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宁愿亏本也要甩卖英雄互娱股权 “卖卖卖”能救华谊兄弟吗?

2021/9/26 23:31:00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连续三年亏损,让华谊兄弟变得“压力山大”,公司频频通过借钱、股权质押、变卖资产来救急,终于在上半年成功扭亏为盈,扭亏的关键在于完成对部分股权的处置,产生了相关投资收益。

到了下半年,公司继续筹划出售资产,拟抛售英雄互娱15%股权换取8.7亿元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更好的支持公司主营业务发展战略的推进。”

这也反映出公司目前面临的两大困境,一是短期负债较高,非常缺钱;二是影视行业面临寒冬,重拾影视主业后公司业绩恢复缓慢。

在公司发布2021年半年报后,深交所专门针对半年报下发问询函,股权平仓、偿债风险成为关注重点。

随着公司重点影片《铁道英雄》撤出国庆档,下半年华谊兄弟业绩压力依然巨大,面对退市压力,公司或将继续出售资产。

“卖卖卖”,能救华谊兄弟吗?

“打折”抛售英雄互娱15%股权

持股多年后,华谊兄弟还是准备抛售英雄互娱的股权。

9月24日晚,华谊兄弟公告,宣布拟将新三板挂牌公司英雄互娱约15%的股权、2.15亿股转让给第三方,协议对方为游戏投资人陈琛,转让价格为4.04元,对应总价款为8.7亿元。

交易完成后,华谊兄弟在英雄互娱的持股降至约5.17%,即7418.36万股;自然人陈琛在该公司的持股相应上升至15.38%,代替华谊兄弟成为第二大股东。

最近一个交易日中,英雄互娱在新三板的收盘价是3.4元,市值48.79亿元。按照协议转让价格4.04元/股计算,英雄互娱交易前估值约为58亿元,较市场价格略有溢价。

但对比华谊兄弟当初的入股成本,英雄互娱这笔投资算是亏本买卖。

早在2015年6月,英雄互娱借壳赛尔瑟斯登陆新三板,在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华兴资本三家头部VC加持下,成为新三板上的明星游戏公司,一年后市值突破200亿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华谊兄弟出手,试图收购英雄互娱。2016年2月份,华谊兄弟斥资19亿元,拿下英雄互娱2772万股,成为该公司持股20%的第二大股东。

彼时,华谊兄弟看重的是英雄互娱的游戏研发能力,希望通过投资,借此布局电子体育竞技游戏领域,实现将游戏产品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的目标,落实公司的大娱乐战略。

后来华谊兄弟还试图将其重组进上市公司体系,但最终并未成功。

2018年,英雄互娱启动了IPO计划,2019年又先后宣布“借壳”赫美集团、东晶电子,但均无疾而终。

有游戏行业人士分析,近年因行业管理机构改革,国产新游戏版号一段时间暂停发放,对英雄互娱的影响较大;此外公司并无爆款游戏产出,业绩增长确定性不大。

财报也显示,英雄互娱业绩存在增收不增利的情形。根据公告,在2016年至2018年完成华谊兄弟投资时总计18.2亿元净利润承诺后,2019年、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骤降至2458.75万元、2797.14万元。

2021年上半年,英雄互娱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11亿元,净利润-2684.4万元,其中包括非经常性损益金额合计3112.1万元,主要为股权处置确认的投资收益、政府补助等。

随着盈利能力下滑,英雄互娱的市值大幅缩水,华谊兄弟所持股权出现减值情况。2020年4月29日,华谊兄弟发布《关于2019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核销资产的公告》显示,其对英雄互娱一口气计提减值损失12.51亿元。

对于这次出售英雄互娱股权,华谊兄弟称,交易有利于公司进一步聚焦“影视+实景”,持续整合优化现有资源配置和资产结构,逐步剥离与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资产,以集中优质资源不断巩固和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此外,出让目标公司的部分股份有助于优化整合公司资源,提高资产配置效率,股份转让所得资金可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更好的支持公司主营业务发展战略的推进。

据公告,目前华谊兄弟持有目标公司2.89亿股,查看英雄互娱分红记录,公司自上市以来未分过红,仅在2016年5月16日进行了一次10转90送股。因此华谊兄弟持股成本约为6.56元,目前4.04元/股转让价,相比成本折价了38.41%。

有息负债近30亿元

这次出售英雄互娱股权之前,华谊兄弟上半年已经处置了几处资产。

根据此前公布的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完成对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13.17%股权的处置,并相应产生投资收益1.24亿元;公司处置腾讯音乐、猫眼娱乐等金融资产,产生收益3324万元。此外,2021年4月公司控股子公司实景娱乐完成转让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10%的股权,形成投资收益5000万元。

8月21日,华谊兄弟发布《关于出让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补充公告》,宣布拟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实景”)15%的股权转让给第三方,转让价款2.25亿元。

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是天津实景实际控制方,持股降至39%,也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据了解,天津实景是华谊兄弟实景娱乐板块上的经营实体,旗下主体项目大多命名为电影小镇或影视文化城。审计报告显示,2020年,天津实景实现营收2268.62万元,归母净亏损为5558.6万元。

