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互联网圈的那些比特币“赌徒”

2021/3/24 15:36:00

2010年5月22号,程序员Laszlo Hanyeczyong 花费1万个比特币(当时价值40美元)买了两个披萨,这也是比特币的第一次购物交易,自此比特币真正拥有了货币属性。如果按最近比特币的价格来计算,这两个披萨价值超过了5亿美元,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贵的披萨了。

当手机上的基金大盘把新生代韭菜们映得脸绿绿的时候,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最魔幻的存在。无数买不到高端显卡的装机佬们,每天都在渴望着“矿难”早日到来,然而最终等到的却是显卡一天比一天高的价格。

于是乎,在面对比特币这个10年疯长20万倍的魔幻存在时,一些原本走在互联网前沿但主业日薄西山的互联网公司,也禁不住诱惑并走上了投机之路,成为了一个个虚拟货币的“赌徒”。

只是不知,这些投机的代价会不会超过当年的那两块披萨。

谁还记得九城是家游戏公司?

3月19日,第九城市宣布已经透过旗下子公司NBTC Limited,与矿机商比特大陆签署年度矿机采购协议,九城将向比特大陆采购24000台S19j蚂蚁矿机,矿机将在2021年11月开始交付。

如果按照现阶段S19j蚂蚁矿机市场价格3.4万元每台计算,24000台矿机的采购成本将超过8亿人民币。

或许普通游戏玩家看到这则消息多少会有一些惊讶。在大多数玩家的认知中,九城还是那个当年将《魔兽世界》引入中国的老牌游戏公司,而当这家游戏公司也开始挖矿,自然会带来不少的疑惑。

而对于一直关注九城的人来说,这则消息就不会感到意外了。从5年前代理《穿越火线》手游难产后之后,九城就几乎在游戏界销声匿迹。如今,打开九城的官网几乎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丝关于游戏的内容,满满都是各种矿机采购、虚拟货币的消息。

九城上一次得到外界的大面积关注,还是在2019年其宣布以6亿美元投资国内互联网“第一老赖”贾跃亭。当然,这份投资最终也不了了之,毕竟当时整个九城账上也没有6亿美元。

从《魔兽世界》到《奇迹MU》再到上海申花,朱骏和他的九城曾经一直是国内互联网领域最亮眼的存在。但是回顾九城的整个发展过程,就会发现“投机”或许一直就是骨子里的布局,从未自研、一直代理的思路,注定了当初代理《魔兽世界》那5年成了唯一高光时刻。

某种意义上来看,代理游戏就是一次“押注”,之前投资贾跃亭的FF9同样是“押注”,现在All in区块链、大举挖矿依然是在“押注”,没有核心产品和竞争力,只能依靠押注去赌自己能踩中下一个风口。

其实早在2018年,九城就宣布All in 区块链了,但在真正的区块链技术方面,九城并没能拿出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就在同年10月,第九城市发布公告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保留代码转板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原因是未达到纳斯达克全球市场5000万美元最小市值的条件)。

如今,九城选择了最粗暴简单的方式,亲自下场挖矿。或许在朱骏的认知中,斥资8亿买矿机下场挖矿也是参与区块链发展的一种表现。

不过,从现在九城的股价来看,亲自下场挖矿的它或许真能得到一定回报。宣布购入矿井之后,九城这个大矿场的股票股价一路上涨,从年初的3美元暴涨至现在的50美元,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涨幅超过16倍。记得就在去年3月初,第九城市ADS股价还因为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还曾再度收到纳市退市警告。

在这个因为比特币而狂热的时代,九城或许可以被称作最魔幻(也最戏剧)的那一个。

不再专注美颜时代的美图

如果说朱骏是“赌徒”的话,那么蔡文胜可能就是中文互联网领域里最擅长投机的那一位。

3月7日晚间,美图公司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集团于2021年3月5日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购买了15000单位的以太币和379.1214267单位的比特币(BTC),这两种加密货币的总对价分别约为2210万美元和1790万美元,合计为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0亿元)。

根据美图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2020年上半年公司总营收为5.57亿元人民币,这也就是说蔡文胜一下拿出了公司将近一个季度的营收来购买虚拟货币。

