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新能源汽车火热:“锂”供不应求,“钠”能上位?

2021/9/21 11:07:00

作者|Pan

编辑|Duke

来源|钛财经

新能源汽车行业滚滚向前,相关产业链也跟着“吃肉”,尤其是动力电池等上游产业纷纷进入红利期。而在锂资源供不应求的局面下,动力电池产业正在思考下一个技术高点,从宁德时代等电池巨头的动作来看,新一代“技术高点”由“锂离子”转变成了“钠离子”。

日前,宁德时代董事长助理孟祥峰透露,明年宁德时代将有一条钠离子电池产线投入生产。据统计,国内外已有二十多家企业对钠离子电池技术进行了布局,产业化后将形成千亿级的市场。

在顶层设计和政策层面,有关部门表示,将采取一系列措施促进锂离子电池、钠离子电池等新兴电池的健康有序发展。

疯狂涨价的锂产品

钠离子电池上位的背后,是锂资源供应不求间接导致的。

新能源汽车需求快速增长,拉动动力电池供应需求同步大增。今年以来,多家动力电池企业宣布产能扩张的投资计划,尽可能满足市场需求。

今年4月,比亚迪启动二期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新增6条刀片电池生产线,一期、二期项目满产后将形成动力电池年产能35GWh;

5月,多氟多投建20GWh锂电项目扩大产能,中航锂电50GWh电池项目落户成都;

6月,蜂巢能源南京新建动力电池生产基地,亿纬锂能拟在荆门投建年产104.5GWh的新能源动力储能电池产业园。

在企业快速扩产的大背景下,无法匹配需求的锂资源开始走上涨价之旅,锂电池材料——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从年初的4万元/吨一路飙涨到10多万元/吨。根据上海钢联9月17日发布的数据,部分锂电材料价格继续上涨,碳酸锂涨2500-3000元/吨,氢氧化锂涨2000-3000元/吨。

自7月下旬以来,锂盐价格从每周涨2000-3000元/吨,到8月每周涨5000-10000元/吨,而9月后涨幅普遍在15000元/吨以上。国泰君安研报指出,工业级碳酸锂在一个月内价格上涨60%,两个月内上涨近90%,意味着市场处于极度紧缺的状态。

二级市场上,尽管锂电板块近几个交易日表现不佳,但券商分析师依然看好后市。东莞证券在研报中指出,目前行业仍处于下游需求旺盛、上游产能紧张格局,产业链价格维持高位运行,预计三季度业绩保持快速增长。东吴证券研报则称,高景气度的锂电设备近期回调,建议重点关注。

钠离子成资本市场新宠

为了填补国内巨量的锂需求,市场将目光投向了“钠”资源。

据行业人士表示,钠离子电池与锂离子电池的工作原理相近,可以兼容已有的锂电设备,电池厂在生产钠离子电池时,可以完全复用锂电池生产线,仅需小幅度的升级。同时,钠离子电池、锂电池的产业链类似,均包括上游的原材料、中游的电芯及电池以及下游的应用,差异主要在于正、负极材料和电池厂的技术能力。

同时,钠离子电池在成本方面也具备一定优势。

钠在地壳中储量排名第六,地理分布均匀,成本低廉;而锂资源在地壳中储量不到钠的千分之一,且全球分布具有地域性。此外,钠离子电池负极可使用铝集流体,而不必像锂电池使用铜集流体,从而降低了电池的成本和重量。有业内人士评估,钠离子电池的材料成本与锂离子电池相比有30%-40%的下降空间。

今年以来,布局有钠离子电池、电池材料业务的上市公司,已成为二级市场的“香馍馍”。

而看好钠电池的不止宁德时代一家,目前,国内不少锂电池上下游企业都在积极推动钠电池产业化,国内外有数十家企业对钠电池技术进行了布局。

根据天风证券的研报整理统计,截至2020年,全球已有二十多家企业致力于钠离子电池的研发,其中,国内企业主要包括宁德时代、尚未上市的中科海钠、浙江医药持股40%的钠创新能源、鹏辉能源、欣旺达、山东章鼓等等。

事实上,对于钠离子电池,电池厂商也有自身的规划。8月27日,山东章鼓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复称,参股公司制造钠离子电池的初衷不是替代三元或者磷酸铁锂电池,而是替代钛酸锂电池,因此应用场景以低温,高循环次数为主;一般主流电池厂家做钠离子电池主要是为了上车或者进行储能。

钠材料电池尚需时日

当然,有利有弊。钠离子电池之所以没能成为主流,原因在于其能量密度和循环次数都低于锂离子电池的表现,目前的钠离子电池充放电次数在1000次-3000次左右,而三元锂电池在6000次充放电后容量保持率仍在80%以上。

受限于两大瓶颈,有业内人士指出,钠离子电池未来的应用场景很可能集中在储能、低速新能源汽车等领域。这也意味着,钠离子电池的市场空间远没有锂离子电池大。

此外,尽管钠资源储量充足,但在产业链建成前生产成本或难以下降。

“目前发展钠离子电池的主要困难还是成本问题”,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表示,“钠离子电池生产成本比较高,产业化、大规模生产时间点还没有来,待小批量推广后,未来两三年可以逐步释放初一定的产能,性价比才会突显。”

同时,钠材料电池能否赶在锂资源供不应求的背景下量产也是一个问题。

光大证券研报指出,钠离子电池行业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若产业化进程不及预期,其实际制造成本将居高不下,失去竞争优势;若锂资源价格大幅下降,钠离子电池相对于锂离子电池的成本优势将被缩小,发展速度有可能会减缓。

目前,真正在钠离子电池上布局的企业仍较为稀少。

6月28日,中科海纳和中科院物理所联合打造的全球首套1MWh钠离子电池光储充智能微网系统在山西太原综改区正式投入运行。

7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同时号召上下游共同开发钠离子电池体系,到2023年形成基本产业链。同日,宁德时代亦发布了钠离子电池与锂离子电池混搭的AB电池系统解决方案,从而解决了钠离子电池在能量密度上的短板。

总而言之,需要明确的一点是,钠电池并非革命性产品,更革不了锂电池的命。以现阶段的技术来说,钠电池对于动力电池行业而言更多是一种补充的作用。可以预见的是,短时间内我们很难见到纯钠电池“上车”,锂电池的主导地位不会被轻易撼动。至于宁德时代推出的AB电池方案,只是扩展钠电池应用空间的一道缩影。

其实,动力电池的未来不属于“锂”,也不属于“钠”,在市场规模快速扩张和应用场景愈发细化的趋势下,不同类型的电池都将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