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怪诞的影视圈,日赚208万的郑爽与泥潭挣扎的北京文化!

2021/4/29 9:15:00

产业作者|王晶晶

编辑 |谭松

来源|一鸣网

日赚208万?我玩大富翁都没敢想过这么多钱。

最近,张恒曝光郑爽通过阴阳合同拍摄电视剧《 只问今生恋沧溟》(原《倩女幽魂》)获得了1.6亿元片酬,该剧拍摄了77天,郑爽日薪达208万。 

1.6亿元什么概念呢?Wind数据显示, 整个A股市场4279家上市公司,发布2020年年报的3745家中 仅有1712家公司的净利润超过1.6亿元。 

天价片酬争议背后, 该剧背后的出品方北京文化被拉出来“鞭尸”。

张恒爆料视频中提到的戏为《只问今生恋沧溟》,由世纪伙伴出品。从时间线来看, 郑爽谈天价片酬的时候(2019年)世纪伙伴还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

要知道给出了天价片酬的 北京文化最近几年一直在亏损,甚至最近还以6亿元转让了其扛鼎之作《封神》系列下的三部电影各25%的份额来缓解资金压力。 

而且争议还不止于此, 自2020年以来,北京文化接连遭遇了财务造假、高层内斗、大股东减持、多位高管离职、巨额债务、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银行账户被冻结等一系列事件,日子并不好过。 

与郑爽一般境遇,北京文化开始深陷争议漩涡

业务失灵 业绩下滑

北京文化最大的拷问是自身的造血能力。

4月21日晚, 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为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公司分别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电影 <封神一> 投资份额转让协议》、《电影 <封神二> 投资份额转让协议》、《电影< 封神三>投资份额转让协议》,转让这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 

协议中,慧普华享有要求北京文化按原转让价格回购其持有的影片投资份额及投资收益分配权的权利,同时北京文化按年利率15%(《封神一》)/8%(《封神二/三》)支付转让费利息。

这意味着,该 转让协议将《封神》未来的票房风险全部转嫁到了北京文化手中,如果票房未达到预期,慧普华有权要求北京文化退还6亿元以及转让利息。 

北京文化此番让渡恐怕是断臂求生之下的无奈之举。

2021年北京文化到期借款达9亿元。

不过交出《封神》这张底牌也许还能缓解一时的负债危机,但其更多的经营问题已是积重难返。

数据显示, 北京文化2020年营收4.31亿元,同比下降49.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7.72亿元。2021年Q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达2200万元—2800万元,同期亏损在扩大。 

而从纵向数据来看, 北京文化业绩进入下行区间的时间还要更早。 

2017至2019年期间,北京文化营收分别为13.21亿元、7.41亿元、8.5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2.57%、-43.88%、15.37%,净利润分别为3.93亿元、2.23亿元、-23.28亿元,同比下滑39.55%、43.27%、1144.16%。

数据惨淡, 北京文化究竟在搞什么?

囿于保底发行,押中爆款但不能放手去搏

最近几年,北京文化出品的《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我和我的家乡》、《你好,李焕英》都是名利双收的爆款电影, 仅前四部电影的累计票房就超160亿元,但北京文化在其中的获利远比外界想象的要低很多。 

《战狼2》票房为56.8亿元, 北京文化获利3亿元,扣除1.4亿元保底发行成本,实际收益约1.6亿元。 

《流浪地球》票房为46.86亿元,北京文化获利6.32亿元,扣除保底发行成本,实际收益约2.6亿元。

《你好,李焕英》票房破50亿元,北京文化在上映前,以15亿元把发行权卖给了儒意影业、猫眼等保底发行方, 预计北京文化从电影中获利将不足1亿元。

除了这些爆款之外, 北京文化也有诸多尚未完成保底的对赌。

2017年,北京文化5亿保底发行《二代妖精》,最终票房仅2.92亿,亏损额与《战狼2》带来的净利润几乎持平。

押注失策,意味着北京文化缺乏对作品发展态势的长远的评估能力。而且,本质上来讲, 一部高票房电影也并不足以支撑影视公司的可持续业绩增长。爆款电影并不具备长期的稳定价值。

除了电影业务之外,北京文化在电视剧上的业务也并不理想。

2018年,北京文化电视剧网剧业务收入为5.18亿元还超过了电影业务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42.98%。

但到2019年就迅速下行, 电视剧、综艺、新媒体总收入为105.75万元,仅占公司总收入1.7%。

这一年,公司开发的《爱我就别想太多》《燃情父子》《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等剧集在市场上毫无声量。 而未播出的《只问今生恋沧溟》,势必也将受郑爽风波影响而难以面世。

并购失策 内讧开始

力图复制迪士尼模式中的实景娱乐,北京文化的大规模并购带来的是债台高筑

2014年,北京文化分别以1.5亿、13.5亿和7.5亿的价格收购摩天轮文化、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在购买协议中,北京文化与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签署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业绩承诺期均为2014年-2017年。

世纪伙伴在承诺期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000万元、1.1亿元、1.3亿元、1.5亿元。星河文化在承诺期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970万元、6530万元、8430万元、1亿元。

承诺期两家公司均完成了业绩承诺,但对赌期一过,两家净利润迅速变脸

2018年星河文化净利润为6967万元,同比下降30%。2019年,世纪伙伴净利润为-6.3亿元,星河文化净利润为-1289万元,北京文化业绩深受其累。

最后, 北京文化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以4800万的低价转让出手,此举一出,北京文化开始出现内讧。 

2019年,北 京文化前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并进一步揭开了北京文化的资本游戏。 

陷入“财务造假”风波后,北京文化管理层开始频频变动。

被举报一个月后,时任北京文化董事会秘书、副总裁职务的陈晨,与财务总监张雅萍相继辞职。与此同时,北京文化聘任江洋为董事会秘书,聘任贾园波为财务总监,但时隔不久,江洋、贾园波,以及宋歌分别请辞。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规模的股东减持继续释放北京文化的内部危机。截至2020年年底,北京文化前十大股东中有8位股东进行了减持,其中6位股东退出了前十的行列。

在外部战略失策、电影、电视剧业务危机重重,内部危机不断、无人领头的背景下,北京文化的颓势已经进入难以挽回的趋势。

出售了《封神三部曲》部分股权之后,可以看到, 北京文化在业务内容上已经没有任何扛打的东西,即便这一波能够缓解一时的债务危机,但从其整体业务上来看,其一直未跑出一个有看点的商业模式,未来恐怕依旧难以找到价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