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浪潮智算“向新”是否踩到了点上

2021/4/21 23:36:00

最近在和一些业内人士探讨“经济与技术变革力”的话题时,大家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两个新闻:一是“作为国内唯二的第二产业增加值超4万亿元大省,江苏最近反超了广东”;二是“陷入人口老龄化和GDP停滞困境的日本经济,尽管过去二十年GDP、GNP成绩低迷,但是其近期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劳动人口(15岁至64岁)人均GDP多年来却一直呈现增长和稳定趋势”。

讨论这些现象的原因,是对其背后经济发展规律的探究,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爆发前夜,当人口红利或者说主要劳动力已经不能成为左右经济发展的要素时,什么才是这一波科技变革以及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综合多方的观点,懂懂发现人工智能始终贯穿着众多经济体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进程,其有充分的理由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石,除了作为根技术的特质,人工智能还有着向上生长出更全面技术体系以及全面推动经济蓬勃发展的势能。

回到前面的两个新闻,随着人工智能在全行业的逐步渗透,更多类似的景象会不断呈现,即便是日本深受生育率下降、老龄化问题困扰导致经济规模下降,但新技术的应用却可以继续提升其经济效率及整体生产力水平。回到国内市场,谁又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弄潮儿?

智算时代为何需要“向新”

先看一组数字:目前中国、美国、欧盟等面对人工智能技术都在投入巨量研发基金并出台了众多扶持政策。IDC报告中显示,2020年全球对人工智能的投资总额达到了500亿美元,预计到2024年投资总额将超过1100亿美元;根据普华永道的预测,到2030年人工智能技术将为全球GDP带来14%的提升,约为16万亿美元。

这些数据,也从侧面也解释了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应用对于智慧时代经济发展的重大意义。从我国“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也可以看到,未来5年数字经济在GDP占比从7.8%上升到10%。而在几大前沿科技中,人工智能的重要性也排在了首位。

如果说,AI的价值和意义以及智慧时代的到来已经成为社会和全行业共识,那么目前在打通AI与经济之间的任督二脉时,一些难题或者说门槛为何却一直难以突破?甚至让不少企业(管理者)对AI的应用落地有了畏难情绪?

浪潮集团执行总裁、首席科学家王恩东院士

“智慧计算将成为智慧时代的核心动力,但是面对指数级增长的计算需求,计算的技术、产品、产业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具体来说是这三个方面:多元化、巨量化和生态化的挑战。”日前在IPF 2021大会上,浪潮集团执行总裁、首席科学家王恩东院士提出了“智慧时代三大挑战”,并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在王恩东看来,智慧时代的多元化挑战,只要表现在计算场景日趋复杂多元。AI发展带来了更多的计算类型,如AI推理、AI训练、大数据等都需要不同的计算类型,同时芯片种类繁多,数据量级也不断提升,“可以说,这些问题都是传统算力系统难以应对的。”

其次,巨量化的挑战则体现在计算模型需求的指数级增长在不断挑战算力极限,数据和模型的巨量化,也在加速算力巨量化,刺激了高并发存储资源池和巨量算力的融合。

最后,生态化挑战来自于产业链与应用落地的脱节,供给侧与落地侧的供需无法有效结合,导致有技术的找不到产品,有产品的找不到技术的难题。王恩东以芯片业举例,“目前芯片架构五花八门,指令集不同无法兼容,而面向芯片的编程库等等又跟芯片紧密绑定,灵活性差。例如小公司只能做其中某一个环节,但是会造成产业生态的纵向不通;而大公司则希望构建封闭系统,又造成了生态横向不通。这些都严重制约了AI技术的应用和发展。”

显然,面对智算时代演进中的这些挑战,浪潮希望从智慧计算整体发展的视角入手,通过一系列“新”的举措:构建新型智算体系结构、打造新型智算产品体系、推动智算中心建设,同时整合推动新的行业生态,系统性地去化解当前智慧计算所面临的发展瓶颈和挑战。

这些“向新”之举,是作为智算时代重要的玩家——浪潮所提出并努力实践的。那么,这些“向新”之举具体又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产业AI化的推进作用又是什么?

