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牌桌上的互联网大佬们

2021/3/12 23:14:00

撰文\ 吴不知
编辑\ 蓝山

【这是银杏财经第367篇原创文章】




“这一把,我必须要赌,赌不一定会赢,但不赌一定是输。”

大背头、燕尾服、食指与中指的骨节处夹着一支雪茄,荧幕上的发哥吞云吐雾。身后小弟雀跃,众人高呼,只等亮出他必胜的底牌,赢下所有筹码。

欢迎来到赌神的世界。

又或许是一袭红裙,眼里万种风情的邱淑贞,嘴里叼着一张梅花K展示扑克飞牌绝技。火辣,性感,而妩媚。

你的赌注、技术、理智,在这里通通无解。

从风险里获利是种神奇的体验,德州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此。

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德州是个易学难精的游戏。新人简单熟悉规则后就能上桌,但他们缺乏技巧与经验,一两次叫牌就会被老手看穿。

把这个游戏带入中国的,是有着海外背景的投资人。据说创新工场经常组织创业者与投资人打德州,以此来判断一个人的智力、情绪管理和风险控制能力。而李开复本人,2011年就在知乎上分享过德州扑克的技巧、经验和原则。

Bluffing以小搏大,手中攥着小牌却不停加码,试图拿风险换收益,一如阿里与雅虎中国;Slowplay扮猪吃虎,诱使对手不断投入,在对手All in之后吃下全部筹码,一如美团单车与摩拜。

在一次又一次的博弈中,通过技巧与能力战胜别人,然后获得成倍增长的生理快感。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不断上演的价格战同牌桌上的筹码博弈如出一辙。不论牌大牌小,跟牌弃牌,或多或少都有赌的意味在其中。滴滴与Uber中国是这样,58与赶集是这样,美团与饿了么的竞争,也同样如此。

创业如牌局,输赢一瞬间。

然而只要有筹码入场,就会创造出一种仪式感。哪怕最初是带着玩一把的心态,最后都难免想要得到更多。

 

1

概率信徒

 
创业者到底有多少含“赌”量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二者都面临同一问题:如何看待风险。而在商业模式未经证实之前,纵情向前的创业者们,与赌徒必胜的雄心壮志并无差别。

学界有个说法叫赌徒谬论。大意是无论大小,押中的概率都是五成,若是一把输了,下一把抬高筹码不仅能捞回本金,还能扭亏为盈。

比如王兴。

说句玩笑话。创业者与赌徒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做企业的人爱好打牌,可能与个人经历有关,也可能与赌徒心理脱不开干系。

如果不是23岁的女生从货拉拉上跳下去,周胜馥的算计依旧天衣无缝。

不像内地状元家里有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奖状墙,周胜馥成为新界“十优会考状元”是好胜心使然。这次成功经历对周而言至关重要,在他后来的人生轨迹中,屡次因为欲望满足之后的疲倦感而调整人生方向。

周胜馥高中毕业后进入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深造,那里走出了朱棣文这类学界与政界双栖的人物。后来转投经济学,毕业后拿到贝恩offer入职华尔街。

这三年他并未有太大建树,很可能工作量也不那么饱和。否则,他就不会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午后点开网页,沉迷在德州世界不能自拔。

有人说赌博害人,但周胜馥不这么想。

爱好是最好的导师。自2002年开始,随后七年,周胜馥从线上鏖战到线下。成为职业玩家之前,他同时开35局德州积累作战经验,甚至为此自研出一套软件来统计和复盘牌局。

如果有一天不做货拉拉了,建议他出一本《我当赌徒那些年》,传道授业解惑,定能超越资深票友李开复。

周胜馥对很多家媒体说过,自己可能是那段时间里全世界最专注于打德州扑克的人,出于什么心理只有他自己知道。

从华尔街精英到职业赌徒,身边有很多人不解他的选择。

但周胜馥认为德州不只是赌博,而是集运气与技术于一身的事情。用他的话说,“短期来看,赢钱是靠运气,但要想长期赢钱,就一定要像下象棋一样精于计算。”

这个说法很专业。有许多赌徒认为,只要在输的时候降低筹码,赢钱时拼命加注,就可以规避风险,学术上把这称为Martinagle倍投法。

理论上输赢各半,可连续猜中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Martinagle倍投法的前提是无限资本,可赢的概率只有50%。

