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天下苦视频盗版久矣,2021年是分水岭?

2021/6/6 21:01:00

因为“爱优腾”抱团吐槽,第九届网络视听大会从行业大会破圈成热议话题。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表示:“二创是什么,是用没有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二创内容属于软盗版,侵犯了著作权。”

阿里文娱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表示,若论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爱优腾是难兄难弟,三家市值加起来比不上B站,但希望B站能把原创当作主要目标,更期待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腾讯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更直言不讳:“切条搬运式的短视频,这种对长视频内容的拆解式速看,既侵犯了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又消解了影视作品的艺术价值。这不仅打击了头部创作者的创作热情,更破坏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了行业的长期发展,最终导致用户、创作者、影视从业者、平台等多方利益受损。”

三大长视频平台的“大佬”,在视听行业规格最高的大会上,不约而同地吐槽盗版、呼吁正版,反映出当前视频行业的矛盾凸显:视频行业“天下苦盗版久矣”。

“天下苦盗版久矣”,2021年成分水岭?

长视频平台们辛辛苦苦做内容或出资不菲买内容,短视频平台上的创作者却靠掐头去尾、化整为零等所谓“二创”手段,不费吹之力地蚕食原创内容价值,夺取版权方的“果实”。

龚宇在演讲中表示:“我算了一下,在长视频平台之外,播出的分段视频、短视频、盗版等等的总时长,跟长视频的行业的播出大概是一个数量级。但是付出的成本可能差10倍,甚至是20倍。”

短视频平台用微乎其微的成本获得一样的播出效果,再用信息流广告等不同的商业模式坐收渔利,在“不对称竞争”中高速增长。来自QuestMobile等机构的数据均显示,短视频平台用户规模、用户时长与商业回报均已实现对长视频行业的反超。“爱优腾”们成为难兄难弟,吃力不讨好,家家亏损,樊路远甚至悲观地说“现在这样生存环境下,说盈利指日可待可能是痴心妄想。”

要注意的是,视频行业今天面临的版权挑战,不只是短视频平台的“二创”等盗版模式。在PC、OTT大屏、IPTV等不同终端上,BT下载、盗播软件等不同手段的盗版形式依然存在。

视频行业苦盗版已久,“爱优腾”吐苦水道出了多年的积怨。今天视频盗版到了“非治不可”的阶段,如果不整治盗版,只会寒了辛辛苦苦做正版内容的人心,只会堵了兢兢业业做优质内容的正道,只会让每年投资上千亿做正版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最终受伤的是观众,是创作者,是从业者,是全行业。

好在有一些积极信号正在释放出来。6月1日起新版《著作权法》正式施行,其中多个条款与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保护息息相关;《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则提出将实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监管政策与法律法规日益完善,在视听大会这波呼吁后,版权管理部门大概率会“出重拳”整治短视频盗版等乱象;行业层面,长视频平台与版权方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将会常态化。当维权成本越来越高,短视频平台就会加大对平台内容的管控,更加主动地介入到防范与打击盗版中。

就在“爱优腾”吐槽视频盗版不久,定位“海外视频内容社区”的人人视频从App Store下架,人人视频提供热门美剧、日剧、韩剧、泰剧、海量电影在线观看服务,存在版权争议,其官方表示即刻下线“快看”相关内容,针对问题内容进行坚决治理。

2021年有望成为视频行业版权治理的分水岭,视频行业将全面正版化,特别是短视频平台上的盗版现象,有望得到彻底整治。

不过,行业要有一个心理预期:反盗版不会在2021年就长治久安。反盗版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十年前视频行业就有反盗版的呼声,音乐、游戏、图书等行业的反盗版从未停歇。快播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盗版不只是没消失,其技术与模式却在推陈出新,变得更加隐蔽复杂。因此,视频行业要做好跟盗版打持久战地准备。

头部视频平台如何打赢版权持久战?

不论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平台, 要真正赢得版权保护大战,只呼吁是不够的。要打好这场持久战,在积极呼吁监管层打击盗版、保护正版的同时,更要主动作为,多管齐下,深度参与。

首先,重视版权建设,强化版权IP储备。

不论长视频还是短视频平台都要认识到,“白嫖”正版内容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就算可以也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因此,平台既要舍得花钱,购买体育赛事、海外影视作品等优质内容,也要强化自制能力,做好原创。这跟科技巨头的专利大战很相似,华为、高通与苹果等巨头在强化自研技术储备大量专利的同时,会花钱采购第三方专利,家家都有强大的专利库,技术创新争先恐后。

