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嘀嗒出行4年未获新融资,市场、法规双压下亟待上市自救

2021/4/29 16:56:00

作者:潘妍

出品:洞察IPO

距嘀嗒出行去年10月首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半年后,其招股书于2021年4月8日被列为“失效”状态。但仅过短短5日,嘀嗒出行便“火速”补递新版招股书。

在新版招股书中,嘀嗒出行补充披露了2020年业绩表现,当年实现营业收入为7.91亿元,同比增长36.3%,经调整净利润为3.43亿元。

此外,出行界大佬滴滴频频被传出即将于明年上市的消息。同时,哈啰出行已于4月23日向纳斯达克提交IPO申请,“共享出行第一股”的角逐日益激烈。

二递招股书,结构单一化

早在几个月前,嘀嗒出行首次递交招股书时,《洞察IPO》就曾对其进行过简单剖析( 嘀嗒出行单靠顺风车钻空实现扭亏,部分募资拟用于优惠券促销活动 )。

2014年,嘀嗒出行前身嘀嗒拼车由宋中杰、段剑波、朱敏、李金龙和李跃军5人联合创办。经过多年的发展,嘀嗒出行业务范围已从一个专注做顺路拼车的出行平台,升级成一个出租车、顺风车兼具的移动出行平台。

图片来源:嘀嗒出行官网

在新版招股书中,嘀嗒出行补充披露了2020年的业绩表现。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嘀嗒出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5.81亿元、7.9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159%。

但净利润仍呈亏损,期内净利润分别为-16.77亿元、-7.56亿元、-21.94亿元;经调整净利润额(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则分别为-10.68亿元、3.16亿元、3.43亿元,于2019年实现扭亏。

目前,嘀嗒出行的收入主要来自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顺风车、出租车网约、平台广告。其中,顺风车业务为其主要的营收来源。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自成立至2020年末为止,已为约4200万名顺风车乘客提供服务。弗若斯特沙利文称,若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其为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占66.5%的市场份额。

而相较之下,嘀嗒出行的出租车业务及广告业务则贡献较小。其中,广告业务营收占比由2018年的33.7%降至2020年的5.9%。由此可见,目前嘀嗒出行的新业务变现能力还是较弱。

图片来源:嘀嗒出行招股书

深耕业务频被“盯”

平台把控是心病

在普遍认知中,若一家公司过于集中依赖某项业务时,往往意味着极高的风险。故在外界眼中,嘀嗒出行的首次IPO之所以失利,与其身处于合规问题频发的顺风车行业不无关系。

据了解,嘀嗒出行在首次冲刺IPO期间曾遭相关监管约谈。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12月7日,交通运输部等对包括嘀嗒出行在内的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

被约谈的主要原因是:顺风车平台“附近订单”功能偏离顺风车的运营本质,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用户头像显示性别、开展长途城际服务等方面存在安全风险隐患。

对此,嘀嗒出行官方于次日进行回应称,平台已将“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临时路线”功能。并表示,平台功能受到平台每日接单次数及合乘价格限制,合乘价格为当地商业运营车辆定价50%左右的一口价,任何顺风车主都无法实现以营利为目的。

图片来源:嘀嗒出行官方微博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洞察IPO》发现,嘀嗒出行在顺风车主把控方面,仍稍显一些“力不从心”。

据黑猫投诉网站显示,嘀嗒出行目前仍存‘司机硬性私下收费’等问题,且不占少数,严重影响用户体验感。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除此之外,对于车主用户方面,也不乏一些关于平台乱收费、恶意封号等投诉。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在此之前,嘀嗒出行曾多次因存在“违反《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的行为线”而遭到交管部门处罚,其中包括北京、深圳、重庆、合肥等城市的交通行政执法总队。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的顺风车平台累计曾接获77宗行政罚款。截至2020年末,累计被罚款20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顺风车恶性事件发生后,嘀嗒出行的安全成本也呈逐年增长。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嘀嗒出行的安全成本为100.5万元、949万元、1196.4万元。以2020年数据为例,同期员工成本为581.9万元,安全成本则达近其两倍。

