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六看陆金所:上市首份财报净利润降3成,转型发力财富管理

2020/12/19 21:18:00


文 / 美股频道

出品 / 节点财经

在几经IPO受阻后,今年10月,陆金所终于得以如愿。

当时有业内人士认为,陆金所急于上市,原因在于想要通过上市募资的钱填上P2P的窟窿,之所以选择美股,也是因为国内资本市场不准许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债务。

在经过了P2P的转型阵痛并完成上市后,陆金所酝酿出上市后首份财报。

财报显示,陆金所Q3净利润22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减少36.8%。受净利润下滑影响,业绩报公布后,陆金所股价暴跌逾11%。


图片来源:富途牛牛

与此同时,因蚂蚁暂缓上市,也让陆金所成为该板块头号被做空的目标。国内金融科技监管走向全面监管的时代,陆金所还能靠什么保平安?

/ 01 /

看历史遗留

P2P网贷书写陆金所发家史

国内第一家网贷业务是2007年6月成立的拍拍贷,当时扮演的只是一个纯信息中介的角色;2009年红岭创投成立,在P2P网贷行业首创了本金先行担保垫付的模式;2011年9月,中国平安旗下子公司陆金所在上海注册成立,传统金融机构开始进入网贷领域。

成立初期,P2P网贷业务是陆金所的核心,两者甚至可以直接划等号。而由于背靠平安这棵“大树”,陆金所相比拍拍贷们显然“逼格”更高,所以一开始就被业内称为“P2P里的高富帅”。

有了平安的招牌,陆金所成为最早进入P2P的“银行系”平台之一,最开始推出的是“稳盈-安e”系列产品,获得了市场的高度认可。2015年第三季度,成立仅4年的陆金所以23亿美元的借贷量、1000万+的注册用户超越美国的Lending Club,成为全球最大的P2P平台。

招股书显示,2017年陆金所P2P产品规模达到1380亿元,占总客户资产的29.9%;2018年,其P2P产品规模又较2017年上涨35.4%达到1869亿元,占总客户资产的比例也上升至50.6%。

本质上来看,P2P平台充当了中介的角色,通过撮合借贷双方来收取一定的中介费。但由于和作为信用中介的传统金融机构有根本的区别,商业模式存在天然缺陷,以至于后来该行业欺诈者横行,强监管势在必行。作为P2P龙头平台,陆金所显然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

/ 02 /

看业务转型

告别P2P,陆金所转型轻资产运营

两个月前,陆金所完成战略转型并上市。在路演时,陆金所控股CEO计葵生几乎每天只睡2、3个小时,但仍是难言激动。在与海外投资人的接触中,计葵生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就是,客群特色、科技特色、风控能力、金融DNA体现在哪些方面?

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如何保持领先?如何保证业绩30%-40%的增速?

他们更关心的是,监管趋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如今,这些问题一一应验在陆金所三季度的财报上。

近年来,国家对互联网金融行业严监管,清理和整顿了P2P、网贷、非标相关业务平台。在这一背景下,加快了一线龙头互金平台改革和转型步伐。11月27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涛对外表示“互联网金融风险大幅压降,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到11月中旬完全归零。”

老猎手的嗅觉是灵敏的,早在2016年底,陆金所的P2P业务由陆金服独立运营。陆金所在招股书中披露,2017年下半年,在财富管理业务各方面,不再提供B2C产品;2019年8月,在零售信贷业务方面,不再提供P2P产品,同时停止利用P2P投资者的资金作为零售信贷业务的资金来源。

招股书披露,旧产品从2017年末的3364亿元减少至2019年末的1033亿元,到2020年6月30日余额为478亿元,旧产品占客户总资产比例从2017年末的72.9%下降到2020年6月30日的12.8%。由于P2P产品最长期限为3年,陆金所最后的存量P2P产品到2022年到期。

