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互联网教父到卖掉“亲儿子”,张朝阳花了25年

2021/7/25 18:49: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股价低迷的搜狐,去年到现在迎来了两次暴涨。

第一次在去年7月27日,传出搜狗被腾讯收购的消息,搜狗、搜狐股价应声上涨,搜狐股价九天时间里直线拉升64%。

第二次就在最近,腾讯收购搜狗被无条件批准,搜狐股价应声暴涨近28%。

搜狐、畅游、搜狗的上市,让搜狐在过去是唯一一个拥有三家美国上市公司的互联网企业。

畅游去年成功私有化退市,成为搜狐的私有公司。

今年,卖身腾讯的搜狗也将从纽交所退市。只有搜狐自己还在资本市场挣扎。

跌落神坛的搜狐忍痛割肉

如今正值日本东京奥运会,13年前花了千万美元拿下了北京奥运会赞助商资格的搜狐,让自己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

尝到了第一波互联网红利的搜狐这一次却掉队了,接连错失新风口,从此掉出了互联网公司的第一梯队。

四大门户中的三个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只有搜狐还在边坚守着古董业务边迷茫寻找方向。

早在移动互联网刚有苗头的时候,搜狐就多次尝试转型但多次失败。

如今的搜狐只能“卖狗”求生,毕竟搜狗如今也是包袱。

PC时代的互联网主战场是搜索。

在世人皆知的硅谷,谷歌第一个创造了搜索引擎的神话。李彦宏回国后在2000年创立百度,3年后百度超越谷歌。

当百度超越谷歌的2003年,在清华大学刚读完硕士的王小川正式加入搜狐,张朝阳的期许下搜狗抱着打败百度的目标诞生。

那个时候百度、谷歌、搜狗、360等还在为了老大地位厮杀。

搜狗用“三级火箭”的模式实现突破,接连发布了搜索引擎、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最终成功在搜索市场占据了一定地位。

抢占市场份额期间,盈利能力不足的搜狗,一直被搜狐输血。

当门户时代结束的时候,搜狐也开始拥抱移动互联网。

早在腾讯出手之前,周鸿祎曾经两次欲拿下搜狗浏览器。

第一次在2010年。

360的周鸿祎希望王小川把浏览器给他,同时持股30%,王小川最终没有同意。

后来王小川找了马云,阿里入股搜狗。

第二次是在腾讯出手前夕。周鸿祎再次失败,买方从阿里变成了腾讯。

搜狗融入腾讯系的开始是在2013年,腾讯在投资数亿美元后,将搜索和QQ输入法打包并入搜狗。

引入腾讯投资的搜狗,拿下了腾讯在移动端的庞大流量。

搜狗腾讯的合作如今依然被人津津乐道,在百度的垄断性统治下,搜狗依然顽强地生存下来,并完成移动互联网的转型。

腾讯得益于搜狗的加持,在搜索业务上成绩斐然,而背靠微信的搜狗搜索可以说背靠腾讯这颗大树好乘凉。

腾讯收购搜狗自然是因为看重搜狗对提升腾讯在搜索领域实力的帮助。

张小龙说微信要自己做输入法。也能看出搜狗的输入法对腾讯的重要性。

搜狐作为门户网站,内部却孵化出了一家名声不小的搜索技术公司,十分难得。

目前搜狗手机输入法月活跃用户数(MAU)超5亿,仅次于微信、手机淘宝,不管是流量还是营收对搜狐做出的贡献都不小。

搜狐割肉搜狗必然充满遗憾和不舍,或许还有一点不甘心。

搜狗不仅仅是搜狐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也是撑搜狐业务、财务数据的支柱。

对搜狐来说,搜狗面临的新的搜索大战需要大量资金,搜狐本来就没多少钱。况且如果不算搜狗的话,搜狐去年就盈利了。

无论是需要烧钱的搜狗,还是需要现金流的搜狐,最好的选择只有将搜狗出售给腾讯。

0sN9qWRCFmL

搜狐有没有找到新方向

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行业内,大家都普遍看好这个结局。所以当尘埃落定,搜狗、搜狐、腾讯三者股价齐涨。

