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再见,9块9包邮时代!

2021/9/30 10:52:00

大动作!中通、圆通、极兔、韵达调价!

快递行业真的要变天了。

据《驿站》报道,昨日,中通、圆通、极兔、韵达等多家快递的上海公司发布了一则《关于规范快递市场服务价格的通知》。

这些公司先是指出“部分电商用户的快件价格长期低于快递企业实际操作成本”,然后痛斥这一现象扰乱市场、严重影响快递企业末端网点的经营稳定。

最后,它们纷纷宣布:自2021年10月8日起开展规范快递市场服务价格的工作,对低于实际运作成本的快递价格进行规范。

(图源:快递观察家)

消息称,中通、圆通、极兔、韵达本次调价面向电商客户,不会影响消费者的整体网购体验。消费者发散件的快递价格整体也不会上涨。

这意味着,面向电商商家的运费或将上调。而这将在未来间接影响淘宝、拼多多等平台的包邮商品,八毛发全国的快递乱象将逐渐消失。

事实上,随着网购进入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中,电商行业早已与快递行业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1元包邮,4.9元包邮,9.9元包邮都是两者结合的产物。

某种方面看,这并非是件坏事。

消费者可以更直观地看到总体价格,以“一口价”买下商品。而商家也可以通过“包邮”让客户认为这更加优惠,从而拉动更多订单增长。

但在这种“万物皆包邮”的模式下,前端的商品定价一定程度会倒逼后端的运费下调。

为了与竞争对手争夺规模较大的电商客户,许多快递公司都会给出优惠价,而这也是价格战的由来

今年7月,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到要引导电商平台和快递企业加强协同。

国家邮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陈凯曾在解读时强调,要推动落实“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

也就是说,快递公司不能再为了迎合电商客户而一昧降低运费了。亏本抢商家,不仅使得企业自身深陷价格战的泥潭,还让整个电商、快递的环境变得更为畸形。

世界本非如此。

包邮固然快乐,但低于成本的快递运费却早晚会反噬所有人。

电商平台包邮始末

“包邮”这个词,对于电商零售似乎有着极大的魔力。

上网买过东西的人,一定都知道“江浙沪包邮”这个老梗。而不包邮的边远地区无意间就成为了“网购鄙视链”底端。

2016年,更有自媒体发文《江浙沪民众难以接受,宜家电商居然不包邮》来佐证“江浙沪包邮”的常态化。2019年,“京津冀包邮”的标签甚至能成为行业热议的新卖点。

随着包邮成为普遍玩法,“只有江浙沪包邮”,也逐渐转变为“全国包邮(除边远地区外)”。

有的人愿意花几百上千的价钱买一件衣服,但嫌5块钱运费太贵。而有的人宁愿选择29元包邮的手机壳,也不愿意买20元定价+6元运费的手机壳。

“包邮”成为了大多数电商交易中的默认项。

而若要追溯“包邮”的源头,或许要从阿里说起。

2003年,马云才刚刚成立淘宝。第二年,圆通创始人喻渭蛟就向马云抛出橄榄枝,希望和淘宝合作。

当时的中国还没有进入电商时代,大多数快递公司都不屑于和淘宝合作,业务也大多围绕寄送企业文件。

听完喻渭蛟的想法后,马云没有立刻答应。他知道,当时的快递单价并不低,邮政价格是22元,普通民营快递一般在18元左右。

可他还是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要求。

“想入驻到淘宝派送平台,就要降到12元。”

为了在众多快递公司中脱颖而出,喻渭蛟还是答应了

2005年,圆通成为第一家与淘宝签约的国内快递企业。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网购人数激增,电商平台迎来“最好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快递公司和淘宝达成合作。

除了喻渭蛟,中通的赖梅松、申通的聂腾飞、韵达的聂腾云、百世的周韶宁都进入到马云的朋友圈。

快递行业的电商生意越做越旺。以浙江为例,该地2019年的快递业务量就已突破130亿件,其中8成是电商件

但快递行业之间的竞争也将越发激烈。数据显示,2012年到2020年,我国快递平均单价从18.5元下降到10.6元。

从各家公司的经营简报更能看出问题。

上个月,圆通的快递产品单票收入仅为2.13元,而这还是在同比增长了1.03%后的数值。

韵达的单票收入更低,8月仅为2.05元,同比缩减3.3%。但最低的还是申通,8月快递服务单票收入只有1.95元,同比减少7.85%。

在这1元-2元的单价背后,看似只是几毛钱的区别,但对于大打价格战的快递公司而言,却是“定生死”的区别。

竞争是无休止的。虽说件多能带动整体利润,但“你给8毛,他就压到5毛”的竞争局面却会让所有快递公司的底线被拉低。

亚马逊卖家都在呼吁放弃内卷,集体涨价,国内的快递公司也是时候觉醒了!

告别包邮时代,并不糟糕

对于商家和消费者来说,快递调价,阵痛是难免的。

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未来,商家至少再也不用承担隐形的运费。

这世上没有完美的购物形式。

去实体店买东西,固然会因为店面租金的因素而价格更高。但去电商平台网购,也意味着难以避免的物理距离。无论是买全国,还是卖全国,都必须有一方承担商家到消费者之间的运输费用。

只是从前商家为了促销,主动宣布“包邮”,承担下了这个费用。

商品是商品,快递是快递。未来,上涨的运费将有可能倒逼一部分商家将商品定价与快递运费彻底分割开来。

到时候,消费者也可以更自主地选择快递品牌,“亲,我们统一发X通,不接受指定X达”也不再是客服的自动回复。

正如陈凯所说,消费者可以根据企业服务能力、商业信誉和快递价格等选择快递服务。价格战的消停,运费的上涨可以让更多消费者享受到更高的服务质量。

附近就是圆通网点的消费者,再也不用求着客服发圆通。楼下菜鸟驿站没有中通的消费者,也不用再苦恼商家为何只和中通合作。

从大方向的角度出发,一切都在向好、向上。

告别包邮时代,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只不过,中通、圆通、极兔、韵达的这则通知,还只是个开始。

作者:查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