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快抖微知线下店,京东“前锋”徐雷组了支“足球队”

2021/5/22 22:49:00

采写/陈纪英

编辑/万天南

京东零售CEO徐雷喜欢踢足球,在球队中,他是前锋——那是冲锋一线的进攻之位。但好的前锋永远不会是个人英雄,即便球王梅西,孤掌也难救阿根廷。

今年618,占据主场的京东也想打场“进攻战”。

为此,“前锋”徐雷挑头,组了一个“足球队”,合纵快抖微知,连横线下门店、京东到家、万达广场等等。

当互联网巨头的业务犬牙交错,重叠面积越来越大,当竞争变得无处不在,当环顾四周敌人密集,组局结盟交朋友,就成了核心竞争力。

泛电商领域更是如此,拼多多与国美、腾讯,阿里与抖音、快手、携程、苏宁、小红书,美团与腾讯等等。

这场618“足球赛”到底怎么打?

AJP谁能成为快抖微老铁?

电商从来不止是流量之战,但电商从来离不开流量。

在电商之战的初期,AT双双入场,最终手握流量的腾讯出局,原因很简单。

第一,彼时,电商是完全的供方市场,不缺流量和用户——阿里在基础设施(信息流、支付流)建设上先发优势明显,才敢对其他平台说不,先是掐断百度搜索,接着关闸导流平台,彼时,只要货品全、送得到,价格低,就能卖得出。

当时,腾讯虽然手握流量,却忽视了对电商基础设施的建设。

第二,无论是现在的微信还是当初的腾讯,在流量变现时都极为谨慎,担心频繁推送打扰用户,而且,在流量的分配权重上,相比游戏等业务,电商并不占取优势。

可以作为例证的是,2012年,当时阿里电商已经一分为二,独立天猫,准备大干一场之时,腾讯在对电商业务引流上依然畏手畏脚,时任腾讯电商业务总监的吴海泉透露,“腾讯电商业务对整个集团的流量使用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大部分的流量依然是通过广告方式获得”。

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到顶,电商基础设施(物流、支付)也成为了高度社会化、共享化、随取随用的落地能力,尤其是,在物流上,顺丰、京东综合能力优于四通一达,在支付端,微信支付已经登上榜首,电商之争的关键战役,又回归到了流量争夺上,而背后,是凭什么获取和转化流量。

一个最具说服力的案例,就是拼多多的崛起——作为后来者的拼多多,在物流能力、支付能力、供应商资源上,都曾一穷二白,却通过充分撬动微信流量,后来居上。

另一个数据则是,随着阿里、京东、拼多多的用户增长速度放缓,用户获客成本一路走高,获得新增量的逻辑就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一,谁能联手快抖微,低成本、可持续、最大化获取外部流量,二,谁能在自己地盘上创造新流量——AJP集体搞直播,办晚会、赞助综艺节目,以及高举内容化大旗,目标无不在此,三,挖潜存量用户,提升单个用户消费力,对应的是消费升级、丰富品类、供给侧改革、C2M定制等等。

对于获客成本,《深燃》去年11月曾经做过测算,在微信生态的漫灌下,拼多多和京东的获客成本相对较低,都在200元左右,阿里则超过1000元——当然,阿里业务多元,上述成本是综合获客成本,其单个客户收益也更高。

而在微信流量争夺战中,占据C位的是京东。2019年5月,京东与腾讯续签了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腾讯将继续在其微信平台为京东提供位置突出的一级和二级入口,为京东带来流量支持。

也就是说,微信端的 " 购物 " 入口将会在接下来的三年中依旧保持向京东跳转,为京东零售进行导流,目前京东旗下的特价购物平台京喜,就是期望在下沉市场开疆拓土。

就目前数据来看,这部棋算是下对了,对于下沉市场,京东虽迟而到。徐雷前几日透露,2021Q1季度,下沉市场是京东新用户增长的主要来源,贡献率首次达到了81%;过去一年,京东活跃购买用户净增了1.12亿。

