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独立游戏的路这么难,为什么你还在做独立游戏?

2020/12/22 10:18:00

产业作者|许雄俊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2020年的游戏圈实在是够魔幻的,老任凭借着《动物森友会》躺赢了2020(市值涨了200亿),顽皮狗、CDPR这些在过去口碑极佳的工作室纷纷摔落马,口碑极差的《最后生还者2》拿下各种游戏奖项……

其中最为“魔幻”的莫过于最佳叙事奖项给了《最后生还者2》了,毕竟故事讲得不行,就算是给顽皮狗洗地的粉丝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的。

但是,除了《最后生还者2》,其他谁能拿这个奖项呢。在不少玩家心目中,2020年游戏圈的最佳叙事应该是归属于《十三机兵防卫圈》。

十三机兵在2020年享有不错的口碑,虽说相比《最后生还者2》《赛博朋克2077》这些宣发上不留余力的游戏,《十三机兵防卫圈》相对而言要小众多了。

根据最后一次销量统计,《十三机兵防卫圈》20万的销量也不是什么耀眼的数据。20万的销量相较于之前香草社在Wii平台的《胧村正》整整高了1倍,但20万的销量仍然称不上是十分可观。

对于小型游戏工作室来说,游戏开发过程中的诸多问题还是难以避免的,像是资金问题、工期紧张等问题。原定于16年发布的《十三机兵防卫圈》也是一直延迟到了19年。

但是,就像“游戏之神”宫本茂说过的那样,“延期的游戏最终会变好,但赶工的游戏永远是坏的。”

以《赛博朋克2077》目前的状况来看,猫叔前半句不一定对,但后半句是肯定的。

对于香草社这样的不到30人的小团队来说,跳票保证质量无可厚非,若是赶工导致游戏质量崩盘,失去原本数量的粉丝基础对小型游戏工作室来说是要命的。

反观2077发布之前市值涨到欧洲第一游戏大厂——CDPR,屡次跳票还是出来一个半成品,连看家本事的故事也没讲好,如今正深陷“口碑崩盘”的糟糕境遇,市值也比之前缩水了1/3。

至少比大厂年货做得更用心

谈到独立游戏,自然离不开乔纳森·布洛开发的《时空幻境》。

《时空幻境》并不是第一款独立游戏,但是,在这之前,人们对独立游戏的印象停留于低成本、质量粗糙的小游戏印象,独立游戏还没能作为一个专门的“游戏类型”而受到关注。

《时空幻境》证明了独立游戏也可以拥有独特的画风和操控玩法,能拥有不错的玩家风评,甚至在销量上也不输于部分游戏大厂的佳作。

得益于《时空幻境》的优秀口碑,开发者的第二款游戏作品《见证者》在上市不足一周的时间内销量就已经突破了《时空幻境》第一年的销售量

除了《时空幻境》以外,欧美独立游戏圈诞生的佳作还是非常多的。比如说戴维·文登的《史丹利寓言》,Playdead Studios的《Limbo》《Inside》,Klei Entertainment的《饥荒》《忍者印记》。

独立游戏在日本“不火”

作为曾经统治了电子游戏领域的日本,虽说拥有老任这个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级别的游戏公司,也有卡普空、FS等优质游戏厂商和工作室,但是在独立游戏的水花一直不是很响,大多数玩家们所熟悉的优秀独立游戏中更多是来自于欧美开发者。

所以,还是谈谈大家较为熟悉的小型工作室吧,小岛工作室跟索尼有协议,日子滋润不用担心,今天还是聊聊神谷盛治的香草社(Vanillaware)。

今年多家大厂纷纷翻车,除了独一档的老任,发挥还算稳定的R星、卡普空和FS以外,香草社的游戏质量其实一直以来也是挺稳的

在去年《十三机兵防卫圈》正式发售之际,香草社社长神谷盛治在接受Fami通采访时曾谈道「因为制作游戏真的很件愉快的事情。到我死之前……就算到了 80 岁,我也想继续制作游戏,我打算直到死之前都要置身于前线,拼命制作游戏。」

神谷盛治对于游戏那种近乎偏执的热爱,在香草社的游戏里也能品味出来。该社游戏那种唯美而颇具艺术感的2D美术风格一直都给玩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像是《胧村正》在Wii上虽然商业成绩不佳,但还是在玩家圈留下不错的风评。

