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当“长期主义”遇上“流量生意”,轻松筹与水滴筹谁更胜一筹?

2021/7/30 12:01:00

对于绝大多数的家庭而言,一场重大疾病或天灾很可能毁掉他们的一生。这也是近年来大病众筹平台兴起的逻辑,通过互联网发起大病众筹,拉动社会爱心人士为重症患者捐款,拯救了不少的家庭。

成立最早的轻松筹一直是“公益”的化身,截止目前已助力爱心捐赠累计超过20亿次,在全球公益捐款次数中位居首位。

然而水滴的率先上市,让这家做公益的公司日子愈发不好过:领头地位受到威胁、被迫打0手续费价格战等等。

此外,“姚策事件”让众筹行业陷入风口浪尖,“诈捐”、“虚假信息”等阴影一直伴随这些众筹平台,用户也不再相信“众筹”是“公益”的化身。在这样的背景下,头部众筹平台轻松筹未来如何发展,能否坚持其所言的“长期主义”?

依靠微信红利发家,轻松筹估值10亿美元、用户6亿

2014年成立的轻松筹,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曾任职于IBM、IDG两家全球知名公司的杨胤,凭借投资人独到的视野看准了国内移动互联网未来将爆发,于2014年离开IDG China副总裁的位置,独立创办了国内第一家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轻松筹”。

依托微信朋友圈的熟人社交,轻松筹很快积累到第一批用户并快速发展起来。2014年9月,轻松筹还以微信支付为推手,快速累计到众筹的第一批用户;同年12月,轻松筹获得第一笔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IDG资本和道生投资;到2019年,公司就实现全年盈利。

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曾公开课PRO说过,“每天有10.9亿用户打开微信,有7.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轻松筹是靠微信熟人社交红利成长起来的。但直到水滴筹出现后,这局势发生了转变。

2016年,“美团10号员工”的沈鹏在一次为前同事母亲筹脑动脉瘤治疗捐款时,发现了大病众筹行业的商机,过后创立了水滴筹。

水滴筹的横空出世,一定程度上降维打击了轻松筹。水滴筹一问世,凭借敢融、敢花的互联网公司打法抢占市场,当时沈鹏背靠美团系,带着前东家、腾讯、IDG等明星资本的5000万投资打了个轻松筹措手不及。

水滴筹是率先将众筹手续费拉低到免费的公司,这之前轻松筹为维持财务健康向筹资人收取2%的手续费以支付资金通道费用。水滴筹的亏损竞争模式,迅速收割了市场,成立不到一年就帮助超过3万名大病患者,目前注册用户数突破3.6亿人,付费用户数突破1亿人。轻松筹则在2016年注册用户就破1亿人次。

但到如今,水滴筹已在纽交所上市了,轻松筹上市计划却还未确定。

那么,这两家都是做众筹生意的公司,究竟有何不同?轻松筹为何会被动奔跑?

注重用户口碑的轻松筹,为什么估值没有水滴筹高?

水滴筹的上市,让轻松筹开始着急。

去年7月,轻松筹就传出上市的消息。彭博社消息称,轻松筹将寻求新一轮融资为上市做准备,融资额约为5000万—1亿美元,公司估值将为10亿美元。

但直到现在,轻松筹的融资及上市似乎被搁置了。反观水滴筹,今年上市后估值高达40亿美元。那么,为何具备先发优势的轻松筹估值比水滴筹低?也更难融到钱?

这与两家的品牌发展理念不同相关,一个做口碑注重长期发展思维,另一个做流量是互联网发展思维。

(1)轻松筹的“长期发展论”

最开始依靠微信红利发家的轻松筹,一直比较注重用户口碑以求长期发展,这就注定了其模式发展较缓慢。

成立初期,轻松筹利用移动互联网亲友验证信息和社交传播筹款的创新路径来帮助三四线城市大病患者解决医疗与资金的问题,首创的大病众筹模式得到用户的信赖。

公司披露数据,轻松筹在2016年成立不到两年时间注册用户量就过亿,去年年底用户数达到6亿。反观水滴筹目前3.6亿的用户量,轻松筹是遥遥领先的。

而轻松筹的长期主义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根据《2020年中国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美誉度调查》显示,轻松筹以70.2%的满意度领先于水滴筹的23.7%。

