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京东金融卷入“盗刷”疑云

2021/9/10 23:25:00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现在晚上我连觉都不敢睡,一睡觉担心钱被转走了。”最近不少京东金融用户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每天半夜睡着以后,自己银行卡就开始“工作”,将里面的钱一笔笔转走。

张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据河南广播电视台民生频道《大参考》报道,10多天内,张先生手机通过京东金融分别向刘某、谢某等人的银行卡转去了7万多元。而这一切,张先生都毫不知情。

对此,京东金融向雷达财经表示,经核实确认,用户账户的所有登录验证、借款验证及转账支付环节均无异常,都是客户常用手机进行的操作。目前公司已派专人与客户一起报警,具体结果等待警方调查。

早在去年,就有用户向媒体反映京东金融存在类似情况。有律师认为,监管应及时介入,加强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等相关方的监管。

用户曝京东金融深夜“自动转账”

9月7日,《大参考》频道播出的节目中,来自郑州的张先生称,8月31号下午在京东上下单,付款时发现银行卡里原来1万3千多块钱,就剩下了300元。

随后张先生查询了自己的支付记录,并打印了银行卡的流水。几笔转账记录显示,7月31日晚上11点28分,通过京东金融给自己广发银行的信用卡还款1元钱,晚上11点46分,京东金融又向代某的银行卡上转了1元钱。

张先生表示,这些都不是其本人操作,自己一般晚上10点半之后就睡着了。

到8月13日的时候,更大额的转账出现。当晚10点40分,该账户从京东金融借了5万元,然后立马转账到刘某的账户;8月30日,该账户又开启“自动转账”,从京东金融借款7000元后连带卡里原先的13000元转账的一位谢某的账户中。

就这样,在张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京东金融转账的方式,前后将其7万元被转走。其中5.7万还是京东金融的借款,时间在晚上10点半到11点半之间。

“现在晚上一睡觉都感到恐慌,怕一睡觉钱就没了,整夜整夜都不敢睡觉。”手机在自己兜里,密码也只有自己知道,张先生不解。

起初,他怀疑是妻子所为。于是带着妻子去派出所,要求写下保证书,承诺如果动过手机后果自负。

这时,张先生怀疑是京东金融泄漏了自己的账户。

京东金融方面则称,张先生这个并非属于真实被盗的情况。对于张先生的遭遇,可以联系警方处理,京东金融也会全力配合京东调查。如果张先生需要具体的调查信息,必须通过司法机关进行获取。

对于京东金融的答复,张先生并不满意,下一步准备自己起诉京东金融。

9月10日,京东金融向雷达财经表示,“经我司核实确认,用户账户的所有登录验证、借款验证及转账支付环节均无异常,都是客户常用手机进行的操作。”

京东金融称,至于用户的手机或账户是否被他人盗用,公司已派专人与客户一起报警,目前警方已正式受理,具体案件情况需等待警方调查,公司将尽最大努力协助用户挽回损失。

去年曾发生类似事件

根据媒体报道,京东金融类似上述“盗刷”事件发生过不止一次。

去年10月20日,新浪财经曾报道,有消费者龙先生向《金融一线》投诉称,几天前发现中国银行突然给他发了几条短信,提醒该行储蓄卡被扣除了4笔人民币账款。龙先生登陆中国银行App,中行客服人员答复,这四笔交易是通过京东金融的支付渠道进行扣款。

据龙先生介绍,他已很久没用京东金融了。盗刷发生后,他马上联系了京东金融的客服,然而对方却开始推卸责任,认为是龙先生自己泄露了京东账号,故而拒绝其理赔申请。

然而,龙先生并不认为自己存在京东客服所说的密码保管不当、验证码泄露或是旧手机号未解除等行为。

京东金融的交易记录显示,4笔“盗刷”交易发生在湖南省永州市,而龙先生本人则一直身处湖北省。

通常而言,金融类App对于异地登陆均设有活体认证或是密码验证等安全措施,但龙先生并没有收到相关提示。他因此怀疑,京东金融存在较大安全漏洞,骗子只要用非法手段获取短信验证码,就能随意盗用资金,而不受人脸识别、指纹识别、密码等制衡。

除此之外,京东支付的免密支付也给这次“盗刷”提供了便利。据悉,龙先生此前开通了京东的免密支付功能,500元以下消费不需要输入密码确认,而这次4笔交易均在500元之下。

无独有偶,今年8月17日,据南国都市报报道,去年11月海口的刘先生名下银行卡突然传来扣费短信,在短短不到2分钟的时间里,进行了8笔扣款,共被“京东支付”划走19200元。

刘先生去开户银行网店查询得知,其账户中钱款去向为京东支付。京东支付方面回应是受凡普信贷委托,对刘先生之前的欠款进行扣除,并通过邮箱向其发送了刘先生之前签署的借款合同等资料。

仔细查看资料,刘先生发现所收到的借款合同不是其本人签字,“之前合同上的签字是我手签的,而京东金融提供的合同上,签字是机打的。”

在向海南银保监局反映情况后,该机构认为,刘先生反映的账户管理事项,属于他与某银行的民事纠纷,依法应当与该银行协商解决,刘先生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向仲裁机构提起仲裁或向有关组织申请调解。