在微信流量生态上,阿里难有机会分羹。

因此,能够争夺的只有快手和抖音流量,阿里也与双方先后签订协议。

但上述协议并不稳固——在直播电商上,三者再次狭路相逢。2020年全年,淘宝直播GMV超过人民币4000亿元。与此同时,据《晚点LatePost》报道,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快手则是近4000亿元。而且,因为快手、抖音的内容电商直接导向了某个店铺或者商品,而非阿里平台,与百度搜索的逻辑如出一辙,其实也在冲击阿里对公域领域的流量分配权。

不仅如此,快手和抖音都不会甘于仅仅作为引流方,必然希望发展自有电商生态——2021年,抖音将电商业务全年GMV的目标锁定在了1万亿,其中自有电商接近4000亿,份额进一步提升。

阿里方面也不否认双方的竞争,阿巴巴集团副总裁、天猫事业群副总裁吹雪前日表示,快抖与阿里的竞争“是一个常态”。

而在上述玩家中,快手作为腾讯系玩家,与京东显然更为亲近。去年618大战前夕,2020年5月27日,京东与快手宣布战略合作,首次实现了“不跳转购物”方式;又一年618即将开始,今年打响第一枪的是一则京东与抖音电商合作升级的消息。

据媒体报道,抖音将为京东开辟单独运营位,打造京东618专场,这场合作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常态化合作。京东将开设官方抖音蓝V店,未来全量京东商品将接入该抖音小店以及全抖音平台小店,用户通过抖音购买京东商品将无需跳转,双方目标指向200亿GMV。

快抖与京东的双双联手,其实是水到渠成——快抖与京东业态的互补性更强、冲突性较弱,其次,京东在物流履约能力上也更上一筹,抖快与京东合作条款中,都明确用户抖快购物享受京东提供的物流和售后。

尤其是京东和快抖,在品类上也有较大互补性。快手在五环外的汹涌流量,于早先主战场在一二线的京东,补充性很强,此外,京东的品质行货,也有快手老铁直播间的农特土产等形成了产品互补。

而京东和抖音的互补性则在于,抖音女性用户占比高,2020年占比近6成,在自营直播带货上也偏向美妆、服装等,而京东男性用户占比近六成,过去美妆和服装品类是相对较弱品类,因此双方在电商优势品类上也有偏差,互补性也很强,直接竞争相对较弱。

回到618之战,京东仅仅守住主场是不够的,与快抖微以及知乎等内容、流量平台结盟,达成“流量漫灌+电商服务”的互惠,才是最优选项。

痴迷足球的徐雷,这次组了支“足球队”,京东打前锋,快抖微知助攻,超300万家线下店坐镇中场,这就是所谓的“去全天下卖货”。

线上护大盘,线下拉增量

电商平台的另一新增量,则是线下线上结合的即时、近场零售。

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曾经做过推演,在总计40万亿的社会零售总额中,社区商业零售总额占比大概有20万亿,随买随到的即时零售将成为其中的主流业态,AJP集体加码的生鲜电商等,其实都瞄准了这一万亿级别的超级赛道。

其中,28.8%的用户希望在30min-1h收到商品,16.7%的用户希望能够在30min内收到商品。

另据Kantar预计,2021年到家业务将接近2万亿规模,占O2O整体市场规模的64%——半小时达、一小时达已经成为了标配。易观报告则显示,今年3月,生鲜到家的月活用户环比增速高达21.9%。

京东集团副总裁凌晨凯则发现,希望半小时送达的“心急党”不止80后已婚职场宝妈,还包括中老年、男性、下沉用户等,用户结构更加多元化,向全客群拓展。

即时零售的核心变量其实有三个,一是送什么货。

在品类上,全渠道正在从食品饮料、生鲜、家庭清洁、个人护理等快消品核心品类,向全品类拓展。

为此,美团、饿了么从送餐到送一切。

京东也水到渠成,借助在3C电子领域的优势,目前,手机成为了京东到家平台销售额增长速度最快的品类,上线手机门店数已超6000家,今年4.15大促期间,Apple等品牌同比均有7倍以上增长。在美妆领域,京东到家已上线超3400家美妆线下门店;在服饰领域,已覆盖超700家短时效门店。