如何看待“元脑”的迭代升级

“面对三大挑战,浪潮未来的布局和策略就是深耕计算产业,通过创新的元脑体系结构、创新的元脑产品体系,加速落地智算中心,建设元脑产业链生态,以智算能力驱动应用创新和产业升级,成为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动能。”浪潮信息总裁彭震在IPF大会上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从上述几个维度来看,“浪潮元脑”不仅要直面多元算力带来的挑战,还要在多元算力的融合过程中,打破传统体系结构设计,从根本上解决多架构引发的无法兼容、效率不高的问题。最终,协同合作伙伴升级原有元脑产业链生态,由牵手“左右手伙伴”转而面向全行业合作企业,在技术、服务、咨询等领域打造一个更开放的业务交流(沟通)聚合平台。

这也是IPF 2021浪潮正式发布“元脑2.0”的根本原因。回顾两年前的4月,浪潮正式发布“元脑1.0”时,其作为AI全栈能力的载体与具象,包含了浪潮全球领先的场景化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多样化的深度学习框架与工具(产品)。

彼时的“元脑1.0”是浪潮产业AI化的一个生态伙伴建设规划,其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实践和完善的系统性工程。新发布的“元脑2.0” 不止聚焦智慧计算,而是面向更高纬度的智算时代,为更多领域的合作伙伴打造了一个应用场景更丰富、合作模式更顺畅的新型生态。

这其中的变化,包括新增加的元脑生态平台AI Store,帮助芯片和算法公司将经过验证和适配的技术及产品上架到AI Store平台;同时,新出现的合作企业类型还包含了咨询服务商、区域分销商及IVR,从而形成了更为多样的生态环境。

在彭震看来,元脑已经成为浪潮面向智算时代的核心和关键点。相对于传统的超大规模集成,未来智算时代更需要的是开放标准、实现与合作伙伴共赢,“元脑会变成浪潮面向智算整个时代的品牌,而并非是细分化的品牌”。

目前,一系列变化和成效已经让外界看到了元脑的成长态势:在产品层面,近期连续面世的元脑产品体系新品包括视频AI加速器M10A;融合寒武纪MLU-Link多芯高速互联技术的“扬子江”AI服务器;4U空间内支持8颗NVLink高速互联的A100 GPU,以及此前在MLPerf基准测试中打破19项世界纪录的AI服务器NF5488。此外,融合多元算力、云边数智、异构多云的元脑OS也已发布,实现了在一套平台上提供虚拟化、云原生、大数据和AI服务。

在服务能力层面,目前浪潮与寒武纪联合建设的南京智算中心已经投入运营。这一采用先进AI处理芯片和AI计算平台的智算中心,目前能对外提供每秒百亿亿次的算力,可以为区域公共算力服务、创新应用孵化、产业聚集发展、科研创新和人才培养提供有力的支撑;而在生态建设层面,截至目前浪潮的“小伙伴”已经达到了15000家(同比增长66%。),其中分销合作伙伴达到了160多家,行业ISV的伙伴数量突破2200家,又有8家ISV伙伴跨入了“亿元俱乐部”。

如果现在要去预判浪潮未来在智算时代的发展潜力,相信这一组组数据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结束语】

这里还有一组数字:目前第二产业增加值超过4万亿元的江苏省,国土面积仅占全国的1.12%,但是GDP则占总量的10%;除了在去年底在第二产业增加值上超过了广东省,在IDC发布的全国人工智能TOP 10省份城市评估报告里,江苏省就有两个城市名列其中。

这也在某个层面解释了文章一开始所提到的问题,即什么要素才是提升数字经济时代的生产效率和生产力水平。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是技术驱动,需要创新主体(科技企业)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而在人工智能技术与经济发展的双载体理念下,浪潮所打造的这一开放、共赢的生态体系,将通过新的计算架构、新的产品体系、新的数据中心、新的产业生态,更好地应对未来产业AI化的诸多挑战,更将助力中国和全球的数字经济在未来向更高层次发展。

计算力是数字经济和数字化转型发展的基石,同时打造深度数字化商业模式也是所有组织未来的生存策略。在懂懂看来,从计算到智算,新的生产力正在形成,未来整个经济发展将是数字经济驱动下的智慧时代带来的重大机遇。基于自身的优势,捋清智算时代的行业痛点和蓝海市场,将这三方面有机结合——浪潮“向新”踩到了点上。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