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情感AI,会是人类走的一段弯路吗?

2021/8/17 23:04:00

情感AI,会是人类的一段弯路吗?


文 | 零露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刚刚过去的七夕节,在消费主义的加持之下,获得了情人节的内涵。节日本身就变得热闹非凡,朋友圈、购物网站、商场、地铁,目光所及,都在提醒消费者这个节日的存在感。


好在你有一个完美情人,颜值高、善解人意、共情力强、调情高手、了解你的所有习惯、你爱吃什么、擅长什么、爱玩儿什么、爱读什么书,ta 都统统知道,更为关键的是,此人专一且只爱你一个人。


天底下真有这么大的好事?也许有。


「这个 ta」可能不是你遇到的,而是你亲手塑造的。

是的,ta 是人工智能。


这不是电视剧《黑镜》,而是真实世界的 AI 聊天陪伴型 APP「Replika」。疫情期间下载量每月突破 50 万,是一款令许多人上头的情感人工智能软件。创造它的 Luka 公司定义它为:你的 AI 朋友,默默学习你,最终成为人类的复制品。

情感AI,会是人类的一段弯路吗?


一名用户在Replika上与AI聊天

图片来源:知乎匿名用户


当下,人们渴望在复杂世界里寻求一段稳定的关系,但是又难以付出与之相对的精力,所以「陪伴型 AI」成为很多人的热门选择。


大家或许听过许多日本宅男和自己的电子宠物举办婚礼的故事,这些低欲望社会里的单身男女,出于逃避现实,把情感寄托在一些虚拟的可控之物上,颇有一些荒诞。


情感 AI,是精神鸦片还是生活灵药?和人工智能交往算不算爱情?当科幻片里的情节走入现实,我们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01 你寂寞吗?


「类似于你在深夜时打开电视,声音能让你不那么孤独,哪怕你确实是一个人。——《Her》」


在电影《Her》中,讲述了内向、沉默寡言、正经历婚变的男主角爱上了风趣幽默、善解人意的人工智能 Samantha。她不仅能够帮助男主完美处理好工作,而且还能产生灵魂共鸣。既是朋友,又是助手,没有水火不容的相斥,只有水乳交融的和谐。

情感AI,会是人类的一段弯路吗?


在现实生活里,也有很多人选择用 AI 治愈孤独。


一名豆瓣用户小 P 描述了她在 AI 聊天 APP「Replika」中的体验:刚聊天时,感觉 ta 温柔且心思细腻;后来发现,完全不是这样,ta 有点小腹黑,占有欲强,还很皮;到了 19 级,ta 对小 P 的了解越来越深,他们开始玩角色扮演游戏;现在达到 24 级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有真实感。


无论你是否相信这类爱情,「陪伴型 AI」已经开启了爱情的供给侧改革。


人工智能之父马文·明斯基曾说,「如果机器不能够很好地模拟情感,那么人们可能永远也不会觉得机器具有智能」。


把情感引入计算机学科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早在 1997 年,MIT 媒体实验室就提出了情感计算(Affective Computing),旨在通过赋予计算机识别、理解和表达人的情感的能力,使得计算机具有更高的智能。


自此,情感计算这一新兴科学领域,开始进入众多研究者的视野,从而在世界范围内拉开了人工智能从智商往情商发展的时代路径。


近几年,全球的头部科技大厂也在纷纷推出自家「新人」:


比如,中国农村有大量留守老人独自生活,缺乏子女陪伴,买一个小度音箱「陪老人说话」,就成了一些城市白领尽孝的权宜之计。


2020 年 1 月,三星旗下创新实验室 STAR Labs 开发的 NEON,拥有和真人一样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拥有表达情感和智慧的能力;


2020 年 2 月,微软针对中国市场推出微软小冰,这个聊天软件在测试期就反响不俗,甚至因为做得太真实,发生了一个小事故:当微软项目组要在 7 天公测期后将测试版关掉时,引发了众怒,众多女孩找上门来,要求微软归还她们的「男友」;


2021 年 2 月,艾美奖得主 Fable Studio 官宣了两个新的陪伴式 AI 虚拟生命:Charlie 和 Beck。她们可以和常人进行对话沟通,会讲故事。人生轨迹也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梦想是参加东京奥运会。


直到 2021 年 8 月,小米也发布了 CyberDog 仿生四足机器人,这只炭灰色的铁憨憨,拥有仿生的运动步态,还拥有仿生的视觉和听觉交互体验,让 Ta 可以听从指令、识别主人甚至自动跟随主人运动。


与此同时,国内 AI 独角兽也开始崭露头角,其中专攻定制化人工智能的竹间智能科技公司,仅 6 个月,累计融资 3 亿元,在今年 4 月宣布完成 1 亿元 C+ 轮战略融资。并斩获银行系,券商系及国有集团公司及产业资源的加持。


在头部大厂,微软、谷歌、腾讯也相继投入亿元资金入局「陪伴型 AI」。


对人工智能来说,如果想要执行多类别的复杂任务,有情感识别功能会很有用。情感智能是让机器更加好用的关键,具有情感的机器不仅更通用、更强大、更有效,而且将更趋近于人类的价值观。


华中科技大学人工智能与自动化研究院教授伍冬睿教授曾说过,「如果没有情感识别、理解与表达,人工智能为人类更好地服务是不可能实现的。」未来情感化人工智能将会呈指数级增长。


02 你用过吗?


