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读书郎赴港IPO,是好教育还是好生意?

2021/4/30 13:10:00

如今在线教育赛道市场火爆,引得一众玩家纷纷入局,想要从中分得一杯羹。

近日,读书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读书郎作为曾经老牌教育硬件厂商,竟也与时俱进想要与资本接轨。

在如今在线教育赛道和教育硬件竞争都非常激烈的当下,读书郎将要如何向资本市场讲述自己的故事呢?它是否能为在线教育和教育硬件带来新的发展机会呢?

读书郎赴港上市,底气何来?

读书郎成立于1999年,创立初期专注教育电子产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包含点读机、学生平板电脑等产品;在2017年读书郎正式更名为读书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同时向在线教育进行转型。

根据读书郎招股书显示,2020年平板电脑业务销量为48.46万台,而根据IDC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学生平板前五大厂商市场份额数据显示,读书郎以14.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

2020年7月,读书郎上线了双师直播课,正式向在线教育行业转型。在线上直播课程上线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报名人数就突破100万,双师直播课作为读书郎专注K12教育的重要创新成果,受到了官方好评。

时间到了2021年,读书郎准备赴港上市。转型在线教育后,读书郎是否还具备核心竞争力?它又将如何与在线教育头部玩家进行市场夺位赛呢?

实际上,读书郎的确具备一定的入局以及IPO实力。

首先,读书郎从硬件产品公司转型为在线教育品牌公司,得益于公司抓住了在线教育的风口,成功实现了公司的转型升级。

2019年读书郎教育研究院邓登辉院长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谈到,在学生电脑业务最为鼎盛的2008年,公司的日均销售额可以达到三四千万。对于公司而言,如果只做硬件业务,容易陷入硬件业务的天花板,使公司遭遇瓶颈,被竞争对手赶超。

同样深耕电子教育产品的步步高,作为读书郎的对手,在2006年推出学生点读机,2009年推出首款学习机。感受到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也深知在线教育市场的广阔,在此等条件下读书郎进行了从硬件产品到在线教育品牌的升级,进军在线教育行业,同时在2012年推出学生平板电脑。

其次,公司错位竞争的差异化打法,深耕下沉市场。

目前市场上的在线教育课程价格比较高昂,少则几千,多则上万,这对于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家庭来说都是一笔高昂的费用,他们难以承担。抓住这样的机会,读书郎将2017年推出的线上双师直播课内置在平板电脑内,凡是购买了读书郎平板电脑的孩子都可以在上面免费观看直播课程内容。

根据读书郎官网数据显示,读书郎双师直播课报名人次从2018年的190万达到了现在的2990万,且广受好评。

所以说,读书郎从硬件产品到在线教育品牌的转型,对比新入局教育赛道的玩家确实是它的优势所在,但所谓术业有转攻,若将读书郎的教育产品和在线教育分开来看,它是否依然能保持领先优势呢?

归于“人海”,读书郎是否优势仍在?

在2020年疫情的影响下,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及新东方在线等线上教育品牌大火,配套的智能硬件产品需求也随之增加,包含优学派、读书郎、小霸王及科大讯飞等主流品牌。

同时拥有在线教育课程和智能硬件产品的读书郎和它们对比又将何去何从呢?

这里,我们将读书郎的在线教育课程和其他品牌在线教育进行数据对比。

根据湖南识微科技整理的2020年在线教育品牌头部品牌网络热度数据发现,排名前三的为作业帮、腾讯课堂及猿辅导,而读书郎在线教育并未上榜。读书郎作为在教育行业拥有22年历史的老牌玩家为何依然榜上无名呢?

(图片来源于识微科技百家号)

首先我们来看下热度排名第一的作业帮。

作业帮的流量来源精准,通过答题的形式积累了大量精准的客户资源,为了将流量变为“留量”,作业帮为每个课程都匹配课程顾问;产品多样,包含作业帮APP、作业帮直播课及作业帮口算等,满足了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作业帮自2013年成立以来,经历了5次融资,据新浪科技报道,截至2020年,作业帮估值达65亿美元,有消息传出,作业帮将拟在下半年赴美IPO。

精准的流量来源、产品等让作业帮具备领先优势,作为排名第二的腾讯课堂的又有哪些亮点呢?

腾讯课堂背靠大厂腾讯,腾讯的产品矩阵优势,用户可以通过腾讯的任意一款社交产品渠道进行腾讯课程分发学习;腾讯的技术支撑,根据东方网报道,腾讯课堂2020年上课的巅峰人数达2300万,得益于鹅厂的技术支持才腾讯课堂才能容纳达千万人同时上课。

鹅厂的渠道优势及技术支持使得腾讯课堂能在众多在线教育产品中领先,作为排名第三,名次仅落后作业帮和腾讯课堂的猿辅导呢?

猿辅导作为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截至2020年媒体报道数据,猿辅导已在在线教育领域进行多层次、全方位的布局,旗下拥有小猿口算、小猿搜题、猿题库、猿辅导网课及斑马AI课等多款产品,不仅如此猿辅导还拥有自己的AI研究院,通过AI技术测算出来的数据,能精准解决学生的痛点和难点。根据36氪报道,截至2020年猿辅导估值超130亿美元。

说完2020年在线教育三大热门头部玩家,再回到读书郎。

读书郎的流量大多来自硬件产品本身的转换,产品上主要依托学生平板电脑,对比头部玩家多方产品,读书郎的平板显得太过单一;相较头部玩家资本的支持,在读书郎这可谓小巫见大巫。

在线教育对比完败,对比硬件教育产品,读书郎战绩又如何呢?

根据天猫商城和京东统计数据发现,学习机市场份额排名前五的分别为步步高、优学派、读书郎、小霸王及科大讯飞,而在线下渠道的交易额中,步步高以1.95亿元的销售额排名第一,优学派第二,读书郎凭借0.78亿元的销售额排名第三。作为深耕智能硬件教育产品22年的资深玩家来说,读书郎大比分落后于步步高值得反思。

步步高点读机,我们都曾被它“哪里不会点哪里,So easy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的广告语洗脑,正因如此,步步将点读机技术优势融入学习机,提升了孩子学习的主动性,同时增加了学习的趣味性。反观读书郎学习机,最大的优势是其内置的免费直播课学习资源,需要孩子具有极强的学习主动性,但这一特点更适合高年级学生。

结语:

将读书郎的在线教育业务和智能硬件产品业务分开来看,在教育市场这个赛道它并不具备较高的竞争优势,读书郎未来能否将智能硬件产品和在线教育完美结合,在教育市场形成错位竞争优势,跑赢教育市场需要看它后期的发展,也有待进行长期的观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