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Z世代,为何爱上闲置经济

2020/12/2 9:49:00


撰文 \鹤顶红

编辑 \吴不知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银杏财经第328篇原创文章】



当刷到B站up主“丰海徐徐徐”展示他在闲鱼淘到的原价上万现价几千块的“巨划算”绝版夹克时,我小小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疑惑。

 


一件衣服价格动辄5位数的男神,居然也会淘二手吗?

 

但事实证明,不止是他,整个Z世代,都爱惨了闲置经济。

 






1






95后的

消费经




 


专注二手生意的闲鱼,其所有用户中,Z世代占35%。1995年-2009年出生的Z世代,年龄集中在11-24岁。鉴于学生党消费能力有限,这35%之中,半数以上是刚进入社会参加工作的流动人群。

 

刚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多数是飘着的状态。居所不定、钱包紧紧,生活在消费主义的漩涡里,低价的二手商品能给他们为数不多的快乐。

 

原价650元的耳机现价450元出售;600元的球鞋400自提且还有议价空间。这种程度的折扣在闲鱼上甚至只能算是皮下出血。如果运气好,甚至能淘到市场价两三折的新款手机。

 

飘着的年轻人,搬家也是个大问题。细软琐碎倒是可以一包走天下,但家具大且重,不具备装包属性。扔了可惜,重买又太贵。

 

于是,离开北京回杭州的年轻人们,在北京卖了家具随后在杭州同城交易中买回来。还有人大件带小件低价甩卖,到了新家拿卖二手的钱再在闲鱼上买同类二手商品。

 

正如日本社会学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中写道,物质生活的不断富足,会让人思考消费的意义,年轻人将不再一味追求名牌,而是回归商品的品质本身,从单纯物质层面的“消耗”转移到精神层面的“自我充实”。

 

过去一年,闲鱼的GMV突破2000亿元,DAU突破2000万,闲置经济的排面虽迟犹到。虽然消费主义寒风仍旧凛冽,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消费的意义。有了减少物质消耗的意识,这是个好的起点。

 

可大多数老一辈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年轻人败家”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在心底生了根,与新一辈的战争自是不可避免。

 

新老观念之间,年轻人大获全胜,只留下愣在原地的老一辈嘴里喊着年轻人不守武德。

 

年轻人的“豪横”非一夕之功,而是在长达十年的消费环境潜移默化下缓缓蜕变而成。


 





2






Z世代成长

在“以节源为荣”的消费环境之下




 


七年之前,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发起了“光盘行动”,号召所有人养成不浪费粮食的好习惯。随后,该活动得到政府助力,深远影响。

 

2018年,清华大学制作并发布了一款“光盘打卡应用”,如今,全国多所高校都加入了光盘打卡活动之中。一时间,全网铺天盖地都是吃的干干净净的餐盘照片,网红们凡尔赛下午茶评论下,那首《悯农》全文背诵让人泪目。

 

2010年前后,共享经济初生苗头。10年发展之下,共享经济俨然已经成为当下最流行的经济模式。在共享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当代人的共享精神不断充实,再反促共享经济领域扩张。潜移默化之下,“共享”成为习惯。

 

在全国多个城市,共享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等共享经济新形态也不断涌现。

 

国家对共享经济的衍生发展一直呈包容态度,还颁布了配套措施推动其发展。

 

从2019年开始,各省市的垃圾分类条例不断落地,学校为学生提高垃圾分类辨认度也下了大功夫。那套足有100道题的垃圾分类测试题,是2019年所有大学生的噩梦来源。

 

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之下,妈妈嘴里喜新厌旧的年轻人,出落成了热爱二手的究极居家好儿女。

 

当然,年轻人爱新鲜的尿性不是轻易能改变的。看上闲置经济,不一定是为了省钱,也可能是图新鲜。

 






3






爱新鲜的年轻人

总是闲不住的




 


正如闲鱼发布会阿里副总裁平畴所说,当代年轻人有四个闲不住:“观念变革,手闲不住;流动社会,脚闲不住;消费升级,物闲不住;兴趣盎然,心闲不住”。闲不住,成了年轻人的常态。

 

娱乐生活方式多种多样,有太多新鲜事物等着年轻人去挖掘。闲不住的年轻人,剁手已成常规操作。

 