今天重视正版内容建设的平台,正在加大版权库建设。影视剧综等传统内容自不必说,曾经不被重视的体育内容版权,也成了巨头布局的重点。

5月21日,快手、腾讯相继宣布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签署授权合作协议,成为东京奥运会与北京冬奥会的“持权转播商”,获得视频点播与短视频权利;更早前的2020年12月8日,中国移动旗下新媒体平台咪咕就已成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赛事转播顶级合作伙伴,同时拿下了2020年欧洲杯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大赛的权益,包括直播权益。

视频平台纷纷重视体育内容不让人意外。视频盗版最突出的领域之一就是体育赛事,一则顶级体育赛事版权费用昂贵;二则顶级体育赛事具有很强的流量吸引力,存在较大盗版空间,有大量的优质内容片段可汇聚流量,龚宇在视听大会上就用足球比赛举例:“一场90分钟的足球比赛、一部一两小时的电影,最有价值的精华内容都被短视频那几分钟展示完了,谁还花钱去完整的?”

如果一个平台愿意投入丰厚资源布局体育版权内容,大概率就是真正的正版玩家,比如拥有“新媒体国家队”身份的咪咕,一开始就走正版路线,将合规放在发展首位,高度重视版权布局,特别是体育版权内容。

拿下2018年世界杯是咪咕布局体育赛事版权的起点,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拿下CBA新媒体直播版权、与NBA达成长期合作关系、成为中国排球超级联赛官方独家数字联合运营商,2020年则与体育总局冬季运动中心战略合作推动冰雪运动发展、拿下CBA未来5年全部联赛、全明星周末互联转播权以及运营独家IPTV转播权,年底更是一口气拿下2020年东京奥运会等四大大赛权益。涉及项目越来越多,赛事级别越来越高,投入资源越来越丰富。

因为有欧洲杯与奥运会等顶级赛事,2021年将成为体育IP大年。以即将在6月12日开赛的欧洲杯版权情况为例:目前央视拥有2020年欧洲杯在中国大陆的电视版权,新媒体转播权在爱奇艺和咪咕两家,电信运营商领域的独家版权(包括但不限于IPTV渠道)则已授予中国移动咪咕。如果欧洲杯期间盗版短视频仍全网可看,或者其他电信运营商仍在IPTV等渠道以转播、广播、时移、回看、轮播等形式播出相关内容,都会极大地损害版权方的利益、影响平台布局正版内容的积极性。

其次,重视版权运营,让正版内容释放价值。

购买版权或自制内容是不够的,要形成良性的正版内容生态,另一个重点是让正版内容释放出更大的价值。要做到这些,头部视频平台要重视用户运营、会员运营、内容运营、场景深耕和技术创新,实现对版权内容的持续运营。

一方面,让用户在正版平台消费正版内容有更好的体验。体验好了,越来越多用户就会宁愿付费消费正版内容,也会排斥盗版内容,真正做到“反对盗版,从我做起”。另一方面,让版权内容在付费外形成更多商业模式,比如IP营销、IP周边开发、会员模式等等,想方设法从版权内容挖掘出更多商业价值,以反哺版权方。

比如咪咕在购买大量的体育赛事资源后,不只是简单地提供点播或者直播等初级功能,而是对内容进行持续运营,包括内容呈现技术、互动能力与观看场景的创新。

咪咕在中国移动内部的定位是数字内容的聚合者和生产者,具有聚合、生产、分发和运营的一体化中台能力。依托中国移动的5G网络优势和自身的视频技术积累,咪咕不断升级用户观赛体验,比如推出“5G云赛场”超高清赛事直播服务,上线“云包厢”、“云呐喊”、“云观众”等服务,给用户带来新的观赛体验。

2020年欧洲杯,咪咕将应用HDR Vivid技术全面提升画质。在网络视听大会上,咪咕与当虹科技、帧彩影视科技等合作,布局“5G超高清智能技术”等5G+视听技术。咪咕重视体育版权布局,很大程度是给中国移动5G战略服务。2021年4月,中国移动总经理董昕曾公开表示,中国移动已建成5G基站超过41万个,占国内一半以上。截至2021年4月,中国移动5G套餐客户总数约2.1亿户。5G网络与用户有了,需要5G内容,中国移动已搭建涵盖云/网/边/端的5G+短视频智慧能力,形成“5G+4K/8K+AI”的技术布局,基于此可不断升级视频消费体验,不断改变视频生产模式,更好地生产、分发与运营正版内容。

咪咕还针对欧洲杯打造“第二现场”,依托中国移动全国营业厅体系展开“线下活动”,形成线上线下结合的“观赛+社交+娱乐”一站式娱乐场景。不难发现,在布局顶级赛事IP的同时,咪咕十分重视版权内容的运营。

