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天若有情》到《怒火·重案》: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2021/8/3 16:07:00

  1

  百度上搜索“刘德华最好的电影”,下拉框会推荐《天若有情》这部电影。

  

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尽管在知名度、影响力、票房、豆瓣评分等核心指标上,《天若有情》无法与刘德华的另一部代表作《无间道》相提并论,但在很多刘德华铁粉心目中,《天若有情》是永远的NO.1。

  百度的下拉框推荐,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当代网民的心境以及价值审美。

  相比《无间道》的出道即颠覆,《天若有情》就像温水泡茶一样,越泡越香,越泡越浓。进入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拥趸给了当年这部“混混电影”新的解读。

  无论是刘德华撩头发时的盛世美颜,还是一个表情、一个动作演尽小人物求生欲的吴孟达,抑或者是《天若有情》《未曾后悔》的电影音乐,都成为了网民反复解读且津津乐道的经典。

  《天若有情》正是陈木胜的导演处女作。

  2020年8月23日,香港导演陈木胜因病去世,永远离开了我们。

  2

  上周六,我参加猫眼组织的媒体观影活动,看了陈木胜导演的遗作《怒火·重案》。

  当电影结束,大银幕上打出“谨以此片献给陈木胜导演”字样时,泪水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

  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感谢猫眼的邀请,度过了一个泪水和肾上腺素齐飞的下午。从《天若有情》到《新警察故事》,再到这次的《怒火重案》,陈木胜导演一次次给我们带来惊喜。陈导虽然离开了我们,到他代表行业不断进行微创新的这种精神永存!

  《怒火·重案》在猫眼评分高达9.5分,豆瓣也获得了7.7的评分,这样的分数对于一部枪战商业大片来说,实属难得。

  在社交网络上,对这部电影的赞誉之声很多。有人说通过《怒火·重案》找回来当年的港片情怀,还有人说出道25年的谢霆锋终于给流量正名,甚至有人说《怒火·重案》是教科书般的警匪类型片,包含了港片警匪、枪战、动作片的所有元素,有敌我尔诈我虞、有警队内部腐败、有人情世故,追车、爆破、枪战、打戏、反转一个也不少。

  当然《怒火·重案》真正的看点还不是这些,而是陈木胜导演让观众在两个小时的“爽戏”过后,能有一些不一样的思考。就像谢霆锋质问甄子丹“如果当初执行那个任务的人是你,咱们的角色会不会反转。”

  3

  一直有人说,陈木胜是一个“俗套”导演。

  还有人说,陈木胜入行以来,承接的是吴宇森、徐克和杜琪峰等大师级导演的风格,无法脱离这批大师的桎梏,活在大师的在阴影里。甚至《天若有情》拍完后,主演刘德华一直以为这部电影的导演是话多的杜琪峰,真正的导演陈木胜反而没有多少存在感。

  在《天若有情》身上,我们看到了些许杜琪峰的影子;在《新仙鹤神针》身上,我们看到了徐克的影子;在《我是谁》身上,我们甚至能看到被成龙赋能后唐季礼的影子。

  “他的作品保守稳重,也没有丝毫时代先锋的痕迹。”这是大众影迷对陈木胜的认知。

  这显然是对陈木胜的误解。事实上,自从出道以来,陈木胜一直在俗套的夹缝中追求创新,追求创新和商业的平衡。

  电影《我是谁》中,昔日那个无所不能的成龙罕见地打开内心世界,一次次追问“我是谁”,用无助的真情打动观众,而非传统动作,这就是陈木胜的创新。可惜后来成龙在荷兰鹿特丹大楼的惊天一跳,冲淡了故事内核,很多人只记住了这惊险刺激的一幕。

  

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此时已经到了90年代末期,香港电影也像失忆的成龙一样,一遍遍追问“我是谁”,八九十年代的辉煌早已经远去,陷入停滞。徐克、吴宇森、杜琪峰等大师早就减少了拍片,以免“晚节不保”,至于后来香港导演密集转战内地,是另外一个话题。

  行业的停滞和衰败,对于陈木胜这个晚辈来说,反而是机会。

  4

  世纪之交,陈木胜推出了《特警新人类》。这部电影在今天,口碑依然毁誉参半,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时间终将证明一切。

  从《特警新人类》开始,陈木胜加入了更多的另类想法和创新元素。反正香港电影到了这个田地,差还能差到哪里去?

