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PingPong冲刺创业板:支付牌照“名不正”,价格战“拖累”盈利

2021/3/3 22:04:00

来源 | 镭射财经 作者 | 黄老邪

近日,有媒体报道,杭州乒乓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PingPong)拟申报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目前正在接受中信证券第二期辅导工作。

工商信息显示,PingPong成立于2015年6月,法定代表人陈宇是其创始人和大股东,持股19.25%。目前已完成两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广发信德、沃富基金、杭高投等。PingPong主打跨境支付,合作伙伴包括中国银联、中国银行、中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杭州)、上海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等机构。

PingPong所处的跨境支付领域,近期被曝包括连连支付、Payoneer等多家企业计划上市,争夺“跨境支付第一股”桂冠,从而扩大自身融资来源,借助资本市场力量扩大业务布局。

目前,PingPong的上市之路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无论是支付牌照“名不正言不顺”,还是行业对手林立、竞争加剧,盈利空间收窄,都让其上市“钱景未卜”。

01

支付牌照未获批,“名不正言不顺”

PingPong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其服务全球卖家近100万,2020年交易规模超千亿元,是“第一个获得欧洲支付牌照的中国民营企业”。

在强调其“拥有欧、美、?、香港地区牌照”的同时,PingPong并未说明其是否获得由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后者与外汇管理局准许开展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的批复。同为《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办法》中,对支付机构开展电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提出的“持证要求”。

对于跨境支付企业来说,牌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是在监管层面的反复强调下,“跨境无证经营”的风险正在积聚。

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孙天琦在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金融开放不等于没有监管,金融必须持牌经营,而金融牌照必须有国界。获得外国的牌照但没有在中国拿到牌照,不能通过数字平台给中国投资者、消费者提供相关的金融服务。

随着牌照成为跨境支付机构的硬性要求,PingPong正通过曲线入股的方式,获得支付牌照。

这一操作的风险在于,牌照收购需央行审批,周期长,不确定风险大。

企查查显示,2019年9月,上海伊千网络将所持有的浙江航天电子股权质押给PingPong。浙江航天电子已于2012年获得支付牌照,2017年续展,有效期至2022年6月。

问题在于,央行要求相关支付机构在变更公司股权结构(不涉及主要出资人)时,应在变更前向人民银行分支行提出变更申请,说明拟变更事项、变更原因,并提交相应的申请材料。目前,浙江航天电子大股东仍为上海伊千网络,其股权变更还未得到央行的正式审批,

更何况,股权变更获批后,从事跨境支付的PingPong还需向外管局申请许可,跨度长,同时面临着不确定性较高的合规风险,以及跨境支付业务费率下调带来的盈利风险。

02

价格战下盈利“难上天”

报道显示,PingPong等企业的收款模式大致为:消费者在平台型电商如亚马逊、eBay等购物后,货款会先由平台收取,平台会根据账期向卖家结算货款,境内卖家可以向收款公司申请海外本地银行账户用于收取平台汇入的款项。收款公司收到平台汇入的款项后,卖家发出指令给收款公司,收款公司汇款至卖家制定的账户。

PingPong表示,客户境外资金一般存放于国际一级清算银行的备付金账户,客户的境内资金将由持有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跨境支付牌照的支付机构处理。

资金入境结算中,第三方通道的参与,将让跨境支付企业的成本“水涨船高”。同时,跨境支付领域的价格战,已将行业支付费率从3%-5%压到极低水平,PingPong跨境收款费率目前为1%。在合法运营的前提下,跨境支付行业盈利空间有限,利润受到挑战。

在此背景下,不少跨境支付企业将目光转向增值服务。Payoneer发布橄榄枝计划,连连数科推出LianLianLink平台,PingPong推出光年、福卡服务。

随着入局玩家的增多,增值服务品类趋于同质化,不仅使得差异化发展的原有目标难以实现,还成了“锦上添花”的点缀,最终还是要靠跨境支付企业对于有收款需求的用户的争夺。而正加速出海的参与者,正让PingPong面临愈发增大的竞争压力。

03

赛道参与者众,生存空间受到挤压

跨境支付近来因市场空间巨大,正吸引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及商业银行加速出海。愈发拥挤的跨境支付赛道,正上演着费率战和合规性的比拼,让占据较多市场份额的老玩家们,“被迫”加入存量战场。

根据移动支付网发布的《2020年中国支付业跨境与出海报告》(下称《报告》),截至2020年11月初,此前获得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许可的30家支付机构中,已有20家通过备案。并且已经有部分支付机构直接“下海”,推出跨境收款产品。

同时,银行也在跑步进入跨境收款行业,先后有中信银行、浦发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稠州银行等金融机构发布相关产品,且费率保持在0.2%左右。

此外,外资支付企业也在加快入华步伐,并盯上跨境支付领域。

PayPal近期完成了对国付宝的收购,成为了首家在我国持牌的外资支付机构。

万事达卡公司和网联公司合资的“万事网联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提交的银行卡清算机构筹备申请2020年2月份获批,有望成为我国第二家合资银行卡清算机构。

央行2020年6月份向美国运通与连连数字的合资公司连通公司核发了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该公司已于当年8月份开始商业运营。

至此,原有跨境支付企业、支付机构、商业银行、外资支付企业等,正在跨境支付领域上演“四国杀”,

在此基础上,数字人民币“落子”跨境支付,也为跨境支付的未来带来了新的更大的想象空间。

央行今年2月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加入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

据介绍,该项目将进一步构建有利环境,让更多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央行共同研究提升金融基础设施的跨境支付能力,以解决跨境支付中的效率低、成本高及透明度低等难题。

顶层设计上的改变,让跨境支付领域面临降维打击的风险,也威胁到正激烈竞争的诸多从事跨境支付业务的企业。

面对顶层逻辑的改变风险,如何坚守已有市场份额,稳固自身在跨境收款领域上的优势,让上市之路走得更宽广、更顺畅,成为PingPong必须正视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