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拼多多想建一个作家会客厅

2021/7/26 23:23:00

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终于开幕,表现优异的中国健儿已摘得多块金牌。当运动员夺得奥运冠军后往往可名利双收,然而非顶尖运动员们的收入却并不算高。其实很多职业都有类似现象:虽然少部分人收入可观,但大部分人收入却很一般,甚至微薄,比如作家。

作家收入跟不上时代,已成为我国文学与图书出版产业繁荣的一大制约。

中国作家收入不算高?

第13届作家榜显示,2018年科幻作家刘慈欣以1800万版税荣登榜首,位列第6位后的作家版税却只有几百万,其中就包括余秋雨、贾平凹和蒋勋等名家。虽然年入几百万版税相对普通人来说不算少,然而在年收入数亿的明星与网红面前却显得很寒碜——注意,这还是登陆中国作家收入榜的,更多榜单外的作家收入就要少很多了。

2012年,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拿到了约合750元人民币的奖金。当媒体问他准备如何花这笔奖金时,他说:“我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一平米,750万也就是120多平米。”有媒体报道后来他在北京五环外买了一套公寓。虽然在2012年因为获奖莫言登上了作家富豪榜,然而到了2019年的作家榜,却已不见他的身影。

前几年还有成名于80年代的诗人梁小斌支付不起医药费的消息,这或许是很极端的情况,但种种数据与案例似乎都反映出今天“作家”已经不是一个很好的职业,至少从收入上来看。即便一些人怀揣文学梦,热爱文学创作,也很难将全职作家当成终身职业,毕竟成名的作家是少数,就算好不容易成名后收入也难以跟明星网红、企业家、金融家等职业比肩。

再看国外。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作家收入排行榜显示,《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罗琳以税前收入9200万美元登陆榜首,詹姆斯·帕特森以7000万美元的收入排名第二。排名第五的“恐怖小说之王”斯蒂芬·金收入相较于2018年减少1,000万美元,但依然高达1700万美元,依然比2018年收入最高的中国作家刘慈欣高出数倍。

小时候老师问大家的理想时,作家跟医生、老师与警察等职业一样受欢迎,现在很多青少年的梦想职业可能是网红或明星,最直接的原因就与收入有关。文学作品对社会、对民族、对人类的价值无需赘言,然而如果作家收入上不来,特别是新人、垂直与小众领域的作家很难有收入保障,就难以吸引有文学梦、有创作才华的人将写作当终身职业。

让人仅仅凭借一腔热血就投身一项事业呕心沥血并不现实,不论是鲁迅还是金庸,他们在用笔书写时代时也会关注稿费。对于作家来说,商业化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

科幻作家陈楸帆在接受罗超频道采访时表示,他本人虽然不会过于关注作品销量,但也希望出版社不会赔钱。“销量很多时候不是和作品质量正相关,受到很多外部因素的影响,但销量一定代表着作家作品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如乔布斯所说,商业是传递信息的最佳方式。销量意味着我能够在多大范围内传递信息,如果你相信自己的信息是有价值的,那当然是越多越好。

创作了《沿着季风的方向》《失落的卫星》等经典旅行文学作品的刘子超则认为,“作品销量就像电影票房。作为作家,很难不去关注作品的销量。但我倾向于认为,销量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因此,如何让写作能够获得可观的收入?如何让莫言这样的顶尖作家获得与其社会贡献匹配的收入?如何让优秀的作品被阅读且作家获得合理的回报?是值得整个社会深思的问题,因为只有做到这些,才会有更多人去尝试写作甚至将写作当成终身职业,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

让人爱恨交织的互联网

为什么中国作家收入不行?普遍的观点是:

1、互联网对用户习惯的影响。互联网时代各种新型媒体层出不起,特别是短视频与直播更是成为注意力黑洞。当人们习惯碎片化的信息获取形式后,心态愈发浮躁,看书的人越来越少。网红等在互联网上掌握话语权的人正是迎合了这样的内容消费趋势。

2、中国的畅销书作者缺乏广泛性的受众基础。2018年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在中国的版权收入就高达3000万,比刘慈欣多出整整1200万,原因在于其书籍相对于科幻而言有着更广泛的读者基础。此外童书类作家收入大都比传统作家要高不少。中国作家要考虑商业化,“选题”很重要。

