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医美的故事里,伊美尔难有前途

2021/8/22 18:32:00

日前,北京伊美尔医疗科技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伊美尔”)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承销商为海通国际。

伊美尔也曾经在2016年10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但在5个月后就停止了挂牌。近日,中国证监会国际部的境外上市反馈意见中,要求伊美尔对上市信息做出详细解释,伊美尔的上市之路再迎挑战。

而且从伊美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伊美尔的财务表现显然不够乐观。医美的火热能否助于伊美尔,如玻尿酸龙头爱美客在资本市场受到热烈的欢迎,也是个未知数。这位二十多年的老玩家在医美的道路上,显然要经受更多的考验。

尴尬的财务表现

伊美尔成立于上个世纪末,堪作国内医美行业的鼻祖,但如今的市场地位却是行业第四。更长时间的市场表现并没有赢得足够的市场影响力,也意味着伊美尔的医美风偏得有些厉害。

从营收类别来看,伊美尔的收入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医疗美容非手术服务,也就是轻医美项目,主要有注射美容诊疗(如,打玻尿酸)、能量美容诊疗(如,热玛吉);另一部分则是医疗美容手术服务,主要是美容整形手术。

招股书显示,伊美尔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的医疗美容非手术服务营收占比分别为68.2%、69.9%、73.9%、76.7%。医疗非手术服务营收占比的逐渐增大,则是医疗手术服务营收占比的逐渐缩小,伊美尔营收的集中化趋势更明显。

从营收数据来看,伊美尔多年的经营却没能带来盈利,直到2020年才算扭亏为盈。招股书显示,伊美尔在过去三年的净利润分别是-1亿元、-1.18亿元和0.083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005.3万元,伊美尔能否持续盈利仍然需要时间验证。

而伊美尔的营收业绩却是上升趋势,招股书显示,伊美尔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营收分别是6.61亿元、7.39亿元、8.11亿元。较差的利润表现与营收的高增长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在医美行业高毛利的行业表现下,伊美尔在2018年、2019年、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53.7%、51.6%、53.6%,与华熙生物、爱美客等70%到90%超高毛利率的企业来说,伊美尔的差距非常显眼。

而且更多的成本支出导致伊美尔毛利和利润表现不佳。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2021年3月31日止的三个月,伊美尔的员工成本总额(包括计入销售成本、销售及营销费用及一般及行政费用的有关开支)分别约占伊美尔同期总收益的41.7%、46.2%、41.3%、及42.0%。

如此大的成本支出自然限制着伊美尔的盈利区间和毛利水平,而且伊美尔的员工构成里,销售和营销等相关人员占比高达七成,也就是说伊美尔业绩的增长还是来源于营销,伊美尔作为医院在业绩上的尴尬,更显其竞争力上的缺陷。

而且尴尬的财务表现隐含着伊美尔作为医美老将的弱势,也藏着伊美尔在战略上的落后,火热的医美风更添伊美尔前途上的迷茫。

老将伊美尔,困境之势愈显

1997年成立的伊美尔,到如今已有二十多个春秋,但在医美的路上,却不再是领先者。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按2020年医疗美容服务收入来算,伊美尔医疗在中国北部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一,但在中国所有的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里排名第四。

而且北方市场也是伊美尔能保障医美行业地位的重要原因之一。招股书显示,伊美尔有9家医疗美容机构,北京就有5家,其余分布在天津、西安、青岛、济南。其中北京地区就贡献了56.2%的收益,也足以看出伊美尔的市场局限。

伊美尔也曾在南方市场扩张,但多以剥离亏损收场。即便是伊美尔能保持如今的地位,以及在去年的扭亏为盈,也都是靠着剥离亏损业务完成的。

此外,2003年的“人造美女”运动彻底将伊美尔的招牌在市场上打响,伊美尔的风光却没能继续下去。伊美尔先后两次对赌失败,短暂挂牌新三板,多次陷入医疗纠纷中。

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到2021年第一季度,伊美尔经历了23起医疗纠纷,累计赔偿210万元。在2018年到2020年,伊美尔因发布违规医疗广告,被行政处罚8次。伊美尔还与众多明星在肖像和名誉权上产生纠纷,比如明星杨颖,最终结果都是以伊美尔败诉了结。