开户银行负责人称,银行通过交易流水,逐渐查询到被扣款项的流向,但最终还需要刘先生和京东金融及凡普信贷沟通交涉。

资料显示,凡普金科最开始是一家P2P公司,旗下“爱钱进”于2020年9月2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对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但京东支付一直与其有合作关系。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9月10日,针对京东金融的投诉多达17437条,京东支付的投诉也达10084条。除了京东金融旗下白条暴力催收、骚扰用户、利率过高等问题,更多指向京东支付在用户不知情、未授权的情况下,随意扣款。

网友“封茗”在投诉中写到,“2021年7月30日京东特约支付无缘无故在建设银行卡无卡自助扣费了888元,我研究了很久都找不到为何扣我钱,打电话给京东也不处理,东推西推,显示扣款方是(特约)京东白条,但我根本没用过京东,也没买过什么。客服也不回。”

另一位网友表示,“本人于2021年09月08日到账工资两千余元,当日晚上20:07分银行卡分别三次被京东(特约)京东支付扣取1154.56元,本人中国银行卡没有绑定过京东任何软件,无缘无故可以扣取里面的余额,请京东贵公司退还金额。”

多达上万条投诉中,类似的投诉比比皆是。

有业内人士认为,支付公司为贷款平台扣款属于代收代付业务,实际上平台在借款人知情权、选择权并不明晰的情况下,利用优势地位和借款人签署了不平等合同关系,后期贷款公司以此漏洞在第三方支付的帮助下,直接从贷款人账户中划扣款项。

律师:监管应及时介入

对于这种形式的委托代扣是否合规合法,雷达财经咨询了相关律师。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杨兆全表示,网络平台的贷款人,是金融消费者。对消费项目,享有知情权和选择权。平台应该在显著的位置,以简明的语言充分告知。否则,平台和商家就侵害了贷款人的权益。

“投诉反映的问题,目前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个环节,因此无法判断是京东支付平台还是贷款公司的责任。”杨兆全指出,消费者可以向京东支付公司反映情况,要求京东支付公司出示消费者曾经授权同意的证据,确实责任归属。如果京东支付不配合,消费者可以起诉京东支付和贷款公司,要求二者共同承担侵权责任。

他强调,消费者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厘清事实真相,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海南佐宸律师事务所主任钟敏认为,用户将钱财存放银行,与银行构成储蓄合同,银行要依法依约保证用户的存款安全,如果存款未经用户本人同意、授权,被扣划支取,明显不合理不合法,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在具体案件中,需要进一步了解银行是否得到了相应的支付指令,以及该指令是否是用户事先通过其他的授权等方式发送、不可撤销的授权。

钟敏表示,很多平台公司利用借款人急于用钱,事先准备好各种各样的不利于借款人的法律文书手续,让借款人一次性授权、同意,然后在借款不按照协议履行时候采取各种方式方法“维权”,监管部门对于这种名为合法,实质损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应及时有效介入监管,对第三方支付公司及网贷平台加强监管。

京东数科IPO终止后现裁员、高管离职

京东金融曾是京东集团旗下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板块,但随着P2P暴雷潮开启,互联网金融饱受污名化质疑,一些金融科技公司通过调整业务、变更名称的方式“改头换面”,京东金融也进行了更名。

2018年11月11日,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宣称将致力于通过数字化手段助力金融与实体产业实现互联网化、数字化和智能化,进而降本增效。同时,新的京东金融成为京东数科旗下个人金融业务品牌,开展信贷、理财、保险等业务。

2020年9月,京东数科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IPO申请,拟募资约200亿元人民币,目标估值高达2000亿元。

在业务相似的蚂蚁集团IPO被暂停后,国内政策持续对个人信息保护、资本无序扩张、过度借贷等进行了一系列整治,市场预计京东数科的上市之路恐难顺畅。

2021年1月底,京东数科又升级为京东科技,整合了原京东数字科技、原京东云与AI事业部板块。4月2日,上交所官网披露,京东数科于2021年3月30日已撤回IPO申请材料。

终止上市后,今年6月份,有认证为京东科技的员工在脉脉职言发声称,京东科技开启裁员,“今天优化了40个人。”

今年7月,京东金融关联公司北京方博资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去年12月曾发布的一起广告内容价值观存在严重问题,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开出40万的罚单。

该广告中,一位农民工打扮的人士因母亲晕机向空姐提出能否打开窗户或更换座位,空姐则向其推销升舱服务,价格千元。该农民工打扮人士因余额不足放弃升舱,而后排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随机帮他在京东金融申请了15万元的“备用金”,称“如果你以后急用钱,不需要再看别人的脸色了。”

处罚文件称“该广告宣扬了过度消费等不正确导向,存在严重价值观问题。”

伴随着京东科技业务构架不断调整,公司被传裁员的同时,高管也频繁离职。在公司提交IPO招股书之前,京东数科就有不少中高层出现离职,传“500人离职群爆满”,曾引市场热议。

2020年12月21日,原京东数科首任CEO陈生强宣布卸任。7月21日,据界面新闻报道,原京东数科副总裁谢锦生、程建波均已离职;但京东公司回应称:新闻失实,目前正在沟通处理中。

9月3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原京东白条掌门人许凌、京东数科副总裁被调岗至京东集团CSO体系9个月后,正式提出离职。

网上曝出的朋友圈截图中,许凌写道,“一直就认为京东是我最后一份工作,八年时间从没接触过其他平台。”有网友感慨,许凌在言语间透露出无奈。

分析人士指出,频繁的人员流动,对一家公司的稳定性会产生冲击。

对于京东科技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