此外,非网贷业务快速增长,在总资产中的占比由2019年的27.1%提升至当前的87.2%,复合增长率39.4%。

除了斩断P2P,陆金所的转型更趋向于线上平台化、生态化的财富管理平台。旗下有基金、普惠金融、证券、资产管理、机构金融等业务,不断丰富金融产品线以及加强业务出海。为此,陆金所到香港市场拿牌照,“1、4、9”三类牌照集齐,潜心回归金融。即第1类证券交易牌照、第4类就证券提供意见牌照和第9类提供资产管理牌照。

/ 03 /

看财务指标

成长放缓、净利润骤减3成

转型后,陆金所实行轻资本管理,即扮演撮合交易的中介平台角色,以减少资金的直接投入和缩小信贷风险敞口。直白地讲,以前卖P2P给用户,现在则是卖各大金融机构的产品;以前,靠个人投资者的资金放贷给企业,现在对接金融机构在内的第三方资金给企业发放贷款。

截至今年6月底,在平台提供的所有贷款中,60.6%的资金是由49家银行提供的,其余38.7%资金由信托计划的投资者提供,平台自身提供的贷款资金不超过10%。而在此基础上,陆金所的成长放缓。

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陆金所的净利润分别为60.27亿元、135.76亿元和133.17亿元。2019全年净利润较上一年度下滑1.9%。2020年前6个月,陆金所净利润72.7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74.78亿元减少2.06亿元。


数据来源:陆金所财报

2020年第3季度,陆金所总收入同比增长10.5%,至130.76亿元,但总开支却按年大增32.3%,达到94.55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36.8%,至21.57亿元。不过,如果不考虑期内确认的一笔13.26亿元与C轮可转票据重组相关的一次性开支,陆金所的扣非净利润或同比增长2%,至34.83亿元,扣非净利润率下降了2.2个百分点,至26.6%。

净利润骤降三成,似乎印证了几个月前的路演时,海外投资人所关心的成长性问题。当时,平安普惠董事长兼CEO赵容奭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我们是轻资本的第三方平台,在零售信贷业务方面,我们深耕于小微企业主,他们是真正需要金融服务但却无法得到有效满足的一类群体;在财富管理业务方面,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是受监管部门严格监管的合规金融机构,如果行业出现新趋势、新动向,我们会及时和合作伙伴一起商量对策。”

/ 04 /

看业务新增长

财富管理或成“重头戏”

关键词是零售信贷业务和财务管理业务。

陆金所Q3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陆金所零售信贷余额同比增长21.4%,达到了5358亿元;累计借款人数从去年同期的1200万人,增加至1400万,增长16.7%。三季度借款人数新增60万。新增贷款的74.1%用户为中小企业主,高于去年同期的61.3%。


数据来源:陆金所财报

财富管理业务开始成为新的增长点。Q3,陆金所财富管理业务中历史产品占总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比例为8.5%,而去年同期的占比为39%。现有产品比例上升至91.5%。

截至2020年9月30日,财富管理资产规模同比增长7.8%至3783亿元,财富管理上的总注册用户规模达到4500万人,同比增长4.65%。三季度净增930万;活跃投资者总数为1300万,三季度净增20万。


数据来源:陆金所财报

两大业务有所增长,但陆金所的整体业绩显然没有P2P时代一样的强劲。

业绩方面,陆金所预计,2020年总收入或处于510亿元至515亿元之间,扣非净利润处于132亿元至134亿元之间,这意味着其全年纯利率或在25.88%至26.27%之间。陆金所2018年和2019年的纯利率分别为33.56%和27.88%,这一指引或意味着2020年全年的利润表现有所下降。

撕掉P2P标签后,不少人曾质疑陆金零售信贷和财富管理两大业务发展不均衡,计葵生也曾坦言,“从财富管理业务看,相较于网贷业务时代,收益的空间的确有所减少。”但他指出,客户的投资习惯在发生变化。“未来投资者的理财需求会越来越偏向养老和健康相关的产品,包括一些相关的保障型保险产品,在这方面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创新点。”

尽管其各项业务指标都较为稳定,但是仍可看到上半年疫情对后续业务的风险影响,第三季的信用减值亏损增加了1.26倍,至9.52亿元,加上销售及营销开支增加14.29%(或反映竞争激烈),其经常性业务的利润水平未跟上整体收入的增幅。

