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入局心动网络的B站,能不能让资本心动?

2021/4/28 0:02: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B站一直被业界称为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游戏业务长期以来贡献了B站近乎一半的收入。

前不久,哔哩哔哩宣布以约9.6亿港元战略投资心动网络的消息,此举不仅是B站和心动各取所需的互补合作,更将成为一股冲破传统渠道现有格局的新生力量。

B站入股心动网络,看中的无疑是心动网络的潜力股——TAPTAP。

TAPTAP有多牛?

过去的一年里,《最强蜗牛》、《江南百景图》、《原神》等多款爆红的游戏,背后都离不开TAPTAP这个渠道平台。今年3月,心动旗下自己的游戏《香肠派对》在TAPTAP上的成为平台上第一个达到亿级的游戏。

在目前的手游渠道矩阵中,手机厂商掌握了一半以上的安卓渠道,依靠用户手机应用商店可以说是最主要和稳定的用户流量入口,致使很多游戏研发商不得不在渠道方制定的规则下盈利,而厂商和渠道间的分成标准也维持在五五分成这个不合理的比例。

游戏行业如今面临用户成熟、人口红利消失、监管收紧等挑战,逐渐把重心放在了内容而不是渠道上。在国内众多游戏大厂对不公平的分成比例怨气已久之时,TAPTAP在悄然生长。

TAPTAP一方面走出“不联运、不分成”的模式,吸引不少研发商与其合作,成为了国内安卓市场的独特渠道。另一方面,靠着专业的内容专业、精简的广告,圈粉了不少手游爱好者。

心动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TAPTAP国内的平均月活用户数同比实现了43.7%的增长,已经达到2570万,海外市场的增长更是达到了330.9%。

如今在TAPTAP这个平台上,有5941.3万赞和7039.8万条评论,有2115款新游戏在这个平台上线。

从“打破安卓渠道乱象”的屠龙者,到如今最大的手游平台,这五年TAPTAP经历了什么?

截至2020年末,TAPTAP的月活用户成功突破了2500万大关。这个数据增长势头最猛的时候是2017年,同比增长率高达1033%。

华创证券对2023年TAPTAP的预测是,MAU有望突破5000万,对应约400亿港元估值。

TAPTAP的月活数量和心动估值紧密相连,心动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TAPTAP。而TAPTAP月活用户的强劲增长,便离不开独家内容。2020年签约TAPTAP独家的产品,在规模上同比2019年增长了四倍。

随着更加丰富多元的内容,也让TAPTAP平台的游戏下载次数飞涨。花了四年的时间,TAPTAP平台从2016年的1200万次增长到现在的4亿次。

优质的独家内容背后,便是多家游戏研发商加速入驻TAPTAP平台。截至2020年末,超15000名游戏开发商入驻了TAPTAP平台。

哪怕没有游戏业务,TAPTAP光靠服务费也能收入破5亿元,其中大部分为广告收入。

但实际上,就收入和盈利来看,数据并不好看。

2020年财报成绩并不理想,TAPTAP的广告收入增速从2019年的50%放缓到了12.2%,单月活用户广告价值有所下滑。

但年轻的TAPTAP平台尚且不适宜过早的商业化。如何把社区做的更成熟对TAPTAP而言或许更为重要。

所以TAPTAP仍然吸引着资本陆续到来。

在B站入股前,包括字节跳动、米哈游、莉莉丝和叠纸、网易、吉比特、飞鱼、三七、游族、IGG等厂商都先后对心动或TAPTAP有过投资。

虽然现在来看,TAPTAP在社区氛围、用户粘度等方面做的比传统游戏社区要出色,但是论体量还是不能和其他竞争对手正面对抗。但是B站和心动的合作可以打破现有的五五分成体系,让健康合理的三七分成取而代之成为行业趋势。

未来游戏厂商只需要担心自己的内容是不是足够好,而不用再操心如何开发渠道,这个时候渠道反而需要好的内容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这让大家对TAPTAP也就有了更大的期待。

开发商和渠道商的因为利益分配问题积怨已久。TAPTAP采取的“零分成”模式与传统渠道分成模式不同,也使越来越多的手游选择上架TAPTAP渠道。

B站这次和心动网络的联姻,对于B站而言,都是一次平台和渠道双向扩充。

get?code=ZWU1ZWM1NDY4ZWM4YTMwYmU1MWRmMWVhMmM3MWYxZWEsMTYxOTQ4MjkyODQ3OQ==

B站做游戏的心

这次收购意味着,继游戏公司对内容开发的争夺战燃起硝烟后,对渠道商的抢夺也拉开了帷幕。

作为二次元集聚地、头部游戏发行平台的B站,此次与心动可谓是一次内容联姻。

B站在游戏领域的投资脚步没有停下来过。

从2013年至今,B站总共投资了近21家游戏公司,包括游戏研发公司、制作公司、服务公司、发行公司等,覆盖了游戏上下游全产业。

B站目前估值已经虚高,而且尚未解决盈利难题,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并不看好B站的未来股价。