3、作品缺乏IP开发的空间。传统作家的作品有较高思想性,受众往往是相对小众纯文学爱好者,不一定适合进行影视剧等IP开发。英美作家如J.K.罗琳的很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哈利·波特》系列舞台剧、影视剧等IP开发。2019年发布的作家收入榜,网络作家收入高于传统作家,如唐家三少2018年版税收入高达1.3亿,原因在于其作品被改编成动漫、游戏等内容形成多元化的收入。

互联网看上去冲击了图书产业,然而深思却不难发现,互联网给图书产业带来的不只是危,更有机。互联网正在重构作家与读者的互动方,包括书籍的售卖/宣传/发行/变现方式,作家理解读者的方式,作家获取题材的方式等等。应该说,互联网对作家来说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

首先,互联网让看书的人不减反增。

现代人不读书?得出这一结论的人可能不怎么读书,但依然有很多人会花时间看书,互联网让人们变得越来越烦躁,阅读则可以让人们静下来。

陈楸帆身边看书的人越来越多,他认为“在一个信息高度碎片化的媒介时代,人们的注意力趋向于无限细分与涣散,这样会导致心灵的焦虑与虚无。而读书,沉浸式、有深度、调动思考与想象力的读书,能够帮助我们整合破碎的注意力与心灵,重返一种心流状态。我恰恰认为,有阅读门槛和难度的书,才能吸引人们重返阅读,而不是那些跟短视频与公众号比拼时效性、娱乐性与通俗性的作品。”

刘子超的观察结果与此一致,其认为,“现在愿意沉下来读书的人越来越多了。当时代渐渐脱去浮躁的外衣时,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回到阅读,回到人生最本质的快乐。”

数据会说话。近年来糅合多种线下生活场景服务的书店大有复兴之势,当当、京东和Amazon均将图书作为重点类目,2020年图书行业电商渗透率已接近60%。《2020拼多多阅读报告》显示,过去一年超过4亿人次消费者来到拼多多“拼”书,图书拼单量增速超过189%。得益于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畅通以及移动支付的便利,农产品进城的同时,知识正在跟着图书一起下乡,来自农村地区的图书订单量和交易额同比增长双双超过180%。

2021年3月31日至5月15日,拼多多启动大型知识普惠行动“多多读书月”,纳入“百亿补贴”活动,陆续推出5000万元读书基金直补正版图书、“众声创作者计划”暨平价正版公益联盟、公益捐赠计划,促进图书普惠与优质创作,引导更多用户多读书,帮助更多作家写好书。

用“多多读书月”负责人的话来说,拼多多希望帮扶创作者的优质作品直连读者,并且创作者们还可以推介自己认为较好的作品。

在刚刚举行的“众声创作者”盛夏发布会上,麦家提到,文学的内在逻辑,需要创作者在时代里拥有写作的冲动与特质。众声喧哗,众声阅读,他希望,在众声当中寻找作家的读者,读者是完成写作的一个重要部分。“所以,我要来参加这个活动,既是希望我写得更好,也是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可以读到我的作品。”麦家说。

作家走走则直接将“众声创作者计划”形容为“拼多多为作家开设的会客厅”,可以在属于作家自己的页面上,推介其他直连读者的优质作品。同为首批入驻的作家刘子超补充说,他在自己的页面上,选择了北大历史系教授罗新的《从大都到上都》、许知远的《青年变革者》及他自己翻译的《漫长的告别》,作为“拼多多会客厅”的部分推介书目。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正在大力弘扬阅读文化,因为阅读本质就是知识的传递,关系到国民素质教育,自2014年起,“全民阅读”已连续八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十四五规划纲要则指出要“深入推进全民阅读,建设书香中国,推动农村电影放映优化升级。”不同城市都在推动全民阅读,比如4月中旬2021上海市全民阅读工作会议召开,拼多多成为促进全民阅读联盟首批发起单位之一。