图片来源:嘀嗒出行招股书

同行步步紧逼

共享出行“硝烟弥漫”

文件失效仅5日,嘀嗒出行便“闪速”补披新版招股书,其上市心之迫切业界有目共睹。

跟究其原因,除上述提到的市场法规等因素,其或多或少也受到老对家“滴滴”频频被传出赴美上市等消息影响所致。

相较于滴滴已构造出一条由网约车、出租车、共享单车、顺风车、公交车等完整的产品线,深耕于顺风车、出租车业务的嘀嗒出行有没有与前者相争的资格,业界一直都抱以怀疑态度。

就好比嘀嗒出行在2019年首次实现扭亏时,舆论一直都围绕在‘钻了滴滴顺风车下线空子’等说法上。

据悉,当年嘀嗒出行拿出了10亿补贴计划,迅速收割用户得以在2019年以市占比66.5%位居顺风车市场第一。

招股书显示,2020年,嘀嗒出行对乘客的补贴费用达到1.56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比重59.9%。

而持续投入补贴费用的背后,或暗藏着公司负债规模的不断提升。2018年-2020年,嘀嗒出行录得负债净额分别为21.50亿元、30.39亿元、52.51亿元。

虽招股书对此解释称,是往绩记录期间嘀嗒出行优先股的公允价值跟随该公司的估值大幅上升导致。但或也不能排除公司持续的补贴或会导致利润摊薄及负债规模的增长。

有趣的是,去年8月底,即嘀嗒出行6周年前夕,嘀嗒出行创始人CEO宋中杰曾发出豪言:“相较于网约车,顺风车和出租车的确是慢活,但如果把这两个潜力巨大的领域做好,我们可以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出行平台,甚至是全球最大移动出行平台。”

为了早日实现“全球最大移动出行平台”这一目标,嘀嗒出行做了哪些努力?

此次计划募集资金,嘀嗒出行将用于扩大公司用户群及强化公司营销及推广举措;提升公司技术能力及升级我们的安全机制;增强变现能力及丰富变现渠道;在中国出行市场价值链中选择性地寻求战略联盟;投资收购机会以及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等方面。

此前,在扩大用户群方面,嘀嗒出行已与多方平台进行合作。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嘀嗒出行已与百度地图、美团打车、支付宝、微信支付以及各种其他支付、旅游、数据管理及安全供应商进行整合。

此外,2020年8月,嘀嗒出行宣布与蔚来合作,鼓励蔚来汽车车主加入嘀嗒顺风车,从而获得了更多的运力资源。

而彼时正逢滴滴推出网约车新业务“花小猪打车”,主攻下沉市场寻求新的业绩增长。

根据易观千帆《2020年11月移动APP TOP 1000榜单》显示,花小猪打车活跃用户高达2060.1万,排在第151位;而嘀嗒出行则以658.5万活跃人数排在第346位。

此外,目前滴滴在国内市场已逐渐达到饱和状态,对其来说最为主要的增量市场还是其国际业务。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滴滴已在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等14个海外国家上线,业务主要包括出行和外卖。

与滴滴相比,嘀嗒的布局实在算不上是“大”,这一点从两者融资规模的差距上就能看出一二。

截至目前,滴滴先后共经历了21轮融资,累计融资远超200亿美元;而嘀嗒经历过4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是发生在2017年3月,交易金额未披露,前三次累计交易额1.3亿美元。

可以看出,4年没进行融资的嘀嗒出行融资难度不断加大,上市已是迫在眉睫。

值得一提的是,4月23日,阿里系旗下的哈罗出行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IPO招股书。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实现营业收入60.44亿元。其中,主营业务共享单车实现营业收入55.03亿元,顺风车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63亿元。

此消息一出,对于正在IPO中的嘀嗒出行无非又是沉重一击。

综上,对已是“二轮游”的嘀嗒出行来说,想在共享出行这个市场,单靠“顺风车领头羊”这个角色讲述IPO故事,实在不够有太强的说服力。

外加总被监管部质疑打“擦边球”对上市进程也是影响颇深。无论此次IPO成功与否,嘀嗒出行在未来需面对的困难与挑战只多不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