如何帮投资者重新找回对自己的信心,B站只有拿出最赚钱的业务——游戏。

尽管游戏在B站总营收中的占比逐年下降,2018、2019、2020年的占比分别为71.1%、53.1%和40.0% ,但游戏作为高毛利业务之一,依然在营收结构中占有重要地位。

如果看去年全年财报,B站虽然营收数据亮眼,但是并没有处理好亏损问题,哪怕是B站曾经的最赚钱的游戏业务,收入上也开始出现“掉队”的情况。

然而在后疫情时代,正式游戏市场发展潜力最好的时间段。

作为曾经的“游戏公司”,B站不会愿意在这个大好时机让游戏业务这个引擎熄火。

目前国内手游玩家规模已经超过总人口数的一半,游戏是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B站想要彻底征服年轻人,就不能放弃在在生活中占很重要地位的游戏。

B站近年投资的游戏业务主要靠发行代理。虽然B站正在逐步甩掉自己“手游坟场”的称号。但正如前文提及的,只有自研自发才是未来出路,因为渠道商的生意越来越难。

get?code=MThmZTY5ZjdkMmZlYmY5YjcwOTgwMTNmMDVmMzQ0YWMsMTYxOTQ4MjkyODQ3OQ==

化对手为盟友

2019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的心动网络,旗下的TAPTAP在国内游戏圈名气不小。在国内游戏圈,号称手机版Steam的TAPTAP在渠道收费上也是一股清流,TAPTAP的收入来源完全依靠广告费用,而不是抽提成。

而除了独特的商业模式独特外,TAPTAP的产品定位也与众不同,相比纯粹下载和更新游戏的应用商店等传统渠道,TAPTAP自带一个游戏论坛社区,同时邀请了大量游戏开发者入驻平台,拉近了开发者和玩家的距离。

问题是B站作为同样以产品社区氛围为卖点的公司,TAPTAP所拥有的,除了不分成之外,B站游戏自己也能做到。

投资心动,B站也许看到TAPTAP背后深层次的东西。

TAPTAP的社区文化浓郁,被业界寄予“游戏届的豆瓣”的厚望。这种属性和B站的平台属性刚好不谋而合,因为B站在游戏业务上的合作也比较开放包容。

但是在字节跳动这样的大厂大举进军游戏市场时,B站和TAPTAP都感受到了危机,他们只有选择“抱团取暖”才是面对困局的最优解。缺乏直接面对大厂冲击的实力让B站联手心动网络。

B站此次选择注资心动,最主要目标还是“变对手为盟友”,在渠道运营方面减少阻力。

目前来看,B站和心动网络之间未来的合作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是自研游戏,另一个是独立游戏。

get?code=ZmNjOGU5ZDVlOTY0ZmUyZDBkOGJjOWI2NWI5OGQ4OTksMTYxOTQ4MjkyODQ4MA==

心动网络和B站联手让其在未来产出的游戏,可以拥有国内顶级的宣发能力。对于双方而言这都是一件双赢的好事。

独立游戏也是心动网络和B站合作的重点。

并且,独立游戏很容易受到玩家的宽容,进而获得高评价。TAPTAP的“人设”经营的很好,在到处都是商业游戏的环境,TAPTAP相当于是给了独立游戏开发者一个家,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这为心动网络在独立游戏领域深耕奠定了基础。

在开发商话语权将进一步提升的未来,通过为独立游戏开发者提供便利的商业变现机会,将独立游戏开发者圈到自己的阵营之中,显然不是一件坏事。

“BILIGAME”给市场留下了不小的想象空间。这个看起来像是B站新的自研游戏开发团队,也许会是B站游戏业务新的转折点。

如果BILIGAME运营情况良好,B站甚至可以把它作为一个专门的游戏子品牌独立出来。

2016年,心动网络悄然上线了一款叫做TAPTAP的手游分发平台,他们的Slogan至今没有变过:“发现好游戏”。

当年创始人张乾把TAPTAP这个新的平台,视作国内手游安卓渠道乱象丛生的“屠龙勇士”而出现,为了让玩家能不再被渠道选择所困扰,发现更多好游戏。

希望屠龙勇士最后不要变成恶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