  在《特警新人类》中,我们再也看不到“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之类的桥段,新新人类、新新气象、新新玩法,一切都是那么新,那么另类。谢霆锋、冯德伦、吴彦祖等新新偶像登上历史舞台。

  《特警新人类》表面上讲的是一个反叛青年证实自我的故事,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也是新时代对旧时代的告别。在这部电影中,我们甚至看到了“千年虫”这种计算机病毒的身影,高科技元素眼花缭乱。

  电影最后,成龙客串了一个老年渔民,将受到爆炸冲击的谢霆锋、吴彦祖等新人渡到了彼岸。这是陈木胜和成龙联手设定的一个隐喻:薪火相传,再送你们一程,以后要靠你们年轻人了!

  前不久,《怒火·重案》举办首映礼,出现陈木胜的名字时,谢霆锋瞬间泣不成声。谢霆锋也感言自己和陈木胜走过许多路,愿意为他的电影付出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生命去赌那一个镜头,也知道下一个有这样缘分的导演会是哪一个。

  

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我想,此时谢霆锋一定会想起22年前,陈木胜带着他拍摄《特警新人类》的那个下午。 经过20几年的努力,以谢霆锋为代表的中青年演员,终于扛起了香港电影/华语电影的新旗帜。

  5

  《特警新人类》在香港电影史上没有很高的地位,但是从这部电影开始,香港电影进入了千禧一代。

  此后20年,香港电影再也没有重现当年辉煌,但陈木胜依然坚持创新,努力脱离前辈们的圈圈框框。

  《特警新人类》激活了陈木胜创新细胞,到了《新警察故事》彻底玩了一把大的。在这部电影中,成龙塑造一个经历严重挫折的“失败警察”,像极了盛极而衰的香港电影。在这部电影中成龙在千钧一发时刻,再也没有救回那些被歹徒杀害的警员同仁,这一幕只有陈木胜敢拍。

  《新警察故事》真正给人耳目一新的还不是成龙颠覆性的设定和表演,而是那个惊世骇俗的“小丑”吴彦祖。把杀人当游戏、在做坏事里找刺激、不谋财不贩毒、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这样的坏人在香港电影历史上前所未有,堪称石破天惊。这样的坏人,我们观众竟然恨不起来,吴彦祖那句“别为了一点点钱吵架,钱不重要”放在今天看,不知道讽刺了多少创投圈的大佬。

  

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从《特警新人类》到《新警察故事》,核心精神都在于一个“新”,而且“新”的不那么政治正确。

  从《特警新人类》到《新警察故事》,陈木胜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把控全局的导演,话语权越来越大,玩得越来越“新”。按照豆瓣网友“和也”的评价就是“陈木胜现在有点名气了,连我都知道这个导演的名字了。”

  此后,陈木胜总能给日薄西山的香港电影带来一些新东西。

  《三岔口》世界中,似乎没有一个坏人,但主角就是在黑暗中痛苦地扎挣和选择,这是陈木胜借助京剧的剧名,对黑暗之中那个无形命运之手的思考;《宝贝计划》表面上是一对小偷在偷到了一个小孩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背后的深意是成人的改变和成长;《全城戒备》是全球首部华语变异人动作电影,有大量惊奇的特性和打斗;《新少林寺》中一个军阀变成一个僧人,陈木胜试图阐述佛法的普渡众生,当然爱国情怀、家国情仇、少林精神等商业元素混杂其中,影响了影片的精神内核;《扫毒》在《男儿本色》之外,讲述了另外一种类型的兄弟情,值得反复品味。

  6

  尽管拍出了无数佳片,但陈木胜导演一直没有等到与之作品匹配的肯定和知名度,陈木胜对香港乃至大华语电影产业的价值和作用一直被低估。

  

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在观众层面,陈木胜存在感一直不高,当陈木胜去世后,周围很多人会问“谁是陈木胜”;在专业奖项层面,陈木胜多次入围金像奖最佳导演,可惜颗粒无收,陈木胜也没叫过不公和委屈。

  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来说,陈木胜导演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低调的人。他也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在娱乐圈,我们经常说,出道40年能做到零差评、零绯闻的明星,只有刘德华一个人。我想如果把这个范围扩大到导演界,似乎所有知名导演或多或少有负面和绯闻,而只有陈木胜几乎零绯闻、零负面。

  我们现在怀念陈木胜导演,最好的方式就是走进电影院,通过大银幕支持这部《怒火·重案》。

  答应我,不要再看盗版了,好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