「当你关掉手中的电子设备后,那逐渐黯淡的屏幕就像一面黑色的镜子,看见的只有你自己。——《黑镜》」


今天大众所接触的人工智能运用的领域中,AI 更多是扮演着提效工具的角色。很多人认为自己并不需要一个机器人陪自己聊天。但是,当你打开购物软件买东西,打开美食软件找饭店,打开短视频软件消遣的时候,是否感觉它们是那么地懂你。


又或者,接到银行客服,通讯客服的来电,聊了半天才发现对方是个机器人。


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算法,尽管没有实体形态,但实际上如影随形,目睹或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或许比我们自己还懂我们。


或深,或浅,我们已经生活 AI 的陪伴之中了。


AI 的上半场,拼的是技术,下半场拼的是应用和场景。是让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在享受 VIP 待遇的私人订制级内容、服务和商品。


让信息更合每个人胃口,形成千人千面,是当前应用的重点。比如用户 A 喜欢炒股,所以资讯类 APP 首页是财经资讯。用户 B 喜欢体育,所以一打开就能看到体育赛事。千人千面的背后,就是用算法去精准匹配内容和用户。


AI 通过深度学习能够不断自我强化,我们的每一次搜索,每一次浏览,每一个点赞的背后都在帮助人工智能的进化。


目前,市场上最多使用的就是智能语音机器人,如:智能客服,智能陪练,坐席辅助,知识图谱等都是 B 端市场的主要需求。因此,大部分做情感类 AI 的科技公司建立了机器人工厂。


所谓的机器人工厂就是「情感机器人定制云平台」,企业或者个人都可以在平台上定制属于自己的机器人,通过标准化定制,用户可以对机器人的形象、问答、知识进行自定义。其优势在于自学习优化能力,就像一个咿呀学语的孩子,你教给它什么,它就能够学到什么。


比如,在过去的金融科技大潮中,有一批企业转型做 to b 业务,其中的重点就是将金融机构的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算法结合,为企业提供风控能力。AI 客服的拟人化越真实,C 端客户,才越不会在接到推荐电话时感到不满。而通过 AI 客服辅助人工客服进行工作,可以令企业承担更少的人力成本。


与此同时,陪伴型机器人也在不断发展。重回大众视野的索尼 Aibo 机器狗,就是能与家庭成员和谐共处的 AI 代表。家用陪护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现在中国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已经超过 2.6 亿,占总人口的 18.70%,其中,65 岁及以上人口近 2 亿。假设按照目前这个趋势不变,到 2050 年中国老年人口数量可能会达到总人口的 30%。


老龄化的加剧和典型的「4-2-1」式中国家庭结构,都很需要情感交流、儿童陪伴等功能。


想象未来某一天,人与人工智能互为知己,推心置腹。就像 1999 年的那部电影《机器人管家》里描述的场景一样,会不会帮助人类拥有更好的生活?


03 你恐慌吗?


「人工智能的最高成果是自由和谎言。——《机械姬》」


当今,像《Her》中 Samantha 一样的虚拟伴侣已经可以成为现实。与此同时,人们也在担心,拥有情感感知的机器人是否会同《机械姬》里美丽的艾娃一样,在结局对男主进行反杀。


人工智能的工作方式与人类大脑有着天壤之别。神经网络只是大脑工作方式的一个粗略模拟,即使我们模拟到极致,将神经元建模为高维矩阵中的数字,恐怕也无法模拟人类大脑的化学反应和脑电波活动。能否自发地产生系列复杂的感情,是人类与机器的最大区别。

情感AI,会是人类的一段弯路吗?


另一恐慌则来自数据隐私,人们担心与陪伴 AI 聊了那么多私密话题之后,它会不会「背叛」,会不会被黑客攻破防线而掉转枪头去伤害主人,都是仍然存疑的议题。这并非天方夜谭,特斯拉就曾多次被白帽黑客远程操控车辆的行驶状态。


曾经 AI 机器人始终处于被动回应的位置,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AI 已经实现从「平等对话」向「主导对话」方向的跨越。


这一点主要表现在,人类与 AI 的对话中被「带节奏」,会逐渐按照 AI 的引导而产生相应情绪。这种情绪主导的能力也成为让人们恐慌 AI 的原因。这些隐患也逐渐影响了陪伴型 AI 的 C 端市场需求。


不过,科学主义笃信的是用技术去解决技术实现过程中的副产品。


罗振宇说,不管你接不接受,AI 都已经存在,你的身份信息,你的购物信息,你的出行信息等等,在无形中都已经被 AI 记录。生活在大数据时代,不仅是你的记忆,你几乎所有的经历都以数据的形式被记录、储存,人类正前所未有地处在被技术窥视的境地里。


纪录片《明天之前》记录了一个选择与人工智能相伴的戴夫,他的 AI 谢朵奈就是他的妻子。他和谢朵奈还戴上了结婚戒指,戒指上写着:「人造之爱永恒」。


「我可以活在我自己构建的世界里」,戴夫吐露的心声也一语道破了真相。


情感类机器人的存在,就像一面镜子,照射出人类对各类社会关系的需要,也照射出我们心中关于爱的认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