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三十而立,90后扛起A股上市公司大旗

2021/8/20 15:26:00

即便他们在未来会面临种种问题,但他们已经比我们大多数人走的更高更远了,但能否走的更长久,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邢书博

编辑:花崎


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出生的企业家,多数借力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城市商品化改革时期,又恰逢改革开放与经济全球化,使得财富聚集。他们如今纷纷到了退休换代的重要时刻。而接棒者则是30而立的85后90后。历史兜兜转转,这些90后的年纪恰恰是他们父辈创业时的年纪。与辉煌的父辈相比,继任者90后是月之暗面还是清风徐来,有待商榷。


 A股15位90后董事长,最小仅为24岁


据券商中国,目前A股市场上已有14位90后“当家人”。其中,顺灏股份的董事长王钲霖出生于1995年,现年仅有24岁,是当前沪深两市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董事长,也是唯一一位“95后”。


从出生年份来看,90年91年居多。有意思的是,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确立了中国走特色市场经济道路。而这一批90后,可以说是完整见证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壮大,也见证了父辈们的财富暴增。


从学历来看,本科最多,硕士其次。这批90后恰好赶上了本科硕士扩招和第三次出国热。1995年中国才允许私人办学。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富豪子女早年同一般家庭的孩子一样在公立学校读书,一样要走高考独木桥。巧合的是,自费留学是2000年之后才正式在教育部备案。所以这一代90后基本是在国内完成的九年义务教育。


从企业背景来看,这些90后基本都是家族企业,主要从事制造业,而职业生涯也几乎都是在家族企业内部升迁。以ST天圣董事长刘爽为例,此人历任天圣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库管员、采购员、采购部部长。现任天圣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可以说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但是否是靠能力爬上去的,这要问他们自己。


这其中,还有三位是临危受命。2017年,大禹节水董事长王栋、聚杰微纤董事长仲柏俭和聚飞光电原控股股东邢其彬先后逝世,其子女王浩宇、仲鸿天、邢美正仓促即位,企业前途未卜。


90后创业者与90后董事长大不同


90后明星创业者是时代娇子,投行宠儿,媒体热点。这里面既有争议颇多的炒币青年孙晨宇,神奇百货王凯歆,也有平稳发展的潮汕人温城辉、陈安妮。还有遭遇失败的戴威和靠一个公号卖了一亿美金的李靖。


目前创业圈最成功的90后聂云宸,凭借“喜茶”带来的45亿元财富成功登上了胡润百富榜,这也是他第一次登上这个榜单。年轻有为,可以说未来可期。


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如今创业的主力军正是当打之年的90后。2017年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在饭局上一句“我不投60后我投资八零后和九零后”,引得众人讨论。现在也算一语成谶。


与张扬的90后创业者相比,90后上市高管们颇为低调。其中最高调的也不过是浙江万丰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锦华的豪华婚礼。主婚人是郭广昌夫妇,张信哲献唱。相比于快手网红辛有志和初瑞雪结婚,花5000万请42位明星唱堂会的壮举,这位万丰系如今的掌门人也太过低调了。


客观上说,对于企业所有者而言,低调与否除了个性使然,更多的还是要看企业的经营状况和发展前景。光鲜的自然大珠小珠落玉盘,失望的只能是门限冷落鞍马稀。


除了开头提到的受命于危难之际的三位90后董事长,做ST公司的董事长其实也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以神雾节能为例。2019年神雾节能人事大地震。天眼查资料显示,2019年4月,董事和监事名单上增加了数位新面孔,董事长也换成了90后吴浪。这距离宋彬接手实际控制人吴道洪成为法人仅仅过去四个月。频繁的法人变动是ST上市公司在面对经营不善、被列为失信人员以及与投资人矛盾加剧时不得不做的取舍。尤其在当年神雾节能被深交所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亏损加剧的神雾节能,公章被转移,导致年报无法纰漏,存在退市风险。神雾节能与其说把吴浪当作一个吉祥物,倒不如说是一枚棋子,任人摆布。


回看大部分90后上市公司董事长,年资尚浅,无尺寸之功,基本实在国外刷一下教育背景就到自家企业各个部门轮岗。说是继承家业,更多是由于老一代创始人或逝世或纠纷不断已不再适合担任董事长职务,不得已赶鸭子上架,让子女代为站到台前。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不断上演,从垂帘听政到提线木偶,个中滋味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


在中国,接班已经成家族企业面临的普遍难题。中国的家族企业占全部私企85%左右,上海交大的一份报告指出,不愿接班的子女占82%。可以想见,能接班并愿意成为法人的90后,更是少之又少。强扭的瓜不甜。


而90后创业者则不同。虽说也有人是出身豪门带资进组,但大部分还是有扎实的教育背景和在市场上摸爬滚打过的经历,这是他们的企业能够阶段性成功的必要条件。


草根创业者张天一,大学毕业两手空空只能去卖饺子,为了省一张案板钱愿意花两周时间去北京郊区找最低价的台子。为何如此拮据?尽管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喊了很多年,但报告显示,大学生创业将近70%的资金都要靠自筹。毕业生自主创业的资金依靠父母、亲友投资,借贷和个人积蓄的比例高达78%,来自商业性风险投资的比例仅占4%,获得政府资助的比例只有3%。