不管是搜狐还是百度,在美股都长期处于被低估的状态。百度直到去年百度宣布造车、打出AI这张王牌后,才迎来价值重估。

搜狐卖掉搜狗之后同样也迎来了价值重估。

毕竟之前不得资本青睐主要是因为搜狐财务表现糟糕且看不到成长性。

但随着时间推移,搜狐正在改善这个状况。

拖累搜狐盈利的关键是经营效率。2019年搜狐仍陷在连续亏损的泥潭中,但实际上其毛利率达到47.9%,高于网易,和百度不相上下。很明显搜狐的毛利水平并未掉队。

张朝阳很清楚搜狐的症结是经营费用高企。

所以搜狐在降本增效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9年第四季度终于实现盈利,今年第一季度毛利1.75亿美元,毛利率为78.9%。

但要想要在资本市场翻盘,搜狐还需要让资本看到自己的成长空间。

首当其冲的就是卖掉没有潜力的搜狗。

近几年时间里,搜狗主营的搜索广告已经到了瓶颈。

搜狗的搜狗录音笔等智能硬件市场空间有限,而搜狗输入法在增长上已经遇到了天花板。

虽然搜狗依然能够为搜狐贡献稳定的利润,但利润产生的过程势必将愈发艰难。卖掉的好处远大于留在手上。

剥离搜狗后,近一两年时间里,搜狐针对现有的媒体、视频、游戏业务主不间断地进行着补充与调试。

视频方面,搜狐视频形成了“长视频+短视频+直播”的内容矩阵。

媒体方面,搜狐讲出了“互动媒体”的新故事。

5月17日,在搜狐科技5G&AI峰会上,搜狐推出了以艺人柳岩为原型的明星“数字人”虚拟主播,这背后是搜狐对“媒体升级”的野望。

总的来看,搜狐生态的发展需要时间来验收。但搜狐如今发力的踩在时代风口上的业务,确实要“性感”多了。

搜狐已经扭亏为盈,但还需要寻找属于自己的未来。

把社交融入直播,搜狐正在建设“新四化”,即直播化、视频化、活动化、社交化。

但是进军直播和视频,真的会是搜狐的转折点吗?

0sN9qX9iRbU

张朝阳一步慢步步慢

搜狐连年亏损的现状,让自己的市值不到10亿美元,而同期的网易市值已是搜狐的近百倍。

如今的张朝阳不在意气风发。

搜狗虽然在营收构成中搜索业务占比太大,营收过于单一。

持续亏损的搜狐只能靠游戏业务畅游输血。

搜狗已然成了搜狐降本增效的巨大负担,只有卖掉陷入瓶颈的搜狗,搜狐才可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搜狐之所以走到今天,不仅是因为被时代抛弃,也离不开创始人张朝阳的问题。搜狐把握住了PC互联网时代的脉搏,打开了中国互联网世界的大门,“出门靠地图,上网找搜狐”成为时代的经典口号。

而当移动互联网风波兴起时,掌舵人张朝阳却因抑郁症不得不“闭关疗伤”。

随后搜狐又在后来的微博大战、新闻客户端之战和长视频版权之战落了下风,搜狐爆发了高管离职潮,离职后的前高管分别创办了优酷网、爱奇艺和酷6网耳熟能详的企业。

人财两空的搜狐就此走上了下坡路。

2013年张朝阳重回搜狐,但时过境迁,曾经打开中国互联网大门的搜狐已经被边缘化毫无存在感。

大家都在好奇一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卖狗”换来的钱,能不能支撑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

以门户网站起家的搜狐核心业务一直都是媒体资讯。

但今年第一季度搜狐的主营构成中游戏占比远超其核心业务,可以说核心业务媒体已经到了增长的天花板,不管是流量还是广告营收都已经到顶了,而游戏业务反而成了搜狐的救命稻草。

只不过搜狐的游戏业务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天龙八部》,而它已有是十四年前的游戏。

如果畅游只靠收割情怀而不想着创新,这张底牌最后也可能会被时代所抛弃。

去年搜狐开始重点布局直播和社交两个领域。

搜狐想要通过直播、视频和社交构建出自己新的生态,来讲述新的故事。

但这个风口其实也早就过了,谈不上很有新意和前景,况且搜狐缺乏核心竞争力,优势几乎微乎其微。

搜狐在2019年推出的“狐友”社交APP,是其在社交领域的动作。

但“狐友”并没有打开市场。狐友上线2年多,在社交类App排行榜中一直都是百名以外。

狐友要想帮助搜狐,撼动微信在社交领域的统治地位,可谓是天方夜谭。

卖掉搜狗套现的搜狐,为自己博得了喘息的机会。

只是落后时代不止半拍的张朝阳,想要带着搜狐重回互联网舞台的中央,恐怕前途渺茫。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QQ&微信:117821818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