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怪兽充电在上市前被天使投资人起诉 这个怪兽真的这么怪吗?

2021/3/25 18:02:00

作者:凌凌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导语:

3月13日,怪兽充电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文件,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承销商为高盛、花旗、华兴、中银国际。在一路的质疑声中,怪兽充电还是要上市了。

然而,10天后,怪兽充电却遭其天使投资人起诉。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3月23日,腾讯新闻《一线》报道称,怪兽充电天使投资人冯一名和尹思成正式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提起针对怪兽充电上市项目券商高盛和花旗的诉讼程序,目前法院已受理二人的申请。

临上市被起诉,怪兽充电到底怎么了?

资本的宠儿怪兽充电被天使投资人起诉

在共享经济大潮当中,共享充电宝也应运而生。

2014年初,袁炳松等人成立了来电吧公司(来电科技前身),开始研发柜式充电宝,同年8月注册成立了来电科技,10月诞生了首台共享充电设备。

随后,2016年,伴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爆,共享充电宝也开始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据悉,在2017年,中国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曾出现了2个月11起共享充电宝融资、40天12亿资本涌入的局面。

怪兽充电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

当然,这也引发了后来的诉讼。

2021年3月24日,原子创投合伙人冯一名希望怪兽充电宝创始人兼CEO蔡光渊兑现其此前承诺的3%股份。

据冯一名表示,“其与尹思成是怪兽早期创始团队成员,提出了共享充电宝的商业创意计划,并且深度参与筹建,怪兽充电的名字都是我们起的,可谓又出钱又出力。2017年3月,蔡光渊在三人的微信群里承诺,为了表达知遇之恩,愿意给二人一共3%的股份。”

随后,2017年4月,怪兽充电在拿到了由紫米、小米集团、顺为资本、高瓴资本以及清流资本共同投资的天使轮后,于2017年5月正式在上海成立,创始人兼CEO为蔡光渊,此前曾任Uber上海的总经理兼全国市场总监,CMO为张耀榆,此前也在Uber任职;CTO是前途牛通信事业部和金融研发中心总经理李晓炜;COO为徐培峰,此前担任美团众包总经理。

如果该天使投资人的爆料属实的话,那么,后来其强大的投资圈人脉也开始发力,这让怪兽充电一度成为资本圈的宠儿——仅2017年一年,怪兽充电就完成了3轮融资。截至2021年1月5日,怪兽充电共完成了6轮融资,背后则是阿里巴巴、软银亚洲、凯雷资本、高瓴资本、CMC资本、顺为资本、高盛中国、清流资本等一众知名投资方。顺为资本5轮跟投,高瓴资本更是一路陪跑。

在资本的一路扶持下,怪兽充电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设备充电服务提供商。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2020年中国移动设备充电服务市场规模已达到90亿元。按2020年毛收入计算,怪兽充电是中国最大的移动设备充电服务提供商,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充电拥有2.194亿累计注册用户,拥有超过66.4万个POI(点位)的网络,覆盖中国1500多个地区。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但怪兽充电真的打破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质疑了吗?

怪兽充电涨价无法摆脱共享充电宝行业顽疾

尽管怪兽充电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设备充电服务提供商,然而,在资本的一路扶持下,如今的怪兽充电依旧亏损严重,难以盈利。

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20年度,归属于怪兽充电的普通股股东应占净亏损为31.31亿元,2019年同期净亏损为2.66亿元,同比扩大1077.07%;而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怪兽充电的经调整净利润也从2019年的1.67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7540万元,降幅达54.86%;研发费用仅为7093.8万元,但是营销和销售费用却达到了21.21亿元。

在营收方面,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当前收入模式主要有两种:

即提供移动设备充电服务和销售充电宝。

其中,2020年度,怪兽充电来自提供移动设备充电服务获得收入为27.116亿元,占同期总营收的96.5%,可以说几乎全部来自提供移动设备充电服务。

不过移动设备充电服务下,怪兽充电还存在两种运营模式——直营模式和网络合作伙伴模式。

在直营模式下,由怪兽充电自己管理共享充电宝和机柜的位置,并根据放置在其POI处的机柜所产生的收入的百分比向位置合作伙伴支付佣金。在网络合作伙伴模式下,由合作伙伴管理共享充电宝和机柜的位置并根据机柜所产生的收入的百分比收取佣金。