中泰证券对于陆金所的处境也较为担忧,认为P2P的优势在于轻资本,平台的作用仅仅是信息的传递,不需要承担任何的信用风险,可以快速地扩大规模,但是转型做消费金融,这个优势将不复存在,在目前竞争激烈的市场内想要建立优势非常困难。

/ 05 /

看竞争加剧

对战蚂蚁和京东的生态力量

在实现新的创新之前,还有一个新的问题,就是竞争的压力和来自行业的监管。

从竞争看,陆金所想要分食这一领域的红利蛋糕,也并不容易。陆金所财富管理业务用户仅次于蚂蚁集团和腾讯。截至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合作的机构多达429家,向1280万人提供了超过8600种理财产品。

但是由于蚂蚁集团和腾讯的存在,使得更多的机会未能流入到陆金所的财富管理业务中,Q3这一块业务仅占有陆金所当前总体营收的2.72%。

此前,在谈到与蚂蚁的竞争时,陆金所曾强调,自己面向的是小微企业,与其他金融科技巨头有所不同。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冀光恒曾表示,陆金所的特色体现在科技属性、金融属性上。“就像湖里的生态链,既有大鱼,也有小鱼,有的已经游到了水面上,有的还在湖底游,这是一个良性健康的生态。更何况,彼此之间还有很多错位竞争,当然一定也有交织的地方。另外,我认为,竞争的最大好处就是市场更加繁荣,最终实惠得利的是消费者。”

但事实上,蚂蚁也正在将服务小微、服务生产经营者作为金融服务的工作重点。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在本月的一次讲话中提到,蚂蚁集团还要继续携手金融机构,以及通过技术创新不断提升效率,为小微企业进一步降低金融服务成本,做到“既普又惠、更普更惠”。

如果在相同的维度竞争,流量大户蚂蚁似乎更有优势,而谈到科技和金融属性,蚂蚁也不逊于陆金所。

除了蚂蚁,京东数科也正在发力。

三家公司信贷业务均包含消费信贷及小微信贷,聚焦重点略有差异。蚂蚁集团信贷产品包括花呗、借呗、小微信贷,2020H1消费信贷产品规模占比约80%;

京东数科消费信贷产品包括京东白条和京东金条,小微信贷产品包括京保贝、京小贷、京采等,京东白条和京东金条为公司信贷业务主要产品;

陆金所主要产品包括有抵押贷款和无抵押贷款,其中有抵押贷款借款者均为小微企业,无抵押贷款包含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2020H1新增贷款规模中,69%为小微企业贷款。


图片来源:公开资料

获客方面,蚂蚁集团主要依靠支付宝、阿里系电商及各种线上线下消费场景进行获客,陆金所主要靠平安生态系统、网络及电话营销获客,缺乏具体场景。

/ 06 /

唯有拥抱监管才能稳定发展

除了竞争的压力,陆金所正在走入更严格的金融监管。

11月3日,上交所发布公告,因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总经理被有关部门联合进行监管约谈,蚂蚁集团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导致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上交所决定蚂蚁集团暂缓上市。

蚂蚁上市暂缓,在行业里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不仅仅是对蚂蚁集团,更是对金融行业所有参与者的警示。金融行业正在走入全面监管时代。

如今,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IPO遇阻,只有早一步远赴纳斯达克的陆金所侥幸实现上市。

虽然如此,上市进一个月后,陆金所从热门变成了“空头股票”,仅11月17日单日跌幅达到了23.17%,并且在之后一周内保持下行趋势。在发布了Q3财报后,股价暴跌逾11%。而蚂蚁集团暂缓IPO后,使得陆金所成为“该板块的头号共识做空对象”。

市场将2020年称为金融科技行业强监管元年。未来,陆金所还需要在收紧的监管政策中,释放完P2P业务的存量,并与蚂蚁、京东数科正面较量。

就像冀光恒说的,在经受住严监管的考验、市场重新洗牌之后,迎来的将是市场的认可。但能否在强监管中,保持业绩稳定的增长,才是二级市场投资人最关注的问题。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