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高考就是中国孩子的奥运会,奥运会里蕴含教育改革正确路径

2021/8/4 11:41:00


高考就是中国孩子的奥运会,奥运会里蕴含教育改革正确路径


一、先讲三个奥运故事


当苏炳添以9秒83成绩在半决赛小组第一冲进百米飞人决赛时,他已经成为了代表全亚洲的希望。决赛的氛围拉满,当裁判发令枪响起,出现了一名运动员抢跑插曲,所有人提到嗓子的心都松了一口气,又赶紧专注看比赛。我注意到苏炳添坐在起跑器上稍作了平复,他曾经说过,不能让抢跑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比赛一定要有成绩,起跑的时候速度发挥显然不是他最佳竞技状态,在后半场的时候,解说员喊道“把速度加起来”“加起来”“加起来”。作为观众我们太渴望再现半决赛那样的黄种人一马当先的景象,让垄断百米跑道黑人追赶的奇迹了,以至于我们忽略,苏炳添是百人飞人大战之中唯一年龄超过30岁的高龄运动员,其实决赛之中苏炳添跑出的9.98排名第六,也算是其职业生涯之中的好成绩了。是的,我们太渴望出现奇迹,尽管苏神用最好的成绩创造了新的亚洲纪录。


如果算本届奥运会中国选手谁是MVP,获得“双金双银”的中国游泳队“劳模”运动员张雨霏应该可以当选,人们纷纷称赞她是新晋“国民女神”。其实我留意到,在张雨霏在获得第一块银牌是在女子100米蝶泳,本来张雨霏是预算、半决赛小组第一和夺冠热门,而在决赛之中加拿大选手玛姬·麦克尼尔仅仅以极其微弱优势反超获得金牌,很快媒体就把焦点关注在这名有着“中国弃婴”故事背景的运动员身上;而直到张雨霏后续在多项上发力,我们才看到其实张雨霏无疑是实力更为均衡,当她把200米蝶泳金牌戴给崔登荣教练时候,崔导很是欣慰。随后记者报道崔教练的幕后执教故事,他总是密切关注国际上对手,并且善于用物理和数学方式去计算游泳什么时候换哪个姿势用,用什么的微小动作能够带来速度上的优势,还要充当张雨霏的心理缓压导师。记者采访张雨霏妈妈为什么这么优秀,答案是张雨霏喜欢游泳,并且首先感谢了崔教练。


画面再切回到,许昕和刘诗雯在男女混双比赛之中不敌日本选手水谷隼和伊藤美诚,屈居银牌;刘诗雯赛后流泪表示对不起大家,这个结果无法接受。而许昕表示,“在之前备战之中,我们吃了很多苦,但是最终竞技体育看的是结果,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大家都会记住谁站在冠军领奖台。”网友关注点逐渐从宽容安慰两位乒乓球国手到关注到水谷隼吹球、伊藤美诚摸球台裁判没有罚分,并且兵乓球场馆尺寸比规定缩小范围等细节。直到在男子全能体操比赛之中,日本选手桥本大辉在跳马环节明显一只脚明显出界情况下依然获得了金牌,而肖若在完美发挥条件下却屈居银牌,引发了不仅仅是哗然争议,还有对于裁判评委对于规则尊重以及比赛本身的公平性质疑。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运动员本身的奋发图强、刻意练习,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优秀运动员背后的老师付出以及纪律要求;第三个故事关于赛场本身的规则和公平。这个其实都是与基础教育有高度相似的。


二、奥运会就是中国孩子们的高考,孩子们就是知识学习的运动员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每一个比赛成绩以及每一块奖牌背后都有运动员几乎整个青少年时间的付出和数年如一日的苦练,有时候与对手之间的比拼往往是在毫厘之间,没有谁有绝对的把握不输,他们背后也承载着一个运动员家庭以及培养单位的希望。

如果我们能用奥运视角来类比国内基础教育激烈竞争就能够更加透彻了。

获得金牌就相当于你的孩子、你的学生考进了清华北大。

获得银牌就相当于考进了非清北院校的985名校。

获得铜牌就相当于高考考分考进了211院校。

能够进决赛就相当于考进了一个普通本科院校;

打进预赛实际上相当于考上了专科,也是有大学读的。

高考就是考生的奥运,而绝大多数考生目标都是杀进决赛,至少上一个本科,而被当做种子选手培养他们的目标就是争金夺银的付出至少三年的辛苦封闭训练。


比赛和考试一样,有人胜利就必然有人失利。

在奥运会场上,小组赛就淘汰了,而还有更多的人运动员没有机会进入奥运会,进入奥运会在我们这样的体育大国来说本身是经过各省省队、国家队层层筛选的。

我们可以把进入到国家队的各个省队运动员之间的比拼比作为“中考”,那我们就可以感受到竞争激烈程度,中考是并不亚于高考的。

一个孩子父母如果抱有对孩子在学习成绩上“争金夺银”的渴望,就不可避免的去在进省队国家队这样的中考大关之间就让自己孩子在其他孩子在玩耍的时候勤学苦练;尤其是在跳水队、体操队等项目之中运动员低龄化现象很是普遍。


