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UC做搜索有戏吗?

2014/4/29 17:36:00

文/卞海峰

日前,阿里和UC共同宣布将进军移动搜索市场,这是继本月初两者合作推出PC浏览器后的另一“壮举”。阿里UC联合推出的移动搜索品牌取名“神马”,阿里巴巴将自有的“一搜”搜索业务资产全部并入新公司,并占30%股份,UC占70%股份,新公司由UC公司CTO梁捷担任神马搜索业务CEO。

可能是受近年来腾讯投资策略的刺激,阿里如今也在用腾讯当初与搜狗合作的方法,和UC展开合作,看起来是一笔怎么都不会亏的如意买卖。对于临近整体打包上市的阿里而言,这是个剥离不良财产的好机会,更何况剥离不良财产的同时还获得了一部分股份;而又像是赌博,万一赌UC赌中了呢?所以不管怎么说这笔生意都不会亏。

但是还原到商业竞争的本质来看,神马搜索的机会还有多少?要知道无论是PC搜索,还是移动搜索,市场竞争格局基本都已形成。即使与腾讯联姻后的搜狗,也没有颠覆百度的霸主地位,更何况手机浏览器领域的老二UC(出处:易观智库发布了“2013年7月份中国手机浏览器覆盖人群数”与“2013年7月份中国手机浏览器使用时常”两份数据报告,其中覆盖人数,QQ手机浏览器7172.86万、UC浏览器6230.83万;QQ手机浏览器使用时常12549.28万小时,UC浏览器则是7600.5万小时),又能如何改变什么呢。

据悉目前在中国,移动端的搜索量已经达到PC端的60%,并且与PC端的发展停滞相比,移动端搜索量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维持在50%以上的年同比增长中,预计到2015年将超越PC端的搜索量。

UC此刻进军搜索的主因

对于UC此刻进军搜索的原因,UC董事长俞永福称,浏览器和搜索一定是联系在一起的,“全球做搜索引擎的公司基本都在做浏览器,做浏览器的也基本都在做搜索”。但是大家知道,PC端浏览器市场份额最大的微软IE却没有做搜索,移动端的苹果Safari也没有做搜索,这样的说法势必太过于牵强。而在峰哥看来,UC做搜索更像是情势所逼。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UC此举更像是为了谋“变”。

众所周知UC早期凭借手机浏览器成为的移动互联网宠儿,但腾讯浏览器、百度浏览器等巨头们杀入移动浏览器市场,UC在移动浏览器市场的地位已经开始不保,甚至存在被二者逼退出第一梯队的危险。

以手机QQ浏览器为例,其比UC进军移动浏览器领域晚了近两年,但是如今却走在了移动浏览器市场的前列。市场上对于二者的排序说法不一,CNNIC于2013年发布的报告就认为,手机QQ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占到市场第一。无论是第一还是第二,这也侧面验证了峰哥的推断,即UC现在面临巨头来袭的危机。

不管怎么样,这对UC而言都是一个潜在危机。因为无论是比资本,还是拼技术,UC都不会是大公司的对手,这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在进军移动搜索之前,UC已经变化了一次,就是收购PP助手布局移动分发领域,但是效果甚微。可能是受其股东之一马云的影响,UC现在的局都布得很大,但是实际效果却令人堪忧。

UC弯道超车的机会大不大

俞永福说,移动搜索绝不是PC搜索的复制。其实这个观点最早出自搜狗的王小川,峰哥也认同这样的观点,因为在移动搜索领域,用户的使用习惯已经发生了质变。

首先,受限于移动终端设备的特性,其展示方式、用户浏览习惯等都与PC端存在着明显差异。在移动端,搜索可能是一个地标、一张图片、一段音频等,这对搜索引擎公司的技术要求非常高。搜索引擎公司必须具备语义识别、图片识别、地图识别的技术条件,否则将无法识别用户的意图,更别提解决用户疑惑了。

其次,移动端搜索用户需要的是“点对点”、“即搜即应”的搜索体验,并不需要像PC搜索那种多样化的搜索结果。因为移动搜索的使用场景相对碎片化,用户在搜索的同时往往面临着决策,过多的信息只会造成用户决策困难。想要数据精准,或者说智能,这就对搜索引擎的数据积累提出了一定的要求,因为唯有大数据才能做到个性化的智能服务。

综上所述,无论是用户搜索意图识别,还是基于大数据的搜索需求匹配,这都不是小公司可以做得起来的。但是,换种角度看,如果此刻UC不做搜索,那么他又能做什么呢?又如何保证自己可以实现高速增长?目前,能变现的UC基本都自己做了,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挖掘其他的变现通道,而不再是提示变现的能力。用峰哥的解读,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另外,从新搜狗的历史经验来看,通过移动浏览器切入做搜索,肯定会对现有格局造成影响,但其影响程度微乎极微,因为改变不了大的市场格局。对比新搜狗与腾讯融合前后的数据,你可以发现百度的市场份额甚至不降反升,至于原因则不得而知。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现在用户压根没有从浏览器的域名框内搜索的习惯,普及这样的用户习惯,这对于UC而言将会是个巨大的挑战。其次,通过导航的方式给搜索导流量也很难实施,所以峰哥并不看好UC做搜索。

与UC合作搜索 马云找移动入口

可能是受到腾讯刺激的影响,阿里现在也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学会了通过剥离不良资产换取合资企业股份的稳赚买卖,然后再借他人的团队完成自己的梦想,这样的方法估计会成为未来巨头们投资的主流策略。

再回到阿里与UC合作这件事上来,峰哥感觉这是阿里对搜索的另类救赎。与周鸿祎一样,其实马云内心也有一个“搜索结”,从早期的雅虎中国做搜索到后来的比价搜索一淘等,后者现在已经转型成为了一家导购网站,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马云的搜索梦。

回顾一淘的落败,则离不开阿里的角色,如果换做是百度、360、搜狗任何一家做这样的购物比价产品,或许都还有成功的机会,但是唯独阿里不行。因为他无法逃脱既做裁判、又做选手的魔怔。换作是谁,也不会愿意与这样的“选手”共同竞争,京东等电商在当时更是屏蔽了一淘,屏蔽一淘并不是因为价格透明了,相反是因为感觉是在为阿里系商户抬轿子,可以想象,当时一淘搜索所处的境遇有多尴尬。

最后,我们可以做个大胆的预测,神马搜索可能凭借移动浏览器占据一点点市场份额,但是这并不会改变现有的移动搜索格局。而对于阿里这种“割肉”的行为,峰哥的理解就是,马云在救赎自己的搜索梦。


专家介绍

  • 卞海峰

    总访问量:127692
    全部文章:72
独立撰稿人、投资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