应的还有“虚假评价”之后的灰色产业链、大众点评、小红书等平台成为重灾区,原本属于真实体验评价的社区逐渐成为广告、水军的领地,很难在一堆精美的拍摄和笔记中,找到有价值的评论,而小红书接入民宿预定业务之后,平台开始平衡商业利益,民宿的真实情况更是存疑。

民宿行业进入监管时代,在资金成本、同行竞争以及疫情压力之下,更为严格的资质条件,给野蛮生长的民宿行业按下了减速键,此前靠开民宿挣快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那么,当下的民宿,还值得开吗?

上海乡村民宿协会会长陈宇荛称全国民宿整体入住率在30%左右,上海迪士尼周边的民宿入住率最多能达到90%。大型乐园周边宛如一座金矿,如果不是环影,北京东五环之外的群芳南路根本不会被人关注,而截至今年6月环球影城周边民宿数量同比2019年增长70%左右。与此同时,房租也水涨船高,飙升至一年7万左右,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大型乐园周边民宿依旧很诱人。

其次则是,乡村民宿。

出圈的莫干山依旧为人称道,一些乡村民宿依旧拥有市场,在乡村振兴背景下,民宿拥有着一定的产业升级空间。只是,让民宿主丧气的是,不仅是政策尚在悬空状态中,露营、集中式公寓、电竞房等新兴业态也在不断涌入这个行业,民宿行业的大撤退只会继续进行。

国庆前的最后热搜:民宿等不来冬天


在国庆放假前一天的9月30日,北京大面积下架民宿冲上微博热搜,这则行业内的新闻,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民宿行业的怕与爱也被逐渐放大,等待北京4.2万家民宿主们的“春天”,不知还要多久。


参考资料:

数据来源:天眼查

图片来源:网络

空间密探:哑火、暗战、隐退、崛起:OTA酒店的13年

新零售商业评论:谁说民宿凉凉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