每一行都很苦,学海就是苦海,“快乐教育”本身是和纯粹兴趣爱好混为一谈,如果只保留所谓的对于基础知识兴趣,而不强调刻苦训练,可能会泯然众人,这本身就是专业和业余之间的区别。快乐训练固然可以偶尔拿到奖牌,但很难系统化输出人才;就像牙买加黑人之所以比其他非洲地区有更多短跑人才那样肯定来自于他比其他黑人聚集区域更为科学的训练体系。


三、理性看待,整个K12阶段家长学生为什么内卷,这是竞赛性所必然导致的


我们回归到为什么训练这么辛苦还要坚持这个问题上来间接回答为什么学习这么苦,中国家长还是要拼命让孩子参加“学习式的军备竞赛”。

运动员之所以拼搏肯定是为国争光,尤其是中国健儿,这一点毋庸置疑,而要让集体荣誉感本身运动员持续驱动多年的付出,还是不够的。答案是运动员本身也是一个被社会广泛认可的成才道路,一个好的运动员本身能够特招进入大学之中学习;进入省队和国家队能够获得一定的工资待遇解决生活压力,能在国际大赛之中获奖本身奖金、还有接广告形象代言的收入,这些都是体育明星的机会。

只不过我国在体育明星IP运作上还处于起步阶段,类似刘翔、林丹、孙杨这些天才运动员本身基本上没有输在赛场上,却摔倒在公关上;这本身也印证了体育明星商业化还有巨大的潜力。讲到这里,我们能否对苏炳添、张雨霏、马龙这些超级巨星商业价值的管理和开发需要具备更多的经验,做好了“出口”,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天才种子选手涌现出来。

当然要看到,体育优质资源也是稀缺的,导致了运动员之间为了成绩而拼搏也必然需要比对手加倍付出,尽管人们不再“唯金牌论”,但金银铜依然对应着不同的媒体关注量和社会资源;竞争残酷性导致了运动员本身不仅仅需要有对于专业项目的运动足够的兴趣,还需要保持长期的刻意训练,相对稳定的职业预期,这些是运动员内驱力所在。

类比在中国基础教育上,实际上教育资源也是稀缺的,目前我国尚没有做到大学普及化。清北、985、211以及普通本科、专科之间每一档差异都带来学校环境、师资力量、同学氛围、就业通道等方面都存在巨大、明显的差异,这就导致了家长为了学生考分不得不提前介入孩子成长“打鸡血”和“鸡娃”’;尤其是本身考试带来的荣誉对于一个年轻人本身自信心的培养、自身潜能的开发也有着不可估量影响。

而这种预期的反作用,加剧了现在基础教育父母层面的竞争烈度。

从另外一方面看,即使没有父母的焦虑和投入,下一代学生考分也会越来越高,内卷愈发激烈,这是这种竞赛性质所决定的。

因为考试科目的考纲和教材是相对固定不变量,而学生本身就像奥运候选选手一样要想拿奖牌就必须取法乎上,直接对标记录做针对性的长期训练和备战;就好像半个世纪前的10秒能够拿奖牌,而现在跑进9.9也不一定能够拿到牌一样。

再比如,我前段时间到海淀黄庄充当神秘顾问考察多家培训市场,我到某家K12培训机构去做了登记,老师问我小孩读几年级,我随便说了读4年级,他又问我孩子考分怎么样,我又随便回答了“80多分吧”在我的认知里,80分属于一个中上的优秀成绩了,没想到那个咨询人员跟我说,“这么差的成绩!你们是怎么带孩子的?”我借故有事准备撤,他拉住我说,“你还好意思走啊,就问你辛苦是为了什么?”搞得我有点怀疑人生。

这就是内卷,现在孩子普遍智力、努力都在升级情况下,分数之间的区别相差无几,在这种攀比竞赛之下父母被迫进入到运动员一样的陪跑阶段。校外培训机构只是催化剂,但并不是内卷的决定因素。



四、奥运会蕴含了“双减”的正确打开方式,以及我国基础教育的出路


就拿苏神参加的百米飞人大赛来说,虽然没有拿到奖牌,但是9.83秒的记录已经突破了外界认为黄种人速度极限(9.85),其意义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在三十年前一个山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按照上面的对比,无论其最终上的那个学校,能够杀进决赛实际上已经相当于考上了本科;相当于等于是一只脚迈进了国家包分配的大门(70年代至90年代的确有过一段时间是这样),这属于“破天荒”的第一例;而且他还是一个不是运动员体力最巅峰时候创造的好成绩,其作用对于后来者和整个中国田径的“励志”和集体信心作用不言而喻,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这一点苏神比刘翔这样的天才选手更具备可复制性。

这种可复制性来自于科学的训练,即使在短跑体育这种拼体能的比赛之中,实际上也是讲究刻意练习的。


日复一日重复一个动作不断做练习,像极了对着一个知识点反复刷题的中学生,这本身就是一个极为痛苦、枯燥的事情。

我们需要拷问的是,“减负”是减轻这种学习本身的负担吗?显然不是。反观中国很多大学正是由于严进宽出,导致很多本来是人才在大学由于自由散漫、失去目标而沦为废材。

但是,如果减负的目标是减轻学生在学校里的学习负担,那也必然会导致父母为了提升孩子在中考和高考之中的成绩而请私教、补课,各种各样的校外培训机构由此巨大的刚需市场之下迅速壮硕生长。这条道路也证明鸡娃成本高,补课教育成为最好的避孕药。

