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东南亚追逐网红经济

2021/9/9 11:31:00
0b0bd52ec6d1427f8975e049a080c379tplv-tt-shrink6400

2021年7月,位于新加坡的网红科技公司Nas Academy完成1100万美元的融资。这是Nuseir Yassin的最新产品,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Youtube网红Nas Daily。

Nas Daily在各个渠道拥有超过4000万粉丝,Facebook页面上的2000万粉丝是其中主力,另外在YouTube上还有超过400万名粉丝。Nas Academy称,Nuseir Yassin今年29岁,出生于以色列,身家已经达到了500万美元。

Yassin显然已经看到了全球网红的潜力。去年以来,他一直忙于组建一支同样年轻、成功的网红队伍,向有志于互联网事业的人展示其中的技巧。

在Nas Academy,只需要49美元就可以学到Yassin的技巧,或者向Ritesh Agarwal寻求商业建议。Ritesh Agarwal是印度第二年轻的亿万富翁、价值10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OYO的创始人,也是Nas Academy的投资者之一。这一平台上已经上线了14个类似的课程,有30个注册创作者,该公司还在积极寻找更多的创作者来强化其课程体系。

在今天的互联网世界中,经验和技能往往不是通过课堂传授的,任何拥有这些经验和技能的人都有资格教书。或者说,Yassin如此坚信。Yassin毕业于美国著名大学哈佛,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学府之一。而他把自己的项目比作更容易入读的哈佛。

8e75afba22f84d898876251caea1cb7dtplv-tt-shrink6400
Nuseir Yassin的个人资料/ The KEN

“我们试着将教育去中心化。如果有人想建一所大学,不需要准备建筑、桌子和椅子,也不需要为营销而苦恼,就可以在我们平台上建立自己的大学。”他告诉The Ken。

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Nas Academy正发挥着优势,布局与创造者经济密切相关的课程,Yassin完全属于这一类别。

光速创投驻新加坡的合伙人Akshay Bhushan说,Nas Academy的业务“处于各种趋势的交汇点”,包括虚拟学习的兴起、对正规教育的关注减少,当然还有线上网红的增长。

Yassin说,Nas Academy的灵感来自于Airbnb,即任何人都能成为酒店主。Nas是个阿拉伯词汇,意思是“人类”。

从Nas Academy不拘一格地专注于非英语市场,也看出这种方法。通常内容创作者都迎合西方市场,但Yassin的视频被翻译成了13种语言,而Nas Academy热衷于东南亚市场,这个市场的年轻消费者在社交媒体和YouTube消费调查中经常名列前茅。

但是,内容的本地化并不容易,特别是需要符合当地的社会文化。

Yassin已经在菲律宾遇到了挫折,在那里,Nas Academy被指控伪造了一个土著纹身艺术课程。这使Nas Academy失去了60万名粉丝,并削弱了该企业在这个拥有1.1亿人口的市场中的发展潜力。过去,Nas Academy还有其他争议,比如声称与以色列和新加坡的政府合作。

因此,虽然Yassin的崛起就像一场飓风,但Nas Academy却很谨慎,使用保证最低收入等激励措施,慢慢地瞄准有现有粉丝基础的创作者。但是,这种高知名度的创作者毕竟有限,所以Yassin如何实现他容纳10万人的目标?

此外,Nas Academy也并非没有竞争者。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优酷网的网友们经常传授优酷网的艺术,以吸引新的观众。更正式的竞争者包括On Deck,这是一个位于美国的数字奖学金计划,将学科专家和付费学生联系起来。此外还有CLASS101,位于韩国的专门研究艺术技能的平台,该平台最近筹集了2600万美元以在美国发展。Class101提供2000多门课程,重点是绘画、手工艺、摄影、音乐和烹饪,声称拥有10万名注册创作者和300万用户。现在已经已经扩展到了美国和日本,并为14岁以下的学生提供专门的课程。

Yassin在该行业的优势是当地的吸引力,但拥有差异化优势和做得正确之间还是有区别的。用他们的语言,影响有影响力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双行道

对Yassin来说,教育并不总是重点。

2019年,他在新加坡成立了Nas Studios,利用“Nas Daily久经考验的成功公式”为品牌创造社交媒体内容。而这项业务在第一年就超过了来自广告的收入。

“这是我需要的所有信号,让我明白不应该销售T恤衫,”Yassin说。“而应该将我在过去五年中所学到的知识产品化,并以一种易消化的方式分享。”

