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兴盛优选BD梦碎:困在“海市蜃楼”里

2021/4/13 20:39:00
孙晨郎来到长沙天心区的一家“乐尔乐特价超市”里,准备找店长面试兴盛优选BD。刚刚来长沙找工作的孙,在亲戚的推荐下,准备加入兴盛优选“闯一闯”。

 
在超市的最深处,有间小小的办公室,店长蔡艳华平常会在这里面试兴盛优选的BD。除了经营超市,蔡也是兴盛优选拓店部的主管之一。
 

与日常接触到的面试内容不同的是,蔡艳华更多是在“培训”,让面试者了解兴盛优选:

 
“我们呢,都是属于拓展部,就是你开发的门店越多嘞,职位就越高;但拿的钱和职位没关系,只和你开发的店子的单量有关系;你也可以多多拉人,因为你的下线所开发的门店单量会一并计算在你的团队单量内,这是个裂变的模式......”
 
一口标准的“长沙普通话”讲下来,让人对这个行业充满幻想。
 
“我也是今年(2020年)3月份才开始做的嘞,跟着供货商赵老大来的兴盛优选,我们都认识十多年了。”
 
“赵老大”本名赵磊,从批发商起家,在被兴盛优选模式吸引后,放弃了原本的工作,做了两年多BD,并达到了“部长”(兴盛优选BD的上级)级别,年收入近200万元。
 
说着,蔡艳华打开了兴盛优选后台的榜单,“你看,今日提成榜单中的前三名团长,提成都有2、3万元,拓展到这样的店,你的单量就不错。”
 
“不过更重要的是拓展下线,赵老大上半年一个月拿13万元提成,下半年已经一个月拿17万元提成了,他的下线团队特别大”。
 
“目前我们的第二大本营湖北武汉有个培训基地,可以去培训一下,一般培训三天,一天费用80,包吃住。”
 
一套“秀肌肉、秀金钱”的操作下来,孙晨郎已经相信了兴盛优选“编织”的致富图景,“当时摆出的案例太诱人了,我缺钱,所以想去闯一闯。”
 
对孙晨郎而言,兴盛优选就是一座“金矿”。然而,在金矿之下,“0底薪”的BD薪酬制度、“层层盘剥”的BD分级以及“类传销”的培训方式,共同建构起一座关于财富密码的“海市蜃楼”。
 
但和孙晨郎一样把“海市蜃楼”视作坚不可摧的城堡的人,却纷至沓来。高昂的金钱回报如梦魇令他们沉溺其中,于是争先恐后的想要登上兴盛优选这艘大船,渴望在这里拼搏,奋斗,以实现财富自由。他们在大海里沉浮、飘荡,却不知走得越远,身后“幻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就被拉的越大。
 
正如孙晨郎踏上的“武汉之行”。

“成功学”

  
在兴盛优选内部,BD职级从小到大分为:专员——主管——经理——部长——总裁。级别与自己团队的总月单量挂钩,其中0—30万单为专员,30—100万单为主管,100—300万单为经理,300万单或以上为部长,而总裁则是最早的14名拓店部成员。
 
赵磊便是兴盛优选“3087”团队总裁开发的直属下线。
 
面试当天,赵磊也准备驱车去武汉,蔡艳华让他接上孙晨郎同行。第二天中午,孙晨郎见到了开着保时捷卡宴、穿着深蓝色西装的赵磊,以及他的“下线”李鸿雁和赵晨。
 
“当时想,我日后也要成为赵老大那样开豪车的人”,孙晨郎说。
 
李鸿雁是赵晨的小姨,而赵磊则是李鸿雁的供应商。
 
多年前,李鸿雁加盟芙蓉兴盛,赵磊是她的供应商。一年多以前,店里生意不好,李鸿雁便被赵磊拉着加入兴盛优选;之后,李又带周围的亲戚朋友做起兴盛优选BD,赵晨就是这样加入的兴盛,他是李鸿雁的侄子。
 
如今,李和赵都已经是兴盛优选的部长。
 
“现在的00后也很厉害,都一个月提成2、3万以上呢”赵磊望向孙晨郎说道。
 
“只要做三个月以上,你就能拿到每个月2000元的基础保障,相当于养老保险,到时候想做什么做什么,钱一样会到账,特别自由。坚持做下去,你就会赚到和我一样的钱。”

图片

兴盛优选某总裁收入情况
 
赵磊靠在宽敞而松软的椅背上,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疲惫。
 
“早些年做供应商,常常夜里两三点才能睡觉,早上六点就得起床送货,常常一天下来只吃一顿饭。如今做了兴盛优选,时间上自由多了,还可以去各地玩。”
 
“我准备让我儿子做兴盛优选拓店了,但是他不好意思进门店推销,我鼓励他,进一家门店能赚40元”,李鸿雁接上话茬。
 
“现在我们都喜欢招年轻人,要敢想敢做,有些人想得太多不去实践也不肯吃苦,自然就做不下去咯。”
 
