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成都锦江如何解开“新经济密码”?

2021/4/30 11:16:00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成都的新经济基因,古已有之。

十一世纪初,成都有 16 户富商联保,发行了一种有着特别形制规范的凭证,用来兑换金属货币,并将其命名为「交子」。

交子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比西方国家提前了六七百年。换言之,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商业创新。

鲜为人知的是,这一创新诞生在如今成都市锦江区的东大街,东大街也被称为「成都首街」。

转眼千年,时移世易。成都仍然是「国家中心城市」,锦江区已成为因新经济发展享誉全国的国际消费中心和时尚高地。

为什么这么说?

坐落于锦江区的春熙路商圈,有着太古里、IFS 等地标性建筑,也是诸多国际品牌全球首店、区域旗舰店的所在地,聚集有 74 个国际一线品牌,超过六百个国际知名品牌。这里是全国性的消费风向标,新事物、新模式、新玩法层出不穷,对于影响全国潮流文化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春熙路所在的锦江区,同样也显现出这种拥抱新经济的巨大动能:在 2017 年到 2020 年,锦江区新经济企业个数年均增速达 55.6%,注册资本年均增速达 19.8%,根据锦江区行政审批局数据,截至 2020 年 12 月底,锦江区共有新经济企业 4.5 万家。

其中有像新希望乳业、锦欣生殖这样的上市企业,也有如同盾科技、天际易行、滴滴出行、尚品宅配这样的新经济强企,还驻扎着如吉利德医药、卡夫亨氏、葛兰素史克等外资巨头。

历史悠久的锦江区,却装载着最新的动力引擎。2020 年,锦江区实现 GDP 1150 亿元,服务业增加值 1014 亿元,社零消费总额 1164.6 亿元,是当之无愧的成都核心城区,成绩斐然。千亿级的存量,和新旧转换释放出的势能,正在让锦江区逼近上海静安、深圳罗湖、北京东城等千亿强区。

这背后的秘密是什么?

01 创新先行与政策红利

创新,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当互联网流量红利过后,烧钱神话已成过去式,新经济结束了野蛮增长,需要的是更加健康、更需要向产业纵深去深挖效率的增长,这就需要不断创新与实践。

而锦江区就是新经济的创新实践先行者。

很多人不知道,全国首张网约车牌照就是锦江区发出的,这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之举。熟悉中国网约车崛起过程的行业人士都知道,一些城市为了保护出租车利益纷纷围追堵截网约车这样的新事物,锦江在当时的举措可谓是开了先河,和传统告别是有阵痛的,也是有一定争议的,但这也给后续的新经济创业吃下了一颗定心丸,释放出非常明确的信号。自此,锦江区新经济开始步入快车道。

创新实践先行者,就是以这样的魄力锻造出来的。

其次是政策上的红利。

如果我们再细化拆解,会发现目前锦江区提供的政策大礼包在全国范围内都是非常有力度的。

比如在新消费上,锦江区对于新引进的国际一线品牌首店、国际知名品牌首店,分别给予引进方 20 万元、10 万元奖励,单个引进方奖励上限为 100 万元。

对于新设立和迁入锦江区的直播电商企业,也有相应的奖励政策,如果能够在全国主流电商平台排名前 10,可以获得 100 万元奖励。

新兴金融业方面,锦江区也对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最高可给予 8000 万元落户奖励。

此外还有数字传媒和现代商贸、新兴金融同被列为主导产业,比如鼓励 MCN 机构聚集短视频达人,对于粉丝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每签约 1 人,按 MCN 机构年度区级实际经济贡献的 80%,给予最高 10 万元的奖励,同一企业每年最高不超过 100 万元。


与此同时,锦江区还圈定了都市工业、都市文旅、都市医养三大特色产业。

举例来说,针对工业园区内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企业,会优先推荐调整新型产业用地,在 2021 年 12 月前提出申请,并在 3 年内建成的,按照投资总额的 1‰,给予不超过 500 万元的一次性补助。

还有像是对新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且生产、销售结算在锦江区的企业,按照企业年度区级实际经济贡献的 30% 给予一次性奖励,第二、三类医疗器械产品分别最高不超过 300、500 万元,单个企业每年奖励最高不超过 800 万元。

这一整套扶持政策被称为构建「1+3+3」产业体系的若干政策。

里面的「1」,也就是「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主方向。政策中不但有产业扶持,同时也涵盖了对于相关各类高端人才在人才安居、子女入学、就医出行等方面的引育倾斜,还有金融服务、场景营造等扶持举措。