轻松筹的信誉度远高于水滴筹的原因,一个是轻松筹的成立较早平台先发优势;二个是靠公司的不断打磨的公益形象标签。

据悉,近年来轻松筹不断推出公益活动,包括“微爱1+1”、“我想有个家”、“轻松守护·白衣天使关爱计划”等等。在公益形象品牌缔造下,轻松筹也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可见,轻松筹想要树立的是一个公益众筹平台形象。而在轻松集团6周年发布会上,创始人杨胤就提到了“长期主义”,即要做中国最值得信赖的健康保障平台。

但诞生于互联网的水滴筹恰恰相反。

(2)水滴筹“互联网流量发展论”

有美团这家“千人团战”时代胜者做对照标,水滴也是靠融资,花钱,再融资来争夺流量、扩充领土做到行业头部的。

由此,你会发现水滴筹的增势迅猛,成立4年注册用户就突破了3.6亿,还不断获得资本的融资。

但同样,这类流量竞争的模式不利于公司的盈利。公司披露数据,2018-2020年,水滴公司运营亏损分别达到1.88亿元、1.95亿元、4.95亿元。

主要原因在于,水滴筹成立不久后便将行业内的手续费拉低到了免费。然而维序一家公司的正常运作,收取2%的手续费也是合理的,毕竟支付资金通道费用及雇佣员工费用也需要平台类支付。

由此,水滴筹是需要不断的融资,烧钱,来维持用户及自身的增长。但如今线上红利到顶,各大众筹平台为抢夺患者只得开启地推团队模式。

前年石家庄市的“水滴筹与轻松筹员工殴打事件”一定程度反映大家对流量的焦灼,而更依赖流量思维来发展的水滴未来处境则更为不利,因此水滴开始向“众筹+互助+保险”模式看齐,在2017年水滴就上线了保险商城,来为众筹业务补充粮草。

轻松筹则开始打造大健康生态圈,未来将覆盖“检、医、药、康、险”的全产业健康保障矩阵,但它同样面临用户瓶颈与市场地位受到挑衅的威胁。

所以可见,轻松筹与水滴筹其实都不轻松,目前看轻松筹的长期主义发展愿景对用户来说是更为美好,但终究要怎么样才能实现?并能获得资本青睐?

长期主义≠公益,轻松筹未来又在哪?

有句古话,叫做“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这是长期主义的观点,不将目光局限在目前的小名小利上。但在资本市场上,往往不看公益的项目,看的是拿得出手的漂亮数据表。

况且,现今的大病众筹平台也不再被大家信任,“诈捐与非法筹款”、“平台疏于信息核验”、“推销失乱筹”等乱象层出不穷,轻松筹的长期主义该如何实现?

如杨胤所言,“轻松集团未来将升级为一条覆盖‘检、医、药、康、险’的全产业健康保障矩阵,为用户提供‘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一条龙健康解决方案,致力于发展健康产业,要成为一家持续发展、盈利和现金流俱佳的企业。”

但这要如何做到?

首先是稳扎口碑,提升用户粘性。就像上文所述,轻松筹在规避与水滴的竞争,靠打公益牌来维持自身的形象,做一个可信赖的众筹平台。

但这还不够,平台得不断与时俱进与升级,好比将筹款、提现、审核、隐私保护的技术性提升,来增强用户的粘性和信息检验的环节。

其次,通过各平台发力构建大健康生态圈。就像轻松集团未来要升级覆盖至‘检、医、药、康、险’的全产业链上一样,它要做的是大健康领域。

目前,公司建立了一家针对肝类疾病的互联网医院“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这也意味着轻松集团将与京东健康、微医等互联网医疗公司产生正面竞争。

而轻松集团的优势,可能也就是利用好拥有6亿众筹用户的轻松筹,将平台打造为生态池输送优质流量的一环。

但摆在轻松筹面前更为实际的,也可能是做保险。因为做互联网医疗的资历要求更为严格,许多靠众筹起家的平台都不够格。事实也是如此,轻松筹先是打造了轻松保、轻松保严选这类保险平台,在不断衍生至互联网医院领域。

总的看,当人们不再需要众筹平台时,轻松筹坚持长期主义理念很可能成为一家大健康保障平台。而它目前要做的,是不断务实产品的口碑、体验感,再不断衍生至自己的生态计划中。

本文作者:叶小安

文|松果财经(songguocaijing1)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