新冠疫情的出现,迫使教育和交流进入远程形式,使他不得不寻找一个平台来实现这个新目标。但没有一个平台能满足他的要求。Skillshare没有给他足够的课堂所有权;估值27.5亿美元的美国初创公司Masterclass则手工挑选其导师;Teachable除了销售视频文件外没有做更多的事情。

“我认为必须有一种基于群组的学习体验,如果有人给我钱,他们就会得到一种奇妙的体验,而不仅仅是一个视频文件。但这并不存在。” Yassin对The Ken表示。

他相信,他回馈的愿望得到了其他网红的认同。虽然他拒绝量化有多少创作者和学生报名参加Nas Academy,但Yassin说,”绝大部分 “接触过的人都有兴趣。另外,课程的大部分收入都给了创作者,他补充说,没有给出具体细节。作为潜在收入的一个指标,Yassin称他自己的课程在过去18个月中获得了150万美元的收入,其中粉丝和企业客户各占一半。

创作者还可以完全接触到学生的联系方式,让他们可以自由地发展关系或机会。这还没有发生,但可能会吸引那些依靠Nas Academy的形象的成熟的影响者和新兴的创造者。

dd6c94b4c95c48ccb2cb4dec799e2ca6tplv-tt-shrink6400

前多媒体记者Uptin Saiidi正在Nas Academy上推出一个创作者课程。去年离开CNBC后,他想开设一门课程,但被Coursera和Udemy等服务的收益所阻挡。虽然他的朋友们都已经售出了课程,但大多数买家来自闪电销售,收入远远低于预期,而且参与者通常参与度较低。

Saiidi曾在Nas Academy教授TikTok和加密货币的课程,班上有20至30名学生,通常是18至34岁。他很重视预先录制的视频和现场教学之间的组合,以及Nas Academy工作人员的支持,帮助整理课程细节。

“这是在直播和点播之间的混合。我的学生会观看三或四个小时的视频内容。然后他们都会在Zoom上进行会话,几天后我们还会为了毕业再见面。” Uptin Saiidi说。

在Nas Academy开始招收创作者时,这种手把手的指导是一个重点。他们在新加坡拥有一个团队,从提前向报名参加课程的用户了解需求开始,帮助开发每个创作者的课程,协助内容包括课程、视频制作,甚至课程定价。

Yassin说,这种参与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但他专注于高参与率,他声称参与率为50-70%,比其他只专注于视频而没有直播内容的平台高10倍。

东南亚的吸引力

东南亚是创客经济的沃土,该地区有3.8亿社交媒体用户,直播在东南亚至关重要。直播互动,包括现场直播应用、现场商务和聊天商务,在消费者中越来越受欢迎,而网红是吸引力的关键之一。

“市场有足够的深度,一个公司就可以在该地区推出。我总体感觉是,这些公司必须比平时更早一点走向全球……就像SaaS业务一样,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开始,但你必须迅速走向全球。”光速创投的Bhushan说。他预计,该地区将出现更多以创造者经济为重点的公司。

光速创投的Bhushan指出,尤其是在菲律宾,社交媒体用户非常活跃,根据We Are Social的一份报告,截至2021年1月,该国1.1亿人口中超过80%是社交媒体用户。

但是,Nas Academy在该国的起步却是错误的。8月初,该平台因使用104岁的传统纹身艺术家Apo Whang-Od的名字举办大师班而受到批评。

这名艺术家的孙女否认Whang-Od与Yassin或Nas Academy建立了任何合法的合作关系,并称该课程是一个骗局。随后该课程被删除。菲律宾国家土著人民委员会(NCIP)发起了一项调查,并在8月29日得出结论,Whang-Od从未同意在互联网平台上授课。

尽管Nas Academy声称NCIP的调查结果并不真实,却于8月8日停止了在菲律宾的业务,遭受了巨大的声誉损失。Nas Academy失去了来自该国的60多万名粉丝,并且发现,曾获得2018年环球小姐称号的模特和歌手Catriona Gray暂停了她的报名,”直到Whang-Od的问题得到完全解决”。在撰写本文时,Gray没有接受采访。与此同时,资深记者Jessica Soho完全取消了她的课程。

Yassin说,菲律宾的Nas Academy又开始运作了。”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仍积极地在那儿签署新的创作者,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变成老师,”他说。

