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外卖骑手,是理解中国就业的一把钥匙

2021/5/18 11:01:00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大变局与新动力:中国经济下一程》中明确写道:「就业始终是中国最大的问题。」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20 年的人均 GDP 已经迈过了一万美元门槛。但是在水面之下,经济增速放缓、国际环境日益复杂、科技攻坚需要时间,中国的持续发展还需要解决各种各样的挑战。

在 2018 年 7 月中央提出的「六稳」和 2020 年 4 月提出的「六保」之中,就业是唯一一个在两组要点中都出现的关键词,而且都排在第一。

也就是说,如何解决就业问题,很可能就是国民经济持续增长,保持社会稳定的那个最重要的课题。

这的确复杂。就业与经济增长交织缠绕,又涉及到政策、产业、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等各个方面。

不过从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来看,产业结构的升级发展,对于理解就业问题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是的,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都经历了从农业到工业,再从工业到服务业的经济结构升级。

而服务业,也就是所谓的第三产业,对稳定就业发挥了「蓄水池」的作用。人社部数据显示,2019 年全国就业人口中,第三产业占到了 47.4%,对保持就业稳定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国的服务业仍然在快速发展,并且在互联网经济的助推下演化出了许多新的就业形态,比如带货主播、快车司机、自媒体工作者等等。

一个从业规模达到数百万人的职业也囊括在内,而其之于就业的意义,和企业在其中所发挥的价值,很可能被低估了。这个职业就是外卖骑手。


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底,累计超过 950 万名骑手通过美团实现就业增收,其中包括 230 万名来自脱贫地区的骑手。仅在 2020 年,就有超 470 万骑手在美团获得收入。

穿梭在大街小巷的骑手,已经成为维持城市运转的重要力量,关注其生存和职业发展是应有之义。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在短短数年间就扩大至如此规模的职业。分析骑手、企业以及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也将有助于我们对中国的就业问题有更深入的理解。

01 骑手不止是谋生手段,更能帮助积累社会资本

我曾采访过一位老家在贵州毕节织金县的小伙子,他今年 23 岁,目前在贵阳开餐厅,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织金原本是国家级贫困县之一。和许多年轻、迷茫的小镇青年一样,小伙儿初中毕业之后做过餐厅服务员,干过销售,对未来没有太多规划。

2018 年,他听朋友介绍成为了一名美团骑手。他告诉我说做骑手的一年多是他「到目前为止最开心的一段时间」,因为每天想要开工就能开工,身体太累或者不舒服也可以选择休息。

薪水上,稍微辛苦点一天也能拿到两三百的收入,在贵阳维持日常生活完全没问题,而且工资日结不会被拖欠,这些都比他之前的工作要好。

有意思的是,因为做骑手每天奔走,他注意到一些外卖商户的生意很好,夫妻二人开一个只做外卖业务的店面,不需要租很贵的铺面,人力和房租成本都能降下来。

借着骑手工作的便利,他也不断地找一些小店老板交流,逐渐萌生了自己干的想法,并且在 2019 年底开了一家烧烤夜宵外卖店。

骑手经历让他对外卖运作有所了解,再加上不断和人交流以及网上学习,他很快就把单量做了上来,一年多时间已经开了四家分店,带领近十个人的团队。最近我看他的朋友圈,已经开始做有堂食业务的新店了。

让我感触很深的是,小伙子其实并不是天生就有很大野心的那一类人,他也会懒、也贪玩,决心开店的理由之一是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用一直奔波。

但是因为骑手的经历让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机会,认识了一些能够帮得到他的人,再加上他的一点改变现状的勇气与冲劲,人生就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尽管他才二十出头,但和他交流时我能很强烈地感受到,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多的开店经历,他展现出的谈吐和思维方式,已经完全是一个创业者的视角了,这样的人有所成就只是时间问题。

故事讲得可能稍微有点长,想说的是,骑手工作不仅仅是个体谋生的工具,也是帮助骑手积累社会资本的手段。

美团研究院调研显示,骑手工作帮助他们实现了收入、技能和人脉上的提升。不止是上面所讲的小伙子,还有许多骑手都通过这份经历增加了对服务业的了解、磨炼了性格并且积累了一些职业技能和人脉资源。

这是作为新型农民工的骑手在与城市居民互动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社会资本,可以帮助他们提高社会地位、开拓眼界并且适应城市生活。

事实上,作为一家仅在2020年一年就提供了超 470 万骑手就业岗位的企业,美团也扮演着「就业加油站」的角色。

美团在 2020 年推出「同舟计划」,针对骑手的工作保障、体验提升、职业发展以及生活关怀等多个层面提出了一整套工作方案。

近日美团将同舟计划进行了升级,针对骑手推出「站长培养计划」,进一步向骑手开放配送站站长岗位。2020 年新晋站长中,就有 80% 有过骑手经历。此外,还向骑手开放了合作商管理岗、客服、培训师、人事经理、运营主管等岗位,完善了外卖骑手的职业成长路径。

在郑州打拼的陈永林原本是一名普通骑手,由于业绩突出,管理能力强,从骑手干起,先后晋升为站长、城市经理、美团合作商的公司 VP,目前负责近千名骑手的日常管理与调度。

正如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案例研究中心研究员孟泉博士所言,「对于骑手来说,这份工作不仅是稳定的收入来源,更是他们融入城市,打开职业道路的通道。」

02 对社会而言,骑手工作是非常好的就业缓冲地带

事实上,骑手工作因入职门槛低,工作时间灵活,岗位需求量大等特点,正在成为很多新型农民工进程务工的主要选择。

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骑手入职前,「在工厂打工」的占比达到 24.8%,从事的业务关联工作主要是「餐馆酒店打工」,占比为 15.8%。近两成骑手没有工作经历,骑手是他们职业生涯的起点,也是进入城市的第一站。


从长远来看,外卖行业内部的晋升路径并不是骑手们唯一的选择。

在骑手岗位积累了对服务业的了解,以及相关知识和职业技能后,近 40% 的骑手离开后依然从事与生活服务行业相关的工作,还有些骑手投身熟悉的餐饮、酒店民宿等领域创业,成为小店老板。

而从收入上看,骑手工作只要踏实肯干,养家糊口完全没有问题,还能有不少的节余。调研显示,专职骑手月均收入为 5887元,高于 2020 年外出农民工月均收入 4549 元。

更重要的是,从供给端来看,餐饮外卖锚定了人的饮食刚需,消费频率高,而且非常稳定。在 2020 年的疫情期间,许多餐厅堂食业务暂停,外卖几乎成为了唯一的营收来源,这也恰恰证明了该服务之于城市生活的重要性。

以上的各种特性加到一起,使得骑手工作成为了非常好的吸纳就业的「稳定器」和「加油站」,暂时失业的人可以通过骑手工作获得收入,能够继续留在城市,也可以继续寻找其他的机会,开辟新的职业道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