好在幸运女神眷顾了周胜馥。

在做职业赌徒的第五年,周胜馥开始收到回报,每月大约能赢十万港币,最多一次赚到上百万。第七年,他已经从牌桌上获益3000万港元。

屡战屡胜让周胜馥意兴阑珊。由52张牌组成的世界被算得毫无悬念,加之毫无规律的作息,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严重透支。
 
周胜馥开始萌生退意。

赌桌是个奇妙的世界,那里不仅有输赢起伏,还会遇到各色人等。或许在牌桌上得到过高人指点,2009年周胜馥带着赢来的钱,趁着次贷危机的余波抄底香港楼市,这次梭哈让他的身家再次翻倍。

四年后的夏天,当朱啸虎远赴美国Uber全球总部和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探讨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的可能性,外界只看到网约车市场的刀光剑影,周胜馥却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下一个目标。

相比2C市场的酣战,2B的O2O货运还是一片蓝海。


2

“平托”陷阱


1971年,福特汽车生产了一款叫平托(Pinto)的小型家用车,因为售价低廉小巧而大卖。

迅速攀升的销量,提前让设计缺陷暴露在阳光之下。1971到1977年的六年间,累计造成500起恶性交通事故。

发现这件事之后,公司管理者叫来设计师,经过一番抉择,最终还是放弃了改良计划:加装油箱保护装置要花费1.375亿美元,承担死亡与受伤赔偿,按照现有事故率只需花费4950万元。

当这份文件以备忘录的形式出现在法庭,陪审团一片哗然。平托车不仅因此退出历史舞台,也成为这家汽车巨头身上难以洗清的污点。

“平托”陷阱表面是人为财死的算计,实际上是将风险视为博弈筹码。

不知道为什么,周胜馥没能从前辈身上汲取经验,反正货拉拉的司机注册门槛一直都不高。

在与58速运的博弈中,货拉拉总计获得8轮融资。根据“企查查”提供的信息,为了更大的竞争优势,货拉拉把拉来的所有融资,都投到了与对手的价格战之中。

2015年的天使轮融资,周胜馥说货拉拉要成为全球交易额最大的物流平台;后来的Pre-A、A、B轮总计5000万美元融资,全都梭哈到城市扩张之中;C轮1亿美元融资用于探索新业务,比如上线企业版;D轮用于汽车销售;E轮用于下沉市场的开拓……

总之没有一轮用于平台监管(听说今天好像有了)。

周胜馥把他在大学学到的概率论知识,全都用到了“同样是一百块钱,多少拿来做广告,多少拿来做司机培训,多少拿来招聘大牛,资源怎么投放”的商业逻辑中,并将之描述为自己的独特“理解”。

货拉拉能走到今天,有偶然也有必然。但就像唐岩说:“创业如牌局,成功大半是靠运气”。

唐老板若不是拿了一手天牌,陌陌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今天。

2011年,陌生人社交一片混沌,不存在太多的合规性负担,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微信。而唐岩亦正亦邪的性格,让陌陌得以在监管的灰色地带自由穿梭。

这段成功经历,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打通了创业和打牌之间的隔阂。

对于创投圈而言,德州是一种交际手段。

创业初期的唐岩手头紧,一方面为了过牌瘾,另一方面也想从牌桌上积累资本和人脉,经常呼朋引伴找人打德州。平时里寡言少语,一坐到牌桌上就成了话痨,讲段子抖机灵,试图分散他人注意力,为自己增加胜率。

陌陌当时情况与坐上牌桌的唐岩有着类似之处。LBS在大多数行业被用于定位服务,到了陌陌那里,就变成了连接人类的荷尔蒙。总之,许多功能到了陌陌,都变得无比妖娆。

是不是赌博要看金额高低,但能从牌桌上积累流动资金的,除了周胜馥恐怕就只有唐岩了。朋友们满载而来,空手而归,这才有了唐岩“抢劫犯”的诨名。

陌陌猥琐发育的几年,唐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手机上。下班吃饭用陌陌搞直播,就连在牌桌上,也不忘给主播送游轮、射火箭。

创业成功后,陪他打牌的人越来越多。猿题库创始人李甬得知这件事情后,曾因此给陌陌投了一笔钱。在他看来,唐岩喜欢计算和逻辑,这种人往往拥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