其次,书籍的形式变得十分多样化。

竹简、木椟、绢帛……再到纸质书,书籍的承载形式一直在进化,便携、易保存、易阅读、易笔记、易分享。近年来科技的发展进一步刷新了图书的形态,从Kindle电纸书到手机阅读App再到有声书,图书存在形式变得更加多样,更利于图书的发行、销售与传播。辩证地看,互联网让盗版数字化图书传播变得更加容易,但理论上来说通过技术与法律,这一问题就可以得到彻底解决,实际上近年来已有不少售卖盗版电子书的黑产经营者被绳之以法。

数字化图书的崛起并没有吞噬纸质书的市场。在豆瓣,“买书如山倒 读书如抽丝”小组聚集了50万爱买书的“书呆子”,他们喜欢纸质书,有的因为质感,有的因为怀旧,有的觉得纸质书让人沉浸,还有的是为了收藏。在Amazon等平台,电纸书与纸质书已形成联动效应,比如用户看完电纸书后可购买纸质书收藏,可以展望,拼多多等头部电商平台未来会加大电纸书布局。

科技让书籍的形式变得更加多样化,让图书作品变得唾手可得,也大幅缩短了作家与读者的距离。

最后,作家与读者的距离变得更近了。

在拼多多“众声创作者计划”沙龙上,“田野调查”是作家们讨论的一大主题。经济学者何帆花了一年时间,走遍21座城市、行程62021公里,访谈423小时得出未来10至20年必须面对的关键词:本土时代。科幻作家陈楸帆则表示,作家无法根据天马行空来进行写作,即使科幻作品,也需要切实的社会调研。

互联网一定程度让“田野调查”变得更加便捷、全面而立体,一方面,作家可以在互联网上海量的信息以及背后的行为中寻求素材灵感,另一方面互联网大数据也可给创作提供支持,他们可以通过数据去观察读者,洞察世界,发现社会。

陈楸帆认为,互联网可以给更多创作者,尤其是长尾类型、新人作者找到精准受众,并通过更深度的方式与读者展开良性互动。“比如说,二十年前乃至十年前的BBS论坛,还是创作者与读者交流讨论作品,激发更多灵感的阵地,但现在这一产品形态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沉淀内容、难以索引搜索的社交媒体平台。未来,读书人和写书人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平台来交流思想,这是一个留待解决的问题。”

对于作家来说,如何平衡好自己的创作理想与商业利益?陈楸帆认为,“媒介即信息,互联网决定了每本书是否能被看见,如何被看见,到达多少用户,人群画像和消费偏好是怎么样的,一切都可以被数据化分析及追踪。对作家来说是一种诱惑,你是否要跟风,为数据热点而改变创作,还是坚持初心,管他东南西北风,每个人会做出自己不同的选择。我觉得我是比较顽固自我的那种人,我挑选的题材可能非常偏门,至少在出版之时可能少有人关注,但假以时日,也许会变成一个重要议题,比如电子垃圾,比如代孕。

另外,互联网可以让作家与读者保持长期联系,形成“作家+自媒体”的新型创作模式。现代作家可以在出版图书时将读者吸引到公众号等自媒体渠道探索新型创作与读者运营,比如订阅式连载(用户每期付费);也可以先在公众号等自媒体渠道连载文章再将文章集结出版,比如《历史的温度》系列畅销书作者张玮是公众号“馒头说”主理人,图书内容均整理于其在公众号的原创文章,类似的实现图书出版的还有悬案讲述类公众号“没药花园”等,这些基于互联网的新型创作模式给创作者带来了更多可能。

电商平台扮演关键角色

2020年图书行业电商渗透率已经达到60%,电商平台已成为图书销售的主要途径。陈楸帆向罗超频道透露,如今他本人绝大部分购买的书都是来自线上渠道。“互联网渠道对传统出版社、线下书店、分发渠道、营销策略会有很大的影响。” 刘子超则认为“无论对出版社还是作家,电子渠道目前都是最重要的销售渠道。”

正是因为此,在“帮助作家提高收入”这件事情上,电商平台扮演着关键角色,有一些平台已经在行动,调动能调动的资源,系统化地提升作品销量、帮助作家增收、支持优质创作,一边让更多人读好书,一边让作家收入更体面。