在香草社出品的游戏中,少女的肢体动作所带有的“色”属性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比如说十三机兵中声娇体柔易推倒的东云学姐,以及又色又帅的启动pose,社长不愧是老色胚。

除了少女的刻画以外,食物和烹制过程中那种弹性的视觉感也是一绝,主角的食用过程中的玩家反馈也给玩家带来了享用美食的视觉感受,伴随着主角的动作,餐具和食物也会跟着变化。

就像是神谷盛治说的那样“我喜欢美食,当然也很喜欢色色的事 。”香草社将那些“让人感觉良好”的事物做进游戏里面,游戏中的细节充斥着制作人对这款游戏的情感。

在游戏界沉沉浮浮数十年,神谷盛治所带领的香草社在2019年给玩家们带来了《十三机兵防卫圈》,没能拿奖其实也在大多数人意料之中,毕竟TGA这种喜欢那些做偏爱电影级画质的游戏嘛。

应该不至于会有人拿荒野之息来反驳,但还是在这里先提前说一下,2016年要是不给《塞尔达:荒野之息》,就彻彻底底地沦为野鸡奖了,那些美媒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瞎子罢了。那年如果没有野炊和奥德赛,大概是给《地平线》这种几乎没什么游戏性可言的风景画了吧。

稍有亮点的国产独立游戏

以国外优秀的独立游戏为标准的话,国内真正 "好玩" 的独立游戏并不多,19、20年更是没什么亮眼的新作诞生。

但是,在独立游戏领域还是有过出彩的国产游戏的,像是椰岛游戏的《中国式家长》,螺舟工作室的《太吾绘卷》,以及幻刃网络的《艾希》。

无论是《太吾绘卷》还是《中国式家长》,两者都立足于本土特色剧情,而不是盲目“模仿”国外的成功类型,游戏中自带的那种文化自信和亲切感也给游戏带来了话题性和口碑。

谈到“盲目模仿”,腾讯旗下Next Studios开发的《幽灵怪谭》可以充当案例说明,在画风和战斗系统上和香草社《胧村正》太“像”了,也许利用一些高口碑游戏的画风更能引起话题性,但是这种行为在文化圈挺让人反感的,这俩天国产动画《天官赐福》前后抄袭剑网3和进击的巨人知名场景就在圈子内也引发了极大声讨。

《风之旅人》的游戏开发师陈星汉用游戏这个载体表现出了东方世界的“禅”意。以中国数千年的历史底蕴为基础,可表达的元素还是很丰富的,而不是盲目借鉴国外风格。

在独创性上不行的话,是不是可以尝试走走模拟经营类游戏的路子?相对而言开发门槛不高,模拟经营类游戏在国内也有较大的受众群体,就比如说switch上《动物之森》的火爆程度,在内卷化严重、快节奏的当下,能在游戏里种种田、养养生还是挺能引起玩家关注的,比如说switch上《天穗之咲稻姬》。

Switch主机在国内市场的成功也给独立游戏的成长提供了土壤,虽说老任是靠第一方游戏打天下的,但是红绿帽子正作毕竟不是什么年货,过渡期没游戏可是要落灰了,3A画质拼不过索尼微软,但便携性又是其他主机无法比拟的。

《空洞骑士》《死亡细胞》等独立游戏在switch平台都有不错的成绩,前段时间的Indie World发布会也体现了老任对独立游戏的重视程度。

大多数独立游戏团队没足够的资金和时间对多个平台进行优化,所以选择正确的平台对独立游戏开发者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要是《十三机兵防卫圈》在switch上销量会更高一点吗?

不过,就算是精品数量较多的欧美游戏圈,死亡率依旧是非常高的,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独立游戏上架steam或是其他平台,能有多少游戏被玩家浏览甚至购买?

以独立游戏的开发难度和风险来说,坚持走精品路线的独立游戏工作室还是值得玩家关注和支持一把的,在给手游、网游不停氪金的时候,不妨给予国产独立游戏一点关注。

路还很长

独立游戏的开发通常都伴随着极大的风险,离开这块领域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但是,如果你愿意冒险,想做一些有趣的事情,能做出好玩的游戏,相信玩家们也会给予你相应的支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