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携手巨头的掌阅仍然没有安全感

2021/4/25 9:38:00

如今对网文版权的全方位开发,已经成为了当下众多内容公司的共同选择。近年来《庆余年》《隐秘的角落》以及《赘婿》等网改剧的火热播出,更是让网文IP成为了影视公司眼中的“香饽饽”,并受到了行业内外诸多公司的哄抢。作为其中重要的参与者之一,掌阅科技也在2020年整个文娱行业都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大环境下,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根据掌阅近日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掌阅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0.6亿元,同比增长9.4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4.07%。而掌阅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佳绩,主要与其依托自身的版权优势,在影视领域进行了精细化的布局分不开。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版权业务野蛮增长


据财报数据显示,掌阅2020年的版权业务收入为5.04亿元,同比增长92.66%。该业务收入的高速增长,带动了公司整体毛利率增长至45.94%,同比增长8.36%。


掌阅版权业务的迅猛增长,有赖于其在优质内容上的持续积累。报告期内,掌阅除了继续保持对原创内容的投入力度,不断吸引和培育优质创作者外,还继续强化着在版权内容上的优势。截至目前,掌阅已经积累了包括图书、有声读物、杂志、漫画等多种类型的数字阅读内容50多万册,其中不乏《麦田里的守望者》《我的前半生》等精品。


对于版权业务的增长,掌阅也在财报中给出解释,“版权业务的良好表现是由于企业积极拓展分发渠道的缘故。”


掌阅2020年一直在深入挖掘原创网文的内在价值,积极发掘版权的衍生价值。具体而言,掌阅和上千家出版公司、文学网站等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通过向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影视公司、游戏公司输出多元化的版权内容,形成了广泛直接的内容采购网络。同时多平台的分发也使得海量内容触达更多的用户,进而拓展IP的衍生价值,实现了版权的多维增值。


然而,掌阅的业务也不全是向好的一面,虽然版权业务蒸蒸日上,但其核心业务数字阅读的发展就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了。


数字阅读业务表现不佳


在掌阅的版权业务野蛮增长的同时,掌阅最核心的业务数字阅读平台却显露出疲态。从业务结构上来看,数字阅读平台的营收占比为74.4%,是掌阅营收的主要来源。然而,近年来掌阅数字阅读业务的营收却在持续下滑。据悉,2018年--2020年其营收分别为16.56亿元、15.84亿元、15.3亿元,其下滑之势非常明显。


掌阅数字阅读平台业务的营收之所以连年下滑,与免费网文抢占了付费阅读的市场不无关系。近年来网络文学的产业环境持续向好,以米读、连尚为代表的“新生派”网文阅读软件横空出世,并以“免费”的方式迅速抢占了市场。免费阅读的崛起,使数字阅读不再是付费的天下,这对以掌阅为代表的付费阅读软件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掌阅数字阅读平台业务的营收之所以增长乏力,还在于其自身各项成本的日渐高企。目前网文领域前有背靠腾讯的阅文集团一枝独秀,后有不差钱的阿里文学迅速崛起,单打独斗的掌阅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而随着网文赛道日渐拥挤,流量增长逐渐见顶,网文同质化现象愈发严重。多方面压力之下,掌阅的获客成本、营销成本和稀缺IP的版权成本也随之升高。


如今网文市场已经逐渐走向了IP的全产业链开发,单纯的数字阅读业务已经无法为传统的网文平台提供足够的动能了。而在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的背景下,掌阅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


携手巨头寻新增量


随着网改剧的热播,网文行业也再次升温。免费网文逐渐兴起加之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使得网文赛道的玩家日渐增多。为了更好地参与竞争,各大网文平台纷纷与巨头携手,企图搭上网文IP开发的快车,掌阅也不例外。


2020年掌阅一跃成为了A股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家同时被字节跳动和B站投资的公司。字节跳动入股的消息一经传出,掌阅的股价随即涨停,市场对掌阅携手巨头后的信心由此可见一斑。当然从现实角度来说,字节跳动对掌阅的加持不言而喻,B站对掌阅的帮助同样意义非凡。


一方面,巨头投资能使掌阅获得充足的资金输血,使其有了应对免费网文平台冲击的底气。掌阅要想从众多网文平台中脱颖而出,就需要有优质的创作者和精品版权,而要满足这些生产经营中的各项需求,只有通过增强资本实力才能实现。字节跳动和B站对掌阅的投资,无疑会给其带来强大的资本后援支持。


另一方面,巨头入股能为掌阅带来更多的流量扶持,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渠道成本高企的压力。随着互联网流量见顶,互联网公司的获客成本日渐高企,掌阅也深受渠道成本高企的影响。而如今有了字节跳动和B站两个“流量大户”给掌阅以流量扶持,可以帮助其极大地降低获客成本,很好地提升盈利能力。


此外,短视频的兴起,使得如今的网文推广也逐渐走向微短剧,而掌阅与字节和B站合作,正好可以利用其旗下的视频平台推广网剧,这也算是开辟了网文推广的新模式。


无论是最早的百度,还是如今的字节跳动和B站,掌阅与之合作的意图都十分明确,无非是想要借助前者的流量或技术优势,助力其补齐短板、提质增效。不过从当下来看,即便是携手了巨头,掌阅仍不能高枕无忧。


挑战依然存在


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网文领域的竞争,已经从流量和内容的竞争转为了版权衍生价值的竞争。而掌阅虽然与巨头实现了强强联合,但其版权衍生能否借此发展起来,依然值得商榷。


毕竟,掌阅并不是唯一一个有巨头扶持的网文平台,行业内背靠巨头的平台还有很多。比如背靠腾讯的阅文以及背靠阿里的书旗,均有巨头加持坐镇实力不容小觑。而在两大平台之中,阅文的影响力尤其不容忽视。


目前来看,无论是营收能力还是市值,阅文都是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据悉,阅文2020年的营业收入为85.3亿元、净利润为9.17亿元,足足有掌阅的四倍。当前阅文的市值约85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713亿元),掌阅的市值仅145亿元,二者之间的体量和规模也相差甚远。


此外,在IP开发上,掌阅也与阅文有着十分明显的差距。阅文可以依靠腾讯旗下的各个子公司或子平台,将IP游戏化、影视化实现落地。而掌阅目前仍是以数字阅读为主营业务,即便是偶有优秀IP被开发成游戏或者影视作品,但总体的规模数量还是太少。所以,相比较而言,有着腾讯整个生态加持的阅文,其综合实力就比掌阅要更强一些。


虽然此次掌阅与字节跳动和B 站达成合作,字节跳动可以为掌阅带来更多流量曝光,B站则可以成为掌阅的IP孵化场。但无论是抖音、西瓜视频还是B站都均非长视频网站,对于IP的开发价值也有一定程度的局限。


换言之,字节跳动和B站虽然能在资金和渠道上给予掌阅不小的帮助,但其在IP开发上并没有展现出强大的实力。因此,字节跳动和B站在之后究竟能带给掌阅多少帮助,还有待时间验证。因而从长远来看,掌阅要想从网文平台转型为IP平台还需要更加努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