伊美尔在众多的官司和处罚的背后,更显这位老将在战略上的落后和医美话语权上的不足。一方面是伊美尔在多年的成长中,并未找到医美的核心竞争点,伊美尔更多选择营销投入来换取市场表现,这也使得伊美尔收入比重倾向在医疗美容非手术业务。而这个项目的产品来自于供应商,伊美尔的业绩来源也变成了收取供应商与顾客之间的差价,伊美尔也更加受限于上游供应商。

另一方面,伊美尔在医美手术服务上的不足,无法承担起更大的市场份额。截至2021年3月31日,伊美尔拥有157名医师执业,包括63名主治医师、19名副主任医师和6名主任医师,且超过65%为内部培养。意味着伊美尔在较长的时间之内在医美手术端上的增长有限,伊美尔会更加依赖轻医美项目服务。

所以说,伊美尔看似是医疗美容医院,实际上是扮演中介的角色来卖产品收差价。这也解释了老将伊美尔为何地位不再的原因,也揭示了伊美尔可能会在未来的行业发展上主动权的持续衰落,同时也意味着伊美尔的前方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火热的医美风口,难掩伊美尔前进的艰难

医美的火热赖于人们对美的持续追求,尤其是明星效应的影响,给医美带来巨大的市场规模。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年-2020年,我国医美市场规模由501亿元增长至179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4%左右。

巨大的市场规模吸引着众多的玩家参与,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我国共有超过4万家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医美相关企业。其中,有限责任公司占比超过63%,个体工商户占比约为30%。

医美市场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数据显示,2009-2019年我国医美渗透率从0.1%提升至3.6%,约为日本的1/3,美国的1/5,韩国的1/6。巨大的市场前景吸引着创业者和资本的不断涌入。

但是医美火热的背后是医美乱象频出,整个行业也处在一个混乱的状态。一方面是医美行业中竞争激烈,服务质量更是两极化,各种“水货”横行,比如肉毒素2019年水货市场规模是正规产品的2-3倍,而且肉毒素2019年的水货销量超七成,也意味着医美混乱的背后是由巨大的市场支持。

光从2015年到2020年的5年时间里,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就增长了近14倍。虚假宣传、非法行医更是涉诉医美机构的两大突出虚假违法广告典型案件问题。伊美尔旗下的天津伊美尔曾因虚假宣传多次处罚,还曾在2019年被列为国家监管总局虚假违法广告典型案件。

一方面则是黑医美带来的医疗事故。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在全部9万多的医美机构中,合法合规医美机构估计可能不到1.1万家,而且有数据显示,在“黑医美”市场中,有90%的医美从业者就是“黑医生”,由此产生众多的医疗安全事故。

而且医美的失败率也很高。据统计,从2012年起,赴韩整容的失败率每年以10%至15%的幅度上升。即便是打肉毒素和抽脂的失败率也不低,美的风险背后可能是死亡。

伊美尔的青岛国宾整形外科医院近五年就至少发生6起医美事故,要知道伊美尔目前总共有157名执业医师,光2020年伊美尔要服务的客户就有86629人。

今年6月份,八部委联合印发《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随后央媒也发文表示“医疗美容要最佳效果也要防不良后果”。所以医美未来的监管可能从速从严,不光是治理行业乱象,更重要的是重塑人们的审美观念。

正如伊美尔招股书里的首要风险提示,“我们的成功及持续增长高度依赖于我们的品牌形象、声誉以及消费者的认知”。当业务重心受制于供应商,伊美尔的声誉和品牌形象又受到行业和自身的双重挑战,伊美尔的未来或能预计。而且行业风口年年有,年年风口不一样,医美的故事里,伊美尔能讲多好,也决定了未来的发展前景有多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