锦江区打出了自己的组合拳。

02 观念优势

其实,相比给政策、给优惠更重要的是——服务为先,从这个意义上看,锦江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从当年的蛇口工业区,再到现在的大湾区,深圳湾,并非赢在土地面积,而是赢在观念,赢在「有为政府」,赢在保持谦卑的服务者定位,很早放开的落户政策、租房补贴和非常友好的营商环境,都是这种服务型观念的产物,也使得深圳在长达 40 年里,始终保持着活力。

锦江从观念上,显然也摆正了「服务者」的定位。

以这种心态,在顶层规划时指明方向,在具体而微的建设中,帮助企业切实解决问题,把一个个方案落地。

仅具体到优化营商环境上,锦江就在一年内梳理发布了 4 批《新经济企业能力清单》,将企业名称以及具体提供的服务内容向外界发布,从而实现企业能力与社会需求的对接。

再比如,在白鹭湾新经济总部功能区存在着一群法律、金融、知识产权、稳岗培训「四大」专业服务专员,围绕企业生产经营需求,为企业提供咨询、培训等免费服务。

疫情期间,锦江区还与万商云集共同开发「白鹭湾新经济总部功能区扫码入园」人员复工信息管理系统,还出台了一套稳定经济运行的实施细则,引导双创载体减免入驻企业房租近 2000 万元,兑付扶持资金近 90 万元。


除了服务,拿出真金白银补贴新经济企业「刚需」。对此,在开展双创行动中,锦江区为支持企业自主研发能力,帮助企业申报省、市级科技计划项目 94 个,获批项目补助资金合计 2348.01 万元,同时为企业申请科创贷 50 笔,申请金额合计 1.82 亿元。

在提升以点带面提升新经济企业的品牌影响力上,锦江区则当起了造桥人,先是打通了企业与企业沟通壁垒,举办川渝地区科技成果交流会、新经济企业家沙龙活动,还为企业直接对接政府提供了无障碍通道。

政府绝不应该替企业做决策,但政府的积极作用可以体现在撮合资源,搭建平台,引导产业链上下游相结合,打造出一个生态。可以说,锦江区以上的诸多实践,体现的是「保姆级」的服务。

在许多成都人眼里,锦江区有「贵气」,知乎用户「徒步者」写道,「(锦江)是资格的老成都,是成都的「贵族」。

锦江区有九眼桥、望江楼、大慈寺的底蕴,又有金融街、春熙路迸发出的国际化趋势。

新经济浪潮中的锦江,贵而弥新,丝毫没有国内许多老城区的「陈腐」,已有的一切成为滋生未来的养分,正向循环的背后,不得不说有其治理上的观念优势。

03 生态系统

生态系统,是各个要素集合在一起的一种综合体。就像亚马逊雨林里需要水土,需要植被,也需要光照,缺一不可。

来到锦江的攀成钢地区,就非常能理解生态系统的感觉:这里有沙河,有塔子山,有全国顶级的居住区,也有开心麻花剧场,还有密集的商圈和学校,也不乏盒马的入驻。社区氛围感很强,生活体验舒适。

生态系统对于人的生活很重要,那么,为什么生态系统对于新经济很重要?

深圳作为中国最具活力的经济强市,其核心秘诀在于产业链。深圳湾之所以拥有世界级的湾区气象,是因为背后有留仙洞的各类制造业基地,有龙华区的华为和比亚迪的高端制造做支撑,有福田区的金融业引入活水,也有南山区的世界级互联网公司积聚人才。接入深圳,就是接入了整条产业链,这对于每家企业来说,都是巨大的便利。

有人说,深圳的产业链,你只需一个好的创意,就能在大湾区的各类工厂里找到全部的核心部件和成熟解决方案,在很短时间内就能装配起来,由于齐全的产业链配套,足以生产出无人机、手机、电子雾化器乃至电动汽车。正因此,深圳成为营商的乐土,关键在于具备了足够复杂和庞大的生态系统。

锦江区在找对标的过程中,市领导就曾带队前往深圳湾学习经验,显然也是发现了生态系统的秘诀所在。

和深圳「平地起高楼」不同的是,锦江新经济生态有其自身的特点与优势。

「一提到逛街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春熙路」,在成都当舞蹈老师的刘艺如此评价。

事实上,在她和朋友的日常聚会中,总会有一套标准流程——先买杯奶茶,再逛街,然后吃晚饭,最后再找一个环境好的酒吧喝喝酒来作为聚会结尾。


这一套完整的动作,都能在春熙路这一条商业街内完成。在这其中,具有川西民居特色的独栋建筑群形态的远洋太古里成为了成都的一张城市名片,在中国任何一个购物中心,几乎从来没有这么密切地参与和影响一个城市的发展。

