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贵人多忘事的B站,忘了自己也算“北邮人”

2021/4/26 10:17:00

最近国内知名ACG品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又一次引发热议,只不过这次并不是什么“后浪”宣言也不是“二次元经济”出彩,而是一名B站游戏方面的面试官在4月23日北京邮电大学校招时的一系列言论遭到了广泛议论。

在4月24日起,“B站游戏面试官北邮校招炫耀资产、遍地应试者”的信息开始发酵于各大平台,屡屡登上热搜,并成为知乎热搜榜的第一。

而随后在4月24日晚上,该校招负责人在该知乎该帖下方发布一系列澄清声明,逐条展开表示自己存在说教行为,但并无贬低北邮学生的言行。

截止发稿前,该事件没有后续结论,这件事的热度也有所下降。其实在招聘上触雷的互联网大厂不在少数,像之前的爱奇艺、美团都有在招聘时因负责人的不合适言论遭到反噬,也都有道歉与开除等惩罚,不过在B站这次的事件中,还有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

在天眼查有关老板的介绍中,赫然写道:“徐逸,哔哩哔哩创始人,16岁考入北京邮电大学,2009年毕业后创办了弹幕网站MikuFans。”(MikuFans即为B站前身,后更名为bilibili。)

可以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北邮人”创立的B站反而在日后的北邮校招中出现了双方各执一词的矛盾,这也不免让很多用户脑补了一出“肃清前朝余孽”的中二戏码。

而这种前后有断崖式割裂的反差事件,在B站的历史上,可并不少见。

忘了“启发”自己的是Nico Nico

在2017年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申请小电视图形商标(如下图),被驳回,而一气之下的B站将国家知识产权局告上法庭。

这件事在今年的4月21日有了结果,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公布,B站小电视商标被驳回,维持原判。

而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B站小电视商标的原因是该商标与日本公司niconico的商标存在相似性(如下图),以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与引证商标(注册号11377288的另一小电视相关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为由,决定驳回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的注册申请等。

而成立于2006年的NicoNico动画(简称N站)可以说是“弹幕文化”的鼻祖,即使不说是AcFun(即A站)和B站的“父亲”,那也能称得上是二次元弹幕模式启发者,何况B站前身MikuFans当时也有说是为了预防A站哪天突然倒闭了使用的备用站。

可如今B站翻身成为中国二次元市场的佼佼者之后,小电视的专属权似乎也想要据为己有,为此不惜将国家知识产权局一纸讼状告上法庭,也不免令不少B站、N站的共有用户唏嘘不已。

忘了自己是靠游戏上市

很多人第一印象中,B站是一个视频类网站,但事实上,支撑B站上市的反而是游戏产业。

根据B站2018年上市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B站2015年到2017年B站总营收分别为1.31亿元、5.23亿元和24.68亿元,这其中游戏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B站总收入中,近三年游戏收入分别占到65.7%、 65.4%和83.4%,其中B站在中国发行的《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 Order)》(以下简称《FGO》)占71.8%。

而根据2017年B站收入的24.68亿元进行换算,游戏占据了全年收入的83.4%为20.58亿,而《FGO》一款游戏就达到了14.78亿元,也就是仅《FGO》一款游戏收入就占到全年收入59.88%。

但是作为一家上市的视频类网站,单靠一款游戏支撑营收的收入方式很明显过于单一,也因此后续能看到B站包括电商、广告等一系列其他营收方案,游戏也引入比如《碧蓝航线》、《公主链接》等其他知名游戏,游戏收入占比以及《FGO》收入占比均有大幅下降。

这本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多线开花的案例,也是用户与资本乐于见到的,可是这样一款为B站上市立下汗马功劳,开疆破土之臣,却在B站举办的bilibili9周年游戏福利活动中惨遭除名。

此事在B站大量的《FGO》玩家群众引起抵制,不少玩家纷纷表示对这种卸磨杀驴的形式作风不认可,事情愈演愈烈,以至于又是官方出来道歉、补偿。      

忘了自己的盈利承诺

在2016年5月份,B站不少用户反应B站违背原先不加广告的承诺添加广告的议论,B站董事长陈睿回应称,目前B站的广告仅限于东京电视台的版权作,而今年1月签下东电版权的还有另外三家(乐视、优酷、爱奇艺)中的某一家以“商业公平”为由向版权方施压,要求包括B站在内的版权代理费都必须添加贴片广告。

这一情况虽然有违背B站最初的承诺,但就当是言论范围而言,很多B站的用户是支持B站广告盈利的,也认可这种程度的“食言”,毕竟号召“用爱发电”的B站用户们,也并不想见到自己喜欢的“小破站”因盈利问题倒闭。

