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21,互联网开始比烂?

2021/1/5 20:50:00


作者 | 傅叶 吴曦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2021 年的开工第一天,拼多多「犯了众怒」。

相关信息估计已经有所了解,这里只对来龙去脉的时间线简单回顾。

1 月 3 日晚,网传拼多多社区团购相关业务的一名员工,加班至深夜在回家路上猝死,在脉脉和知乎上亦有多名用户发帖表示事件属实。

引起舆论迅速发酵是在 4 日一早,在知乎有关该事件的问题下,拼多多官方认证账号发表了一段极具争议的回答,而后在不到一分钟内该回答即被删除。


下午四点,拼多多官方发出回应,证实一名 23 岁员工在 2020 年 12 月 29 日凌晨不幸离世,并且在回应中声明知乎回答截图为「谣言」,并不是拼多多官方回应。

下午六点,事件再次反转,知乎官方账号「知乎小管家」发声确认发表争议回答的是拼多多官方真实账号,并且删除操作也是由该账号完成。


半小时后,拼多多发布道歉声明,称争议回答系合作供应商员工用个人手机发布,不代表拼多多官方态度,并对其官方账号管控不严向公众致歉。

至此,对于该事件的讨论也彻底爆发,1 月 5 日凌晨,知乎热榜前十名中有四个拼多多相关话题,知乎小管家回答点赞量近 20 万,微信热点首位也是「拼多多 员工猝死」。

拼多多受到猛烈批评,并不叫人意外。

 01

说起来拼多多可能是中国互联网最「极端」的公司。

商业上,它从竞争惨烈的电商行业崭露头角,顶着阿里和京东「两座大山」仍然高速增长,把「下沉市场」带到主流语境,直到现在仍然有许多机构在复盘其崛起原因。

股价表现上,拼多多在成立仅三年多就火速登陆纳斯达克,股价一路走高,在 2020 一年的累计涨幅高达 374%,目前拼多多超过 2000 亿美元的市值仅次于腾讯和阿里巴巴,和美团一道,与座次更加靠后的互联网企业拉开了差距。

与此同时,拼多多掌门人黄峥的个人身家也水涨船高,根据福布斯富豪榜,拼多多个人财富已经超越马云和马化腾,如果不是农夫山泉钟睒睒在 2020 年异军突起,现在黄峥已经是中国首富。

但是,在对待员工方面,拼多多基本诠释了什么叫「拿最高的薪水,干最累的活」,同岗位薪酬待遇处在第一梯队是圈内共识,高薪的代价则是等同进入「黑洞」——普通员工一旦进入拼多多就会被吸入超时工作的巨大漩涡,无法休息,被动失联,从此消失在个人社交圈里。

当其他互联网公司还处在试探内部员工底线,在「大小周」、「996」中反复横跳的时候,拼多多的一些事业部门已经开始试行「大巨周」,或者叫「超级大小周」,即工作 14 天休 1 天。

据传此次出事员工所在的「多多买菜」部门经常要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因为人员流失较快,在拼多多内部需要半强制性地抽调员工到该部门来满足发展需要,同时招人门槛也在变低,乃至只要满足能加班的条件,本科就行。

这个情形倒是越来越像莞系电子厂的流行现象,新员工「挑战失败,提桶跑路」,企业用工严苛但仍有人前仆后继——不管怎么样,需要工作的人有的是,你干不了,总有人想干。企业有恃无恐地端坐在高处,背后是市场上充足的劳动力。

极端的用户增长,极端的商业造富,极端的工作强度,拼多多成为市场的暂时领先者,但被「零件化」的员工终归不是机器,人需要休息。

一位近期从拼多多离职的产品员工向周天财经表示,加班情况太严重,一直都有人在离职,就看哪些人能够「熬下去」。去年他在微博上写道,「看到滴滴打车排队,突然对这种生活产生了深深的厌倦,真的不想每天在大半夜看着滴滴那无穷无尽的排队页面了」。因为压力太大,这名员工现已平薪跳槽到了一家有双休的公司。

另外一名离职员工则向周天财经证实了拼多多「11-11-6」的工作常态,并表示「休息就是真的休息,出去玩的话,第二天上班就废了」。

2020 年 10 月,黄峥在拼多多内部举办的五周年庆祝活动上讲话,表示拼多多全员都要「开启硬核奋斗模式」,号召员工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要「互相监督,一起锻炼」。

而后不久,脉脉上的多位认证拼多多员工表示,午休时间减半,并要求员工每月需要达到最低 300 工时,部分要求 380 工时。


300 工时是什么概念?即便按一周全部单休,工作 26 天计算,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长是 11.5 小时。剩下的时间勉强够吃两顿饭,通勤洗澡,睡一顿不充足的觉。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对拼多多这类互联网新巨头的员工而言,这 12 个小时不是可以喝喝茶看看报摸鱼看网页打发过去的,是上厕所边回消息边排队、开会无止境、写文档写到脑枯的持续超高强度工作状态,对人的消耗可想而知。