他称Whang-Od事件是一场内部的家庭纠纷,最后围绕着Nas Academy爆发了。”我们做的事情是完全合法的,而且完全按照应该做的方式进行:去找他获得许可,让他签署合同等等,”他争辩说,”不可能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创建一个学院/课程。”The Ken无法独立向Whang-Od证实这一点。

ae3fe08925fe49078eea9af6eadaf423tplv-tt-shrink6400

Yassin指出,这一事件使Nas Academy将其重点缩小在电影和音频、创业和领导力课程上,而不再涉足类似纹身这种不相干的技能。目前,他希望避免因范围过广而显得课程过于分散。

然而,即使有了重点,人们会为这些课程付费吗?是的,光速创投的Bhushan说,因为早期的创作者知名度很高。“我认为人们愿意付钱向最好的从业者学习”。

但从长远来看,有多少受欢迎的创作者会留在这个平台上?

创作者可以在Nas Academy注册教学,利用该平台来提高他们的影响力,然后继续在其他地方开设自己的个人课程。高流失率可能导致课程减少,并最终导致付费学生减少。这就是Yassin押注之处,把大部分收入给他们可能是关键。

同时,Bhushan认为,高知名度的用户可以吸引其他创作者,并通过平台提高他们的知名度。

“你和大网红一起合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激励较小的创作者也开始创建课程。最终可能会有非创作者教授课程,他们可能没有大量的粉丝,但却是伟大的教育者。平台的成熟和发展,肯定会有一个发展过程。”

这位投资者指出,Nas Academy的创始团队正在策划创作者在平台上列出他们的课程。这样一来,平台也能控制课程的质量。

校友们

虽然Nas Academy的出现表明创作者经济正在发展,但该平台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证明自己。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风险投资Vertex Ventures的副董事Jessica Koh认为,像Nas Academy这样的平台,可行性在于该项目能否持续培养一流人才。”人是新的品牌,与游戏和电影等相邻行业的品牌类似,即使是最大的制作工作室也很难凭借其一流的技术和资源持续复制大作。”

Jessica Koh指出,”虽然传授技能有很多价值,但有些东西是无法传授的,例如真实性。”

她指出,毕竟有些东西是教不来的,”她告诉The Ken,”网红与艺术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因其独创性和能力而培育并促进在线对话的兴起。

Koh说,这就是说,网红经济将继续存在,创作者教育将能够借助于网红经济的崛起,一家人才教育公司的发展规模,以及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维持业务,取决于他们建立校友基础和构建品牌的能力。

举例来说,创意艺术家事务所(CAA)是好莱坞最具统治力和影响力的人才代理机构之一,支持汤姆·克鲁斯、娜塔莉·波特曼、斯嘉丽·约翰逊和珍妮弗·安妮斯顿等明星。”该公司的支配权不断输出优质校友”,她补充说,”这样的品牌资产作为一个持久的护城河和关键的CAC(客户获取成本)下降的驱动力,不断吸引优质人才。”

鉴于从课程中获得的大部分收入都归创作者所有,Nas Academy也在开拓企业关系。Nas Academy已经在2020年12月与Grab展开合作,以培养200名内容创作者,“快递小哥”和司机也包括在内。

与Nas Academy合作的品牌广告商也可以加入YouTube等平台的合作伙伴计划,其员工制作的内容也可以明码标价。YouTube的前高管、经营着专注于创作者经济的Next 10 Ventures的Benjamin Grubbs认为,该公司可以将营销成本中心变成利润中心。

Grubbs推测,像Nas Academy这样的平台会发展成为吸引全球广告集团WPP收购的目标,他们希望直接控制参与渠道,也可能会吸引教育技术公司,如印度Byju’s正渴望着收购标的。

对于Yassin来说,退出还很遥远。他认为,Nas Academy还有四年左右的发展时间。不过如果他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市场上筹集B轮资金。“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得到光速创投和其他公司的指导和战略帮助,了解如何有效地建立这个公司。”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参与到个人崛起这股趋势中来,而我认为我们正在建立的网红科技公司只是其中的一种形式。”

他计划在亚洲各国任命当地的管理团队,包括印度和东南亚的部分地区,以帮助企业实现本地化发展。在吸取了菲律宾的教训后,Yassin希望能在关键国家进行更深入的挖掘。毕竟,”Nas意味着人类”,而犯错也是人之常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