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校外教育培训从严监管,谁是潮水退去之后的裸泳者?

2021/4/8 15:50:00

“只有当潮水退去,才能看出谁没有穿内裤”。


如火如荼的教育培训行业,在全球突发大势面前,一改十几年来的高歌猛进,从争抢IPO变成了比赛跑路,一地鸡毛背后是焦灼的投资人,和欲哭无泪的学生家长。


一、教育培训发展简史

最近有个段子图片,据说是来自于“国际知名税务稽查及反腐败专家”胡润,他说从中国教育培训的发展史,就能看出中国十几年来的经济变化,从学英语,到学主科,到学公考,体现了中国家长的追求方向。

作为一名国际友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每年为补税稽查和反腐败事业送进去无数首富的战士,胡润充分展示出了其对国情的深刻观察。大写的赞!

中国教育培训发展目前已经经历4个发展时期:

——外语期(1978-2006年)

1978年的改革开放,打开了中国老百姓的视野。为了拯救处于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国家群众,青年人积极出国留学,首选目的地是帝国主义大本营美国。为了达成这个崇高的目标,就需要首先学习对方的语言,否则拿不到签证。

在这个硬需求之下,外语,主要是英语培训机构应运而生,并在之后的20年里茁壮成长。

2006年,俞敏洪创办的新东方学校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让这个进程达到了高峰。

——职培期(1999-至今)

中国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但是幸运的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期上了末班车。

1995年,中国已经实现了高等教育院校的计算机专业普及化,同年接入了国际互联网。在“三金工程”的推动下,全社会都对IT化产生了巨大的需求。

【名词解释】

“三金工程”是我国政府有关部门制定的信息化建设重大战略举措的一项重要内容。“三金”即为“金桥”、“金关”、“金卡”工程。

“金桥”指国家经济信息通信网,由此形成了后来国家互联网基础架构。

“金关”指国家对外经济贸易信息网,由此形成了后来我国强大的出口体系。敲黑板,马云的第一桶金就在这里。

“金卡”指金融电子化,由此形成了我国繁荣的数字金融交易体系,也为未来的电子商务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9年,杨芙清教授创办了北大青鸟,开启了中国职业培训的进程,为社会输送了百万计的IT人才。

同年,同样北大的李永新,创办了中公教育,专注于公务员考试培训,为社会输送了百万计的公务员人才。20年后的2019年2月22日,中公教育上市。

特别提示:在此要纠正胡润的发言,我国“学而优则仕”的教育传统从来没有变,考公务员永远是长期、最重要的目的地----如果未能出国的话。

今天,中公教育的市值为1781亿元,新东方为1930亿元。

——校外期(1950-至今)

校外培训这件事,要从很早很早、模仿苏联、成立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少年宫”讲起。

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少年之家,这是城里孩子的童年生活。这里有各类学习班,不但有专职老师授课,还有社会名流来兼职辅导,去少年宫不是比钱多,而是要学校推荐,胳膊上没有两条杠以上,在校外培训班都不好意思和同学打招呼。


1984年,苹果电脑诞生,李宇春诞生,中国的课外培训班诞生。

课外培训从帮助学生成长,转变到帮助家长花钱,是从哪年开始的已经无证可考,但是从当前治理整顿的局面看,绝大多数校外培训机构盯得不是学生的成长,而是收入的增长。

—升级期(1996年-至今)

1996年,“101网校”创立,成为中小学远程教育的开拓者。

时至今日,以猿辅导、火花思维、跟谁学、作业帮等为龙头的在线教育,正在构建线上线下融合、人工智能结合、课内课外契合的新教育体系。


二、教培监管整治三连击

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业的市场规模超过1.8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市场总规模占到了50%以上。

同年8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历史上首次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业界通称“国办80号文”),文件指出:“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统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米”,“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等等。


由此标志着K12培训业“弱监管”时代终结,“超强监管”时代正式到来。

2018年12月12日,教育部办公厅公布全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整改工作进展情况的通报。截至2018年11月30日,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存在问题机构272842所,已完成整改211225所,完成整改率77.42%。


当年,曾经风光一时的线上教育机构“学霸一对一”“理优一对一”宣告破产。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文件对教师资格、授课内容、形式、时限以及收退费,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至2020年底,全国有1.2万家培训机构关闭,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发布的《疫情期间培训教育行业状况的调研报告》显示,调查的1459家教育机构中:

29%的机构可能倒闭;

36.6%的机构经营暂时停顿;

还有25.4%的机构经营出现部分困难,处于勉强维持状况;

79%的机构账上资金仅能维持3个月以内。


招商证券教育行业研究员陈舒然表示:“一些资金实力没有那么强的中小型培训机构,在这次疫情中,充分暴露了它们经营上的一些风险。从行业来说,我们觉得向龙头、资金实力更强的一些优质的企业去集中,应该还是中长期的趋势。”

由此,教育培训市场迎来了史上最严监管风暴。

2021年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将从严审批培训机构,强化培训内容监管,创新收费管理方式,规范培训行为,严肃查处违法违规培训行为。

就在几日前,几份未经证实的教育监管细则在网上流传,其中一份“双减”试点的文件显示,校外培训行业或进行三限治理,即限培训机构数量、限时间、限价格。


具体而言,业内认同的监管三连击包括:

1、资金监管:家长预付费只有完成课程后,学费才是确认收入。各地教委都要求教育机构和银行合作资金监管。

2、学校延长学生在校时间,从下午3:30延迟到5:30。学校周六还安排课外班。政策同时要求在线教育机构晚上9点后停止服务。

3、暂停电视广告投放。

重击之下,谁会受到冲击?