锦江区作为成都商业商务中心的地位,为其新经济发展提供了落地场景,还有能够激发创新的烟火气。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把新经济的本质概括为:把模拟的系统变成数字的系统,辅之以计算能力、大数据分析能力,提高效率。

那么也意味着这个模拟的系统首先要足够大,才有变成数字系统过程中不断试错的机会成本。

简单来说,就是先要有一个足够大的市场,才有可能产生效率、数字能力足够高的新经济公司,而对于锦江区而言,发达的商业和前卫的观念,使得其孕育新经济公司的可能性、成功率更高。

其次,锦江区以商业基础带来生活、生产的便利,将会使得区域功能朝多样化方向发展,达到新经济企业周围有商圈,高端人才下班就有生活的良性状态,以此,拉动区域新经济发展的质和量。

单一功能区对于区域活力、经济乃至科技创新的杀伤力都是近乎致命的,因为单一功能的生硬划分,制造大量的睡城和潮汐式通勤。只有足够复杂、丰富才是生态系统的本来模样。

这让我们想起曼哈顿的反面案例,曾经曼哈顿区以「精英」「金融业发达」的代名词誉满美国,在该区聚集了华尔街、律师事务所、保险公司等等。

但是由于过度强化办公功能,曼哈顿城区只剩下密度极高的办公大楼和为数不多的食品摊,上班时间街上几乎空无一人,到了下班时间人们也只是急匆匆赶回在郊区的住所。等到规划部门意识到问题,已经很难恢复到过去。

锦江的多元功能,不但给工作、生活带来了平衡,同时这些场景也是新经济新技术的绝佳落地场景。


比如全国首个 5G 网络示范街区就在远洋太古里,「夜游锦江」也是全国首个 5G 文化旅游示范街区,华为荣耀社区科技体验店以及完美日记全球首家概念店也都选择在锦江落地。

04 锦江机遇

过去 10 年,沿海港口的增长普遍不如内陆强省会城市。

这是因为,当以新经济为驱动的第三产业崛起,人才和思想的流动就变得尤为重要,高附加值产业会跟着人才走。依赖海运的大宗货物,是工业革命时代的传统象征,而到了信息时代,物体的搬运就变得少了很多,人和服务的流动,才是主导,海运港口的依赖度,在逐年降低,航空港的吞吐作用并不亚于海港。

经济地理的规则改写,意味着,地理意义上的沿海不再重要,城市氛围和观念上的沿海才是关键。

成都成为远离海岸线超过 500km 的全球「内陆第一城」,就是在这种经济地理的大变迁中完成。

最吸引年轻人才的,不是高楼和宽马路,而是消费文化、潮流时尚与快耍慢活的社区氛围,这恰恰是锦江区领跑于全国之处。企业需要人才,人才安居乐业的地方,企业也会到来。

锦江区不为人知的一点是,这里还是餐饮零售文化的风向标,总部设在成都的品牌,在全国的招商都非常火热,加盟商们在选择代理一个品牌时,必须要到锦江区的街头走一走,看看人流排队情况,才会下决心加盟。

内陆腹地的劣势,正在转化为巨大的优势。

成都开始在越来越多的人口中,被誉为新消费之都、新文创之都和医美经济之都。

而当人才回流,企业纷纷前来驻扎,这样的化学反应将会越来越剧烈和频繁。

权威世界城市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显示,成都是目前全球连接度上升最快的城市,正在发挥更强的「极核」功能。

最好的消费文化,最有活力的年轻人群聚集。制度高地、政策红利、观念优势,以及历史文化的消费文化的和谐统一,成长为繁茂的生态系统。当这几个元素集于一身时,它几乎注定会成为一个新经济高地。

和数百年前相比,有些事的味道没变。

「交子」发祥的东大街,现在是成都金融机构聚集度最高的街道,也是四川省政府批复的「金融服务聚集区」,入驻各类银行 99 家,还聚集了全市七成以上的外资银行和五成以上的外资保险机构。

当然,也有很多事不一样了。

如果说当年交子的诞生,更多是来自一种自下而上的街头智慧,那么如今锦江新经济的高速发展,政府力量的顶层设计清晰可见。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到新的阶段,各项资源要素流动更加充分,想要发展新经济的城市和区域不在少数。

「锦江机遇」越发清晰,「锦江经验」值得借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