值得一提的是,营销和销售费用占怪兽充电运营费用相当大一部分,主要是支付给位置合作伙伴和网络合作伙伴的激励费用,包括入场费和佣金。

直营模式下,怪兽充电根据预期收入向位置合作伙伴支付入场费来确保获得点位进行投放,支付的百分比为设备产生的收入的50%-70%之间。而在网络模式中支付百分比要更高,向网络合作伙伴支付的佣金率在75%-90%之间。

基于这两种运营模式,直接导致怪兽充电为了拿到点位而提供给合作伙伴的奖励费用大幅增加,由2019年的9.276亿元上升至2020年的15.76亿元,同比增加70%。其中,入场费用由2019年的1.06亿元上升至2020年的3.80亿元,佣金由2019年的8.22亿元上升至2020年的11.96亿元。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分析报告》,在头部的4家共享充电宝企业直营模式盈利能力分析中,毛利率均值为24.85%,而设备成本仅占15.4%,BD人力成本为10.5%、商户成本达到了46.8%。

一番埋头苦干最终却成了为商户“打工”的命运,作为移动设备充电服务提供商,怪兽充电的可以说是有点悲哀,然而,扩充点位、大量进驻商家又是共享充电宝企业扩大规模中最重要的路径,而在一些核心商圈中,美团共享充电业务强势回归加之各个品牌之间的激烈竞争,企业想要获得点位所付出的商户成本只会更高。

于是,为了营收,怪兽充电共享充电宝的每小时使用价格已经由最初的1元/小时上涨到了现在的4元/小时,在火车站、景点等地的每小时使用价格甚至达到了10元/小时。

不断上涨的价格引来骂声一片,然而尽管如此,整个行业的盈利空间依旧非常有限。

伪共享模式下   怪兽充电前景难言乐观

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Joel.Spaeth于1978年提出。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其价值由两个方面创造,一是资源拥有方通过利用闲置资源从而获得收益。二是资源使用方以较低的成本获得资源的使用权,满足自己的需求。

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闲置资源,但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充电宝,都是在创造资源实现共享,从而忽略了闲置资源这一重要因素。

以怪兽充电为例,超过66.4万个POI,以每个机柜12个充电宝数量量计算,怪兽充电至少拥有超796.8万个充电宝,而怪兽充电仅仅是这个行业头部企业的四分之一而已,甚至不包括三四线城市中大大小小的的区域性龙头企业。

这说明,共享充电宝仅仅做到了字面意义上的“共享”而已。

而共享经济的本质中所提到的较低价格也仅在最初有所体现,到如今充三、四次的价格已经可以购入一个充电宝,不断涨价行为真的会有人买单吗?

创造资源、低价抢占市场、提价、收割,一系列似曾相识的感觉,很难说共享充电宝的出现发展至今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的一种,相反的是,我们正在被充电宝共享。

其次,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当前共享充电宝行业中的主要企业在拥有专利数量方面,街电科技在总体数量及增长速度方面均处于领先位置,其次为小电科技,怪兽充电排名最后。

对此,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专利数量一定程度上能反映企业研发实力和投入,但也受到机柜形式和发展时间影响。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用户整体体验差别不大的情况下,技术优势能否转化为产品形式革新显得更为重要。

但目前来看,同质化竞争仍然是当前国内共享充电宝行业一个无法破解的局面。

一个更真实的问题是,共享充电宝是必须的吗?

显然不是,共享充电宝的出现仅仅是缓解了用户在外出时因没有随身携带充电宝但智能手机电池电量却耗尽了的情况。

如果迟迟未能实现差异化竞争,仅仅是依靠涨价来“续命”,那么当它每小时使用价格到达用户心理接受上限的那一刻,只需携带充电宝甚至是一根充电线就可以结束当前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内卷。

由此可见,怪兽充电就是一枚短期“怪兽”而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