在短视频平台崛起前,长视频也是亏损的,短视频平台只是让长视频平台更难盈利,却不是长视频亏损的唯一原因,深挖正版内容价值,长视频平台做得还不够。

只有盘活了版权资源,才能让“正版”有意义。

最后,重视版权保护,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视频正版化只有法律法规、企业自律与行业意识是远远不够的,在实践中问题很具体。视频版权保护涉及到内容标记、侵权侦测、盗版禁播、内容分账与维权索赔等环节,如今均面临重重挑战。要应对这些挑战,既要技术创新,更要行业共建。

随着IoT终端普及,内容消费形式多元化,新技术层出不穷,反盗版越来越难。且版权内容的价值分配变得更加复杂,比如短视频平台未来与长视频平台和版权方可能会有复杂的分账机制,如何对每一次视频消费背后的利益进行准确分配?唯一解法就是靠技术创新,区块链、AI、DRM、数字水印等新技术将会大量地被应用到正版内容标志、盗版发现、利益分配等场景。

比如现在业界争论最多的短视频侵权就亟待新技术来解围。短视频数量多、侵权易、花样多,但维权难、取证难、监测难、成本高、收益差,最典型的就是发现了就举报,平台审核后删除,但此时此刻流量已收割,侵权者换一个账号继续侵权,盗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爱奇艺法律部高级总监胡荟集在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上就曾吐槽:“可能你今天刚完成下线一千个侵权视频的工作量,那边又’愉快’地上线了两千个侵权短视频。”传统的视频盗版监测技术主要是TCR匹配技术和关键词匹配技术,很难应对短视频侵权行为。

针对此,新的版权创新技术呼之欲出。咪咕很早就意识到技术在版权保护中的重要性,依托中国移动,构建独特的“互联网+电信网”版权维权体系。2019年底投入生产运营的“咪咕维权云”作为技术基础设施,可通过滚动巡查技术、探针技术、信息流转化技术、自动抽帧比对技术,以并发、高效方式解决专网侵权监测问题,将专网侵权监测工作成本压缩近70%,监测时效性几何级提升。2020年咪咕维权云系统累计监测侵权数据近30万条,其中专网数据超6万条,还与华视网聚、CBA、苏宁、体奥动力、NBA、CODA等境内外版权方达成数字内容版权保护合作关系,其能力已成功输出给第三方版权方。

三网融合成为流媒体产业的基础技术设施,改变了网络视频的聚合、分发、运营模式,给观众带来新体验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盗版模式,如IPTV专网盗版。咪咕搭建的“互联网+电信网”的版权维权体系,可实现在IPTV、OTT、PC端、移动小屏等多终端的自动监测及存取证,这是互联网视频平台不具备的差异化能力。

以技术驱动网络版权保护是咪咕不变的思路。在网络视听大会上,咪咕与阜博达成战略合作,强化技术在版权保护领域的应用,如展开更精细的版权认证与交易,给版权方创造更多变现收入,进一步促进内容创作。咪咕还倡议“产业各方加强技术研发和共享,共同推进技术创新突破,为数字内容版权保护产业注入强劲的内生动力。”

在行业共建层面,版权保护离不开监管部门、创作机构、版权机构、视频平台、运营商等相关角色参与。头部平台应积极推动和主导行业共建,一起来推进视频正版化,比如咪咕就十分重视数字内容版权保护与发展行业生态的建设,与中央电视台、广电科学研究院等合作启动ChinaDRM技术生态及实体化运营工作,构建自主版权保护技术标准与生态。在视听大会上,咪咕倡议行业“共同培育融合开放生态,实现全行业共同繁荣进步。”

有着“新媒体国家队”身份的咪咕,一直在积极为我国视频正版化贡献力量,它是国家版权局网络版权保护研究基地的落地单位,配合国家版权管理相关部门推动正版化,比如发布《2020年度中国网络版权保护报告》给监管部门输出数字内容版权保护与发展智力成果支持。此外,咪咕还参与到国家网络版权行政执法工作中,打通中国移动运营商流控能力,单单是2020年就给版权局行政执法封堵数千条侵权盗版链接,助力解决侵权内容下线难、诉讼慢的问题。

写在最后:

在建设“版权强国”的国家政策下,我国视频产业正在加速正版化。备受关注的短视频侵权只是视频盗版的一部分,IoT时代、三网融合趋势下,更多新的盗版模式正在出现。反盗版形势严峻,这是一场没有止境的猫鼠游戏,头部视频平台们唯有枕戈待旦,吆喝过后更要积极作为,深度、系统、立体地参与到版权保护的人民战争中,为自己想要的正版时代努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