前段时间,在闲鱼淘CCD卡片机成为一种风潮。这个二十年前的老物件,跨越了时光流转,在小某书上重拾旖旎风光,吹拂了一众文艺青年的心——成像稳定,色彩饱满,能够满足日常生活需求,且价格便宜。

 


在闲鱼上搜索CCD复古相机关键词,卖家不尽其数。定价在100元以下的,潜在买家均在1500名左右。

 

但有多少人买了相机会真正的在生活中物尽其用呢?少之又少。一边看着卖家页面的效果图想着拍出图片效果,另一面看着自己相机里的图片感慨脑子会了手没会,转手挂上闲鱼。

 

闲置的商品也是奇奇怪怪。闲鱼界面上,有卖衣架送衣柜的、三包散装干脆面还只接受面交的。闲置的东西本是该在角落蒙尘,躺在页面里,却莫名散发浓浓的烟火气。

 

年轻人的心闲不住,耕本部行是个典型人物。现在的他是闲鱼上的专职GK手办涂装师,但在接触这个行业之前,他曾是一家国企的管理层。

 

从国企管理人员到手办涂装师,很多人表示不解,好之者却不以为然。对他来说,虽然辞职追梦很中二,但也不能说是完全有悖现实。这份工作没有国企稳定,但养家糊口的钱还是可以赚到的。

 

年轻人闲不住不是什么坏事,毕竟闲不住才能有进步,要真当条咸鱼,不仅GDP没了,快乐也会东奔西走。


 





4






年轻人爱上闲置经济

在预料之中





 

先有共享经济、光盘行动引路,后有电商火爆铺桥。当下年轻人成为当代电商新主力,直播间里李佳琦在敲锣打鼓叫着美眉们不要睡,眼下青黑的尾款人在锣鼓声中用意念起来掏钱包。

 

人在夜晚最容易被蛊惑,一场直播的时间末了,钱包也空了。买回来一堆根本用不上的东西,转手挂上闲鱼。

 

年轻人们都是网购的一把好手。艾瑞咨询数据表示,95后在网购人群中占据主导地位,网购的发明最早是为了省钱,发展至今却掏空了一个又一个月光族的荷包。

 

沉迷二手市场的年轻人们,像“丰海徐徐徐”那种专业蹲绝版不顾价格的例子较少,70%左右的年轻人们存着捡漏的心思。

 

有数据显示,平均每天有7000人在闲鱼上搜索iPhone4。作为2012年初就已经停产的“老年机型”,市面上现存的iPhone4是什么货色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40元—60元的价格,就能买到一台iPhone Dior。除了究极果粉和电子爱好者拿来收藏外,剩下的绝大多数中,都是出于日常使用需要。

 

超小的内存、过时的软件、兼容性极差,在步入5G时代的今天,iPhone4哪哪都格格不入,完全不能满足当代社畜的日常需求,但仍不缺乏忠实的追求者。

 

要问原因,或许只是因为它后背的苹果logo。

 

如果说iPhone4的火爆是意外,那么郑爽闲鱼店铺里那些一经上架就哄抢完毕的奢侈品就正好映证了这个事实。在她的店铺里,原价1220元的纪梵希素颜霜只卖120元;原价4000的莱伯妮鱼子酱精华只卖100元;原价10000+的苹果电脑只卖1200元......

 

这些平时四五位数的高奢品牌,使用一两次后价格低到了尘埃。

 

当然,这种漏子不是天天都能捡到的,能不能抢到还得靠运气。每逢她的货品上新,那些没抢到的年轻人总会抱着手机感慨:在抢货这种事情上,的确不能跟单身20几年的朋友们比。

 

而如此低价也并非常态,大多数时候,这些品牌使用一两次后在闲鱼上的价格大概会对半折。但即使这样,在闲鱼上薅高奢品牌的羊毛,对于那些消费能力不足但消费无望很足的年轻群体,也是最具性价比的选择。

 

看来看去,年轻人最喜欢薅的羊毛,总出在大羊身上。

 

消费时代的风还呼呼地吹着,年轻人在暖烘烘的闲鱼里散步,被琳琅满目的二手商品迷晕了眼。半价的Dior、二折的爱马仕包包。匆匆付完钱后,看着空荡荡的钱包愣愣发神,又很快清醒过来。

 

“没关系,我买的二手,这不算消费主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