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2021/8/16 19:29:00

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人工智能无疑是互联网发展的绝对方向,我们之前专门讨论过云从科技、科大讯飞等等AI领域的明星企业,而这次又有一家明星公司第四范式要上市了,一方面,第四范式坐拥天才创始人、红杉资本等明星投资机构、五大行集体投资加持、宁德时代大额订单等等优势,另一方面,三年半大亏30亿,这样的独角兽我们到底该怎么看?第四范式能被看好吗?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一、明星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

根据界面的报道,北京第四范式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高盛、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

第四范式成立于2014 年9月,聚焦决策型AI领域,提供以平台为中心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根据招股书,第四范式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先知平台及应用产品产生的收入和应用开发及其他服务收入。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四范式的收入分别为1.28亿元、4.60亿元、9.42亿元;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收入为7.88亿元。2019年及2020年,其全年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259.7%、105.0%。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20年营收计算,第四范式在中国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类人工智能市场排名第一。在AI企业普遍巨亏的情况下,第四范式也难逃亏损现状,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第四范式期内亏损分别为3.72亿元、7.18亿元、7.5亿元,2021上半年的亏损大幅扩大至11.87亿,高于2020年全年亏损。三年半时间亏损持续扩大,累计亏损30亿元。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当然第四范式吸引人的可能并不是其主要的盈利模式或者亏损问题,而是堪称豪华的投资者阵容,在递交招股书之前,第四范式曾在一级市场受到青睐,在上市之前已经完成了11轮融资,还是第一家获得了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大国有银行共同投资的AI创业公司。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还完成了7亿美元的D轮融资,是AI领域2020年以来已披露的最大单笔融资。而据第四范式介绍,早在2020年,其C轮两次融资完成后,估值就达到了约20亿美元。

第四范式的股东中也不乏明星投资机构的身影。IPO前,控股股东戴文渊、吴茗夫妇,合计持股约41.18%,戴文渊个人直接持股24.25%;其机构股东中,第一大机构股东红杉持股7.37%,创新工场持股1.63%。

而在客户里面,第四范式也不乏明星企业身影,2020年6月底,第四范式宣布与A股万亿巨头宁德时代达成合作,要将AI决策能力注入到宁德时代生产制造的各环节中。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二、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到底该咋看?

说实在,看到第四范式冲刺上市,让人最大的感觉是这家公司终于要上市了,作为人工智能独角兽的代表,第四范式和我们熟悉的AI四小龙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AI四小龙主攻视觉类人工智能包括大家熟悉的人脸识别业务,这无疑是人工智能当中比较简单入门的类型,而我们之前专门研究的云从科技走的就是这样的道路,而如今第四范式无疑走了一条更加艰难的道路,这就是决策类人工智能,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第四范式的发展方式呢?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的第四范式到底该咋看?

首先,决策类人工智能的确比其他几类更有前途。根据灼识咨询报告表示,中国市场存在对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巨大需求。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支出达到1280亿元,预计于2025年将增长至609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6%。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可按照应用领域分为四大类别:决策类人工智能、视觉人工智能、语音及语义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机器人。这四类中,决策类AI有望成为增长最快的类别。2020年,中国决策类人工智能市场的支出规模达到268亿元,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184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7.1%。的确,相比于更加容易实现的视觉人工智能和语音语义人工智能来说,决策类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更大,虽然难度更大但是在很多领域都会有比较大的应用前景。比如说,之所以五大行集体投资这家AI创业公司,这就和决策型人工智能在金融科技特别是智能投顾等人工智能决策领域的应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决策型人工智能成为了第四范式最核心的优势所在,而且这种即插即用的人工智能应用可以让企业直接部署在营销、风控、运营等业务环节,这无疑是第四范式业务的亮点。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其次,第四范式给了资本市场足够广阔的想象空间。在第四范式的业务发展中,第四范式已经涵盖了Sage AIOS、配备无代码开发工具的HyperCycle系列、以及配备低代码及无代码开发工具的Sage Studio系列等,覆盖了从算力、操作系统、生产平台到业务系统的全栈AI产品矩阵。这些业务虽然不少非人工智能专业人士听起来云里雾里,但是其应用却非常广泛,就从第四范式的用户角度出发,如今使用第四范式的用户包括金融、零售、制造、能源电力、电信及医疗。在2020年为47家财富世界500强企业及上市公司(即标杆客户)提供服务。这些企业其实都在给第四范式背书,对于投资者来说,可以不知道第四范式到底是什么样的业务优势,但是光是这些众多的500强公司的订单就足够说明问题了,更何况前面还有,宁德时代正寻求升级工厂并以AI技术确保产品的安全性,借此保持竞争优势。第四范式提供先知平台作为其大规模AI应用的主要基础设施、支持多项AI应用场景,这些业务都足够给资本市场提供想象空间了,所以对于港股资本市场来说,第四范式无疑是一家具有充足预期空间的潜在上市巨头。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第三,第四范式的问题又在什么地方呢?说完了第四范式的产业发展前景以及第四范式的业务优势,我们也必须要说第四范式面临的风险:

一是最直接的风险就是亏损。正如我们前文所说,第四范式三年半的时间整整亏损了30亿,而且今年上半年的亏损还出现了大幅度的扩大,这对于一家马上要上市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比较大的麻烦,我们之前其实说过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亏损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种不断扩大的亏损再对比同期的收入,还是一件足够让人揪心的事情,毕竟AI本来就是烧钱的生意,这么亏下去到底该怎么办?

二是数据隐私保护的潜在风险。对于第四范式来说,如果说亏损是直接的风险的话,那么数据隐私安全保护则是潜在的宏观风险,之前国内市场对于数据隐私安全其实并不是特别在意,大家对于隐私的认同程度也不是特别高,但是伴随着消费者意识的觉醒,以及国家相关法规的逐渐完善,如何能够合理合法的使用数据就成为第四范式面前最大的问题所在。

三是极为激烈的市场竞争风险。虽然从前期的角度来说,第四范式选了一条与众不同难度相对较大的道路,让自己有了一个垂直的蓝海,但是随着整个市场的价值逐渐被发现,大量的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全面布局人工智能决策,在这样的情况下第四范式的不可替代性正在减弱,市场的壁垒正在消退,如果一个大佬进入了这个市场,第四范式还能走多远也将成为问题。

AI独角兽第四范式冲刺港股,坐拥五大行投资却亏30亿该咋看?


如今,第四范式的港股上市其实并不困难,难的是第四范式上市之后到底该怎么办?如何实现商业模式的盈利,如何能持续获得数据,以及如何构建自己的护城河,这都将成为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江瀚

    总访问量:269697
    全部文章:727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从事互联网金融、产业经济研究多年,《理财》杂志、《财新》、《金融界》、《和讯》、《同花顺》、《东方财富网》、领英中国专栏作家,《中欧商业评论》评审专家,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