今年京东618联动的超300万家线下实体门店,就包含全国范围内的药店、便利店、鲜花店、汽修店等多种线下中小商家。

第二是送谁的货。

原本事必躬亲、自营起家的京东偏向了开放,要“卖全天下的货”。

其全渠道货源包含三个层次:

包含京东自有业态,京东七鲜、京东家店专卖店、京东便利、家电超体店、京车会、名酒汇、京东之家、京东大药房、京东美妆专区等。

外部渠道也可以粗略分为两类,第一类由京东到家搭桥,帮助线下渠道参与京东618。

据京东到家3C家电业务部总经理牟广森透露,目前,京东到家覆盖数码3C、服饰、美妆、家居等行业,平台活跃门店数已超10万家,业务半径覆盖全国约1400个县区市,与超40000家门店使用打通会员系统。

京东对于到家业务如此看重,其一是看重规模够大,艾瑞报告预测,中国超市生鲜O2O的规模今年有望超过1400亿,到2023年,有望达到5000亿元;其次,则是相比正在探索商业模式的社区团购,生鲜到家的盈利模式相对清晰。

撬动外部线下渠道的另一杠杆,则是京东2019年上线的物竞天择项目。

这个项目的本质,是京东在物流配送的最后一公里,构建一个满足一小时即时消费需求的社会化大协同的配送网络,而“上网”的社区店、水站、商超、便利店等网点,变成了与京东电商无缝衔接的前置仓,相比自建前置仓,其优势在于速度快、规模广,可以对比的是,叮咚买菜的自建前置仓规模不过千家,覆盖城市也仅仅20多个。

而物竞天择项目上线不到一年,根据京东去年8月公布的成绩单,已接入超过100万家线下门店,覆盖超过1700万个商品,配送范围辐射216座城市,在160多个城市打造了2万个“1小时生活圈”,最快15分钟的到家。

第三,如何分权分利?

线下渠道过去曾视电商为敌,把后者视为抢食的入侵者,如何化敌为友?

徐雷的选择是“更多地采用赋能的方式,而不是流量收割的方式,共同去打造一个新的、满足用户体验需求和品牌商需求的生意模式。”

以物竞天择项目为例,雀巢(中国)电商销售总经理虞娟曾在2019年告诉《财经故事荟》,一要订单增量,二要成本降低,三要数据回流。

目前,大部分线下门店的送货服务都没有饱和利用,而冗余的服务能力,可以满足京东自“上”而“下”引流而来的新增订单,由此,在房租成本、人力成本等固定成本不变的前提下,营收和利润都有望明显提升。

其次,则是成本降低,比如雀巢所在的箱装水饮是个竞争极为惨烈的市场,利润薄如白刃,其成本构成中,物流成本占大概占比五到八成。

在物竞天择的模式下,假如品牌商没有搭建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网络,由品牌商直接发货到自有站点、线下店,然后京东上门取货,完成配送;第二种情况下,假如品牌搭建了密集的配送团队,就由这些站点直接送货给消费者。

其三则是数据。过去线下门店卖货送货,只有单向的物流传递,缺乏数据的双向回流,上线“物竞天择”后,用户的数据链路彻底打通,品牌可以“心中有数”。

所以,徐雷有底气说,“京东所具有的更加完备的供应链和履约能力,我们能够帮品牌商在复杂的、多场景的渠道经营好新的流量场,线下的传统零售也非常欢迎京东。”

全渠道风口之下,今年的618大战中,电商平台在线上要护住大盘,在线下则是谋求新增量,将是主基调。

因此,今年的618大战,绝不仅仅是电商行业的内部战役,而是互联网头部平台集体参与的一场超级大战。

归根结底,互联网没有YYDS(永远的神),也没有绝对核心的铁王座,盟友(用户、伙伴、生态)越多,安全边际越高,拒绝结盟的铁幕绝不是盔甲,而是软肋。

用兵之术在於战胜,用兵之道在於结盟,这场电商大战,能打胜战的不是“前锋”徐雷,而是“618球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