值得一的是,天津实景的接盘方也大有来头,交易对手西藏景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方为黄涛。近日披露的世纪金源服务招股书显示,黄涛为从事房地产开发、大型购物中心等业务的世纪金源集团的控股股东。

而华谊兄弟“卖卖卖”的背后,是面临缺钱、债台高筑的局面。

9月16日,深交所对华谊兄弟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1年以上预付账款占比较高的原因,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的情形;是否存在短期或长期借债风险;并且对公司实控人股权质押比例过高问题进行说明。

深交所称,半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预付账款期末余额为9.43亿元,其中1年以上的预付账款为5.39亿元,占比为57.15%,公司资金是否存在被占用的情形。此外,截至6月30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2亿元,短期借款为15.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91亿元,长期借款为8.08亿元,是否存在在短期或长期偿债风险。

回复函中,华谊兄弟解释公司在影视片制作时,公司按合同约定预付给受托方的制片款项,影片完成拍摄时再结算、确认成本。公司预付账款余额前10名供应商均与公司实控人及董监高不存在关联关系。

负债方面,根据回复,公司目前的有息负债为29.83亿元,一年内有息负债余额为16.5亿元,从资金层面上,公司的货币资金不能完全覆盖负债。

公司计划通过经营现金流以及资产处置,实现现金回流,重点偿还一年以内到期的有息债务。同时,借款的续贷工作正在积极沟通协商中,部分贷款的展期工作已经取得了关键性进展,相关续贷情况以银行最终批复或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约定为准。

实际上,随着上半年资产负债率攀升至63.80%的新高,华谊兄弟的总负债合计已达64.14亿元。为了解决债务难题,公司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也积极找钱纾困。

据公司公告,截至9月22日,王忠军、王忠磊所持公司股份的91.50%已经质押。未来半年内到期两人的质押股份对应融资余额为7.31亿元;未来一年内到期(包含前述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对应融资余额为9.81亿元。

去年年中,媒体报道王忠军变卖位于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价值2.2亿港元;更早之前,王忠军在某高峰会上坦言,自己卖掉了收藏的名画,用以解决资金流动的问题。

另一方面,公司也重新恢复申请已经中止了三个月的定增,8月20日,公司向深交所提交了恢复审核非公开发行文件,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0.69亿元,主要用于影视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这笔定增还要追溯到到2020年4月,当时华谊兄弟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不过在今年5月12日又中止了申请,中止时间不超过三个月。

近日公司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目前,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事项仍在进行中。

何时走出危机?

曾经星光熠熠的华谊兄弟,是影视行业的“王者”,王忠军2014年在投资者交流会上放言“千亿市值的目标应该很快就会实现”。然而,这一年,华谊兄弟失去民营电影公司头把交椅,电影总票房被光线传媒超越,此后再也没有夺回行业票房第一。

特别是在2018年,中国电影全年票房突破600亿元,2019年达到642.66亿元,国产电影总票房为411.75亿元。但这些与华谊兄弟关系并不大。

有着海外留学经历的王忠军,看好美国好莱坞电影巨头的发展路径,希望将公司从影视+艺人的模式扩展至影视娱乐板块,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业务涵盖影视小镇、主题公园为代表的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产业。

但华谊兄弟在电影行业的根基,无法跟好莱坞巨头相比,尤其是经典电影稀缺,没有支撑实景娱乐这类产业的经典IP,无法吸引更广泛的观影群众。

同时实景娱乐投入巨大,收益却没有增长。以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为例,这是华谊兄弟对标迪士尼乐园的主题公园项目。这个项目位于苏州阳澄湖半岛旅游度假区,设置了星光大道、集结号区、太极区、非诚勿扰区、通天帝国区五大主题区,总投资大约20亿元。

相比巨大投资,实景娱乐对华谊兄弟的营收贡献却很小。根据财报,2020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部分收入9147万元,占总收入比重9.84%;今年1-6月份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贡献营收5295万元,占总收入比重9.15%。

王忠军专注在实景娱乐上,电影业务交给王忠磊,结果电影业务出现掉队。正如2019年王忠磊在一封内部信中说,“华谊兄弟电影主投主控项目今年一片空白,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竞争力的传媒公司,这样的失误堪称致命。”

2020年,华谊兄弟调整了经营战略,正式回归影视制作行业,但遭遇疫情影响,虽然拿出《八佰》、《金刚川》等作品,仍然继续亏损。

盘点华谊兄弟今年在电影行业的成绩,除了上半年已经计入业绩的《温暖的抱抱》、《侍神令》、《你好,李焕英》获得较好票房外,目前已经上映的《阳光劫匪》口碑票房均扑街、《超越》票房不足7000万、《盛夏未来》上映59天票房3.87亿,难对华谊兄弟的业绩形成较大支撑。

而原本国庆档上映的《铁道英雄》,近期紧急改档至11月19日上映,被认为是避开呼声较高的《长津湖》。错峰竞争是一种策略,但这也意味着华谊兄弟要消失在全年中最重要的国庆档中。

另外,陆川导演的《749局》、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2》仍在后期制作阶段,难以在今年贡献业绩。

对于华谊兄弟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