可以说,蔡文胜天生具有福建商人那份敏锐的商业嗅觉。2013年,作为天使投资者的蔡文胜正式出任美图董事长,通过对“颜值经济”的把握,美图秀秀也取得了不错的业绩。虽然财务表现上不甚理想(2013—2019年美图累计亏损超过120亿元),但还是积累了数亿用户。

回顾美图这几年的主业发展,工具型产品的弊端在这家公司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2016年上市时,美图的手机业务几乎贡献了公司全部营收。但年出货量只有几百万台的美图手机,本身也是一个巨额亏损的深坑,最终其在2019年4月宣布关停手机业务,并将美图手机品牌独家授权给了小米。

彼时,外界一度认为小米会拿下美图手机这个品牌,将其作为自己手机产品线中的一部分。但从现在来看,小米显然对专门的美颜自拍手机没什么兴趣。

失去硬件营收支撑的美图,虽然坐拥超2亿月活用户,但始终在商业化上举步维艰。手机业务出售后,美图先后尝试(投机)过游戏、社交、电商、医美甚至还出过盲盒产品,但始终没能出现一个真正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

不过对于区块链或者说虚拟货币,嗅觉敏锐的蔡文胜可能是国内企业家里最早涉及的那一位。早在2014年其就对欧易OKEx进行了投资,并购买了人生中第一枚比特币;2018年区块链概念在国内爆红,蔡文胜也是当时那个著名的“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轮值群主。同年,他对外宣称自己持有一万枚比特币。

2018年,美链的代币“美蜜”(BEC)登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OKEx,虽然当时美图方面否认“美蜜”由自家发行,并坚称不会ICO,但美链与美图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是让外界始终对其抱有一定质疑。

最终,“美蜜”没能像比特币那样一飞冲天。就在双方宣布合作两个月后,BEC美蜜合约出现了重大漏洞,黑客通过合约的批量转账方法无限生成代币,导致BEC的价格瞬间归零。回看两个月前其刚上线的时候,美蜜整体市值还曾一度超过280亿美元。

虚拟货币就是这么疯狂的一个圈子。

如今,乘着比特币暴涨的浪潮,蔡文胜又一次高调进入币圈。虽然他称自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其实虚拟货币这只“螃蟹”他早就已经吃过无数次了。但是对于近年来一直飘飘忽忽尝试寻找自己未来的美图而言,美颜时代终究抵不过炒币时代。

“时代弃儿”500彩票网变了

相较于九城和美图,无数彩民们印象深刻的500彩票网,这一次转型来的更彻底一些。

3月8日,500彩票网发布一则公告,表示董事会决定将公司英文名称变更为 “BIT Mining Limited”,中文名称变更为“比特矿业”,股票代码变更为 “BTCM”。

名字的改变代表着500彩票网彻底抛弃过去,将自己的未来押注在区块链以及虚拟货币身上。

回顾整个500彩票网的发展历程,可以简单的概括为“成也彩票、败也彩票”。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互联网体彩服务平台,也是唯一拥有许可证的民营互联网体彩机构,它曾经创下一年内利润暴增24倍的辉煌成绩。

在2013年登陆美股,成为国内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彩票公司后, 美梦就逐渐变成了噩梦,随着2015年多部门联合叫停“互联网售彩”,失去主要收入支柱的500彩票网也直接从盈利跌入亏损。根据公司财报显示,从2015年至2020年,其已经连续6年亏损,累计亏损金额达22亿元。

虽然从禁售令之后的5年间,500彩票网尝试过各种自救的方式,例如推出移动棋牌类游戏、收购境外博彩公司、转战线下体彩等等,但均未有太多实质成效。如今辗转腾挪多次后,暴涨的虚拟货币自然走入了500彩票网的视野,毕竟挖矿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2021年1月11日,公司宣布增发1440万美元股票用于购买比特币矿机;1月28日,再次宣布以1350万美元的价格认购港股上市公司乐透互娱1.69亿股,后者运营者三个大数据中心,客户主要从事加密货币采矿业务。此外,乐透互娱还宣布收购甘孜州长河水电消纳服务有限公司49%的股权,价格约为现金1360万美元(公司主营供电业务)。

2月2日,500彩票网宣布已就5900台比特币采矿机签订最终购买协议,总对价约为5520万元人民币。2月26日,其以对价约人民币3130万元(约合490万美元)购买1923台比特币S17现货矿机。