三、我命由天不由我

2020年10月,一个好消息在互联网媒体圈子里不胫而走:

前新浪科技主编、小帅哥金磊创办的英语小班品牌“魔力耳朵”,被在线数学思维小班品牌“豌豆思维”VIPThink收购,完成了财富自由上岸。

此前,豌豆思维CEO张洁在豌豆思维四周年之际曾发布内部信表示:豌豆思维VIPThink将成为集语数英多学科在内的综合学习平台。


收购魔力耳朵,被业内称为豌豆思维的“扩科”首战。

可惜,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豌豆思维的冲浪雄心,恰恰遇到了教育培训史上最大的退潮期。

1、资金链挑战

众所周知,教育培训行业玩的是“资金链”模式,通过大量提前收取学生家长的预付费,形成资金池滚动发展。

这种模式在经济大周期良好的情况下,所有问题都没掩藏在水下。一旦遇到特殊时期,潮水退去,立刻就得裸泳跑路。

前有蛋壳公寓爆雷,后有优胜教育跑路,在金融秩序大整顿的形势下,预收模式的弊病一览无余。

为了加强行业监管,充分落实2018年国办80号文,对于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作出规定,要求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机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从2020年底开始,各地教委开始要求教育培训机构和银行合作实施资金监管,对账面资金余额实施动态监管,全面禁止超期预收。

在此情况下,全行业处于亏损的K12教育培训机构,应该收紧钱袋,收缩战线。

豌豆思维的“扩科收购”恰恰踩早了一步,提前打出了宝贵的资金储备。

据CEO张洁介绍,豌豆思维与魔力耳朵从接触到最终决定合并,只花了不到6天的时间。“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据中国网报道,豌豆思维并购魔力耳朵消耗资金超过7000万美元,超过其C轮1.8亿美元融资的三分之一。完成并购后,除魔力耳朵管理层保留少量股权置换外,高瓴资本、真格等魔力耳朵老股东均以现金方式套现离场。

留下的,是豌豆思维如何挺过这一轮资金寒冬的疑问。

近日有消息称,豌豆思维还在酝酿一项新的收购计划,目标是位于广州的在线美术小班课“画啦啦”。

等着看。


2、学时焦虑挑战

最近有多位朋友邀请聚会,动员我参与一个新兴的教育培训机会:小学校内延时课。

简单地说,就是以前小学放学时间是下午三点半,此时家长都还在上班,不但产生了学生接送的巨大困难,还造成了学生放学后无人管束的负面影响。

随着教育改革深化,近年来已经有部分城市开始试点解决三点半问题,探索提供校内课后延时服务。今年在领导的亲切关注下,全国都将逐步普及三点半校内延时课。

这对家长和学生来说,天大的喜讯。

但对那些把教育当成生意做的企业机构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此消彼长,校内官方活动多了,校外可被“挖掘”的时间就少了,变现的机会变得更加紧张。

比如最近网传一张豌豆思维的招生广告,已经到了挑战“80号文”和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的境地。


《实施意见》要求全国教育培训机构,凡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而豌豆思维“104课时超值优惠课包”,明显透露出了学时焦虑和资金焦虑。


3、我欲乘风去,可惜浪停了

2021年1月22日,豌豆思维正式官宣,成为顶流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2》官方合作伙伴。

“看姐姐乘风破浪,上豌豆思维更棒”,不知道豌豆思维哪位高人想出这样牛逼闪闪、星光熠熠的广告词。

你家孩子是看无脑电视综艺节目长大的吗?祝福你!


浪不浪得起来不知道,但是2的可能性很大:

近月以来,教育部多次发文抨击在线教育营销乱象,《人民日报》更是在近期发布专栏文章四问校外培训机构,其中问题直指校外培训广告投放铺天盖地,质问这是在做教育还是做生意?

2月底,央视已经撤下了所有在线教育机构的广告。

在线教育的疯狂广告营销,将迎来严格监管和重点整治。豌豆思维这笔钱能不能花出去,要打问号。



祸不单行,豌豆思维独家获得授权的IP《超级飞侠》,也在近期被全网下线禁止播出,IP价值大幅度跳水。


小结:

截至2019年我国K12阶段在校生人数达2.25亿人,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我国2021年K12在校生可达28986万人,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1167.4亿元。

教育是我国政府历来大力支持发展的行业,对社会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与教育的融合发展,推动教育现代化、信息化方向发展,颁布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等一系列产业发展相关政策,从技术发展、产品研发、战略方向等层面对本行业给予产业支持,并加快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新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为行业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推动行业创新性发展。

就在2020年,猿辅导完成高达32亿美元融资,投资估值达155亿美元;作业帮融资23.5亿美元;火花思维融资2.8亿美元,充分显示了在线教育行业的良好前景。

但是,“教育不是做生意”,不是赶风口、弄潮儿。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希望教育行业的从业机构,以敬畏之心,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方得始终。


作者:张栋伟(市场营销专家、资深互联网人士、大学生就业创业导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