目前“双减”目标导向实际上已经把目标转化为减轻父母的负担,也就是把服务从超长备战周期、漫长的金钱投入等方面解放出来。最终把选拔的公平性释放给孩子本身学习的专注力、刻苦度、训练效率以及天赋等。

严格来说,在中国现有环境下,减轻学生的负担很难,但是让学生学习更好确实是有很多办法的,最重要的是从学习方向和科学训练开始突破起。

比如在孩子学习过程之中,教练实际上就相当于我们学习阶段老师们作用的浓缩;教练相对于运动员来说实际上就跟我们很多老师一样,也许不一定他去考试能够考进清北,但是他们本身能够通过科学训练、针对学生薄弱项,以及通过对于历年题型的研究规律等方法交给学生。老师之间的差异,以及请什么样的老师就成为了竞争中差异化的因素。


看到张雨霏教练两鬓白发看着弟子拿到了金牌,我们会不会想到那些曾经辅导学生考进名校老师的付出,也许他们本身是为了争取集体的或者自己个人的荣誉,但他们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即使是现在已经受到污名化的校外学科培训机构,那些考进985甚至清北名校的学生是否会有对曾经为自己1对1 补课的老师致谢感恩呢?这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我们需要明确的是,整个基础教育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间依然会是以学校的应试教育为主,其他辅助教育工具为补充;素质教育作为小众适合个别有天赋的人。

关于素质教育,很多人并没有理顺,好像素质教育会因为双减政策到来而大获发展?甚至有素质教育培训机构主张进入应试加分范围。

实际上,素质教育就好像运动员的才艺或者颜值,本身是在获得傲人成绩之后的加分项,属于锦上添花,就像刘翔唱歌再好听,没有雅典一战没有人会去欣赏刘翔的歌喉;张雨霏在没有夺冠前也很美,但没有夺得金牌就没那么多人在乎他的美,因为中国并不缺颜值高或者唱歌好的人。

因此素质教育本身并不存在与应试教育之间寻求平衡问题。

要提升基础教育学习效果,实际上要找到弥补老师之间的训练区别,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全国各科的有水平教出清北水平的老师组成一个教辅团,直接出一套权威的、标准化的教材,把科学的训练方法、讲课视频利用互联网资源的形式公平地下发每一个学校、每一个学生,从而极大限度压缩了培训市场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的利润空间,以及各个地区学生家长为了考知名高中而挤破头的情况,剩下来的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也将极大的促进我国基础教育整体实力的提升。而素质教育的因素实际上是在其大学之后、同等水平学生之间拥有不一样的特长之后的比拼,本身不应该带入到高考之中。

当整体基础教育考生优质度提升之后,那种筛选出差生进入职业教育的模式实际上是对于我国巨大的人力资源的一种浪费,那就该进行大学扩招以及新建更多的大学以承接这种生源量。

奥运会存在的对于人类体能极限的提升,以及体育产业规模壮大都有带头作用,最终能够反哺大众的体育和体质;我国的举国体育实际上也证明是成为体育强国的成功模式,未来在田径等项目上突破也犹未可知,因此我们也决不能自废武功,要摆脱学生的苦,而让什么废除高考这样的昏招有市场。

奥运作为运动员展示自己水平的最高舞台,最重要的就是规则的公平性。缺乏了公平性,其含金量受到质疑,整个模式就无法真正运转,更多有天赋的人、高水平专业就无法依靠刻苦训练脱颖而出。高考其实也是如此。


作为一种竞赛而言,基础教育最让人怨声载道绝不是家长或者负担,而是规则或裁判的公平性。类似很多素质教育加分就好像跑步运动员会唱歌可以加分一样荒谬;类似很多明明考试就可以筛选人才,非要加入一些导师面试环节,面试成绩占在总成绩40%之后实际上本身就是一个滋生不公平甚至腐败的巨大空间(个人觉得面试占10%已绰绰有余),这才是真正堵住寒门上升通道;很多自主招生透明性本身受到质疑,就好像某某少年成名早就可以降60分录取;还有传闻某985教师子女可以凭关系转校;还有此前曝光的高考档案冒名顶替等这些规则实际上在互联网时代一旦曝光成为热点都会让当事人付出巨大代价,也从侧面证明潜规则本身在互联网时代很难有容身之地。而"双减"整顿教育培训机构同时最重要的是要维护教育公平性,不能因为关停了校外教育机构而导致潜在的教育成本抬升,以及更大的教育不公平发生,这就得不偿失了。


总之,奥运会模式本身就蕴含基础教育改革的出路。中国人才涌现本身是一件好事,如何让这些人才在高等教育做出成就则是大学要考虑的事情。


以上,就聊这么多!

(本文享听传媒创始人魏威亦有贡献)


▼作者简介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媒体化战略》一书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