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剧本杀关店潮和百亿的陌生人社交

2021/5/17 11:22: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剧本杀”近几年凭借引人入胜的剧本,吸引了越多越多的年轻人。其特点就是自身的故事性、悬疑性、刺激性、自带社交属性和丰富的沉浸式故事阅读。

但是剧本杀“井喷式”的发展,真的预示其前景无限吗?

事实上剧本杀发展的速度太快,可能会导致未来发展上的断层,无论是产品方面的断层,还是行业环境发展上的断层。

百亿的陌生人社交

剧本杀热度有点高。

先是人民日报三个月三次报道,后是超过5家专业数据媒体发布研究报告,仅仅半年时间里剧本杀就上了9次微博热搜。

年轻人最痴迷的线下娱乐形式无疑是剧本杀。

五年前的明星推理真人秀节目《明星大侦探》带火了剧本杀,发展至今行业规模已突破百亿。

线下剧本杀前两年迎来爆发,当时剧本杀实体店数量由2400家飙升至12000家。即便去年疫情,国内共新增剧本杀相关企业还是较2019年同比增长63%。

剧本杀的前身是由欧美桌游衍生而来的谋杀之谜。

2016年网络综艺《明星大侦探》的热播把剧本杀带进大众视野。剧本杀简单来说就是线下版的《明星大侦探》。

在今年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娱乐形式中,剧本杀是仅次于电影和健身排名第三的。

可以说,剧本杀已经成为继K歌、逛街、看电影“聚会三大件”之后,年轻人的娱乐新宠。

0qX0UNVtDyJ

剧本杀简单来说属于真人角色扮演游戏,也就是有剧情的狼人杀。玩家需要全程围绕剧本,扮演剧本中的角色,一般都有一个凶手。

玩家在游戏主持人的引导下,展开推理最后找出“凶手”。这种游戏规则的设计,让剧本杀通常会带有悬疑元素。

剧本杀一局有5到8个人参加,人均消费最低几十元最高数百元不等。

目前,在北京、成都、长沙等城市,经营“剧本杀”的商家们已经开始尝试“剧场+剧本杀”“文旅+剧本杀”等新模式。

剧本杀之所以能成为年轻人的“快乐星球”,主要是有这些原因所在。

首先,剧本杀可以给用户带来沉浸式体验。其次,剧本杀自带的社交属性很吸引年轻人。

线上剧本杀也很火热,百变大侦探APP用户量超过3000万,“我是谜”APP当日下载量超10万。

剧本杀之所以引人入胜,一方面在于所有玩家刚开始都并不知道凶手是谁;另一方面,剧本杀的规则可以套入无穷多的剧本,玩家可以亲身体验丰富多样的故事。

尤其是在一个人人都已“线上化”的时代,而剧本杀的这些体验都发生在线下。

很多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由于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加深,正在慢慢与现实产生割裂感。

剧本杀的作用对于很多沉迷剧本杀的年轻人来说,正是为了填补现实社交的空缺。

对于想赚快钱的投机者来说,剧本杀无疑是个暴利行业。

不少人认为只要租个场地找上几个朋友合伙开店,年入百万不是梦。

剧本杀行业门槛并不高,大多数店铺的前期成本30万左右即可,半年到一年就可以回本。

巨大的市场和低成本的门槛点燃了商家们的开店热情。

剧本杀相关企业年注册量也在飞速上涨,去年一年我国新增了3200余家剧本杀相关企业。2019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剧本杀的市场规模也从2020年的117.4亿元,预计今年将增至170.2亿元。

近两年迎来井喷式发展的剧本杀行业,让全国门店数量从去年年初的2400家激增至年底的3万家。

近年来,随着综艺带火、线下店铺激增,“剧本杀”近两年市场规模达到百亿级。与此同时,“剧本”盗版猖獗、粗制滥造的问题也暴露出来。

最近几年,“剧本杀”迅速走红,给人以无限想象。但是“剧本杀”蛮荒的发展下,同样是乱象不断。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剧本杀”生意是低成本且一次性投入。

