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被算法压榨,没有五险一金?国家下场为外卖骑手撑腰了!

2021/7/30 9:37:00

七部门为外卖员撑腰!

国家出手了!七部门联合发文为外卖员撑腰!

近日,针对外卖员权益问题,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该《意见》从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机制等方面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了全方位的要求,其中具体到平台的算法、骑手的社保等曾引发广泛关注的问题。

对此,不少网友拍手叫好,表示就“就应该重视小哥们的合法权益,保障他们的人生安全”。

也有网友算起了外卖平台的账,控诉其“有时候逼得外卖小哥,合法与违法只能二选一,钱和命只能二选一。”

对于《意见》提出的要求,目前两个主流外卖平台皆作出了回应。美团表示,接下来将继续积极改进,在劳动保障、配送安全、骑手福利、骑手体验提升等多方面切实维护劳动者权益。

而饿了么也回应称,将围绕骑士安全、骑士健康、骑士收益、骑士保障等方面进行方案制定,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行动落实。目前,骑手职业伤害保障等相关工作已在紧密筹备中。

一份《意见》,两个平台回应,外卖行业将迎来一场巨变!

算法之下的外卖员,最没话语权的一群人

虽然同样在平台规则下有苦说不出,但比起商家和消费者,外卖骑手仍是整个链条中最没有话语权的那群人。对于骑手,平台会用各种“准时率”、“好评率”束缚他们,并不断“优化”他们的配送时长,试探其底线。

去年9月,一篇《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引爆全网。这篇文章向人们赤裸裸地展现出,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骑手配送时间被不断被缩短的现实。

有骑手透露,2016年,3公里送餐距离的最长时限仍是1小时,2017年变成了45分钟,而2018年直接缩短为38分钟。这三年间,同样距离的配送时长整整减少了22分钟。

但即使如此,骑手们也无力反抗平台,只能用超速来避免超时。某种程度上,他们简直就是舍命送餐。

毕竟,如果超时,骑手要面临的将是三方压力。第一是顾客的差评,这不仅会增加骑手的封号风险,还会让骑手面临每单50-100元的罚款。

第二是平台的处罚,“要是配送超时了,扣的钱可能比该挣的还多”。此前有骑手透露,订单超时12分钟,就会扣2元配送费;超时20分钟以上扣6元。

第三是来自站点的压力。如果骑手的超时率过高,将会导致站点的评级下降。这不仅会让同站点其余骑手的配送单价下降,还会导致站长、人事、质控、渠道经理、区域经理等相关人员收入有所影响。

可以说,顾客、平台、站点这三座大山压在了骑手们单薄的身上。看似智能的算法,算不出商家爆单出餐慢,也算不出小区或者写字楼不让进的情况。但不断运转的系统,只会将骑手算到超速、逆行、闯红灯,甚至出现交通意外。

而在这冰冷的算法之下,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是数以百万计的骑手。2020年,饿了么平台的骑手总数已超过300万,同时有超过470万骑手在美团平台获得收入。

再加之系统不合理的订单分配、线路规划等因素,骑手与平台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变大。

于是,针对这群被困在系统里的骑手,七部门印发的《意见》明确提出,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

这意味着,即使难逃系统“算计”,外卖骑手们至少也能暂时打破算法的围城,将交通安全放在首位,而非所谓的准时送达。

六成以上的骑手没有社保

除了“算法之恶”,该《意见》还关注到外卖骑手的社保问题。

此前,在北京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六成以上的受访外卖骑手没有社保。有社保的骑手多为兼职,是原单位交的社保,或是骑手自行缴纳。

而目前,大多数骑手与外卖平台都不存在直接的雇佣关系,而是通过第三方外包劳务公司间接聘用。但即使与外包公司签约,骑手签订的往往都不是正规的劳动合同,更不用提公司会不会提其缴纳社保了。

即使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发生意外,外卖平台在法律上也不需要承担劳动关系方面的责任,骑手也无法报销医药费、拿不到工伤赔偿。

另一方面,虽然主流外卖平台都会为骑手购买商业保险,但都不是平台出钱,而是骑手自行支付。针对专送骑手,平台每个月会代扣150元的保险费,而针对众包/兼职骑手,则是每天扣3块钱。

被困于系统中的骑手们,每天被算法逼得违反交规,把命都豁出去,最终却连一份社保都没有,这引起了社会层面的广泛关注。

对此,七部门强调,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按照国家规定参加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同时,鼓励探索提供多样化商业保险保障方案,提高多层次保障水平。

虽然上述规定中,强制参加社保只针对建立了劳动关系的外卖骑手,但一切都是向好的。未来,会有更多风里来雨里去的外卖骑手,都能得到一份稳定的保障。

平台、消费者都要做出让步

在七部门的本次发文中,还有一点与消费者直接相关。

《意见》提到,维护食品安全方面,落实平台企业食品配送环节安全主体责任,制定外卖送餐服务管理规范,加强食品安全知识培训,确保食品配送过程不受污染。

此前,就有外卖员因不满顾客要求送餐上门,而对着餐品连吐4次口水。还有外卖员因与餐馆有过矛盾,在餐品里大量加盐,以此拉低餐馆口碑。而这项规定,将一定程度上减少餐品半路被“狸猫换太子”,或是中途被“加料”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意见》还可能间接影响消费者的外卖餐费和配送费。羊毛出在羊身上,一旦平台需要承担更多的骑手成本,就有可能将这一费用转嫁到顾客端。

但在一个行业中,肆意压榨其中一方其实是一种不健康的运作方式。如果一种便利的服务是建立在无数骑手的痛苦之上,那这种服务是有必要改变的。

这不仅仅是消费者给骑手多5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

从前吃透了人口红利的外卖平台,依靠压榨外卖员来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务,但却没有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从野蛮生长到现在,外卖行业也是时候向更健康的模式转型了。

作者:刘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