 02

令人担忧的现状是,中国用了很多年才在劳动法里把干六休一变成了干五休二,中国互联网却轻而易举地让劳动者的生存状况实现了巨大倒退。「拼多多们」在商业层面越「成功」,互联网就越可能在高压管理上「比烂」。

不久前,快手宣布将于 2021 年 1 月 10 日开始全员大小周,隔周单休,被外界视作是上市在即释放冲刺信号,却也真实反映了在大公司之中,双休正成为「过去式」。

快手创始人宿华曾在谷歌工作多年,而快手在创立早期也践行着宿华所希望的「工程师文化」以及硅谷式工作氛围——不提倡超时工作,鼓励灵感和创意,产品上贯彻平等普惠的价值观。彼时快手高层多次对外表示,快手的推荐算法并非「效率至上」,而是引入了基尼系数等测算模型,让更多人被看见。说一句快手曾是业界良心,恐怕并不为过。

然而在最近两年,快手被抖音反超并拉开一个亿级 DAU 的身位,为业内熟知的是,抖音所属的字节跳动,多年常态化实行「大小周」,在产品上也将推荐算法与人性结合到了极致。

「理性人」代表,字节跳动 CEO 张一鸣,当加入公司内部游戏交流群发现员工上班闲聊时,很少在公众面前表露情绪的他显露出了不满:「一大早到现在就在群里聊天的同学/部门是今天工作很空闲吗,这很常见吗?」。

尽管有员工当场同样理性地对此进行回复,建议通过后台跑数计算闲聊时长除以工作时长的百分比,从数据角度分析是否真正影响了员工工作效率,但张一鸣并未认可这种解释——就在 12 月中旬,字节内部开始让员工安装管理软件,网传该插件描述获取了很高的系统权限,相当于几乎全程对员工电脑进行监控。


在字节这样外扩张内高压的对手击打之下,「佛系」的快手显然也感到紧迫,商业化不断提速,再深厚的理想主义也不得不让位于市场现实。

2020 年 2 月 29 日,快手首次明确了企业文化价值观「快手派」,将「痴迷客户」作为核心理念排在首位,平等普惠不见踪影。我们都知道,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下载产品只是「用户」,拿钱的才是「客户」。就在当天的快手全员会上,快手人力负责人刘峰宣布,快手将于 2021 年 1 月 10 号全员开启大小周。

「刘峰表示,西方周日是一周的开始,很多团队周一开例会,周日员工便开始自发准备周报和例会内容,如今公司也已经有 70% 的人在大小周,为了让前中后台配合更加紧密,快手将全面开始大小周。」加班的这一天,快手称之为「聚焦日」。

可是这种超时用工行为,并不是用一个所谓的西方文化概念,用一个充满现代味道的聚焦词汇,就可以粉饰的。

快手滑向高压治理看起来更像一个悲剧,曾经也想要尊重用户尊重员工,却被更没有底线的对手抢夺市场,无奈之下只能躬身入局,正式成为 996 福报公司的一员。如同公司里大部分领导们会更认可加班多的员工,让其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行业里加班多的公司同样会以时长和速度取胜从而赢下更多的市场份额。

「佛」没有出路,快手自从摘掉「佛系」标签,就在狼性的路上一去不返。

黄峥、张一鸣都是 80 后的创业者,也都擅于深度思考,阅读面广泛,相比于上一辈人嬉笑怒骂的理想主义,80 后创业者们似乎多了很多实用主义,他们不再能看到一个个具体的人,而更多在意商场搏杀的快意恩仇,在改造世界的远征途中,「人力资源」是达成目标的手段。

20 世纪 60 年代,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马尔库塞在《单面人》一书中对现代发达工业社会进行了深刻的批判,马尔库塞认为,尽管工业化带来了物质上的极大丰富,也让人们更加富裕,但它在本质上是一个「舒服的不自由的社会」,也是一个「新型的极权主义社会」。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资本无孔不入地渗透到媒介,占据了人们的全部闲暇。人们满足于眼前的物质需要,而不再去想象其他的生活方式,人们通过劳动和工作换取报酬,其目的是未来能够消费和享受,最终在不知不觉中深陷窠臼,人们看似在职业选择和消费选择上有着广泛的自由,但代价却是失去了其他向度的可能,最终在「单向度的社会」中成为了「单面人」。

互联网的高压管理和超时用工问题,在 2021 年开始在浮出水面,是劳动者们长期在此环境下忍受后的反弹,也是新生代对「单向度社会」的还击。

一个多少令人感到振奋的消息是,据界面新闻消息,上海市劳动监察部门已对拼多多的劳动用工情况进行调查,央视新闻也在昨日发声呼吁,「不能让奋斗变了味」。

希望每一个「打工人」都能被善待,也希望「拼多多事件」,不要成为未来新经济的一个糟糕注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