由此可见,其实对于B站的用户而言,合理的盈利他们并非不能接受,也并非不愿意看到B站发展壮大,但在后续B站付费功能“大会员”的处理上,B站又一次食言了。

起因是B站推行付费机制“大会员”遭到大量用户质疑,B站董事长陈睿在知乎亲自回复平息众怒。

虽然“只有大会员才能看的新番”勉强算是遵守了,毕竟如今B站新番大会员普遍能比非大会员用户提前一周观看。可那些LV4会员每年免费获得3个月的“大会员”,LV5会员每年将免费获得6个月的“大会员”,LV6会员每年将获得9个月的“大会员”这些承诺,可是食言食的一干二净。

忘了自己部分用户的内容偏好

4月9号B站手机版开屏广告为肖战代言的欧扎克麦片,此事一出立刻引起部分B站公户的抵制与声讨。

而要知道肖战在B站的舆论氛围中,一直处于一个争议非常之大的环境,比如B站一播放量超过550万有关影视类的视频下方,点名diss肖战的评论甚至能有将近13万点赞数,甚至“骂肖战”能成为吸引部分B站用户点赞的一种手段。

当然肖战在B站也有一定量的粉丝与支持者,该视频的情况可能是受制于互联网精准推送的“信息茧房”影响,使得该视频的标签内容只会推送给反对肖战的用户,但是单从体量上来看,这部分用户并不在少数。

类似的事件还有本身是“冯提莫”黑粉集中地的B站巨资签约冯提莫为签约主播,被B站粉丝锤视频抄袭的敖厂长被B站大加钱签约等。本身作为一个开放式平台引进艺人、明星、主播并无不妥,但若是在本身平台文化不符、负面呼吁较高的情况下引进该角色,也着实容易造成部分用户的负面争议。

从这些案例中看来,B站前后充斥着一种断崖式的割裂感,前后言行不一、侧重点转移的案例比比皆是。其实从整个商业发展进程来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当初“饿死不做游戏”、“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的阿里不也短短几年就食言了。

这种前后言行不一的割裂感对于阿里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反而会成为一种谈资、笑资。因为阿里本身就是做商业的,商业的本质就是逐利,马云说“饿死不做游戏”的时候,移动互联网的手游还未显露端倪,端游在国内的市场也并不怎么样,自然在当时如日中天的电商面前不值一提。

但是这种前后的割裂言行不一放在以社区文化为基调的B站中,问题可就大了。

B站起初是打感情牌营造社区的,也是靠情感共鸣去吸引用户,亲情、友情、爱情、爱国之情等等这些情感都是每个人在生活中可以遇到并自有体会的情感,而情感在遇到相似、相近的情境中很容易带入进去,从而引发用户的共鸣,进而加深用户对社区的依赖,这正是B站能起势的原因。

因为这种情感路线无论体验如何,都至少不会让人感到特别反感,就像网易云音乐起初也是如此,版权薄弱就走情感路线,并不是情感有什么特殊力量,而是情感本身就是一种容易引起共鸣的力量,可以让用户更有黏性。

可以说“信任”与“兴趣”的集合正是B站能够一步步做大做强的地基建筑,可随着上市之后多样化的决策、盈利压力等因素,这个发源于二次元,以ACG文化为低层建筑的品牌也越来越向着综合性平台进发,与当初那个专注于二次元ACG文化的“小破站”渐行渐远。


有数据显示,自从2018年B站上市后,生活类内容再B站强势崛起,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找那个,生活区是B站当年百大UP主人数分配做多的分区,同时也是B站全年播放量增长最快的内容分区。Vlog已成B站增长最快的细分内容,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B站Vlog品类已有近百万UP主上传作品,累计播放量超110亿次。

也许等B站以ACG文化为引,吸引多样化用户的全方位需求策略成功之时,这些沿路的磕磕绊绊也就不再显眼。在缺乏竞品的市场中,对于这个规模愈发壮大、股价愈发攀高、流量月活愈发高涨的B站来说,丢失的那一部分老用户的代价,也就不足轻重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翟菜花

    总访问量:80300
    全部文章:361
翟菜花:专栏作家,天使投资人、知名互联网分析师、TMT领域资深评论师、CCTV央视财经特约互联网评论人,wemedia联盟成员,2017年全国十大科技自媒体。畅销书《移动互联网变革》作者。以独特视角、独立观点、独家故事,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互联网科技。 商务合作微信zhaicaihua002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