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

比吸猫更萌的宠物经济学,你还记得青春期的那个“蛋”吗?

2018/8/20 16:51:00

半个月前,在一线城市拿到户籍的阿顺,在微信上和我抱怨,她准备将自己的猫咪馆关张了,原因都是问题疫苗闹得。

万一疫苗有问题,被猫给抓了,咋办!吸猫的顾客们不怕,阿顺怕。还是关了稳当点。

结果,没两天,她在微信上跳出来,平时没啥废话的她,突然变得话痨起来,聊的话题还颇让我有点惊诧——她想开一家电子游戏休闲屋,就在猫咪馆的“遗址”上。

1.jpg

这个画风似乎有点错乱不搭。“我想你帮忙,把世界上有名的电子宠物和电子游戏列个表。”阿顺随后的话再一次给我开了脑洞:装修我没打算大变,比如你前几天朋友圈里的宠物蛋,放在猫咪篮子里,就蛮好。

表列了,最终她开不开得成店,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总发吸猫的视频,她的朋友圈早就被我果断的屏蔽了,也没打算开。但是,确实给我带来的两层思考。

其一比较无聊。在几天时间里,本来不惧猫狗的我,也开始下意识的在路上对它们作“大迂回”的高难度动作,心知无害,但多少还是有点忐忑。

其二比较有趣。城市里开始高频的养有血统的猫狗,是一种消费升级的现象反应,那么曾经一度流行的电子宠物热呢?会不会是一种宠物级的口红效应呢!

2.jpg

1996年的宠物蛋“拓麻歌子”热,似乎在时间轨迹上正好和日本被称之为“失落十年”的经济停滞重叠,似乎很符合口红效应所谓因经济萧条而导致口红热卖的这种“低价产品偏爱趋势”特征;但在全球却不尽然,至少在当时的中国社会,正在经济起飞阶段,电子宠物依然作为一种热爱和流行出现,似乎解释不通。

但如果考量到当时养“宠物”的大多都是中小学生,而且普遍购买的不过是当时市价十元左右的盗版“拓麻歌子”,或许就能理解了——没有经济收入的中小学生,未尝不是这种宠物“口红效应”下,需要被安慰的人群,尤其是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

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之后网游、手游等,在中小学生中持续升温,形成各种社会现象的背后,除了电子游戏、电子宠物更贴近孩子之心外(口红或活宠更成人化),背后也未必没有没有经济能力、处在经济封冻状态下的孩子们的口红效应这只看不见的手在发挥作用。

不过,书乐在这里倒不是想假装是个经济学者,本来也不是。我更擅长营销,而宠物蛋这个曾经的“网红”,尽管早已没落,却依然被反复回收再利用、消费情怀,也同时消费升级。当然,技术上变现为宠物更加“拟人”。

比如说,从2008年起,万代推出了全彩屏幕的拓麻歌子,逐渐进步的新代机型还能够与手机,PDA 或红外线适配器进行联机。不仅外观越来越萌了,现在玩家与电子宠物的互动也更加多样,除了最基础的喂食看病外,还可以让宠物们演奏乐器、上学、谈恋爱、结婚甚至是生育下一代。

3.jpg

就以2016年初的那一个20周年纪念版来说,新机种在原有的生育系统上还增加了新的遗传设定——这让它更加符合现实生活中生物的育成规律。

说白了,宠物都有青春期了,让人怎么不宠它。

结果呢,青春时代的那个蛋,被许多20年前的中小学生重新拾起,除了情怀,还有成长:和自己的生命一起成长、价格也和自己的钱包一起成长。反观国内游戏里的宠物,大多还停留在卖萌和战斗这两个简单功能层面,不走心且弱爆了。

4.jpg

这才是真正的宠物经济学!或许,这个虚拟“口红”,还能跳出经济环境制约这个牢笼,也不一定。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8年8月17日《乐游记》专栏204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张书乐

    总访问量:3450095
    全部文章:1233
80年代生人,张书乐,人送外号武当派张三丰,即一个姓张的无党派人士,每天发三次疯。与书结下不解之缘。在博客中国开过专栏,侥幸成为他们的热门作者。做过几年记者,玩过电视、报纸,作过香港文汇报驻湖南记者,也当过地方小报的编辑,反正聊胜与无巴,欢迎约稿。  QQ:5947844  邮箱:zhangshuyue@163.com     本专栏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作者张书乐,转载请注明作者,此致敬礼!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