“兴盛优选拓展部最早有14名拓展人员,并由他们担任拓展部总裁,带领自己的团队开发门店,每个团队用总监编码来区分,我们的是3087”,赵磊介绍说。
 
“3087是做得最成功的团队,全国60万团点中,20万团点都是我们攻打下来的。所以我们每一届培训,都会有其他团队的专员、经理甚至部长、总监来学习。”
 
赵老大是整个兴盛优选拓展部中,收入数一数二的人,这也因此使得“3087”培训基地,成了各个团队的“朝圣地”,是“成功学”的标杆。
 
在兴盛优选的BD队伍中,“年薪百万”甚至更高,就是“王道”。
 
“我小姨不但把我拉进她的团队,还有她的姐姐妹妹,全都做到了部长。”赵晨也来了兴致,“也多亏赵老大把我小姨挖来,我们一家人在兴盛优选一年赚到的钱,有大几百万元呢。”
 
行至中途,蔡艳华给孙晨郎发来消息:“是和赵老大一起去的吗?”而她的上线也连连发问:“几个人呀?”“总监在车上没?”“拍个视频看看”“这一车人大几百万一年呢!”
 
文字间透露出的,是羡慕与崇拜,以及对赚钱机会的渴望。
 
“今年我家妹妹要换奔驰大G了,赵晨你呢?”
“我准备换辆奔驰AMG。”
“听说巨头们都要退出社区团购了。”
“活该!他们只懂得烧钱,还想学兴盛优选。”
 
三人言语间,无不透露着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之态。在新人孙晨郎眼里,这仿佛就是“成功人士”应有的姿态。“当时坐在车里,我就想变成他们这样的人。”
 
在兴盛优选的众多BD中,三人的收入,确实做到了“万人之上”的水平,三人从基层BD一路做起,快速吸纳下线,努力爬上金字塔顶尖,提成收入也是一路水涨船高。
 
他们自然也是兴盛内部的“成功学经典案例”。
 
在武汉,和孙晨郎一同来到3087基地培训的BD,都渴望成为“下一个”赵磊、李鸿雁,他们眼神中放光,那是对个人成功的憧憬,也是对“成功学”坚信不疑的执念。
 
但等待他们的却可能是“梦碎”的现实。
 

“传销”底色?


“成功学”外衣之下,兴盛优选培训新BD的方式也自成一套系统。
 
和全国各地的兴盛BD培训一样,3087团队武汉培训共分为三天:第一天军训、团队活动;第二天全封闭授课;第三天实战跑门店。这些日程都是在基地内外完成。
 
说是培训基地,实际就是一个可做团建用的别墅,三层楼近十余间卧室,开会、用餐和休息,都在这间别墅里,做饭用的食材,都是在兴盛优选上下单购买的。
 

图片

培训基地规则

培训第一天晚饭后,就是总结大会。
 
“总是羡慕别人成功的故事,总是向往别人成功的样子......这是一场再次创业的机遇,这是一场梦想机遇的角逐......”
 
每次会议前,BD们都要齐唱“兴盛优选歌”,以明确自己“兴盛优选人”的身份。
 
“唱得这么轻,连我一个人的音量都不如,出去怎么拓店?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怎么成功?”赵晨说道,“我是真诚地希望我们的团队会变好,并且能影响到那些从未了解我们的人,我们一起加油。”
 
合唱完后,赵晨开始“点评”各队拓店表现。由于培训基地中,很多BD已经开始“实战”开团,他们被分成了三支队伍。
 
“一队拓店23家,二队拓店46家,三队拓店6家”,赵晨看着三队的BD们说,“不要灰心,多去了解话术和技巧,早日跟上大家的步伐!”
 
加油、打气、让BD们相信“团队的力量”,这只是兴盛BD培训的“入门级”手段。
 
受到鼓舞的三队BD们拍手鼓掌,气氛逐渐火热起来,紧接着,赵晨、李鸿雁、赵磊,纷纷登台讲述自己的“成功学”故事:
 
“现在我们家做兴盛优选的人里,产生了四名部长,还有两位也快要升到部长了……我妹妹现在开着奔驰大G,我姐姐开着保时捷卡宴,我小侄子开着宝马7系.......先从家属朋友开始发展,像我一样带着身边人赚钱。
 
李鸿雁在台上做着分享,“这简直就是左手事业、右手家庭的微商大佬”,孙晨郎日后回忆说。
 
李鸿雁之后,赵晨给大家算了一笔账:
 
“假如你每个月想拿到2000元的工资,那你的团队总单量需要达到5万单,一天达到1666单,你的核心团队9个人加上你总共10个人,平均1个人也就166单,有的门店一天都500单,你们还觉得难吗?”
 
“我的一个下线,跑到2000元提成就不做了,现在当成养老保险定期打到自己父母亲账户上。用几个月时间,换取每个月2000元的养老保险,不值吗?
 
