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黑寡妇与迪士尼撕破脸,流媒体发行分利不均?

2021/7/30 18:31:00

作者:新文化商业(转载,商务合作请联系15101181023)


北美本周四,斯嘉丽·约翰逊在洛杉矶高院将迪士尼告上法庭,理由是迪士尼将漫威新片《黑寡妇》同步流媒体上线的行为,违反了她的合约。(该片已在7月9日同天登陆北美院线和流媒体Disney+和Premier Access)

image.png

诉状表示:约翰逊与迪士尼旗下的漫威娱乐达成的协议是保证《黑寡妇》的独家院线发行,她的酬金很大部分是基于该片的院线票房分成。而迪士尼无正当理由地有意引导旗下漫威公司违反合约,导致约翰逊未能拿到与漫威商讨条件下所能拿到的全部收益。有外媒指出,《黑寡妇》同步登录Disney+给约翰逊带来的损失超过5000万美元。


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黑寡妇在漫威超英宇宙中浓墨重彩,不可或缺,全球粉丝众多,因而此事一出立即登上各国娱乐版头条。


而迪士尼很快做出了回复,否认违约,称漫威已支付约定的2000万美元片酬,其指控毫无根据,认为斯嘉丽·约翰逊一方对 COVID-19 大流行的可怕和长期全球影响的冷酷无视,令人悲伤和痛苦。 


一、斯嘉丽的片酬应该如何计算?


这个问题是此次官司成败的核心。


早在 2018 年 10 月就有报道称,斯嘉丽参演这部电影的片酬是1500 万美元,比她因出演《复仇者联盟》而获得的“低七位数薪水”有所增加。值得注意的是,克里斯·埃文斯(“美队”主演)和克里斯·海姆斯沃斯(“雷神”主演)分别凭借《美国队长:内战》(2016)和《雷神:诸神黄昏》(2017)获得了 1500 万美元的收入,他们二人还因在《复联3》和《复联4》中获得了差不多的片酬。尽管斯嘉丽1500万美元出演《黑寡妇》被外媒指出得到漫威影业“多位知情人士”证实,但双方均对数字的准确性提出异议,称他们“从未公开披露薪水或交易条款”,值得注意的是约翰逊还担任了这部电影的执行制片人。




“交易条款”四个字耐人寻味,从今天的诉讼可以看出,斯嘉丽也参考了好莱坞众多一线演员的片酬机制,即“固定片酬+票房分成”的模式。也就是说2018年外媒报道的1500万美元可能是她的固定片酬,主演+执行制片人的身份还意味着她将参与这部电影的票房分成,分成比例可能相当可观。迪士尼稍后的公告中指出斯嘉丽已经从流媒体票房中“赚取额外补偿”,很可能500万美元是至今斯嘉丽从《黑寡妇》院线和流媒体票房中总计获得的分成收入。


不得不说,500万美元的票房分成看起来对于斯嘉丽·约翰逊这样重量级的影星而言,确实太低了。但是先不急,我们来看看同样量级的演员的片酬。


根据资深影评人周黎明介绍,好莱坞一线演员通常是2000万美元底薪再加票房分成,分成比例决定身价高低。而25%的票房分账比例,也是好莱坞六大愿意为导演与明星预留出来的最大分成占比。(详细了解好莱坞片酬机制可穿越中美不同高片酬之痛)。以《复联4》(2019年)里的钢铁侠饰演者小罗伯特·唐尼单片片酬为例,仅此片便赚取1亿美金,折合人民币近7亿,该片在全球的票房总成绩为27亿美元。


《黑寡妇》因疫情延迟一年多上映,最终于今年 7 月 9 日登陆影院和 Disney+。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该电影全球票房收入超过 3.19 亿美元,成为2021 年北美票房第五高的电影; 它还在开幕周末获得了 6000 万美元的 Disney+ 全球收入。虽然是2021年北美电影的佼佼者,但对于漫威超英电影而言,这个票房成绩属于垫底水平,仅仅是《复仇者联盟4》总票房的14%,小罗伯特唐尼之所以能在《复联4》拿到上亿美元酬金,与电影本身票房高脱不了干系,因而对比起来看斯嘉丽一方称“损失至少5000万美元”似乎也有些夸张。


联系《黑寡妇》当前的票房,如果斯嘉丽已经获得了迪士尼支付的2000万酬金,实际上也基本符合好莱坞该票房水准下的薪酬水平。此外目前中国等主要票仓还没上映,斯嘉丽的片酬分账还可能在稍后的全球票仓中再增加。


二、流媒体发行的利益该如何划分?


约翰逊的律师约翰柏林斯基表示,“迪士尼将像《黑寡妇》这样的电影直接发布到 Disney+ 以增加订阅者,从而提高公司的股价,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COVID-19 只是借口。”他在提供给 TechCrunch 的一份声明中更是直接指出,“无论他们如何伪装,它(迪士尼公司)都有履行合同的法律义务”。


新冠疫情确实导致了北美院线票房的巨额损失,斯嘉丽方主张迪士尼未获同意上线流媒体导致其未能拿到该影片原本只登陆影院的全部利益,这本身也很难界定,因为法院很难无视新冠对影院的票房影响,也无法断定流媒体是否真的给票房带来了减量。


据外媒报道,在电影决定同时登陆流媒体时,斯嘉丽一方就曾提前进行了沟通,但最终没能达成一致,电影依旧按照迪士尼最新的发行策略进行了发行。


事实上,这件事的争议核心并不是疫情之前约定登录院线的电影能不能搬上流媒体,因为自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以来,影院被迫关闭以及如今限制性营业,导致线下发行渠道受阻,包括环球、华纳、迪士尼、索尼等很多大制作影片都主动放到了流媒体上进行付费点播。


争议的核心是与电影有关的演职人员在新冠以前签署的薪酬合同规定的利益该如何在发行方式变更后最大可能的保证。


从斯嘉丽等演员与制作人角度,他们不反对电影上流媒体,反对的是流媒体平台增长是以牺牲自己利益为代价的。从迪士尼角度,受不可抗力影响,他们作为投资方,有权利对电影新的发行方式进行决策,减少损失,而此前与斯嘉丽等签署的院线票房分成收益受影响应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客观影响。



新文化商业(Ent-Biz)认为,该起司法诉讼的核心将围绕流媒体发行的收益到底能不能弥补影院收益,以及该笔收益带来的发行公司股价增值、付费点播收入应该如何分配给更多演职人员。司法的结果可能对全球以后甚至早于《黑寡妇》在流媒体发行电影有着深刻的影响,特别是在流媒体平台上收益将如何平移到原本登录院线的制作人员的收益分成,以及好莱坞新的薪酬体系该如何将流媒体发行变量考量进去。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愈发证明流媒体电影发行已经大势所趋,它已经不是好莱坞的紧急避险。


一旦开始谈论线上发行对所有人员的薪酬等利益分配问题,好莱坞就再也不能拒绝它们成为电影的主流发行方式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