在图书电商上后发而至的拼多多在作家扶持上行动很拼。在“多多读书月”,拼多多发起“众声创作者计划”,旨在发挥需求侧的规模化聚集能力,帮助优秀作家、优质作品找到最广大的用户,并以多元化运营模式,助力优质创作者通过正版书籍的销售量增长获得更多收益,实现作家、读者与出版机构之间的良性互动,推动图书供给侧优化。

这一计划将在未来一年至少邀约百位创作者入驻拼多多,为他们投入流量资源,在百亿流量包、明星店铺打造和专业运营小组扶持等方面,协助更多的优秀作家、优质图书面向大众。4月郑渊洁、易中天、杨红樱、刘子超、迟宇宙等作家已成为第一批入驻的创作者,5月19日,拼多多宣布,余秀华、周国平、陈鲁豫、罗新、陈楸帆等著名作家成为“众声创作者计划”第二批入驻者。加入“众声创作者计划”的作家与出版社的优质图书均收获了可观的销量,如西部作家雪漠的新书《爱不落下》首发两小时便销售了1.5万册,后来补货到3万册;刘子超的代表作《失落的卫星: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在“多多读书月”百亿补贴专场五小时售出1000册,成为旅行类目排名前三的畅销书。

刘子超认为,类似于“众声创作者计划”这样的倾斜创作者的计划,“打通线上交易购买与线下活动体验,将作品、作家和读者更有机地结合起来。”这一计划,让他看到了互联网和市场的力量,“这是我们时代最大的现实,作为作家,应该面对现实,但忠于理想。”

在陈楸帆看来,“众声创作者计划”的价值不只是可以让图书获得销售,同时也是一个交流平台,“最大价值是能够通过网络平台与更多以前未曾接触过的读者交流,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与所思所想,并融入未来的写作当中去。 ”

在“众声创作者计划”中,拼多多给作家们带来了8亿规模涵盖中国不同市场的潜在读者,以及百亿补贴、百亿流量等手段帮助他们卖好书,也提供了类似于《2020多多阅读报告》、首期多多图书榜、“众声创作者计划”新经济沙龙、作家直播间等大数据与读者互动支持。可以看到,拼多多促进图书行业健康、正版与繁荣不只是靠大促,更是打出了一整套结合营销、数据、运营等手段的组合拳,这些对中国图书出版业以及作家来说,都有看得见的效果:

1、鼓励正版创作环境。拼多多设立读书基金以官方补贴与扶持正版图书,让用户花更少钱买到正版书,就能促进正版环境,压缩盗版图书生存空间。

2、帮助作家扩大用户。中国的畅销书作者缺乏广泛性的受众基础,拼多多的普惠属性无疑可以扩大作品的受众圈层,对作家来说读者更多,收入更多。

3、帮助作家理解不同读者。拼多多的用户覆盖全国不同层级市场,基本上涵盖全国用户,再加上拼多多一直努力促进知识普惠,因此其用户也覆盖了盲文读者、少数民族读者等,比如《2020拼多多阅读报告》显示,“拼书”增长最快的五个地区,分别为新疆、西藏、上海、北京和青海,原因在于拼多多平台书目较为齐全,且兼顾了少数民族地区阅读喜好。

4、让新人、小众和垂直作家有机会获得读者。文学应该是百家争鸣的。拼多多“众声创作者计划”引入的作家不只是有郑渊洁这样的已成名大家,也有不少新锐、新秀、小众作家,给他们带来可观收入的同时让他们有成名壮大的机会,这对吸引新人创作、丰富长尾图书供给具有深远价值。

拼多多的“众声创作者计划”更像是一个公益平台,推动图书普惠,让更多人多看书、看好书;促进优质创作,让更多作家来写书、写好书、卖好书,赚到钱,最终将发挥推动全民知识普惠的社会价值。正是因为此,“众声创作者计划”得到作家们的肯定,陈楸帆表示,其个人期待拼多多与“众声”计划能够容纳更多不同的声音,覆盖更广大的人群,成为中国人多读书、读好书的精神加油站。

相信随着图书电商的发展,更多电商平台会推出类似于“众声创作者计划”的计划,中国作家们将创造出更多优质作品,他们的收入有望向国外作家收入水平看齐,甚至比肩网红主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