“你的下线也会发展下线,有些人运气就是好,躺对了方向,自己没拓展几个店,每个月照样有上万元收入。”
 
说着,赵晨大手一挥,请每个拓店人员上台发表感想、立下“军令状”:
 
“我们一起向赵老大学习,朝年薪百万前进!”
“我一定会跟着公司大方向走,哪里拓展新市场去哪里,听指挥,打胜仗!”
“我给自己一年时间,我要成为部长级别!”
 
一句句豪言壮语,一个个草根逆袭的“励志故事”,再环顾培训基地内充斥着的“兴盛元素”,台下BD们群情激奋,相信能通过“勤劳的双手”,走出年薪百万的致富路。
 

图片

兴盛培训基地内的标语

在“打鸡血”式的大会中,BD们忘却了自己拿着“0底薪”的待遇、到手的提成还要被上级“盘剥”一部分,而原本应是新人培训的大会,但对“产品优势、团长入驻流程”等的讲解,却是一笔带过。
 
大会结束后,孙晨郎只记得部长们的致富经历,BD们立下的目标,以及自己“应该怀有什么梦想?”,但对于如何开团、如何与店长沟通,孙还是一头雾水。
 
这难道不是传销吗?”,孙晨郎和多位兴盛BD都提出疑问。
 

迷雾重重


和孙晨郎类似,很多兴盛优选的“老员工”,同样对前途心怀疑问,甚至倍感迷茫。
 
来自湖北荆州的岳江,如今已是兴盛的一名“主管”。尽管拓展的门店超过200个,但岳江还未曾拿到“工作证”。
 
和孙晨郎同期来培训的岳江,希望借这次机会多学习,提升自己的单量提成。“我的上线,总是忘记把我的3个门店,挂在我名下……不过我拓展的门店大多还没上线,不太影响到手的钱。”说着,岳江哈哈一笑。
 
爽朗的笑声背后,岳江也有一段辛酸历程。
 
在未加入兴盛优选团队前,岳江跑过啤酒销售,“做了好多年了,所以我对销售很有信心。”尽管业务熟门熟路,岳江却没赚到什么大钱。
 
在来到兴盛优选后,岳江也常常感受到挫败感。“做这个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容易,而且现在赚不到什么钱,都在贴钱跑门店。”
 
“跑的一些门店因为日单量低于10单被关掉了,感觉很亏。我们这些拓店人员辛辛苦苦跑下来的门店,怎么说关就关?这样关下去,怎么赚到钱?”
 
无独有偶。
 
在武汉江夏区,孙晨郎实地拜访的20家门店中,有一半以上因为日单量不足被关停;而在街角的一家“天堂鸟”服饰店,孙晨郎找到了这条街上唯一“存活”着的兴盛优选门店。
 
“早期这条街有6个点位,现在另外五名团长全部因为日单量不足倒闭了。我们有时一天能有二十单,但订单少的时候一单也没有。”店长见到孙晨郎,有些忿忿地说道。
 
“你们(兴盛优选)服务一直是最好的,还能送货到家,但美团与盒马都没有单量要求,到时候一条街的团点全部关停,你们拿什么和别的平台斗?”
 
服装店对面,正是一栋小区的正门,下午三点,一位宝妈正在门口摆放着果蔬筐,里面放着今天各家社区团购平台送到的商品,但却未见兴盛优选的标签。
 
“早期也做过你们平台,连兴盛优选的头像我都没换,但因为有段时间日单量低被关掉了。”这位宝妈说,“你们活动少,不如别的平台好推,限制又多,上线面签又麻烦,不想做了。”
 
岳江称,自己也和上线反馈过日单量考核问题,但“没什么效果,没有人采纳意见。”
 
岳的“部长”告诉他,“这些团长肯定没用心经营。怎么能不劳而获呢?建群每天用心经营,怎么会没订单?这样少于10单日单量的团点配送过去公司是要亏损的。”
 
在部长的回答下,岳江只好作罢。
 
迷茫的不只是岳江,一位00后的兴盛BD说 “跟着做呗,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有出头之日。”他已经两年没回家了,做过汽修、外卖员,也做过厨师、打过杂。“不敢回家,家里人很反对我在兴盛优选的这份工作。”
 
刚加入兴盛优选的孙晨郎,还没有彻底掌握销售话术,在实战开团一天后,仅仅拓展了一家门店,而从更多BD口中,他得知了真实的薪资待遇,“刚来第一个月,工资只有50元。”
 
“不想做了”,孙晨郎心生退意,在培训结束后,他并没有跟随团队去南京开发市场。
 
登上大船之前,兴盛优选给BD端上来诱人的财富蛋糕;等大船启航后,BD们却发现自己驶向了海市蜃楼,“成功学”案例编织起来的泡影、“类传销”底色所带来的“自嗨式”激励,在此之下,则是一地鸡毛。
 
兴盛BD们拿着0底薪的待遇,想在层级鲜明的体系中一步步向上爬,但真正的逆袭并未“如期而至”,BD们赚取的提成,还要被上级盘剥。曾经培训大会上的热血沸腾,正在被浇灭,曾经立下的雄心壮志,正一点点破碎。
 
“还是现实点好”,孙晨郎感慨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