而上市公司的后代们,绝大多数则被父辈们保护的很好,他们很难经历创业者真正的困顿焦虑背叛和反抗,只是在模拟创业。而当他们开始独当一面的时候,资本市场就反映出了最真实的想法。数据显示,华人家族企业的传承损失平均在60%左右,香港则达到80%。估计在5到10年内,中国有300万商人,需要为家族企业找到合适的继承者。


60后父辈的旗帜不好接,95后浪的世界太难懂


电影《教父》里,麦克在饭桌上,听闻哥哥和父亲为自己规划了人生,奋起反抗,挣脱路线,最终成了新一代教父。现实中也不乏命运的捉弄:背弃家庭却超过父亲,想守住家业却弄巧成拙。


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的儿子梁在中,在采访中表露自己是“被接班”。深感命运被束缚,诉苦人生被安排,觉得生活没自由。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的公子曹晖,为了不接班决定出走创业,宁肯和员工一起睡宿舍,也不愿意回家,还批评曹德旺过的太奢侈。


“不当董事长,叫我一个老头子怎么办?”


曹晖不认同“子承父业”的想法。他曾说:“你看巴菲特在美国,有整座山的房产,最后子女也不去继承。”但他不知道的是,巴菲特有家族基金,甚至可以左右美国大选。


而新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都是创始人抓住了改革开放机遇,又有当地政府扶持,崛起机会绝无仅有。他们在企业内说一不二,以精准判断力、家长制作风管理企业。这对大多接受过现代教育与企业管理制度洗礼的继任者来说,既没有父辈决断的勇气也缺失在社会上长袖善舞的能力,接班显然是痛苦的。


不能直接说服子女接班,就走曲线救国。


制鞋的康奈集团,创业30余年,2016年营收21亿元。创始人郑秀康很早就做了打算,让儿子郑莱毅接班,女儿郑莱莉辅佐。他给女儿订下“带着干、帮着干、看着干”的程序,让女儿一直做到集团副总裁,保证儿子顺利接班。


因为亲子继承的种种不确定性,早一步进入市场经济的日本企业家开始推行婿养子制度,即让女婿入赘或收养子改姓来完成企业继承。如今丰田松下铃木等日本大企业基本都是这些婿养子在掌权。


但中国企业家因为政策、历史等原因,其实很难做到这些。而在西方更为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也不可能。虽然在历史上,最早的职业经理人来自于晋商的掌柜制,但经历过民国战乱之后,中国式的经理人制度并没有发展起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代企业家和现代职业经理人体系几乎同时开始发展,历史太短,规范体系也不完善,令企业家很难放心把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


这便是90后继承者的不能承受之重。一方面,他们不愿意继承家业,更喜欢创业投资甚至是去搞艺术;另一方面大家长们又只能让他们继承,无人可选。一方面第一代企业家吃苦耐劳长袖善舞根植于传统制造业,他们如鱼得水且时不再来;另一方面年轻一代脱实向虚不屑于在制造业中谋求发展,他们更理解这个时代但不知道怎么做。


坊间一位富豪对他将要去国外留学的孩子说:“你要学会分辨三类人。第一类是和你一样的,要礼尚往来,将来可以合作;第二类是凭真才实学过来的,将来可以帮你做事,要对他们好;第三类是一来就泡吧买豪车的,离他们远一点。”


言之有理,但作为个性强烈的90后们能听进去多少是个未知数。


尤其是在95后到00后Z世代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和新的创业者的时候,90后对时代的理解或许也会渐渐落后于时代。


后千禧世代在深度数字化的环境下长大,他们在资源获取与利用、深度学习与思考、多元文化吸收与包容、创新力与创业精神方面尤为突出。


根据红杉的报告,社交性、潮流性、个性化,是00后用户最看重的三大产品特征,作为第一代移动互联网原住民,他们对于时代的理解是前所未有的。有近一成的00后用户曾在各类UGC平台上获得过收入。其中,直播、短视频、漫画以及游戏平台是主要来源。也就是说,在整个00后群体中,已经有十分之一的人开始了最直接的创业,并且变现了,而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变现的。


“KOL对于00后的影响力逐渐降低。”摇滚沙拉CMO于文璐说。

“他们自己非常有主见,而不是像90后一样假装有主见。”作业帮CEO侯建彬说。


90后上市高管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第一,不同于父辈们草莽出身胆大心细才能成功,随着我国继续深化市场经济制度改革,可钻的漏洞会越来越少,他们将越来越习惯于戴着镣铐跳舞;


第二,由于新一代消费者逐渐成长起来,他们可能会像他们的父辈完全不理解他们一样,完全不理解Z世代为什么会买盲盒会炒鞋。这需要他们更有市场洞察力;


第三,他们面临的市场环境是前所未有的,实体经济转型,虚拟经济巨头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消费主义女权主义各种思潮混在一起,对于大多从实体经济A股上市公司而言,这个市场环境是陌生的;而对于习惯了个性张扬却要被迫西装革履的新人继承者们来说,父辈们所熟悉的商业规则或被深刻的改写,而他们并未准备好。


最后,即便他们在未来会面临种种问题,但他们已经比我们大多数人走的更高更远了,但能否走的更长久,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