然而,除了场馆等硬件开支,“剧本杀”生意中的另一项开支大头是购买“剧本”。

一个好的“剧本”,不亚于一部好的推理微小说。优质的“剧本”,因其稀缺故而定价不菲。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剧本杀”的“剧本”,玩过一次基本就“剧透”了,同样的客户不会玩第二次。就此来说,此类“剧本”类似于一次性消耗品。

故而,“剧本杀”店铺必须采购大量“剧本”。

0qX0UO5Rg1k

很遗憾,如今很多“剧本杀”的“剧本”质量良莠不齐。很多“剧本杀”为了控制成本索性“拿来主义”,把别人的“剧本”抄袭过来,盗版山寨猖獗。侵犯版权不说,游戏的体验也是一言难尽。

作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巨大的市场,“剧本杀”的上下游产业亟待规范。其重中之重,就是建立“剧本”作家的利益保护机制。

剧本杀这样的团体互动游戏会激发出一个人在人际交往中的各种情绪。“剧本杀”游戏的流行原因,主要在于丰富了年轻人的社交渠道,也就是陌生人社交。

但事实上这项游戏兼具AB两面,虽然传播广泛,但并有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出圈。

风口下的关店潮

尽管剧本杀承载了年轻人的线下社交需求,但很多时候玩家还是会遇到踩雷。

故事变得没有新意是一方面,剧本杀行业还面临着内容监管层面的问题。

正当剧本杀风光的时候,5月13日,关于“4月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的话题冲上热搜,给火热的剧本杀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4月,平台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了110%,引发热议。

这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剧本杀的风口上,有人年入数百万,有人血本无归。

这些“倒闭了”的剧本杀店多开在一二线城市。但是一二线城市年轻人工作压力大、业余时间并不多,所以剧本杀店多数时间处于淡季。再加上这些地方本身经营成本高、开店多,竞争压力也更大。

剧本杀通常分为盒装本和实景式。

目前闲鱼上转卖的主要是盒装本,价格多在200元-400元之间,约为新剧本一半的价格,这倒成了新玩家“捡漏”的好机会。

看似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剧本杀,实际上已经有了隐忧。因为一个新兴行业发展太快,必然会出现根基不稳的问题。同时,短时间内市场饱和也会让想象空间迅速缩小。

主要问题有这些。首先是熟客生意,导致本每个顾客通常只会消费一次,而剧本店几乎都是熟客生意的,很难有二次消费。其次是折旧率高,产品容易坏和报废。

最后是顾客不会上头,虽然一般剧本店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但留不住人。

一个区域里玩剧本的翻来覆去就是同一批人,一个店做得再好也不容易扩张。

所有风口壮大前都会经历野蛮发展阶段,剧本杀也不例外。

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店家都试图在第一时间强到高质量的剧本。

行业中为了获得头部剧本滋生出很多地下交易,这或是导致剧本杀内卷的根源所在。

剧本的供需并不平衡。因为剧本杀对于剧本的质量要求很高,一个剧本的好坏直接影响玩家的体验感受。如今市面上剧作者的水平高低不一,剧本的质量无法得到保障。

另一方面,剧本杀市场规范度不够,监管也缺失。

野蛮生长的剧本杀还没有行业标准,线下门店质量良莠不齐,线上App问题频发,不够规范的市场滋生了很多灰色交易。

同时,剧本杀难以出圈也有场景的局限性。与可以随时随地开局的手游相比,剧本杀的场景局限性很大。

而且剧本杀玩家人群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并没有渗透到下沉市场。

这些不仅让剧本杀内卷更严重,还是阻止剧本杀变成现象级游戏的主要障碍。

近来剧本杀与影视剧互动频繁,剧本杀和影视的联姻也被认为是借高影响力的电影IP做宣发,从而获取新客、寻求破圈。

0qX0UOanbLA

剧本杀也在通过线上为线下引流,试图摆脱剧本杀对游戏场景的限制。

除此之外,剧本杀行业对5G、VR等快速发展的技术也有结合空间,可以促进其发展,同时也可以延长剧本杀场景半径。

很多人认为剧本杀只是昙花一现。

但是其实其他风口的发展史,直播电商、社区团购在有序发展前都有过一段成长期的至暗时刻。

如果剧本杀能走过目前野蛮发展的阶段,规范化的有序健康发展,在科技的加持之下未来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可以给资本讲出很好的故事出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