从矿机到数据中心再到水电站,可以看到500彩票网完成挖矿的整体布局。从现在实际运营的业务来看,或许更名为比特矿业的500彩票网,与那些深山老林里的大型民营矿场真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虚拟币圈的“玩票大师”马斯克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三个互联网圈案例,都是因为公司主业发展不顺,被迫选择虚拟货币投资的话,那么站在新能源汽车这个时代风口顶端的马斯克,则很好地演绎了什么叫“玩票大师”。

在特斯拉2月8日给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中显示,该公司已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如果按照当时比特币大约3.5万美元一枚的成本计算,特斯拉的15亿美元大约换回了4~5万枚比特币。

同时,特斯拉还表示公司将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这一做法也让特斯拉成为全球第一家接受虚拟货币支付的大型车企。

这并不是马斯克的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

今年1月29日,马斯克曾将自己的推特账号简介改成了“bitcoin”(比特币)。当时外界并不知道马斯克这样做的背后目的,但其作为如今全球互联网圈最大的网红企业家,流量影响绝对惊人:就像他年初给clubhouse带来了巨大流量一样,马斯克的“带货效应”是非常明显的。在他更改推特简介之后,比特币短线拉升了800美元,价格一度报于32758美元/枚。

随后在2月2日,他又在clubhouse上表示自己后悔没有在8年前购入比特币,但好在“目前还不算晚”。

在马斯克这样的顶流加持下,比特币价格再度迎来一波暴涨。在其宣布购入比特币13天后的2月21日,比特币价格突破57000美元。如果按特斯拉当时持有5万枚比特币来计算的话,这笔投资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就获利超过10亿美元,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特斯拉2020年辛辛苦苦卖出的50万辆汽车的营收(7.21亿美元)。

面对这样令人疯狂的投资回报,没有人会不动心,包括马斯克这样一度专注造车、造火箭、造超级地铁的网红企业家。而且他的目光也不仅仅只盯着比特币,就连“狗狗币”这样典型的空气币也是他的目标之一。

我们可以简单看一下马斯克的操作:

2月4日马斯克发推 “Doge”,狗狗币短时拉升日内涨超 80%。

2 月 6 日,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起了一项关于未来地球货币的投票,获得56万次以上的投票,其中70%的人投给了狗狗币。

2月24日,马斯克发布了一张狗狗币登陆外星球的图片,并配文:照图理解。

就在去年末,狗狗币还是一个单价不足0.003美元的典型空气币,而在马斯克过去两个月疯狂地安利之下,这个空气币也迎来了暴涨。2月上旬其价格一度逼近0.08美元,虽然现在有所回落也依然接近0.06美元。也就是说,3个月的时间狗狗币的涨幅达到了20倍。

所以说,马斯克始终是个商人,商人永远是无利不起早的。他不会为与自己毫无利益关联的事物频繁发声和站台。站了,就要有回报。

2月13日,加密社区成员发现一个狗狗币地址持有超过 360 亿个 DOGE(25 亿美元),这个神秘地址持有了狗狗币 27% 的市场供应量。经过用户破解部分信息后发现,持有量第一的IP地址所交易的狗狗币数量,可以被转录成二进制代码,其中一组数字正是马斯克的生日。这也让很多人认为,这个神秘地址背后的所有人就是马斯克。

【结束语】

无论是比特币还是狗狗币,这些虚拟货币究竟是否有现实意义,现在谁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最起码从现在的实际情况来看,除了耗费全球算力资源之外,没有价值标的、没有明确监管体制、价格波动明显是其主要特点,这显然不具备大规模货币属性。

或许唯一有价值的也正是因为这种几乎三不管的状态,让虚拟币成为投机者最喜欢的对象。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虚拟货币本身有没有价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那些“愿意相信它的人相信”——它们真的有价值。

虚拟货币的狂欢中,所有入局的人都是“赌徒”。尤其是那些彷徨中的互联网人,他们要么曾经叱咤风云,要么是手中还能拥有一些赌本,要么是每一次“积极转型”后总能从二级市场收割一波。借用《破坏之王》的那句经典对白:我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我是说入场的各位都是……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