陌陌市值越高,唐岩的牌打得越大,巅峰时期,一晚上输赢几十万是小case。唯一让他感到寂寞的是,身边玩得起一把十万的人越来越少。

有人将唐岩归类为“松凶”型选手,这个路数的人信奉“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所以在唐岩治下,陌陌以一种“小心计算,大胆出击”的方式迅速做大。王力接手后,陌陌变得温吞,四平八稳,提前进入中老年,就像Grinder型牌手,格外小心,相信成绩是磨出来的。

3

牌桌识人


商场无父子,牌桌无老少。

如果说风险连接创业和赌博,那牌桌就见证了新旧商界大佬的更迭。

柳传志曾公开感慨,叱咤牌局多年还是打不过马云,某局比赛中输过8万块。他总结的原因是自己不够果决,事实上马云在另一个场合说,自己打牌根本不看牌,而是观察对手的眼神。眼睛是心灵之窗,透过那里能够洞察对方心理活动。

程维之所以能成为马云和柳传志的得意门生,至少他们志趣相投。

他在大学时就有过一段打牌、泡妞、谈恋爱的时光。在危机爆发之前,滴滴的快的业务曾在成都推出过“一键呼叫麻将牌友”功能。一位曾在阿里1688上海区的高管透露,早期2B业务有许多骨干都热衷于洗脚打牌。

货拉拉与58速运相争时,周胜馥有没有召集员工打德州不得而知。但滴滴与Uber大战期间,程维经常带着下属聚众玩牌。

当时Uber与滴滴在全球交火,The Information汇总了一张世界地图,展示两大巨头业务覆盖区域。从巴西到中东,从墨西哥到澳大利亚,的确如程维所说,经历了一场“凡尔登战役”。

与Uber对峙期间,滴滴办公楼的灯常常一亮就是一整夜。

每个清晨,《乌兰巴托的夜》准时响起,滴滴的员工们在高亢的歌声中投入战斗。当夜幕降临,程维会拉上几个下属在办公室打德州。

不全是为了释放战事胶着的压力,程维还喜欢在打牌的过程中,观察每一个人的性格,然后根据个人判断,将员工调去相应岗位。

战歌、德州与商业浑然一体。大概是这段经历亮瞎了吴晓波,否则他不会将程维看作是叱咤江东的小霸王。

不过孙策好像打不了牌。

从某种程度上讲,牌风的确与个人气质息息相关,比如刘强东就喜欢带着兄弟炸金花。

三年前,东哥被迫退居二线,把京东商城交给徐雷,给自己的三驾马车配了三位车夫。然后又在去年岁末连发文书换下陈、王,权力像悠悠球一样重回集团。

虽然远离江湖,东哥却藉由分拆等手段,收尽渔翁之利。除了已经上市的京东集团、达达和京东健康,京东物流、京东工业和京东科技也不时传出上市讯息。

憋了两年多,东哥翻牌的速度越来越快,恨不得一把博出个满堂红。

 

4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总是希望通过一种固定的聚会和圈层来维系彼此之间的联系。

好比德州是属于科技圈的社交舞台。
 
回看时常出入德州场的群体,会发现李开复、吴世春、柳传志、马云、陈一舟、程维、孙陶然、唐岩、许朝军的名字赫然在列。

当然,还有更多。

一局德州,在牌桌上是过牌、下注、加码、全押,延伸到商业社会,变成现实世界里更加残酷的风险与收益的对抗。

押注前的每一次跟随、弃牌时的每一分不舍、梭哈时的每一次冒险,共同组成了渴望胜利、享受风险、风云变幻的科技互联网。

不信没有事先铺垫过的运气,不赌自己承担不了的风险,当创业遇到突破不了的瓶颈,就要及时止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李斌一样幸运,在山穷水尽之时还能找来合肥兜底起死回生,更多人都如贾老板一般,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公共牌只有五张,底池里的筹码不会无限大,期望收益与沉没成本之间的权衡与取舍,是一门真正的艺术。

没有人的运气会一直好下去,至少在牌桌上,只有庄家,才能通吃。
 
 
参考资料:
1中国经理人:周胜馥:将“赌”进行到底,2018.
2巴九灵:程维成为程维,2020.
3创业家:专访陌陌CEO唐岩:一个任性的富豪,2014.
4财经天下:唐岩和他的陌陌: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2017.
5银杏财经:京东还剩下多少久经考验的战士?202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